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我的家庭的变迁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七日】爸爸出轨,最后导致父母离婚,曾经和美的家庭以悲剧收场。发生在我家的故事,在当今的社会很普遍,很多家庭都经历过。不平常的是,这场家庭变故多年之后,我的妈妈做出了一个不同于大多数人的选择。十几年的时间证明,她的选择不仅挽回了一个家,拯救了我的爸爸,也为我的幸福生活增添了助力。而这一切,都归功于法轮大法

一、爸爸变了

我初二那年,爸妈离婚了。因为爸爸在舞厅嫖娼的事被妈妈知道了。记得当时妈妈问我啥意见,想跟谁生活?我几乎没有犹豫的说:“我跟你。”对他们的离婚我毫无惋惜,甚至希望他们快点离婚才好。

大概从小学五六年级起,爸爸留给我的印象就越来越不好,在感情上我和爸爸也越来越疏离。他经常不是招呼一帮人来家里喝酒猜拳,就是打麻将到半夜,弄的满屋子烟味,妈妈还得忙前忙后给他们做饭;要么他就半夜喝的烂醉回来耍酒疯,一边吐的满地都是,一边骂骂咧咧的说这个人不好、那个人不对。用妈妈的话说,那时在他眼里,这个世界就没好人。每次爸爸半夜回来耍酒疯,我都会被吵醒,害怕的用被子蒙住脑袋。所以听妈妈说要离婚时,我打心眼里高兴,爸爸不回家,这个家就清静了。

离婚后,爸爸净身出户。在吃喝嫖赌的社会风气里,随波逐流的更厉害,还跟当地臭名昭著的“小姐”同居很久。再后来,他生意失败,四处打工,言行越发不堪。尤其喝点酒就满嘴跑火车,谎话连篇,妈妈这边的亲戚们都很烦他。记得我高考后,当时我和妈妈卖了原来的房子,住在姥姥家。有一次他喝完酒,跑到姥姥家说,孩子如果考不上大学也没关系,现在有小姑娘陪岁数大的男人跳舞如何如何,而对我如果考上大学如何筹集学费的事只字不提。

从小到大,我的学习成绩始终是班级前几名,一直是班干部。高中时是校学生会副主席,是老师心中值得骄傲的学生,以我的成绩是很有希望上大学的。在我高考后,妈妈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当时姥姥正恼火,听了爸爸这些不着边际的话,更是气的够呛,一顿臭骂把他骂跑了。我在隔壁屋里听的既心寒又害怕,世界上怎么会有他这样的爸爸!长大后,亲戚们才慢慢透露给我,爸妈离婚前,爸爸一直和不同的女人有不正当的关系,只是妈妈不知道。最后那次如果不是警察找到家里来叫爸爸去问话,妈妈可能还被蒙在鼓里。

但后来从妈妈口中得知,其实年轻时的爸爸根本不是现在这样,那时他又实在又热心,特别能干活、能吃苦。当年我家盖房子挖地基时,全靠爸爸自己出力,连姥姥都夸他真能吃苦。那时爸爸妈妈感情也很好,爸爸的工资从来都是一分不少的交给妈妈,家里的事也都听妈妈的。而且据妈妈讲,从我出生起,爸爸就特别喜欢我,哄孩子很有耐心。我刚上小学时,爸爸天天去学校接我放学。妈妈说,从小到大爸爸是真的打心眼里对我好,只是他文化不高,是个粗人,不象一般有文化的父亲那样能说出很多道理来。到我小学四、五年级,开始懂事、记事比较多时,也正是爸爸慢慢学会吃喝嫖赌的时候,在社会败坏风气的浸染下,爸爸变的和当初判若两人,这也是我后来越来越不喜欢他的原因。如果不是听妈妈说,我很难相信如今这样不堪的爸爸曾经也是那样一个老实、正直的好青年。

二、妈妈变了

离婚八年后的一天,妈妈说,爸爸提出想复婚。我和亲戚们都强烈反对。

因为爸爸的事,妈妈曾身心疲惫,生活苦闷,我记的她经常三叉神经痛的饭都做不了,只能躺在炕上,拿钱让我自己去附近的饭店买个菜回来吃。后来她神经衰弱,每天都得靠加大安眠药量才能入睡。她曾对我说,好几次想过要自杀,觉的人活着真没意思,但每次都是想到我年纪还小,实在割舍不下,才放弃了。她信过佛教,也尝试过几种气功,想找到人生的寄托,但都没什么效果。直到修炼了法轮大法,身体才健康起来,整个人都有了活力。

