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带手机之后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三日】前两天,下班开车到小区门口才发现手机放在单位里,忘了带回来了,怎么办?大脑迅速反应:丈夫和孩子都不在家,万一晚上有事找我会联系不上,得回去取。往单位去的方向正是拥堵方向,又是下班高峰,终于开到单位,还很庆幸在办公楼门口看到一个空车位,妥妥停下。刚要下车,一摸包,坏了,钥匙和手机放在一个手袋里,都落在办公室了。

当时真是哭笑不得,算计了半天还是白跑一趟。找谁来开门?谁的电话也记不住,而且得有手机才能打电话呀!算了,回家吧。这时,大脑思维由考虑解决问题转而开始琢磨怎么跟家人、同事说这件事,好象都看到了他们面部表情戏剧性的变化,哈哈大笑,然后又把这当作谈资和笑料跟别人传。想到这儿,突然警醒:不修口。

近期发现总有一个小人儿在脑子里说话。说的是什么呢?都是琢磨怎么用词表述自己经历的事情,目地是向别人表现自己各种好、占理、清白等等,反正都是维护自己的名、利、情,因为多年习以为常,都形成自然了,大脑从不闲着,一有空它就占据大脑,翻来覆去念叨近来执著的那些事。特别在学法、炼功或发正念时,它肯定出来捣乱,还经常以救人、向内找的内容作掩护,不停的活动着。发现之后就注意抑制它,灭掉这个强烈的维护自我的念头。背法背到《转法轮》中“开光”一节时也悟到,它是有生命的,而且在我一次次承认它时,就不断的给它充实能量,滋养着它越来越强大,反映到表面上就是我个人意志越来越强,越来越不能被人说、不能被人伤害,甚至急了不理性,口不择言,怎么解气怎么说。事后自己也觉的奇怪,怎么那么没文化,和常人中的身份都不相符了,更别说大法弟子的形像了,其实就是因为自我强大了,而且追根溯源,发现很多执著心都是为维护自我而产生的。

接下来,在回家的路上它又思考丈夫、孩子找我怎么办,还想象出一系列事情:他们找到认识我家的朋友,朋友也着急,因为现在小区都是凭出入证出入,急的他们一晚上没休息好,第二天早上往单位找我等等,想的我热血沸腾,跟真的似的。突然一念出来:“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1]。于是内心默默求师父帮助,不要让任何人找我,不能顺着这个小人儿想。这时才想起手机忘带不是偶然的,肯定有我要修的因素,在法上修才是正路,才是师父要的。

于是我就留意自己的感受,吃饭的时候又下意识找手机,因为手机是走哪儿带哪儿,虽然吃饭的时候看《明慧周刊》,或者听“神传文化”,每次手机放在边上也踏实,方便接电话,或者随手查个什么的。没摸到手机感觉有点空落落的,偌大的屋子就我一人,又觉的有点儿冷清,不看《周刊》了,听“神传文化”吧,屋里有个声儿。收拾完回卧室时平时也是拿着手机,这会儿手里少个手机好象胳膊摆动都不自然了。坐到床上学法吧,发现平时是随心所欲的想马上学就学,想歇会儿再学就随便看看手机,现在没手机在旁边马上学法有点强制似的,心里不舒服。学完法还差一会儿发十二点正念,一般也是翻两眼菜谱、搜个什么讲真相辅助信息等来打发时间。早上六点的正念是靠手机闹铃叫醒,本来已经是半醒状态了,可就不愿意睁眼,因为没听到铃声,结果似睡非睡的到六点半才起来发正念。反正,这手机不在手边就打乱了我日常的生活规律了,心里都失去平衡了。

上班路上向内找,师父要让我去什么心呢?回想这一连串的反应,突然吓出一身冷汗,原来我对手机产生了很强烈的依赖心。因为已多年不看电视、不看常人文章,也卸载了微信,自认为杜绝了邪党文化的洗脑宣传,不看也是不给邪党输送能量,但手机作为通讯工具还得存在,于是自己就划定了一个自己可以接受的使用范围,谁知这么多年来它已不声不响的左右了我的思想,夺走了许多宝贵时间,削弱了我精進修炼的意志,还成了排解寂寞的一个伴儿了。

