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天水市麦积分局国保队长冯继堂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冯继堂在天水市麦积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任职副大队长、大队长时,积极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对麦积区法轮功学员无理骚扰、绑架后,总是以毒打、酷刑折磨摧残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即使把人迫害致残,仍构陷、非法判刑,迫害毫无收敛。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冯继堂又积极配合甘肃省六一零、甘肃省公安厅、天水市六一零、天水市安全局等部门绑架了麦积区的多位法轮功学员,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劫持到监狱继续迫害。

二十年来,天水市麦积区法轮功学员遭受到的残酷迫害和毫无人性的虐杀、酷刑、毒打、勒索、绑架、骚扰,冯继堂不只负有直接责任,还是二十年来麦积区法轮功学员遭受残酷迫害起主导作用的邪恶主谋与凶手。正如冯继堂自己所说“双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

迫害事实简述

冯继堂在职期间,因长期的骚扰、绑架、毒打、勒索,致使法轮功学员张映堂、陈菊花、杨丽萍、胡孟林、陈留生等人被迫害离世;因发放真相资料被恶人告发,法轮功学员陈娇被警察用手腕粗细的木棒毒打数小时,致使陈娇被逼从乡政府三楼跳下,至今卧床不起;为构陷无辜,对法轮功学员范庆斌、程小明刑讯逼供,致程小明伤残,仍对其二人非法判刑,程小明因伤残暂予监外执行……

(一)遭受不同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被迫害致死十人:程桂兰、刘文瑜、翟凤慈、张映堂、陈菊花、杨丽萍、井房张阿姨、胡孟林、陈留生、尹彦广的妻子;

被迫害致残二人:李春生、陈娇;

被非法判刑十四人:王永明、李春生、肖彦田、范庆彬、李义奎、尚君斌、张平、王灵芝、董佩兰、吴丽君、程小明、黑会玉、杨景春、张志明。

被劫持到劳教所十三人:

王永明、李富智、马永康、张映堂、李义奎、程桂兰、刘文瑜、翟凤慈、何桂琴、韩美英、李翠红、王巧瑞、王欣。

被劫持到洗脑班十四人:何桂琴、刘文瑜、翟凤慈、黑会玉、李义奎、张映堂、尹彦广及妻子、胡孟津、韩美英、肖彦田、李春生、翟慰慈、白宝校之妻(中滩乡张白村)等。

遭勒索十六人:李义奎一家总共被勒索二万九千一百五十元;王双喜一万元;张志明一万五千元;杨景义一万元;刘天赐五千元;孙芳五百元;王婧两千元钱;孙明山五千元;张自峰三千元;李凤莲四千元;李翠红共三千元;王永明五千元;张映堂及妻子八千元;张岚两次被敲诈二万多;贾明兰五百元;尹彦广二万一千元;刘文瑜四千元;陈留生二千元;冯继堂向张朋凡哥哥敲诈五千元;

被骚扰、绑架、拘留七十余人上百余次:李富智、马永康、程桂兰、刘文瑜、翟凤慈、何桂琴、王巧瑞、王欣、王永明及妻子李翠红、李春生及妻子贾明兰、肖彦田、范庆彬、李义奎一家、程小明、张映堂及妻子王月娥、张翠萍、王灵芝、王灵瑞、王巧瑞、兰化疗养院职工老韩、刘天赐、杨景义、孙明山、黑会玉及妻子韩美英、张自峰、张志明、张爱芳,韩彩琴、韩银莲、董大球、郭沛学、李凤莲、张朋凡,王婧、田利红、陶爱霞、杨丽萍、翟荣炫、张岁红、张九如、王彩凤、张凤琴、扬有禄、县浦雄、康月菊、刁拴辉、张晓兰、陶爱霞、王双喜、裴国芳、王淑珍、褚玉宗、张岚、孙芳、裴菊芳、张天安、张满怀、崔爱花夫妇、赵富强、尹彦广及妻子、胡孟津、白宝校之妻等。