都说人老,腿先老。婚后怀孕那段时间,我曾无意中发现,五十多岁的婆婆走路脚爱拖着地走,虽然婆婆皮肤又白又好,外貌也比同龄人年轻很多,但腿脚的老态却无法改变。妈妈比婆婆还大两岁,不化妆也不怎么打扮,但修炼后整体呈现出的却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年轻状态,一种年轻才会有的轻巧灵活。冬天,妈妈穿着棉裤坐在床上看书半天,到点马上就能利索的下地干活,不用活动活动腿脚,说走就走,走起路来比我这个年轻人还轻快。

至于妈妈以前的三叉神经痛、神经衰弱、心脏病、结节性甲状腺囊肿等毛病,炼法轮功初期就好了,十几年来,没再为吃药看病花过一分钱。妈妈三十多岁时因结节性甲状腺囊肿手术过一次,过两年囊肿又长了出来。据说这种病去不了根,还容易癌变,她的一个同事就因为这个病癌变去世了。后来妈妈学了法轮大法,肿块得到了控制,一直没再发展。再后来,连妈妈自己都没注意到,这个比鸡蛋还大的肿块已经越来越小,几乎看不出来了。亲朋好友们都亲眼见证了这个神奇的变化。

妈妈学法轮大法后病好了,心情舒畅了,人也乐观起来,也不那么怨恨爸爸了。虽然我也知道修佛的人讲究宽厚待人,但宽厚不代表一定要跟没感情的人复婚吧?所以对于她想接受爸爸复婚的提议,我还是不能理解。尽管爸爸在我大学期间一直勤勉打工,和妈妈一起努力攒钱,供我上学,往日大手大脚吃吃喝喝的毛病改了很多,甚至连出门花两块钱打个岗田(一种小型三轮出租车)都要犹豫很久,不舍得花这个钱,好几站地的路,硬是走着去。但我心里清楚,爸爸这些年养成的那些坏毛病,其实没有根本上的改变,只是因为太穷,又要供我上大学,为生活所迫,才不得不收敛自己。

爸爸提出复婚时,妈妈有自己的房子,有退休工资,我也即将大学毕业,工作自立,妈妈马上就可以自在的过她的下半生。这时候和爸爸复婚图什么呢?我问妈妈是对爸爸念旧情吗?妈妈说复婚根本不是基于感情考虑,她对爸爸已经没啥感情了。这和我猜想的差不多。但她接下来的话却出乎我的意料。

妈妈说,其实爸爸这个人虽然后来慢慢学坏,沾染很多坏的习气,但是他最大的优点就是始终很顾家,挣的钱都交给妈妈,家里的事也都听妈妈的。当年他虽然一直瞒着妈妈在外面拈花惹草,却从没想过要和妈妈离婚。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一朝事发,妈妈竟然毫不留情、连犹豫都没犹豫,就决定跟他离婚,而且态度极其坚决,爸爸以死相逼,都没能改变,只能无奈同意离婚。这也令爸爸非常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妈妈说,她第一次听说爸爸嫖娼的事就坚决要离婚,这是因为她的个性使然:眼里绝不揉沙子。而离婚后不久,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知道了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好人,做事不能只顾自己。所以对生活中的很多事,包括离婚,她都慢慢开始重新审视,有了不同的看法。

比如,他们离婚后不久,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高中重点班,妈妈就决定把家里的房子卖了,准备带着我另外再租个小房子住。这样有了卖房子的钱,加上她每月从工资里还能攒一些,我以后上大学的费用就有了着落。这卖房子的钱跟爸爸本来没啥关系,而且如果不是因为离婚,我们原本也不至于落到靠卖房子筹学费的地步。但当时妈妈学了法轮大法,对这件事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她说,虽然离婚是爸爸有错在先,离婚协议也是爸爸净身出户,卖房子的钱无论从法律上还是情理上都应该全归我们。但她觉的修炼了,修“真、善、忍”,得讲善,所以考虑到盖这个房子的时候全靠爸爸出力,从打地基到装修,他为这个房子付出很多,吃了很多很多苦,如果这钱一点都不给爸爸,妈妈觉的这样做不符合“善”,说不过去。所以,最后妈妈决定把卖房款分给了爸爸,并让我替她送去。

