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了,运动了!七、八年来一次!”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六日】“运动了,运动了!”电影《芙蓉镇》结尾,发疯的王秋赦敲锣喊着这句让人心惊的话。鲜为人知的是,这部影片经过多次审查才通过,“运动了”后面被删掉了一句话“七、八年来一次”。

大家知道,中共建政后大大小小的运动不断,有人统计过,历次运动中给人扣的罪名多达数十种。文革结束至今已有40余年,但武汉肺炎疫情中, “文革漫画”在网上重新回头,比如肩扛“健康包”的年轻人气宇轩昂地表示“中国人民不是好惹的”;在打倒“反动学术权威”的漫画中,医师张宏文被人揪起衣领踩在脚下;被斥为“美帝走狗”的武汉作家,在漫画中翘起了狗尾巴。

爱国=反美、与美国脱钩、《拔剑吧,中国人》,诸如此类的极端言论,在网上颇为盛行。清醒的人意识到,极端的“文革”习气从未真正退去,只是隐藏起来了,遇到合适的土壤又冒出来了。就像电影中说的,七八年来一次。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90后的年轻人也会那么极端?

因为我们并没有真正地反思历史,没有清醒地、主动地、不断地去除共产主义邪恶因素对我们的侵蚀。

从1990年代东欧、苏共共产主义倒台,用了二十多年时间,至近几年才从法律、社会共识、公共场所的标志等方方面面,真正系统地“清洗”共产主义遗留的污垢。

从1991年苏联解体,直至2017年10月30日,二十六年过去了,前苏联时期政治镇压受害者纪念碑“悲伤之墙”方才落成。这是俄罗斯第一个全国性的此类纪念碑。普京出席了揭幕仪式并向纪念碑献花。普京在发言中概述了当年苏共政治迫害的惨烈,强调这种罪行不可能洗白。他说:“我们的义务是——不忘记。”

在这个过程中,人们重新认识历史,否定自己的过去,明白共产主义的危害,这是一个从个人到整个社会的精神洗涤过程。而在中国,人民一代接一代只能接收的,只有“仇恨、仇恨、再仇恨”教育。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指出:传统正教教人向善﹔共产邪教则恰恰相反,它是建立在仇恨的基础上的。虽然共产党也谈到“爱”,但这个“爱”也是建立在“恨”的基础上的。……在中国,表现爱国的方式是“恨美国”、“恨法国”、“恨日本”、“恨韩国”、“恨台湾”、恨海外那些一心为国但却批评共产邪党的人。

俄罗斯废除斯大林自编的教科书

相较于纪念馆、纪念碑,教科书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因为教科书具有权威性、传承性以及广泛的影响力。

斯大林执政时期,亲自担任总编,编纂了一本《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1949年之后,中国人学的苏俄历史都是以此为蓝本编写的。进入21世纪,普京将安·鲍·祖波夫编纂的《二十世纪俄国史(1894—2007)》,作为俄罗斯11年级(高中二)学生写的历史教科书。该书还原了历史真相,用大量历史事实指控列宁创建的苏联原来是人间地狱。

比如:列宁是依靠德国皇帝威廉二世提供的5000万金马克进行秘密策动组织,成功发动俄国十月革命,建立苏维埃政权。夺权后,列宁马上与德国和谈并签订条约,列宁有句名言:“无产阶级没有祖国”。

列宁还说过,“专政的定义就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直接依靠暴力的政权。”

斯大林继承了列宁时代的残酷统治,与其同时代的其他5位苏共主要领导人如布哈林等全部被杀。

列宁54岁死于梅毒,妻子克鲁普斯卡娅说列宁有份遗嘱。斯大林对她说:你再乱说话,我们就宣布你不是列宁的妻子!克鲁普斯卡娅说,这个国家的任何人都知道我就是列宁的妻子。斯大林说:党说你不是你就不是。不久,她被关押,1939年不明不白地死去。

《二十世纪俄国史》把20世纪20—30年代之交苏联的农业集体化称为“第二个农奴法”,说它是苏共开展的一场对付农民的斗争,消灭富农就是摧毁了农业生产的中坚,苏联一直到解体也达不到沙俄时代的粮产量。

撒谎就是为了保护罪恶

教科书的修改,让人们能够看到令人震惊的历史真相,人们不由得要问一句,过去我相信的东西对吗?

而中共不承认错误,利用其霸占的官方教科书、教堂,通过篡改历史,给中共的罪行洗地。比如:把人为制造的三年大饥荒说成三年自然灾害,对十年文革浩劫也是淡化处理。

2018年,适用于初中二年级的新版历史教科书,删除了旧版“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一课,把有关文革的内容与旧版“建设社会主义的十年探索合并,统称为“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

对于文革原因,旧版教材中的“毛泽东错误地认为党中央出了修正主义,党和国家面临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新版教材中删改为“毛泽东认为党和国家面临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文革一章的旧有标题“动乱和灾难”也被删除。论述文革影响时,新版教材还添加了一个新说法,所谓“人世间没有一帆风顺的事业,世界历史总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过程中前进的”。

撒谎就是为了保护罪恶,方便继续作恶。

与俄罗斯承认历史错误相反,中共的教科书中还在延续错误的说法,继续欺骗世人。比如:仍将中共说成抗日的中流砥柱;将失败大逃亡的长征说成为了北上抗日进行的战略大转移。日军在东北,中共红军往南、往西北逃窜是为了抗日吗?

事实上,中共为了保护罪恶,方便继续作恶,一直在强化灌输篡改后的历史。比如每年举办纪念长征的大型演出,推动井冈山、延安、西柏坡的红色旅游,甚至很多企业都带领员工到这些地方进行红色教育。

1999年中共江泽民集团掀起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的迫害,2001年导演“天安门自焚”假案,被联合国认定为骗局,但现在依然出现在教科书中,如山东教育出版社将其被编入小学教科书《品德与社会》五年级上册,继续毒害涉世未深的小学生。然而令人欣慰的是,部分明白真相的老师们,已经公开在课堂上把“天安门自焚是骗局”的真相讲给学生,使很多学生明白“法轮功是好的,共产党是骗人的”。

中共用中国人的鲜血来维持谎言、欺骗世人,将真话说成“不当言论”,将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说成是“有限的自由”,制造文革式话语、组织网络暴力,宣传谎言迷惑世人。罪恶见光是其死亡的开始,所以中共不惜一切金钱和黑暗手段,试图封住所有知情者之口。

封闭太久,人们犹如关在一个黑暗的屋子里,突然一道光照进来,眼睛会感到不舒服,但人的本性是追求阳光的,阳光会给人温暖,给人健康,和真实的希望。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