(二)、部份迫害案例

1.高级工程师程桂兰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程桂兰,女,六十三岁,天水市北道区核工业部二一三大队高级工程师。二零零零年一月四日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两会前被冯继堂等警察非法关押在北道区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一点左右被劫持到甘肃省第二劳教所女子大队,因不放弃修炼“真、善、忍”,仅仅三天时间就被虐杀。

二零零二年九月,程桂兰被天水市北道区公安分局政保股六个警察从家中强行绑架至公安分局。于九月二十五日送至甘肃省第二劳教所女子大队。大概下午一点左右进劳教所的大门,因程桂兰拒绝“转化”,坚信大法,王永红(二中队指导员)对程桂兰进行罚站,在刺骨的寒风中不许程桂兰添加衣服。不“转化”就不许睡觉就罚站。

二十六日,晚上六点吃完晚饭后,全中队突然集合,强迫法轮功学员听诬蔑大法的材料。程桂兰被马燕(吸毒人员)一脚压着腿,一手揪住头发,坐在队伍最前排。王永红主持念材料,并时时训斥程桂兰是否在听,让她抬起头。头发蓬乱的程桂兰遭受了面壁罚站,不许睡觉的非人折磨后,坐在地上直喘粗气。马燕揪着程桂兰的头发使劲将头往起拔。王永红得意的狞笑着。

又遭受了面壁罚站一夜一天的程桂兰,二十七日深夜,在王永红、段玲的指使下,几个值班的吸毒人员将程桂兰拉到二中队号室后面的监道里(围墙和号室之间的空地)进行殴打。直到夜里两点多,劳教所的大门突然打开,进来一辆白色的救护车。劳教所当时的王所长和田力科长等一行人在院子里叫嚣着,乱成一团。不一会,救护车驶出门外。

程桂兰的丈夫、孩子十月一日得到噩耗,劳教所警察说程桂兰死于心肌梗塞。老伴去看时,程桂兰的腿部有大面积的青紫块及瘀血,上身有明显的青、红紫斑痕。家人提出拍照,被劳教所拒绝,也不允许将程桂兰遗体运回家乡,更不许亲自火化。由甘肃省劳教二所匆匆火化。

2.刘文瑜遭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死

刘文瑜,女,五十三岁,天水市麦积区铁路医院退休职工。刘文瑜遭麦积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冯继堂、武红霞等警察四次非法关押、罚款四千元。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进安宁区的甘肃省第二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刘文瑜绝食数次,警察灌食数次。一次,警察王永红、段玲、卜琪、卫生所长、杨姓狱医等给刘文瑜野蛮灌食,警察指使四、五个吸毒犯压住刘文瑜的头部,手脚全被绑在椅子上,一人捏住刘文瑜的鼻子,一人用皮鞋刷子撬开嘴巴,牙被撬得流血不止,将橡胶管插入胃中,还要将管子在胃里搅动。连续灌食最长时间是十五天。多次被插管灌食,导致刘文瑜胃部大出血,身体十分虚弱。

在礼堂开会,有人诬蔑大法和师父,刘文瑜大喊:“还我师父清白”的口号,警察对刘文瑜动用了一种酷刑叫“大背吊”。将双手反背身后,又将两手用铐子铐在一米八左右的床架最高处(上层),双脚离地一尺有余。汗珠一滴一滴的往下滚。也不知过了多久,汗珠不滴了,浑身、肩膀、手脚疼痛难忍。

刘文瑜常被警察随意的关禁闭、戴铐子、罚站,连续多日不让睡觉。二十多天不分昼夜的站下来,腿肿得象灌了铅似的,抬不起,也无法打弯。一次被警察罚蹲背铐,蹲不下,腰直不起,二十天后,鞋子磨破,两脚肿胀。

各种酷刑折磨,使刘文瑜落下了胃出血、肝腹水、手腕麻木等多种病症。非法劳教期满回家后,麦积区公安分局冯继堂、武红霞等警察又不断的登门骚扰。二零零四年二月,刘文瑜含冤离开人世。

