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大法弟子也要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感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四日】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三十日刊登的《大法弟子也要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文读后,深有同感。师父讲:“念“大法好”不但对常人有效,对于大法弟子清理思想也都是有效的。你叫自己的全身细胞都念大法好,你会发现整个身体内都在震动。(鼓掌)因为念动的是法,所以才有那么大的威力。”[1]

作为常人诚念“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就能得福报,尤其在这场“中共病毒”肆虐中,许多患病的世人,由于诚念这九字真言很快就得到康复。现代细胞生物研究认为:念动九字真言时,身体会发生物质变化,也就是身体会产生正的能量,增强机体免疫力,能够杀死病毒,也就是中医讲的“扶正祛邪”。从另一角度讲:常人真心念动九字真言时,表明了你对神佛的虔诚,主动符合宇宙真、善、忍特性,所以就能得到神佛的庇护,病毒就不能加害于你。就如师父所讲:“世人能够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时会带来善报、福寿”[2]。

我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概是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时候,那时看不到大法书,每天只能回忆着背诵记得的师父的《洪吟》与经文,除此之外,我就经常念“真善忍好”。

二零零二年,有六、七个所谓“帮教团”成员,受610指派,到劳教所来“转化”我时说,你连《转法轮》都看不到,你还修什么?我说:我虽然不能看《转法轮》,但是真、善、忍是最根本的佛法,只要记住真、善、忍三个字,并且在实践中主动同化他,修炼也就在其中了。这次“转化”在一周的时间里,他们让我看了师父新发表的所有经文,其中我把师父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发表的《洪吟》<大法好 >“法轮大法好 大穹法光照 正法洪势过 方知无限妙 法轮大法好 渐入世人道 众生切莫急 神佛已在笑”[3]背了下来,以后我每天都要念数遍,睡觉前、散步、有时间我都在念,有时深夜醒来,都要念上一遍,后来形成了习惯,坚持至今,现在无论走路、坐公交车,我除背师父的《洪吟》外,就念九字真言和正法口诀。

虽然我被多次绑架关押、劳教、判刑,二十年来,大多数时光都在魔窟中度过,但是凭着我对真、善、忍的坚信坚定,走到了今天。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中,我都多次绝食、抗工、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规定,无论是警察,关押的人员,外协人员(到监狱加工生产的人员),有机会我都向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随之,我周围的环境、周围的一切都会随着正念而变化。就如师父所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4]

在劳教所时,我抗工不久,又以绝食、绝水抗议劳教所的违法行为。我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理智的去证实大法。首先写了郑重声明,给有关部门、领导写信,讲清我为什么这样做的理由;同时也向“包夹”(专门负责看守法轮功学员的犯人)讲明我的目地,与他们的利害关系,他们明白真相后也就不主动配合邪恶。

这时大队长、狱警队长都来了,按照劳教所的常理,我的行为是要被关“禁闭”,或其它处罚。我问他们:真善忍好不好?他们说好;我又问: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怎么会被劳教呢?而且还剥夺我的合法权利,信件被扣押,不准女儿探视?对这些不公,我只能以我的生命来捍卫宪法赋予我的合法权利。他们说:这都是上边的规定。我说:我与你们没有什么冤仇,我也不是针对你们,也理解你们,这也不是你们的本意。我针对的是(元凶)江泽民以个人意愿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现在你们将我的情况汇报上去,就与你们无关了,但是你们要清楚,迫害法轮功是违宪违法的。人都应该有良知,良知是自己能够选择的。

他们走了,后来虽然把对我的包夹由三人增加到五人,还专门腾了一间屋子让我和包夹住,二十四小时看守,但是环境却更宽松了。大队长还专门吩咐包夹,如果我洗澡,就到太阳能澡堂(平时劳教人员都是洗冷水澡,只有每年的“年三十”才得洗一次热水澡,平时只有警察能洗)。我该做的都做了,该讲的真相都讲了,四天后我停止了绝食、绝水。

事情过后,一天一位女警察问我:劳教人员都怕大队长(大队长人长的高高大大的,随时都是凶神恶煞的样子,经常打骂劳教人员,甚至于打警察),见他就像老鼠见猫一样,而且连我们警察都怕他,可我发现,他一看见你,垮着的脸,马上就变成笑脸,这里就你不怕他。我说:他是凶,所以人人都怕他,也就人人都恨他。我是修炼真善忍的,做任何事都会为别人考虑,又不做坏事,我怎么会怕他呢!更不会恨他了,反而是怜悯他,他怎么会恨我呢!他见我就变成笑脸,是因为我是修炼真善忍的炼功人。

二零一六年,我被非法关押在监狱时,一天刚换来“专管”我的年轻狱警有事找我,我像往常一样,直接進了办公室,就要往凳子上坐,就被他训斥:我都没坐,你就要坐。我说:监区长讲过,就我可以坐(狱警跟服刑人员谈话,服刑人员只能蹲在地上)。他提高声音说:在我这里就不行!随着,他开始说很多刺耳的话训斥我。

在监狱多年,我还没有遭受过这样的对待,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刚要和他理论时,突然真、善、忍三个字出现在眼前,而且想起来师父的一段法:“有人说:走在马路上,谁踢我一脚,也没人认识我,这我能做到忍。我说这还不够,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5]

马上想到他这是帮我提高心性来了,我立刻向内找:心里为什么不是滋味,因为平时我就不把这些小警察放在眼里,今天被他无辜训斥,丢了大面子了……就在这时,包夹進来了,说有事情找他,狱警跟他出去了,一会儿,他進来后,口气一下变了,说,“我也没啥意思 ,我是想时间不长,一会儿就完事。”我赶快说:没事!今天是我不对,对你不够尊重。事后,包夹告诉我:他听见狱警的训话声,怕小警察蛮干,对我施暴,就来找他说事,并且还跟他讲:你可不要惹他,连监区长都敬他三分,你不要给自己找事。这事过后,小狱警再见到我时还向我表示了歉意。

修炼讲顺其自然,我念“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也没有什么特定的目地,时间长了,习惯成自然了,师父讲“无求而自得”[6],“有心炼功,无心得功。”[5]感觉经常念后,心会越来越静,遇到问题会很自然的向内找自己,所到之处,周围环境会很祥和。

最明显的是,以前坐公交车,或到菜市场,常常遇到常人争吵,甚至打架之事,后来所到之处,几乎看不到了。在公交车上经常看到的是,年轻人能给老人让座,相互碰撞后,会说声对不起。这大概就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5]。大法慈悲的场起的作用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好》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