又比如,妈妈说,如果得知爸爸嫖娼时,她能忍住自己的脾气,退让一步,以善心宽容对待爸爸,这个家就不会散。而如果不离婚,以爸爸特别顾家的个性,我家的生活会一直不错,不至于几经折腾,最后落魄到连大学第一个学期学费都拿不出来,还要伸手跟亲戚借钱的地步。离婚这事看起来似是爸爸有错在先,但其实也有她的错。因为修炼让她意识到自己以前脾气大,太自私,家里什么事都要说了算,爸爸也只能顺着她,所以经常受她的压制。后来也是因为她不能容忍,铁了心离婚,才导致这个家的日子后来那么艰难,让我也跟着没少遭罪……

听到妈妈诚恳的诉说着她的这些想法,没有了以往的怨恨,也不计人过,反而都是在反省自己当年做的不好的地方,反思自己给这个家带来的影响,我很受触动。

妈妈说,如果不复婚,我们娘俩的确可以清静自在的过日子,可是没人管爸爸,他就会在社会上越学越坏,最后在这个大染缸里不一定下滑到什么地步。而如果复婚,爸爸有人照顾、有了归宿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爸爸在她身边,在大法修炼者的家庭环境中会一点点得到归正,不至于变的不可救要。妈妈还说,在她因坚持修炼而被迫害的那些年,其实爸爸也为她做了很多事。

三、爸爸的正念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妈妈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被迫害,不是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就是被非法劳教,关押时间累计五年多,其间经历了各种酷刑折磨,几次差点丧命。

但在被非法关押和劳教期间,爸爸却一直坚持去看妈妈,有时喝点酒就去公安局和政府大闹,让他们放人。妈妈回家后,为了保护妈妈,他经常陪着妈妈一起出去发真相资料,妈妈挨家门口放真相资料,爸爸就在胡同口抽根烟站着等她。偶尔有人路过,看着爸爸抽着烟、瞪个眼睛瞅人,就赶紧走开了。诸如此类。

我原本以为,按妈妈的洁身自好和做事的决绝,就算爸爸再后悔,她也不会原谅他。可妈妈却说,爸爸这个人若论道德品质并不好,但在大法遭到铺天盖地的邪恶镇压、大法弟子遭受最严酷的迫害时,他没有躲的远远的,而是一直善待遭受迫害的妈妈,还表示支持妈妈的信仰,就是因为他看到修炼法轮大法的妈妈为人的本质是善良正直的,和他遇到的那些自私、功利的人都不一样。不管他是为了复婚还是什么原因,但这都是他人性中可贵的正念,也是与法轮大法的善缘。无论这个人做人多失败,有多少劣迹,但就凭着他还有一丝善待大法弟子的善念,就不该不管他。

虽然从感情上我还是不能完全接受,但我知道,妈妈能说出这番话,能放下多年的积怨,去设身处地的为爸爸着想,这对妈妈来说,简直是翻天覆地的改变。当年,因为警察找到家里要找爸爸去公安局问话,妈妈才间接知道了爸爸在舞厅嫖娼的事。知道后,妈妈没有哭闹纠缠,而是第一时间毫不犹豫的就提出离婚,甚至没跟任何人商量一下,极其坚决的迅速和爸爸去办了离婚手续。这就是我印象中刚烈倔强的妈妈。如果不是学了法轮大法,以她的个性,怎么可能放下怨恨。

但妈妈的复婚也有两个条件:一是爸爸不能反对妈妈修炼法轮大法,二是爸爸和其他女人必须断绝来往,专一对待婚姻。对第一个条件爸爸当然同意,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如果妈妈不学法轮大法,是绝不可能同意复婚的。而第二个条件是因为,法轮大法修炼者讲善,但善不是对道德败坏的纵容,妈妈正是本着这样一个善念,想要用正统的婚姻观念让爸爸逐步归正自己的言行,不能让他在歪风邪气里随波逐流。那时,爸爸跟人家聊天时不时就说,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是啊,一个结婚后一心为家、离婚后也洁身自好的女人,不仅洁身自好,还愿意原谅他所有的过错,愿意重新给他一个家,这样的女人怎么能不好呢!正是法轮大法师父的教诲,才教出了这样善良宽容的妈妈。

我曾听说过当地很多人,包括一些熟人学法轮大法后,亲戚子女之间多年的心结和矛盾都化解了。比如爸爸在工厂时带过的一个徒弟就是动手打爹、打媳妇的典型“混账”,只有爸爸说他,他还能听几句。可学法轮功后那个人真的洗心革面,成了好丈夫、好儿子,爸爸亲眼目睹了这个“混账”徒弟的巨大变化,爸爸逢人就讲。