3.范庆彬、程小明遭刑讯逼供,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天水市法轮功学员范庆斌送法轮功学员程小明(陈小明)去他的姑姑家,在回来的路上,无端遭天水市麦积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当天晚饭后,警察秘密把范庆斌和程小明转移到麦积区二十里铺南山一栋好象什么学校似的一所临时租用的楼内,两人被分开关押。

范庆斌被铐在“老虎凳”上,用各种办法软硬兼施,威逼利诱,白天晚上不让睡觉,时间长达八天八夜,逼问范庆斌和程小明做了什么。后来,他们让范庆斌承认在公路沿线及公交车站牌上喷涂法轮功的标语,说“你承认了,就放你出去,这不是什么大事。”他们答应出去以后,帮范庆斌找个好一点的工作,一家团圆,或有什么要求都能尽量帮助等。范庆斌没有答应。六月四日,冯继堂等多人用“八”字背铐及暴力方式刑讯逼供,将范庆斌打致昏死过去。范庆斌躺在地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就听他们私下说“头头想的挺好,让我们尽快办好,这下全完了,笔录这样写不行,他什么口供都没有,也不签字,怎么起诉他呢?就他这样,送哪哪里也不会要的。”他们看范庆斌有了知觉,就又把范庆斌扣在老虎凳上,而且继续昼夜十几个人轮流逼供,不让睡觉,用各种方式威逼、诱骗、恐吓,叫范庆斌承认、默认喷涂法轮功标语一事。

程小明,男,麦积区渭南镇程家庄人。程小明被绑架后,警察们毒打折磨他,程小明被打致昏迷不醒,警察仍不停手,致使程小明生命垂危,才将其送往医院。因程小明伤势过重,出现消化道大量出血、重度贫血、心功能衰竭、肾功能衰竭、呼吸功能衰竭等多脏器衰竭及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当地医院无力救治。冯继堂怕承担责任,于六月十一日将程小明转至兰州某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治疗。至七月二十六日,整整四十五天,花去医药费用近二十万元,程小明才得以脱离生命危险期。但由于伤情太重,程小明只能卧床,全身疼痛,极其虚弱。

恶人后罗织罪名,将范庆斌、程小明非法起诉到法院,天水市麦积区法院做了枉法裁判,对范庆斌非法判刑三年。程小明非法判刑九年,因伤残暂予监外执行。

4.王灵芝遭冯继堂毒打折磨,被非法判刑

王灵芝,女,天水市麦积区中医院职工。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晚十点三十分左右,王灵芝因贴真相资料被道北派出所绑架。二十分钟后,麦积区国保大队警察冯继堂来了,抬腿一脚踹在王灵芝的后腰上,差点把王灵芝踹倒在地。在国保大队办公室,冯继堂把王灵芝铐在床头上谩骂,疯狂的脱下皮鞋在王灵芝头部,耳部,乱打一通。王灵芝被打的晕头转向,耳鸣眼花,几近昏厥。冯继堂又将王灵芝反铐在走廊的栏杆上。不知过了多久,又把王灵芝拉到房间用木棍(木棍长约一米,粗约1.5寸)毒打,冯继堂嘴里还骂着说:“我今天要打死你!” 木棍一连打断了两根。又拿来第三根木棍继续殴打。

当时王灵芝被打的已昏厥,神志不清,恶心呕吐在地,大小便失禁,腿已被严重打伤,双腿僵硬,膝盖不能弯曲,颤抖,头晕,眼花。十号晚上十点,冯继堂和李晓军强行脱去王灵芝的外衣,两个人把王灵芝压在床边用膝盖顶住王灵芝的腰,将王灵芝双手铐一起,呈“苏秦背剑”状,痛的王灵芝撕心裂肺,鼻涕眼泪流成一团,王灵芝感到生命到了极限。王灵芝被冯继堂等人在公安局刑讯逼供长达约七十小时,并叫嚣要送王灵芝进监狱。

