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实修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的老弟子,回想二十多年走过的修炼路,真是感慨万千。这其中有得到大法的喜悦,有割舍执着心时的剜心透骨,有心性升华后的柳暗花明,有走弯路后的深深痛悔,有看到众生明真相后的欣慰,但更多的是,能有幸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随师正法救众生,得到师尊的一路保护而感到的无比幸福和荣耀!心中充满了对师尊的感恩!

下面我仅举几个片段,来证实大法的伟大,对师尊的感恩。

一、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多救人

在邪党对大法迫害的初期,由于学法不入心,被邪恶钻空子,走了弯路,我痛悔万分。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修炼人心里没有法,寸步难行。痛定思痛,我下决心一定要把《转法轮》背下来。从二零零七年开始,我每天学一讲《转法轮》后,就开始背法。一段段、一页页,日积月累,现在我已经背十九遍了。通过背法,更加感受了大法的博大精深,对法有了更深的理解,使我看到自己的很多不足,不断的归正自己,正念越来越强了。

师父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2]通过学法,我深感自己肩负责任的重大。在梦中,我从嘴里拽出好多团大头针。我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走出去讲真相救众生,我是师父的弟子,就听师父的话,履行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

从二零零五年春天开始,我和同修配合,走街串巷,寻找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开始讲时,我不敢提“退党”二字,怕人家说“参与政治”,怕被举报、怕再次坐牢。所以每次讲到三退时,心里老是不稳, 当然效果也就不好。 “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3],我悟到,是怕心在挡着我,也促成了众生不愿听真相。师父告诉我们:“正念对待一切,什么都不怕,我是修正法的,我怕什么!”[4]师父的法让我明白,这个怕心必须清除它,发正念铲除它。

渐渐的怕心越来越少,讲真相效果也越来越好了。由开始每天只劝退几人、十几人,到后来每天几十人,最多一天六十多人。十几年来,无论春夏秋冬、酷暑严寒,没有特殊情况,我每天都坚持走出去面对面发资料、讲真相。

在这其中,也经历了许多酸甜苦辣。曾被不明真相的人围攻、嘲笑、挖苦、讽刺。也曾被谩骂、恐吓、举报,还挨过嘴巴子。开始遇到这种情况时,心里感觉委屈,甚至眼泪在眼圈里转。心想,真是救人难,人难救啊。师父说:“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3]那我就把它当作“云游吧”。吃苦消业,这都是好事。同时,我还找到了自己还有争斗心、急躁心、党文化等,我必须去掉这些心,归正自己。我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摆正与人的关系,守住心性,不断提高心性”[3]。所以,再面对这些可怜的众生,我都能平静的笑脸相对,把慈悲留给他们。我体会到,走出去讲真相的过程真的象云游的过程,也是在法中熔炼的过程。既救了众生,又使自己得到了升华。

在讲真相中,也能遇到支持大法、愿意听真相的人,也有感动的连说“谢谢!”的,有要留电话号码的,有要帮我发真相资料的,有提醒我注意安全的,还有要给钱、给东西的。看到这些明白真相的众生对大法的正面支持,我受到很大的鼓舞和震动。

有时讲真相走路多了疲乏时,或有时身体不适时就想:明天休息一天吧。可到了第二天,想到还有那么多的众生不明真相,仍在危险中,想到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我不能懈怠,便马上带上真相资料,毫不犹豫的走出家门。只要走出家门,马上会全身心的投入到和旧势力抢人的正邪大战中。

每天讲完真相回家后,看着手中的三退名单,想着那些得救的众生,心中充满快乐和欣慰。深感众生在觉醒,深感师父的佛恩浩荡。

二、慈悲正念解体迫害

二零零九年,我家经常接到派出所打来的骚扰电话,并监视我。一天,我正在给一个老先生讲真相,突然有人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大声说:“你是某某某吗?”我当时一惊,但马上平静下来。我立刻明白,他是个警察。我心里念着师父的法:“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5]平静的看着他,微微一笑,心里没有慌,也没有怕。他松开了手,我转身走了。他推个自行车站那儿愣了半天才离开。我马上回家长时间发正念,解体迫害大法弟子、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解体自己空间场中的怕心、干事心等一切不正的因素,第二天我照样出去讲真相。

几天后,我讲完真相回家。刚走進我家小区大门,又看见那个警察。他喊着我的名字,说:“我找你好几次了,你今天又干什么去了?”我笑着说:“你找我有事吗?我怎么不认识你呢?”他说:“我是派出所的某某”。原来电话骚扰我的就是他。我心里想:警察也是众生,也得救度。于是我热情的、象对待老朋友一样,说:“原来是你呀?在电话里我们已经多次打交道了。大姨总想和你唠唠也没机会。今天你来的正好,咱们好好唠唠。”说着,我热情的伸出手,想拉他一块儿去我家。我心里请师父加持弟子,让他明白真相。可没想到,他突然神色惊慌的大喊:“你别过来!你别过来!不许你说!”并边摆手喊边转身向大门口走去,到了大门口急忙转身溜走了。我很奇怪:我没害怕,他怎么反倒吓成那样呢?