每次听到这样的故事,我都很感动,觉的学法轮大法真的能让人向善,这是真正的佛法。如今,法轮大法也在我家展现了奇迹,让我亲眼看到了妈妈在修炼中一点点放下恩怨,变的越来越和善。如果有更多的人学法轮大法该多好,那就会有更多家庭会变的和睦安宁,更多的孩子免受单亲之苦。

四、妈妈的修行

这是一次不被祝福的复婚,因为亲朋好友都知道,此时的爸爸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爸爸,他有各种恶习和外债,眼见下半生晚景凄凉,谁都想不到他还会得到妈妈的原谅。

从爸妈复婚到现在,又十几年过去了。十几年来,我虽然内心无法完全放弃对爸爸的成见,但对妈妈作为大法修炼者的胸襟由衷佩服。妈妈生活上把爸爸照顾的很好,经常给他讲大法的美好和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爸爸多年在社会上形成的那些劣习,并非一朝就能彻底改变。有时我放假回家,看见爸爸什么都不做,却对干活做饭、忙里忙外的妈妈指手画脚,不停的说她这也不好、那也不对,把我气的够呛。妈妈说他就这样,天天絮絮叨叨的。要搁以前,她早就跟爸爸干起来了,可现在修炼法轮大法,讲“真、善、忍”,妈妈就一直努力忍。一开始是嘴上强忍着不还嘴,可心里气鼓鼓的。慢慢通过学法向内找,心态才渐渐放平,这中间真是经历了一个挺痛苦的过程。

妈妈说,修炼了才知道一切都是业力轮报、因缘关系所致,什么事都不是无缘无故的,可能是上辈子欠爸爸太多,所以这辈子爸爸就总伤害她,说不好听的话,就是磨她,让她还债。她要听师父的话,把生活中的苦当作修炼的机会,好好改改自己的脾气。

这些年我看到妈妈逐步在变化,日渐褪去了凌厉之气,说话和气了,不再总是呛着别人说;生活中宽容了,不再什么事都爱强制别人随她心意改变;能为别人着想了,主动学习烹饪,甚至上网查菜谱,琢磨怎么做菜好吃,尽量按照我们的口味做饭,而不是象以前那样,饭菜清汤寡水的,也不管别人爱不爱吃。点点滴滴细小的改变看似不起眼,可对于一个已经年过半百、半辈子个性强势、说一不二的妈妈来说,我知道她一定吃了很多苦,默默付出了很多努力。每一次的改变,都是忍与内省的过程,这个过程并不容易。

可妈妈却愿意这样做。因为学法轮大法让她有了无病一身轻的好身体,更有了思想上的新生。她在修炼中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是要返本归真,而不是为了个人利益去争斗不休、睚眦必报。她明白了,因为以往、甚至以前的生生世世自己曾经同样伤害过别人,所以才导致今生的痛苦。痛苦和幸福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不是无缘无故的。她得到了具有无上威德的法轮大法,知道了只有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去做事,才是真正的好人,自己的生命境界才会不断的升华。所以这些年跟爸爸生活在一起,再苦、再难、再生气,她也要求自己按大法的标准去做,去改变自己半生的成见,去修出自己的善,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符合大法要求、为别人着想的好人。

有一次放假回家,我和妈妈站在厨房门口聊天。说话的功夫,我看着妈妈的眼睛,突然发现,她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柔和善良,我心里不免一惊:这还是那个强势的、犀利的妈妈吗?从那以后,我每次回家都观察妈妈,她的眼神真的完全不同以往了。眼神是一个人内心的折射,这是一个极不寻常的变化。现在的妈妈,说话处事能让人感到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和善,多年的修炼,真的已经让妈妈从内心放下了那些伤害和怨恨。作为她最亲近的家人,我真实的感受到妈妈脱胎换骨了,她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

五、佛法的力量

复婚后,还完爸爸的债务,日子刚有好转,爸爸却在几年间先后因脑梗多次住院,后来又因溃疡性全结肠炎入院。出院没多久,肠炎还未好利索,又患重症肺炎再度住院。大夫看了肺部CT后都拒收爸爸住院,觉的这人基本完了。历次住院,都是妈妈全程陪护,我和丈夫只是负责开车接送他们,办手续、跑跑腿之类,除此之外,根本没用我们请假照顾爸爸,也没为此耽误工作和照顾孩子。

