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扰和阻挡 成就正事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八日】那是发生在二零一四年香港“占中运动”刚结束的事,至今想起,仍历历在目。

那天,我随着“流动真相点”去派报纸,到达时,周围的派发点都有同修在派了,我拉着两包报纸,就到外围找站点,走到一处天桥,它连着地铁的出口,人流多,那里没有同修。

那里有二、三十个穿着红上衣的人在那聚集,摆了台,拉了横幅,有人拿着麦克风在讲,有的在派单张,有的三三俩俩在闲聊,基本上整座桥(那桥比较短)都是,原来是在批斗“占中三子(发布“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信念书的三名人士)”。这班红衣人与在香港干扰、打压法轮功的“青关会”是同一个组织。

当时没想那么多,就在天桥找个地方,准备在那里派报纸,心想他们在这惑乱,正好我在这传真相。

我把拉报纸的小车摆在一个角落,拿出报纸就开始派发,红衣人看到报纸,马上就有两三个人围了过来,挡在我前面,不想让我发了,我想起师父的法:“众神在我正法的早期就定下了这样一条,叫这个邪党无论什么目地它干的什么事结果都是在帮我与大法弟子。”[1]

这时,我们流动点负责人来了,一看这阵势,马上叫我不要在这里发,我说没事,我不怕他们。那时,我刚得法修炼半年左右,我告诉他,我能应付得了,我是正的。

我就开始发正念,不一会儿,挡在前面的那几个人走了,又一个红衣人过来,挡在我前面派单张,却没能挡住来拿报纸的民众。因为习惯发正念要闭着眼睛,一方面又要顾及来拿报纸的民众,我只能抓住一点空隙发正念,也就那么十几秒的工夫,睁开眼睛一看,前面的红衣人不见了,然后很快又换一个来,又发正念,那人又跑掉……这样来回换了好几个。

这时一个女人走过来拿报纸,没想到她一接过报纸,就一边骂,一边把报纸撕烂丢地上,然后跑到一边去套上红上衣,原来是一伙的。我微微一笑,把地上的报纸捡起来,放在小车上,继续派发报纸。

民众不断的过来拿报纸,很好发。不远处几个红衣人在交头接耳,跟着,派了一个大块头男子站我前面,我个子小,一下子遮了个严实,这也没有挡了民众,纷纷绕过这彪形大汉,到后面来拿报纸,他看挡不住,没多久也走了。

我一边和颜悦色的面对来来往往的民众,一边在心里背着师父的《正念》:“疾风电掣上九霄 雷霆万钧比天高 横扫穹宇无尽处 败类异物一并消”[2]。过了一会儿,怎么觉的眼前空空的,定神一看,我周围的红衣人不见了,全都挤到桥的另一头(他们挂横幅摆台的一边)。我继续派发报纸,同时心里一遍一遍的背着《正念》,就听到那边拿着麦克风批斗“占中三子”的红衣人开始结巴起来,讲话都不流畅了。

有两位中年男子来到跟前,接过报纸,对我说:我们特意来跟你拿这份报纸,打他们,打他们,一边对着那边挥了挥拳头。没多久,就听到那边红衣人宣布活动结束。

我心里正乐着呢,一位男子来到跟前说,你们很辛苦,我真佩服你们。他讲的是普通话,我以为他是大陆自由行,就跟他讲真相,他说他去过台湾听过,这时有人来拿报纸,他就走了,到桥那边拿起背包和同伴回去,原来也是个红衣人,大概是来赚外快的。红衣人都脱掉了红衣,各自散去,撕报纸的大姐也和同伴低着头从我面前走过。

正如师父在法中讲的:“在人世间表现的那些个坏人很恶,那个人那么凶,是因为背后的邪恶在撑着他;你灭了那个邪恶,那个人也凶不起来了。”[3]我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心中不禁充满了怜悯: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被邪恶利用来表演,可怜之极啊,希望她还有得救的机会。

即使有这帮红衣人的企图阻挡,一个多小时派了两包报纸,比平时都发的好。回来的路上,想想刚刚发生的整个事件,觉的真是不可思议,以我当时一个新学员,无论他们怎么挑衅,自始至终一直都能保持着一个祥和平稳的心态,这无疑是在师父的加持下才能做得到的,这时脑海中立即出现了三个字----“教科书”。是的,师父藉着这个事件给我上了一课,从中教给了我面对邪恶因素的致胜法宝:一心中有法;二保持一个慈悲祥和的心态。

往后的日子,我做的项目绝大多数都是需要一个人去做,去完成,过程中,必须独自面对各式各样的人;应对各种不同的状况;解决突如其来的事件;解体邪恶干扰等等,仰仗着师父赐予的这两个法宝,一路走了过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正念〉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