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市80岁法轮功学员金运碧遭社区人员恐吓要挟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二零二零年四月一日,现年八十岁的贵阳市法轮功学员金运碧,到社区去开健康证,被社区人员恐吓、要挟,金运碧不得已被照相,才得以回家。

贵阳市法轮功学员金运碧,现年八十岁,贵阳市小河电机厂退休工人。二零二零年四月一日,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肆虐期间,金运碧到社区去开健康证,被社区人员恐吓说,不签“三书”,不准回家。金运碧说:这么多年了,到北京证实法回来,我都没签(“三书”),被绑架,我都没签,今天我是不会签的。社区有四个人要金运碧做假动作,要金运碧把笔拿起,象要签字的样子,他们摄了像,才让老人回家,金运碧被迫照做了,才得回家。

修炼大法 全家人受益

修炼法轮大法前,金运碧的丈夫陶先明患严重胃病及尿结石等疾病。金运碧患脑血瘤,血小板大量下降,身体出现许多紫红斑块,还有严重风湿等疾病,经贵阳各地名医诊断都说治不了。一九九四年,丈夫陶先明炼功病好了,就告诉金运碧,法轮功功法好得很,你去炼炼,病就会好的。金运碧的病情严重又复杂,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走進了法轮功炼功场。炼了几个月之后,她所有的不治之症都奇迹般的全部消失了,老俩口每天坚持炼功学法,从心底里感谢法轮功、感谢师父。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金运碧和丈夫陶先明多次被绑架、关押迫害,他们的儿子也被非法关押,受了内伤,被逼疯。

北京上访 遭侮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大家都要到北京去上访,讨个说法。金运碧和丈夫陶先明来到北京,根本没有机会对国家有关领导人说心里话,就被警察强行夹着身体,拖到一个空房子里关起来,他们失去了自由、失去了上访的公民权。

两天后,由贵阳公安局的人,把金运碧和丈夫陶先明和贵阳所有的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非法押送回贵阳,然后把他们关進戒毒所,让那些吸毒、偷盗、强窃的坏人侮辱他们。

骚扰不断

到北京上访过的法轮功学员,警察可以随时到家里来查寻、骚扰、抄家,随时把他们弄到派出所去训话。有一次,警察到金运碧家,无任何理由,让她上派出所去一趟,金运碧去了之后才知道,叫她在他们向上级汇报的材料上按手印,金运碧拒绝按手印。一个青年公安人员很凶的对金运碧说:你不按,我两拳打死你!一边说,就一边伸出拳头朝金运碧左脸部重重一拳,打得她头晕眼花,倒在地上。然后,把金运碧拖到关押吸毒人员的臭牢里,金运碧的脸肿得很大,连吸毒人员都说警察太狠毒了。

被看守所非法关押 儿子被逼疯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晚,金运碧去朋友家串门,正上楼,便碰到厂公安处长孙海洲下楼,孙不分青红皂白就说金运碧是在发大法真相资料,要其去厂公安处。后又来了另一名厂公安,孙即叫其打电话给小河公安分局二科。很快,小河公安分局二科科长陈登亮就开车和几个公安来到金运碧家。

警察问金运碧的丈夫陶先明,你爱人在不在家?陶先明说不在,公安就说,有人举报她在发传单。当时,警察还把陶先明的大儿子陶德荣也带来说,他也在发传单。其实,陶德荣是去给一个病人扎针灸的,在路上,碰到了他们。他们在陶德荣的身上并没有发现任何真相资料。在没有任何证据、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陈登亮等人就将陶先明父子抓到了公安局,非法审问。

金运碧回家后,警察们又要去抓她。他们去敲门,金运碧没开,陈登亮就命令手下将门踢开,将门锁都踢坏了。在没有任何合法搜查手续的情况下,警察强行闯入家中,非法抄家,到处乱翻,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结果,他们所说的传单资料一张也没找到。

但他们并不罢休,不问青红皂白就把金运碧也抓進了公安局非法审讯,并用手铐把金运碧铐了一夜。在非法审讯时,陈登亮说要剥夺金运碧的政治权利。结果,什么也没问出来,还要金运碧在审讯笔录上按手印。警察王玉祥还骂金运碧说:“你这死老太婆。”并一拳打在金运碧的脸上,把金运碧的脸都打得青紫了。

第二天,他们又把金运碧送到了烂泥沟看守所。看守所接收时,问金运碧脸上的青紫是怎么回事?王玉祥不让说是他打的。金运碧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六天,最后无罪释放。

陶德荣被非法关進了小河戒毒所,每次去看望他的人必须要交三百元钱,才允许看。由于陶德荣在戒毒所里不放弃修炼,遭到了里面恶警的毒打,并将他关進了禁闭室,用手铐铐在铁窗上,还给他戴上头盔,拳打脚踢,打得他全身是伤,腰都动弹不得。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在不断地折磨下,陶德荣被逼疯了。最后,他们不得已,把他送回了家。后来,家人把他送進了医院,医治了半年多,病情才有所好转。前后花掉了几千元的医疗费,一年多后,才能上班。

可就是这样,厂里公安还经常派人到家里来骚扰,要写这个书、那个保证,还威胁说如不照办,就要送到洗脑班去强行“转化”。

陶先明夫妇和家人不得安宁,二老被迫流离失所在外流浪了一年多,造成了精神上、身体上和经济上无以弥补的损失和伤害。

被非法关押看守所

金运碧等一些法轮功学员聚在一起,借春天这个大好时光,在山上去春游,互相谈一谈修炼“真、善、忍”的体会、收获。邪党人员得知这个消息,动用了贵阳市公安、武警、610、社区工作人员共几百人,把他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善良人包围起来,把一座山都包围了,然后对他们一个一个的排查,登记身份证,家庭住址,因为拒绝登记,所以金运碧又被送到派出所关押一天。

被抽血迫害

二零一三年七月,社区工作人员强行到金运碧家来抽血,金运碧质问他们:你们又不是医生,我又没有病,我七十二岁了,抽血干什么?他们无法解释,蛮横的回答:抽血就是抽血,上面的通知。金运碧说:你们是在做缺德事,在犯法、犯罪。社区工作人员不由分说,把金运碧和老伴按住,用没有消过毒的针管强行抽血。金运碧由于年岁大了,无力挣扎。他们不说话,抽完血扬长而去。

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金运碧一家从没有过一天安宁日子,恶人随意恐吓、抄家、绑架,作为一个善良的人,长期在这恐惧中提心吊胆的过了十多年,是真善忍的力量,支撑着金运碧一家人坚强的活着。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