那次从住院到出院后将近两个月里,妈妈每天晚上顶多能睡两、三个小时,爸爸一会要拉,一会要尿,一招呼她就必须赶紧起来,动作稍微慢点爸爸就拉床上了,妈妈一个囫囵觉都没睡过。在医院时,等了好几天,等到了单间病房,妈妈终于有条件在屋里学法炼功了,就抓紧一切空闲时间。在那种只能有极少睡眠还要连轴转的极端状态中,学法让妈妈保持着良好的心态,炼功让她有体力照顾好爸爸。

那时爸爸已经有了轻生的念头,曾经年轻时那样潇洒行乐、无所顾忌的一个人,现在到了这步田地,心理落差很大。妈妈就时常开导他,悉心照顾他,告诉他法轮大法中讲过,自杀是有罪的,自杀也是杀生,鼓励他不要胡思乱想,要坚强起来。

要知道照顾病人,尤其这种濒危的重症病人,真的是对身心的双重煎熬。可是妈妈靠着大法赋予她的力量,坚强平静的承受了所有辛苦。当时我跟同事说了妈妈每天不眠不休照顾爸爸的事,同事立刻说:“你妈身体真好,要是换了我妈,两天就倒下了,血压和心脏都受不了。”可我心里明白,是我妈修炼了法轮大法,才有这么好的身体和那么顽强的意志,是法轮大法给了妈妈度过难关的力量。

以前,爸爸为了跟妈妈复婚而支持她修炼,但对大法并不真的全信,甚至有时妈妈给他讲真相,他还不愿意听。自从得了脑梗,他开始跟妈妈学炼法轮功,身体康复的很快。有一天傍晚,爸爸在客厅看《转法轮》时,看到书上在发光,还以为眼花了,仔细再看,书真的在发光。后来在全结肠炎和重症肺炎的双重打击下,爸爸奄奄一息,一米八的个头瘦到一百来斤,人已脱相,眼看就不行了,医院建议让他回家养着,想吃点啥就吃点啥。可爸爸连喝水都费劲了。那时,亲朋好友都已经做好给爸爸预备后事的准备了。

一开始,妈妈也觉的爸爸这回真的够呛了。后来她通过学法改变了想法,妈妈说,就只管尽心尽力好好照顾爸爸,而不去用负面思维想爸爸会怎样。修炼人认为人的思想也是很重要的,妈妈不仅在自己心里用正念去思考问题,更经常鼓励爸爸,叫他多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这样,在妈妈的照顾和鼓励下,爸爸不知不觉中出现了神奇的好转,从开始能吃小半碗酱油拌米饭,能每天靠墙坐几分钟,到后来随着能吃饭,前胸后背和腿上都渐渐长出了新肉,慢慢胖乎起来了,也能下地走了,还红光满面的。

这真是鬼门关上走一回,谁也没想到眼看要咽气的爸爸还能活过来。亲戚朋友来看爸爸,都觉的这一前一后的变化简直不可思议,也都夸妈妈把爸爸照顾的真好。可爸妈心里都明白,爸爸做过很多保护妈妈和大法的事,经过妈妈这么多年讲真相,他也越来越认同法轮大法好,在这种医院放弃治疗、中西医都啥招没有的情况下还能活过来,是爸爸得了福报。包括这次溃疡性全结肠炎,住院时大夫反复问爸爸肚子疼不疼,还按压他的小腹,爸爸都说不疼。大夫说这不可能,因为通过肠镜看,整根结肠从头到尾全是溃疡状态,没一个好地方,一般人早都疼死了,可爸爸却没啥感觉,医院的专家都觉的这不符合常理。我和妈妈明白,这是大法师父的慈悲,让爸爸少遭了不少大罪。

那次康复后,爸爸学法炼功就特别上心。一个那么爱睡懒觉的人,天天清晨四点多,不用人叫就自己起床炼功,雷打不动。每天下午还坚持和妈妈读一讲《转法轮》。有时妈妈忙家务耽误了时间,他就一个劲的催,说:“什么时候开始学法?”还逢人就讲他炼功有什么感受:一条腿原来不知道疼(脑梗后遗症),现在却有疼痛感了,脚趾头也能灵活的动来动去,末梢神经开始恢复了知觉。

