恭贺师尊华诞暨大法日 德国学员谢师恩(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五日】(明慧记者德祥德国报道)二十八年前的五月十三日,法轮大法在世间拉开了弘传的序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将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洒遍了全世界,开启了人类新的篇章。大法的开传,使亿万人受益,身心健康、道德升华。

'图1:德国法轮功学员恭祝师尊华诞暨世界法轮大法日'
图1:德国法轮功学员恭祝师尊华诞暨世界法轮大法日

在法轮大法弘传世界二十八年暨第二十一届“世界法轮大法日”之际,德国法轮功学员回顾了自身得法经历和成长过程,无限感恩师尊救度用心良苦,慈悲为怀,在修炼的道路上对每一个弟子无微不至的关怀与保护。

伊利丝:非常幸运在大法中修炼


图2: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伊利斯·林登迈亚(Iris Lindenmaier)在慕尼黑玛琳广场参加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的活动。

“我非常幸运能在这美好的大法中修炼了二十三年,也非常荣幸能几次见到师尊,真正找到了自己要走的路。”伊利斯·林登迈亚表示,“我明白了在生命中所得到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无论遇到好事还是坏事,都是为了提升自己。师父给予我这样的机缘,为此我感恩师尊。”

一九九七年伊利丝通过姐姐接触到大法。多年来她的姐姐一直在寻找精神层面的事物,尝试过气功和其它功法,还有基督教等等。伊利斯总是怀着极大兴致跟随姐姐。当姐姐告诉她法轮功时,伊利丝正在练姐姐之前教给她的一种修行方法,因为不想马上又学一种新的方法,她拒绝了姐姐。

后来,姐姐告诉伊利丝法轮功有一本书,是德文的《转法轮》,不同于其它的书只介绍炼功,里面有一些关于信仰等内容。“我开始读这本书,马上就意识到,这个我要学。我总想做一个好人。”

伊利丝说自己从小就有些与众不同,因为她对迪斯科或其它享乐并不感兴趣,“我觉得自己是个怪胎,无法融入社会。我觉得我做错了。”读了《转法轮》之后,她明白了,“原来我这种状态是对的。因为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做个好人,所以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自从修炼了法轮功,伊利丝身心都起了变化。“过去我经常扁桃腺发炎,修炼后再也没有发作过,身体再也没有得过任何病症。”她介绍说修炼后,自己变得有耐心了,别人不同意自己的观点,也不会不耐烦了。“过去人家要是不能马上理解我说的意思,我总有一种傲慢的心理,觉得对方傻。如今遇到这种情况,我会想,我要怎么去帮他,变得有耐心了。”

伊利丝从小性格内向,有什么事情都喜欢依赖父母或姐姐,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能干。修炼后她变得有勇气和自信了,无论做什么都能独立完成,不需要别人的帮助了,“因为在关键的时刻,我总是能得到师父的帮助。”她把这一切归功于大法修炼,同时感到修炼之后,师父一直在保护着她。“修炼之后,我再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因为我坚信师父能够帮助我。”

修炼二十三年来,为了参加法轮大法的活动,伊利丝的足迹遍布欧洲和美国,作为一名西方学员,为什么她要自费参与这些活动呢?她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时,我根本就不相信,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会有人去迫害呢?我觉得这场迫害可能几周就会结束,因为肯定其中有些误会。”

谁知这场迫害旷日持久,中共的邪恶本质决定了它要与“真善忍”为敌。伊利丝开始参加各项活动,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的真相,揭露中共迫害,“在中国和我炼一样功法的人无辜被迫害,我觉得这不对,因为我们做的是正确的事。”她说,“我开始加大力度向人们讲述真相,参加不同的项目。”

“我知道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在过去各个朝代都广泛出现过很高尚的道德观,人们高度重视价值观、道德观,尊重他人。”伊利丝说,“自从中共开始掌权以来,系统的摧毁了中国道德和文化。我看到很多中国人对自己的文化都不了解,只想着权力、物质利益等,对于中国文化中的精神层面都不了解了,我觉得非常可惜。”她希望中国人能静下心来,了解一下什么是法轮功,为什么这么多西方人都这么喜欢法轮功这个根植于古老中国传统文化的修炼功法。

