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痛风”从出现到消失的修炼过程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三日】大约在去年夏秋时节,我走路有时右大脚趾关节处有点痛,也没把它当回事,心想过几天就好了。可是有一天,它不但没好,还肿了起来,走路都感到困难了。下午到学法小组学法,晚上又坚持出去步行讲真相。走了半个多小时,痛的越来越厉害有点难以忍受了,只好提前坐车回家。当时想休息一夜就好了。

没想到,第三天早上起床连路都走不了了,只能弓着腰,用手扶着床一步一步的移动,更别想出去救人了。我有点心慌,怎么会这样呢?

丈夫说:“这是痛风。”他得过痛风,还为此住过医院,我在医院护理过他。我说,师父说了“真修的人没有病”[1],哪有什么痛风!这是假相,是旧势力的干扰,我不承认它!

话虽这样说了,可为什么旧势力还干扰得了我?便仔细回亿着近来的修炼状态:前段时间,我走路时右大脚趾关节有时有点痛,知道它不是病,是消业,过几天也就好了,但它拖的时间长了,洗脚时发现右大脚趾比左脚的要大些,心里就有点不稳,产生了怕心。有一天在学法小组学完法后,心里还暗暗想:“今晚我必须出去讲真相,说不定严重了还走不出去了呢!”此念一出,果然当天晚上就痛得走不动路了——急性发作了,只好提前坐车回家。这次脚疼本身就是自己求来的。正是这种怕心让无孔不入的邪恶钻了空子。

想到此,我立即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并抓紧时间学法、炼功,清除怕心等执著,可是胀痛不但没减轻,反而还在一天天加重,脚趾也越来越红肿、胀痛,整个脚背都红肿得象个泡粑,即使脚上搭一层布都疼的受不了。这时我的脑中还不时的显现出以前我在护理先生时看到的那些因痛风而脚残的景象。我有点担心再发展下去是否承受得了?有没有后遗症?心不稳,怕心又返上来了。

回想修炼初期,因没有集体修炼的环境,好不容易在街边书摊上请到一本《转法轮》,自己在家学。当时曾因右脚严重脚气而发炎、红肿,走不了路,到医院去输过液,摔过跟斗,那时我在心里呼唤:“师父!哪里有炼功点呀?我想去炼功点炼功!”隔天,丈夫从外面回来说:“有几个人在马路边炼功。”我兴奋的跑出去看,真有几个人在那洪法、炼功。我当即就溶入其中。随着修炼环境的改变,学法的逐步深入,明白了修炼人是没有病的,只有消业。如果过不了病业关到医院去治,那就是放弃过关,即使治好了,也是把病业压到自己更深的空间中去了,最终还是要返出来让自己消的。那时会表现得更严重。真的是得不偿失。

面对这次魔难,我从未动念吃药或到医院,只是着急找不到问题的根本所在。我知道这种状态不对,也在不断的否定它,但还是没找到问题的根本,我流着泪对师父说:“师父,弟子到底错在哪里?”

唉!哭归哭,修炼就是难呀!擦干眼泪还得继续向内找!

我发现,在修炼中我对病业有两种不同的心态:一种是师父为提高我们的心性而有序安排的消业,表现上可能是常人生病的状态。这时只要你提高心性,正念正行这个关就能过去,因为师父就是要度成我们,所以我心中有底,信心满满,对这种病能放得下。

另一种是修炼人本身未修去的执著而出现的病业状态,这种病业中有的就是旧势力钻了修炼人的空子,让你出现那种病的状态。这时你必须全盘否定它,找到问题的所在,修去执著,才能从魔难中走出来。当然你真能将生死置之度外,一放到底,完全交给师父安排那更好。要知道:旧势力是使劲往下拽你,因它是不想让你修成的。所以当找不到问题的所在时心里就没底,放不下。现在我就处在这样一个状态。

那天,我正在学法,慈悲的师父看我不悟,将法一下打到我的脑中:“旧势力在钻这个空子。”[2]我一惊,立即请出《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拜读。师父说:“因为我发现了旧势力在钻这个空子、在迫害学员。”[2]“有的时候那个旧势力就看你,到底你动摇不动摇?它看你的思想,来弄你。最后你动摇了,它就得手了。”[2]

我恍然悟到:其实自己真的把自己脚上的这个病业看实了。我一边口口声声的说:“真修的人没有病”,“哪有什么痛风?!都是假相,是旧势力的干扰,我不承认它!”可是一边又时不时的老是在看、老是在想那儿又痛了,那儿又胀了、那儿又严重了,而且还怕发展下去受不了怎么办?这不还是在怕,还是在求,心不稳,放不下吗?这不就是不信师、不信法的表现吗?

