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认亲 敞心扉路更宽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大法的指导下、伟大师尊的慈悲的保护下,从一个体弱多病,胆小内向、爱生闷气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个坦坦荡荡、心胸宽广、乐观豁达的健康的中年人。

结婚后,通过看医生,发现丈夫没有生育能力。遇机会,妹妹帮我们领养了一个女孩,当时人家要了八百元,那年头,八百元可不是个小数。那时,分家之后,分得六百元,我年纪轻,又没婆婆,丈夫去打工一天挣十几元,我给孩子买奶粉,辛辛苦苦把女儿养大。

我一直以来没有跟女儿说过身世,因为我觉的不能说,不想说,不敢说,怕女儿有其它想法,怕万一产生矛盾,女儿说我不是亲娘,怕别人挑拨离间,女儿背叛,怕她生母占她的光,给女儿增加负担……

慢慢的,女儿是别人家的这个概念消失了。她就是我家的,是上天赐给我的。跟别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偶尔有人提起;看你很会教养孩子,你真行,又没婆婆帮忙。我就想:话真多,哪壶不开提哪壶。

一天,在明慧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说同修有一养女,养女已成家,现已三十二岁,女儿十岁时,他学了大法,通过学法,感到应该公开女儿的身份,把怕失去女儿,怕生母连累女儿等等为私的心去掉,为女儿着想,为她生母着想,就主动找生母认亲,结局很好,生母一家明真相,并三退。

我家的现状和那个同修的状况很相似,女儿九岁时我得法,现在女儿三十二岁了,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和同修比起来,我太差劲了,也该对照大法,改变观念,公开女儿的身世了。

其实,多少年以前,女儿的生母家就叫人捎信,看看让不让认亲,我斩钉截铁的说;不让认,觉的理由很充足,这是我的权利,我说了算。那时根本就不考虑对人家有没有伤害,只考虑我别有损失。师父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

我有了认亲的这个愿望,一天,女儿让我去给她看孩子。去了之后,第一天,我还真有点张不开口,这已经是三十二年的秘密了,现在我猛一说,自己都感到别扭,别把女儿、姑爷吓着了,明天吧,明天姑爷上班走了,再对女儿说吧。

第二天,只有女儿在家,我决定说出这个秘密。我说:雪莲,有个三十多年的秘密,要对你说,别把你吓着了。女儿说:“吓不着,我有思想准备,一听三十多年这个数字,我就知道个大概。”

我说:“我原来的思想观念都是为私的,学了大法了,心胸开阔了,要放下自我,学着替别人着想,替你着想了,这也是对你的信任与真诚。”女儿笑了:“我知道,進入主题。”

我说:“你是要来的。”她说:“我早就有感觉,因为我小时候去姥姥家,姥爷笑着跟我说,你是舅舅家的,三姨给姥爷使眼色,别说,我想难道我真是舅舅家的,要不三姨干嘛是那个表情。后来舅妈生病住院了,舅妈给我打电话说:某某,你可得来呀!怎么不叫别人?难道我真是他家的?我懵懵懂懂的只是猜测,但不确定。后来我生孩子了,我发现从你的言行知道你没经历过生产,但是我没有问任何人,也没问您,因为你就是我唯一的亲娘,我怕伤到你的心,无论如何养母比生母亲,总不能见了一个陌生人就叫娘吧。我现在有您和婆婆照顾,还觉的带孩子很累很累,我又没奶奶,真不知您是怎么把我熬大的,我知道这回事就行了。”

二十天以后,我已从女儿家回来了,突然女儿打电话说:“娘,你说怪不怪,我那个刚过门的亲二姐给我打电话说:咱娘叫我联系你呢,我还以为是您叫她给我打的电话。我问:谁给你我的电话呀?原来她说是她同学的朋友告诉了她我的号码,她也是大学生,她加了我微信。”

女儿打电话,丈夫听了个半截话,问我谁打电话,我如实说了。丈夫说:她怎么知道女儿的号码?我说:通过她同学的朋友,无论如何,这是天意,都是好事,顺其自然,多个朋友多条路。丈夫也没说什么。后来,女儿的五个姐妹各带上孩子,在市里聚了一次。还说,看看我们大人什么时候去她家聚餐。

后来,我去市里女儿家,她婆婆也在,晚上我俩唠家常、谈信仰,敞开心扉,无话不谈,我以为女儿跟婆婆透露了她的身世,我直截了当的跟她说,雪莲跟你说过她是跟过门的吗?她婆婆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瞅着我:“真的?你怎么对她这么好,把她教育的这么懂事。”我说:“过奖了,我常常写一些在大法中修炼的体会,然后让她看一看,也许是潜移默化的知道点佛家理吧。你们也很辛苦的。”亲家母竖起了大拇指,对我说:“我早就感到亲家母是最棒的。以后,把你写的体会也让我看一看,我也要学大法。”我说,我给你买个电子书吧,所有大法书都在里面。她说,行,谢谢!谢谢!

后来,要过年了,亲家母拿上电子书,高兴的回家(湖北)过年,到家后,才知道武汉肺炎爆发了,我相信她一定会平安的,因为她一家三退了,知道大法好。女儿、姑爷买了火车票还没走,听说有肺炎,直接退票,来我家过年。

我的亲戚听了以上的故事,感慨的说;你的胸怀真宽了,不修炼的人是做不到的。我娘家嫂嫂以为我不知道女儿认亲之事,对我说:据说雪莲已经和她生母相认了。我坦坦荡荡的说;知道,我已经提前告诉她了,嫂子出乎意料,我就详细的给她讲了一遍我的所思所想。以前所有的顾虑,所有的怕心,所有的担心,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真是象同修诗中写的那样:

忘我轻似燕
心净美如莲
身在红尘里
不为私己烦
笑对常人事
清风更香甜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