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四代沐浴在大法中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日】我是年过八旬的老年大法弟子。修炼前,我身患肝炎、胃溃疡和前列腺炎等多种疾病。在高中被检查出肝炎,年纪轻轻时就被喻为“药煲”,因吃药弄的家贫如洗,债务重重,人未老先衰。后适逢大法开传,修炼不到半年,师父帮我净化身体,一切症状不翼而飞,连手臂上密密麻麻的老人斑也无影无踪。从此以后,与药无缘了,无病一身轻,整个人就是脱胎换骨。

现在我还可以做任何家务,当然,家人不让我做重活,但因我精力充沛,有时我也帮做点活,让家人也知道修大法的美好。有时也从一楼背五十斤一袋的大米上到五楼,过程中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感觉轻轻松松的,非亲身经历,的确难以理解和相信!现在我这把年纪骑自行车上街赛过小伙,大街小巷,热闹偏僻,毫不惧怕,知情者无不佩服。有时,遇见高中同学,多人次说过:当年病夫,今天壮汉子。我总是回答说:师父伟大!大法伟大!

忆往昔,思绪万千。中共及江氏流氓集团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后,我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特别春夏季,夜间噼噼啪啪的拍打蚊子声此起彼伏,却与我无关,好似蚊子惧怕我,更不敢叮我,我可安然睡觉,同仓的人无不惊讶。我深知是师父保护弟子,鼓励弟子精進。

后我被转到监狱迫害,家人送衣物给我,但不被准见面,二孙子(当时七岁)闻知,误认为我回不来了而痛哭不止,在场的人皆泣不成声,一片恐慌。后得知连九十岁的岳父母也为此而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冤狱真害人不浅。在狱中,因为我不配合狱警,不转化,我被关入阴湿腥臭的禁闭室熬夜,饭堂加菜几乎没份儿,因为炼功多次被铐在篮球架下通宵达旦。恶警轮番软硬兼施迫我转化,个个都想“立功”获奖,所以每次谈话结束语总是:写好(转化书)后交给我。我心里说:你妄想!

犯人刑满,无不穿新衣服出监,示意做新人。唯有我恰恰相反,入监时穿什么出监还是穿什么,寓意毫不动摇,坚修到底,正气十足,大踏步出监。人们刮目相看,羡慕不已。在那些非人的日子里,弟子在师父的保护下,靠着对师父的正信,靠着背诵大法和师父的经文如《论语》、《坚定》、《走向圆满》等十多篇经文,我终于闯过来了。

从监狱返家后,亲人们见我受迫害得身体虚弱,给我订牛奶,每天一瓶,我知道后心想:正常修炼了,身体肯定很快康复,不要增添家庭的经济负担了。师父说过:“构成我们宇宙所有空间的物质,几乎这个功里边都有”[1]。大法弟子只能证实法,绝不能证实什么物质,所以我只饮一瓶就退订了。通过炼功我的身体很快就恢复了。家人、亲戚、朋友见证了修炼大法的美好,向往法轮大法。

老伴与我同龄,亦同时修炼,她没上过学,完全文盲。对于学法的确如饥似渴,虚心请教。现在基本上可以通读《转法轮》,几次闯过病业关,脸上皱纹极少,无老人斑,精神焕发。

儿子虽未恢复修炼,但他听过师父讲法,明白做好人的道理。在逆境也信师信法,遵照大法做好人,我被绑架时他及时帮着珍藏大法书籍。我被非法关在在黑窝迫害时,他多次前去探望,鼓励我坚持修炼,千万不要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他的生意一直红红火火。有一次,一位老板多付六千元货款,他如数退还。该老板非常感动,向周边同行推荐。因公平交易,诚信经商,他收入可观。在某市建造了七百多平方米的楼房,这在过去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从农村到城市,这多大变化呀!知情者无不赞叹!

二孙子入学前在本宅炼功点认真聆听大法学员诵读《转法轮》、会读《论语》,并一字一句的教奶奶,初中一、二学年均获二等奖学金各六百元,如意升大学,毕业时单位到学校招聘,轻松得到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现在某大城市上班。

曾孙子女也与大法有缘,尤其是曾二孙子,来到我们住所,首先向师父法像敬礼,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谢谢师父,谢谢大法”。人长得人见人爱,现读幼儿园,老师格外喜欢他。

师父赐给我们很多很多,数不胜数,报答不了,唯有更加努力修炼,多救人,愿师父少一点操劳,多一点欣慰。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