师父说:“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3]旧势力现在就钻了我的这个空子来迫害我。怪不得在这期间,尤其炼静功,无论炼功时间长短脚和小腿等部位都堵得慌,痛得受不了,不得不把腿拿下来。炼完功后,脚肿胀、痛得更凶,反应也越来越严重。那是旧势力看到我对疼痛的承受能力差,想利用超出我对疼痛的承受能力的魔难来动摇我,考验我,动摇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信心,逼我上医院,让我摔跟斗,把我拖下去。好险恶呀!

想到此,我发出坚定的一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4],谁也不配考验我,谁也不配干扰我修炼,我就跟师父走!师父有的是办法,与你旧势力无关。

我决定暂停炼功,抓紧时间学法,发正念,進一步归正自己。

心稳定下来后,情况立即发生了变化,右脚一天比一天好,红肿迅速退下去,脚也不胀了,脚趾关节也变小了,也就十来天的功夫,我就恢复了炼功,而且又可以出去讲真相救人了。

有一天午饭后,我躺在沙发上休息,无意中看到右脚趾关节处的表皮下看到隐隐有大约1cm长的一段黑线,心想:这可能就是那未消下去的那点根吧,得抓紧时间将根拔掉。我马上起来就开始炼静功,想把它立即消掉,可越炼功越胀痛,大约炼了80分钟,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就把脚拿下来。拿下来一看,两脚都肿胀、青筋直冒,右脚关节感到胀痛难忍,夜间还常被疼痛惊醒。第二天一看,右脚又红肿得老高了,所谓“痛风” 病又发了,又走不了路了。

唉!还是放不下,还是把它看实了,又把“病”求来了!这是欢喜心和自以为是的人心招来的麻烦:你放不下,你求,旧势力瞬间即上,又故技重演来迫害你。

悟到这点后,我立即发正念否定它,不承认它,所有的一切现象又迅速消下去了。

修炼真是太严肃了。在第二次病业假相消下去不久,我曾不经意间又闪过一念:莫要再来个第三次哟!接着又否定它:哪有第三次啊!可是潜意识中还是没完全放下,其阴影尤在。真的不久“病”又发了,又走不了路了,这是心态不稳时负面思维引来的怕心求来的麻烦,又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一方面发正念否定它,不承认它,另一方面经过这三次反复魔炼的教训,我的心态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不再去捉摸它了,管它痛也好、胀也好,因为师父说过:“你的感觉算什么?什么也不是。”[3]你想也没用,只能添乱,更何况“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5]

心态稳定下来之后,一切表象也就很快消下去了,最终我彻底走出了这个魔难。弟子以无比感恩之心叩谢师父的一再慈悲点悟和慈悲看护! 让弟子终于走出了这一魔难,师恩难报呀!

经过这三次反复魔炼,我体悟到:

1、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6]所以无论处于何种修炼状态,都要坚持不懈的多学法、真心的学好法,这是修炼的根本保障;

2、“坚信师父、坚信大法”[7]不是一句空话。他是在大法弟子多学法、学好法的基础上在实修中逐渐形成的坚定信念,他体现于大法弟子修炼中的一思一念。其实放不下就是对师、对法还不完全坚信。哪怕找到执著了,还是放不下,因为人的观念阻碍着对大法的坚信 ,所以我们必须在实修中转变人的观念,真正以神念(正念)代替人念才能真正放下,才能达到你那一层次法对你的要求,才能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3、我们无论在矛盾中、在魔难中、在过关中,都要向内找,不断的找出自己的执著,修去它,纯净自己,不断的同化宇宙特性,最终才能成为一个为他的生命。

写出我的一点修炼体会,愿给与我有类似修炼状态的同修提个醒:千万不要轻言放弃过关,千万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在这洪大的佛恩浩荡中,坚定信念,坚持实修,一修到底,完成我们的使命,圆满随师还,以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