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 整体配合威力大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三十一日】我做大法真相资料已经十八年了,以前的不说,就说这次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肆虐期间,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们是怎样配合的。

五箱纸

大年前,我买了五箱纸。初二,我和丈夫(同修)骑摩托回老家一趟,劝退了几个人,当天我就们回来了。那时,已经封路了。

初三,有同修找到我说:“明慧网有关于疫情的文章,咱能不能做点散发?”我说:“我也看到了,先打印两包。”我制作了《不怕瘟疫的人》、《疾病、瘟疫、灾难的克星》、我地同修写的《疫情凶猛,愿君平安》。两包很快发完,紧接着,三包纸、四包纸,全县(小县)同修都动起来了,发的发,做的做。共同配合,封小区之前的几天时间里,五箱纸只剩下一包了,另一同修做了三箱纸,共近一万六千份(两页一份)的资料铺了下去。有同修听到反馈,说:“你们发的资料我都看了。”

当时只剩一包纸了,配货车停运了,商场、店铺都关了,没纸了,怎么办?可就在此时,小区陆续的都封闭了,告一段落,之前准备的五箱纸正好。谢谢师尊!

营救同修

大年前几天,同修们在集市上发资料救人。一同修跟我说:“快点,A被警察围住了。”我问:在哪?”在某地,我们一起去找,没找着。我觉的不好,是不是绑架了?我骑上电动车径直往A家的方向走。之前,没去过他家,与他家人也不认识,想找一认识他家的同修去,那同修还不在家。怎么办?他家里的大法书得请出来呀。

在师尊的加持下,我一人去了他家。他女儿正在外面收拾院子,我问:这家是姓什么吗?他女儿说是。我说明情况后,说把书等收拾收拾,我拿走。A同修的儿子也在家,急了,说些不敬师父的话,急着到屋里找车钥匙。趁机我把两大袋大法书和资料搬走了,放到他家附近的另一同修家。

下午,同修们到处找A,最后在一派出所找到了。还有一个B同修,警察绑架了他们二人。

我们整体发正念,B同修的妻子来要人,当天晚上,B同修就回家了。

到了晚上八、九点钟了,A同修的家人怎么说也不配合要人,怎么办?有同修提议说:“他家不要人,咱们去要。”好啊,同修们陆续的去了四位,可派出所就是不放人。半夜十一点多了,同修们才回家。

第二天早早的,同修们又去派出所近距离发正念。警察们把A同修劫持到拘留所,同修们不放弃,追到拘留所发正念,下午四点多,A同修正念回家了。

大年后,C同修在小区发资料,被摄像头拍到了,被绑架到派出所。同修们立即形成整体,近距离发正念。C同修的儿子一直在派出所守候他母亲,不时的出来与我们沟通,我们一直鼓励他儿子不要怕,你妈没错。当天夜里十一点半,大家回家了。

第二天,同修们陆续的又来了,警察给同修们录像,大家都不在乎。有几位同修中午也没回家,带了点吃的。我到超市买了几个糖三角馒头,凑合着吃了点。下午五点左右,同修的儿子又出来了,说:“我跟他们(警察)说了很多,他们说已经定了拘留半个月。”同修说:“他们说了不算。”五点半,看到C同修出来了。由同修护送回家。谢谢师尊!

这样的事还有几例,我悟到,整体是力量,只要大法弟子相互配合,形成整体,正念强,师尊无所不能。

整体正念的威力

我们的县比较小,同修们出来的也不是很多,几年来,我们每个星期日下午是整体发正念的时间,两点、三点、四点各发前半小时,后半小时交流,或念念周刊上的文章。共分两个大组,每组多的时候二十多人。同修们比学比修,哪个同修有问题可以提出来,大家共同探讨。临走时,有要资料的、要护身符的、要《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的,都可以带走。

就是瘟疫期间,师尊也安排的很好,小区不好進,要出入证,我们在大马路边上,不用進小区的楼房底商,整体发正念,到现在整体不散。

这次疫情期间不出来的同修也有,但很少,大家基本上都在做着三件事。在有限的正法修炼时间里,我们还要继续努力,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共同完成助师正法的伟大历史使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