接下来的一天里,我有意识的对脑子里的小人儿進行抑制,可它反抗的很厉害,猛烈的往脑子里打那些我还没放干净的执著,我不灰心,随时意识到了就发一念:这个念头不是我、不承认、灭掉,排斥它、否定它。

师父说:“你静不下来的原因,是因为你的思想没有空,你没有那么高的层次,那是由浅入深的,与层次提高是相辅相成的。”[2]

加强对执著心的抑制。对手机也是不必须要看的不看,零散时间干正事,视情况安排发正念、学师父近期讲法、听大法弟子的音乐等等,就是不能靠看手机打发时间。

经历了这次向内找的过程,回想修炼这二十多年来其实师父无数次点化我,助我提高,遇到的大小麻烦以及家人、同事、朋友在我面前呈现的一些我看不上的状态,真的就是我的影子,可我一直没有悟到,没有往修炼上去想,都是按照常人的理看问题、解决问题了,反而把没修去的执著一次次放大增强了。其实那些都是我提高的阶梯,只要向内找,在法上修就能提高。

实修中我感到慈悲的师父一直牵着我的手往高层次上走,每一层次利用我生生世世的业债,安排着洗净我的机会,平衡着恩恩怨怨,同时又替我承受了许许多多,可我好象这二十多年修炼中过的关都是跟头把式的,磕磕绊绊,被动的摔着跟头过来的,这次算比较清醒的从一开始就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在法上修,虽然看似不大的事儿,但却收获颇丰,真正有所提高,真是修炼没有小事儿啊!同时也第一次感受到修炼的简单。

写出此文,一来潜心找一找自己,另外也想给有和我一样情况的同修提个醒,注意手机的危害。

还有一个体会就是,踏踏实实背法使我能注意时时溶于法中,主动接受大法的洗礼,每天通读大法时也注意不走神,不让那个小人儿钻空子,这个过程也是修去执著心的过程,那各种人的名、利、情执著构成的小人儿没有了能量,就越来越弱,抑制起来就容易。反映到表面上,自己感觉心越来是越静,主意识越来越强,什么人什么事也轻易带动不了我,不极端,看众生有了慈悲和怜悯,只想救他们。一思一念同化大法,大法的威力才得以展现,才有无求而自得的结果。这两天自己都处在这样的状态中。

有一件事值得一提。前几年单位来了一个新同事,当时我刚学完师父一个新讲法,师父讲到了有一批盼得救的人现在是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人。当我听到这个女孩和她丈夫都是二十五岁时,知道是师父安排来的。我就潜移默化的给她讲真相,一年后她三退了。但我发现,她天天沉浸在微信中,对邪党认识不清,选择三退有点敷衍我,她丈夫作为成功人士的观点也影响她,就注意顺着她的执著讲,讲不通就不讲了,有机会再讲,细水长流。

疫情爆发后他俩非常害怕,而且她丈夫的生意处于瘫痪状态,我就借机细致全面讲真相,并让她丈夫三退。后来她说丈夫问她退了吗?她说退了,她丈夫急了:你自己退不管我?可是,随着疫情趋缓,她言语里又受邪党宣传影响,认为邪党好,我就不呛着她说。这两天,她说丈夫要到外地办公司,三岁的儿子不愿意让爸爸出门,说爸爸出去会牺牲,吓的她丈夫不敢去了,说小孩无戏言。我这几天正好满心想的都是救人,心态祥和,直接告诉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又讲了邪党不尊重生命,历史上为了统治杀了那么多中国人,现在面对瘟疫从隐瞒到甩锅,让瘟疫蔓延全世界,死了那么多人,惹怒了西方各国,人家可是重人权、重生命的,各国以前被利益收买,对邪党侵犯人权的坏事不发声,现在被它所害,必定要清算这笔账,中国人也要受连累,上天指出得救的方法是真的,这个疫情就是针对这个邪党来的,不是叫“中共病毒”了吗?都不是偶然的。她听完追问:“那到底去不去?”我说:“该去就去,他已经三退了,念九字真言上天就护佑他。”说完心里万分感谢师尊,在师尊的教导下,弟子今天把握住救人的机会了。今天她丈夫坐火车走,我又发短信叮嘱他遇到突然发生的不好的事时,记住念那句话,他回复“好”。

深深感谢师尊洪大的慈悲,弟子一定注意从点滴处实修自己,包容世人,耐心讲真相,不错过救人的每一次机会,完成历史使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