刚开始炼第二套法轮桩法时,爸爸胳膊举不到位,右手因血脉不通都是黑紫的,而且对患有脑梗的爸爸来说,把手举过头顶这个动作是很危险的,医生明令他不能做这个动作。但爸爸相信炼法轮功不会有问题,神奇的事发生了,慢慢随着炼功,爸爸不仅没出现任何危险,状态也越来越好,手基本能举到位了,手臂也不再黑紫,颜色都正常了。从出院后天天在家靠氧气瓶支撑,到能自己自主呼吸,从一开始跟妈妈读《转法轮》上不来气、发不出声,再到现在读起法来声如洪钟。爸爸切身体会到了法轮大法带给他的变化,众多亲朋好友也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有时我觉的命运很奇妙,想破脑袋我都想象不到,有朝一日,这个曾经半生放浪形骸的爸爸,居然会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还时不时的用大法中的话鼓励鼓励我。我和妈妈都感叹、感激李洪志师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六、今是而昨非

妈妈从得法修炼,至今已有二十四年。回味这些年学习、工作、生活中的悲欢苦乐,恍若一梦,但妈妈修炼后身心的巨变、她给这个家庭带来的祥和,以及她对法轮大法坚如磐石的信念,却始终那样真实、生动、光彩熠熠。

曾经,妈妈因修炼大法,屡遭“六一零”和国保大队迫害,身陷牢狱无法照顾我,日子过的担惊受怕,家庭支离破碎,我是别人眼中无家可归的可怜孩子。后来,妈妈坚持修炼、讲真相,周围的环境也越来越好,我也从怕妈妈被抓的恐惧中到为妈妈敢于坚持真理而自豪。同时,法轮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也在妈妈身上一再验证,已近古稀的妈妈看起来还是五十来岁的样子,始终身体康健,让我少了很多后顾之忧,被同龄人羡慕。

每年开春,妈妈都会帮姥姥擦玻璃。有一次,姥姥坐在炕上,看着妈妈在窗台上上下下、身体轻巧的干着活,就喃喃的说了句:“你看,还是你身体好啊!”妈妈说:“是啊,我炼法轮功身体能不好吗?”姥姥又问:“你说我这几年心脏这么难受,是不是总骂你骂的?”(妈妈受迫害后,姥姥反对妈妈修炼,经常骂妈妈,骂大法。)妈妈说:“可能是吧。你说江泽民迫害我们,你不骂他,总骂我干啥?我们炼法轮功做错啥了?”姥姥说:“是啊,是啊!”妈妈又说:“你看你身体这么不好,天天在家闲着也没事,就跟我炼炼功多好。”

不管之前姥姥如何反对妈妈修炼,妈妈一直坚持智慧的跟姥姥讲真相。后来姥姥终于省悟大法是受迫害的,知道法轮大法好。为了祛病健身,天天起早跟妈妈一起炼功、学法,也开始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之前姥姥69岁时,被确诊有严重的心梗,主治大夫是本地医院的院长,也是本地最好的内科大夫。当时这个大夫告诉家属,姥姥最多再活三年。后来不久,姥姥就开始跟妈妈一起学炼法轮功,加上妈妈和家人的精心照料,姥姥一直活到79岁。姥姥是后半夜坐在床上走的,脖子上还挂着妈妈送她的法轮大法真相护身符,神态安详。我们都明白,姥姥能多活这么多年,没遭什么大罪,正是她后来改变成见,开始真心相信法轮大法得到的福报。

结语

因为妈妈被迫害,亲友都曾跟着承受了压力和痛苦,那段日子真是风雨飘摇,感觉生离死别随时近在眼前。可是如今,亲友们都见证了妈妈无病一身轻,见证了她因为修炼而挽回了一个破碎的家庭,也善待了落魄的爸爸,使爸爸晚年生活有了归宿和依靠,也使我和我的小家庭以及公公婆婆都得以安心的工作和生活。

那些因修炼法轮大法而遭受无理对待、遭受迫害甚至失去生命的法轮功学员们,在惨烈的迫害中他们放弃了自己眼前的安逸,甚至冒着牢狱之灾的威胁也要坚持弘扬佛法,向世人讲清真相,让越来越多的世人摆脱中共邪党谎言的欺骗,召唤着人性的善良。他们做的是比通常意义上的惩恶扬善更加伟大的善举,以对真理的坚守给下滑失控的人心重新带来希望。

今年五月十三日,是第二十一个世界法轮大法日,也是尊敬的李洪志师父六十九周岁生日。我作为法轮大法弟子的家属和受益者无以言表,谨以此文向李洪志师父及法轮佛法致以最衷心的敬意!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