梁女士:坚信师父 就会度过难关

“谢谢师父,为弟子操尽了心,帮助我坚定的修炼下去。”来自德国南部小城的梁女士说,“师父为了整个世界付出这么大,师父真的太辛苦了。”

二零零六年底,梁女士在德国有段时间有机会跟一名法轮功学员住在一起,那位学员每天炼功,梁女士看到之后就跟着她一起炼。有一天,她睡不着起来学炼第五套功法,刚打坐不久,突然额头前就象放电影一样,从左到右一格一格出来,然后又出来一只大眼睛,那时她还没读过《转法轮》,不知道怎么回事,吓了一跳。后来读过《转法轮》才明白是开了天目。

那位法轮功学员有很多本法轮功的书籍,是师父在各地的讲法,“我拿过来一看,太好了。 就追着她要更多的讲法来看。”后来,从各地讲法中梁女士看到要读《转法轮》,“我就追着她要看《转法轮》,一看,哎呀,写得太好了。一有时间我就看,不看《转法轮》就象肚子饿了没吃饱,口渴了没喝到水一样。不管外界环境怎么吵,都干扰不了我,一有空我就拿起书来看。一遍不够,连着看了两遍。”

梁女士过去喜欢看风水、算命等方面的书籍,在(中国)国内时也听过不少南方乡下流传的修行语言等,“看《转法轮》中很多话都让我明白了,为什么过去那些书要这么写,明白了那些书和那些人说的意思了。所以我就很愿意看下去。”就这样,她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队伍。

修炼之后,梁女士积极参加各地的讲真相活动。无论从身体方面还是从心灵方面,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修炼前她有多年头痛的毛病,一吹风就疼的不行,往往要戴很厚的帽子。得法之后,她感到很兴奋、很开心,完全忘了头疼的事情。过了几年,在跟别的同修交流的时候,她才想起自己以前曾有过很严重的头疼,“我都忘记了,头根本就不疼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戴帽子了。”

“我的性格有些暴躁,看《转法轮》改了好多了,学会了忍耐,以前我可忍不了。现在人家骂我,我都没有感觉了。”她笑着说,“我读的书虽不多,看的都是中国文化中比较精华的书,看问题常常能看到点子上,看到别人说错了,或者是不懂,我就很急躁的批评人家。学了法,我就很会忍了。当然还是有做的不好的时候。”

修炼之后,梁女士常常能体悟到师父一直在帮她,特别是三年前她不修炼的先生去世后那段时间,更是深有体会。那时,她很伤心,又很害怕,一早起来就盼着天黑,希望一天快点过去,这种状态持续了两周。

有一天,她突然醒悟到自己不应该是这种状态啊,本来是很大胆的人,于是她通过加强发正念赶走了干扰她的邪魔,不再害怕了。可她一个人在德国生活,老陷入回忆先生的状态中不能自拔,虽然每天学法、炼功和发正念,可是状况还是没有改变,这种情况延续了一年多。

后来梁女士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开始抄法。只抄了不到三、四天,情况就有了变化,“师父把痛苦这种物质拿掉了,再跟别人说起先生来,我就不哭了。再过一段时间,师父把色魔也从我身上去掉了。”大约抄了三个月左右,她的天目看到,“一个和我脸一样的壳脱落了。后来打坐时有离地的感觉。”

“师父一直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在鼓励我,使我能够坚定的修炼下去,好跟师父回家。”梁女士的经历告诉她,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坚信师父,师父都会帮助她度过难关。

梁女士感到非常痛心的是,还有不少中国人,无论(中国)国内还是海外,被中共洗脑洗得太深,对法轮功的真相不了解,她希望人们不要轻易相信中共,“要多分析,多看才能明白,只听一面之词就会失去分析能力,给人家牵着脑袋走了。起码要知道两边的消息,兼听则明。”她认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看清中共,明白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明白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明白法轮功的师父是在为全世界付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