后来我明白了,他背后的邪恶因素被我的正念解体了,所以他赶快逃离了。我想起师父的法:“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6] 从那以后,那个派出所的警察再也没来骚扰我。

三、流离失所不忘救人

二零一零年春天,我和同修去挂条幅被监控录像,有十几个同修被绑架。我发现我家也被监视,我想必须否定迫害。我心里求师父加持,并以晾衣服为借口,机智走脱,去了外地的女儿家。

通过大量静心学法,我明白了当地同修在整体配合上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我找到了自己很多人心,尤其是党文化的东西,加之干事心,放松了学法,已严重脱离了修炼状态还不自知,因此遇到了魔难。经过一个月调整状态后,我决定走出去讲真相救人。家人提醒我:警察在到处找你,你就别出门了。可我想做好三件事是大法弟子的本份,在哪都是一样,我不为所动。

我找到同修,要了护身符,又买了彩笔和纸,自己制作不干胶贴出去。同时抓紧机会,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两个月中我劝退了三百多人。

四、在黑窝中救人

流离失所三个月后,因家里电话被监控,我被绑架到看守所。在邪恶的黑窝里,我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指使,不穿号服,不喊报告,不称警察为“管教”,因为他们不配管大法弟子。

警察找我谈话,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有的警察明白真相后,还同意三退。我每天就是背法、炼功、发正念,有机会就给在押人员讲真相。后来警察知道了,扬言要给我“加刑”、“在这多待几年。”我心里有些不稳,怕心出来了,胸口好似有一堆乱麻堵着。晚上我在炼抱轮时,师尊的法打到我脑中:“醒来看你我 戏台为法摆”[7]。我一下清醒了:是啊,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今天世间的一切都是给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开创的,绝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我怎么能怕他们呢!想到这,堵在胸口的乱麻一下子没有了,心里亮堂了。炼完功,发完正念,睡了一宿好觉。第二天,我照样给在押人员讲真相。我吸取教训,理智的单独给每个人讲。

因为看守所经常给在押人员调房,人员流动很快。来一批新人,我就马上给他们讲真相。可是三退的人多了,又没有笔和纸记,怎么办呢?我就用“逻辑”方法给三退的人员起化名。比如,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仁、义、礼、智、信”、“荣华富贵”等我能记得住的字取名,在每个字的前边再加个“小”字或“永”字,这样我就能把名字全部记住了,其实是师父给了我智慧。

在被非法关押四个月后,我带着四十五人的三退名单,走出了邪恶的黑窝。

五、在魔难中救人

二零一八年秋,我老伴身体不适,我陪他去了医院检查、会诊,有时需住院等结果。这期间我除了每天给他送饭外,抽出时间学法、炼功、讲真相。在医院,凡是能遇到的有缘人,医生、护士、病人、陪护的我都抓紧机会给他们讲真相。后来老伴被确诊为肺癌,住進了医院。

看着老伴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心里也很难受。毕竟我们夫妻在风风雨雨中,共同走过了五十多年的人生路。好在他明白了大法真相,从反对我讲真相到最后能理解、支持我了,他自己也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可是当他病情有了好转以后,又相信医院了,那么他的生命就進入倒计时了。可我是负有使命的大法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看他每天还能下地走动,不知他还有多少时日,我不能只守着他等待。我找个护工和我轮班护理,我每天仍抽出时间出去讲真相救人。

每次我背上真相资料要走时,老伴总是告诉我:“快去快回,千万别出事,我现在需要人哪。”我告诉他,“有师父保护没事儿,你放心吧,我一会儿就回来。”还真是万事都顺利,听真相的众生还真就没有阻力太大的,真相资料发的也很顺利。每次我讲完真相回来时,老伴都在楼前的长椅上等我。看我回来了,他才放心的笑了。

女儿从外地回来,看我每天都出去,对我说:“妈,你不好好陪陪我爸,将来你不后悔呀?”其实,我何尝不想每天陪在老伴身边,陪着他走完这最后的人生路啊!可我是有使命在身的大法徒,我不能和常人一样,脱不开这个情。师父说:“人就是为情活着。那么作为一个炼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3]我决不能被亲情绊住,我要去掉情,修出慈悲。我想,如果有一天,因我而耽误的众生被淘汰了,是因我没尽全力造成的,我会有多大的遗憾和痛悔呀,我决不给自己留下遗憾。就这样我仍然每天出去讲真相,还得给老伴买菜、做好了饭,给他送去。直到老伴去世的前两天,我才守在他身边,陪他走完了生命的最后一程。

老伴去世后,我虽然也很难过和流泪,但我多学法、多发正念,排除干扰,在师父的保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溶入正法洪流中了。

六、瘟疫中不误救人

今年年前腊月二十五,我被接到外地女儿家过年。可是没想到就在大年三十,武汉的瘟疫发生了。各地封城封路,我被隔在了女儿家。

开始几天,我就利用这个时间抓紧多学法。可是疫情越来越重,死亡人数越来越多,我想,得回去救人哪。可是封城又回不去,怎么办?晚上我做了个清晰的梦:我泡在齐腰深的、很大的粪坑中,我喊岸上的同修快救我,可是没人过来。这时我发现脚下的地很硬,我便自己走上了岸。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救我?这时,就听空中有个声音说:“都是神,救谁啊!”我一下醒了,是师父在点化我!我陷在常人中,这不就是大粪坑吗?身为大法弟子为什么不去救人哪?可是女儿家周围的环境我不熟,又没有真相资料,路上又没有行人,怎么救人?我不能在这待了,我必须马上回家。女儿急着说:“火车、汽车都停了,你怎么走?”我说:“我就顺着铁路线,自己走回家。”女儿一看拦不住我,就让女婿开车把我送到两个城市之间的高速公路休息站,然后我儿子开车把我接回了家。

第二天,我就和同修一块出去贴不干胶、把真相资料送到各家各户,遇到行人就讲真相了。通过这件事我更加体会到,我们只要有救人的心,师父真的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回首二十多年的修炼路,虽然历经坎坷,但我心中充满快乐,因为师父一直牵着我的手。所以我要更加精進实修,助师完成洪誓大愿,以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也三言两语》
[7]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大舞台〉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