十二日下午,王灵芝被冯继堂等人劫持到麦积区看守所。在检查身体时这里的所长及在押人员(犯人)都看到王灵芝遍体鳞伤,头,耳,面,两腿,臀,两肩部,手腕都是青紫色。当天晚上王灵芝浑身的伤开始剧痛,头昏,耳鸣,心悸,心慌,气短,心惊肉跳,脚肿的穿不上鞋,精神极度紧张。两腿哆嗦,无法站立行走,身体抽搐,震颤加剧,王灵芝精神崩溃。

二零零七年,王灵芝被天水市麦积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被送入甘肃省女子监狱迫害。

5.李春生遭酷刑折磨,被非法判刑

李春生,男,汉族,五十四岁,原天水市北道区(现改为麦积区)贮木厂工人。家住天水市麦积区贮木厂家属院。二零零二年九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天水市麦积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冯继堂带着两个警察,将李春生绑架到国保大队,进行了长达四天四夜的非人折磨。白天进行无休止地侮辱、逼供。晚上,冯继堂亲自动手和另一警察把李春生两手紧紧铐在一起,呈“苏秦背剑”状。每次紧铐长达一个多小时,使李春生疼痛难忍,全身汗水直流,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

这样的酷刑每天都要进行两、三次。然后警察把李春生的两手分开,分别铐在一个长条椅子上,上身只能往前倾,不能站直,也无法坐下。还逼迫李春生把脚后跟抬起,并用一根方木棍不停地狠狠抽打李春生的腰、臀部及腿,在李春生的脚面上使劲踩搓,致使李春生的腰、臀及腿严重瘀血、肿胀,整个变成了黑紫色,脚面严重挫伤(三个多月后伤势才愈)。深夜两点以后就给李春生再戴上脚镣。整夜不让睡觉,也根本无法睡觉。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日,李春生被甘肃省天水市麦积区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七年,被劫持到天水第三监狱迫害。在狱中,李春生遭遇“穿杠子”、“熬鹰”、关禁闭等酷刑折磨,被迫害得脱像,骨瘦如柴,面色苍白。期间被邪党无理开除。二零零九年过年前回家,还不断遭到骚扰。

6.张映堂被长期骚扰、绑架、毒打、勒索、恐吓威胁,被迫害致死

张映堂,男,天水市北道区(二零零四年九月三十日更名为麦积区)马跑泉镇三十甸子村人。二零零零年正月马跑泉镇派出所把张映堂送到麦积区拘留所非法关押半月。当时的国保队长周继祖和冯继堂到张映堂家去敲诈了二百元钱。八月份,张映堂又被勒索三百元钱。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张映堂与妻子一同去北京上访。回到天水一下火车,张映堂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就被冯继堂等人劫持到天水市麦积区看守所。一月后,其妻子王月娥被国保警察非法罚款一千元现金放出。张映堂等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到戒毒所洗脑班继续迫害。关押四个月后,冯继堂逼着张映堂的家属到处借钱,给张映堂罚款三千元放回。

二零零四年正月间,警察冯继堂、裴俊青等人又闯入张映堂家,将其绑架到公安局刑讯逼供。冯继堂带着裴俊青、武红霞等警察对张映堂大打出手。怕人看见,他们用报纸糊住了窗户玻璃,关了门,冯继堂拿着二尺长的木棍、裴俊青拿着中间穿有钢丝绳的胶皮管,恶狠狠地抽打张映堂,且边打边数数。他们每人各打二十多下。冯继堂手中的木棍被打断了,武红霞也拳打脚踢,打耳光。张映堂的脸、脖子、手心手背及全身到处都被打得青紫、肿胀。冯继堂等又把张映堂两手紧铐在一起,呈“苏秦背剑”状。疼得张映堂大声惨叫,汗水湿透了衣服。冯继堂等人就这样反复的用酷刑折磨着张映堂,每次酷刑长达一个多小时。随后把张映堂吊铐水管子上,两脚离地,整个身体悬空吊打。约一小时后,冯继堂等人又把张映堂双手用铐子铐住,拉到马跑泉镇去游街,那天正好是逢集市,引得许多人驻足观看,对张映堂进行人身侮辱。一周后,把张映堂又送进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一月后武红霞收走了张映堂家属借来的二千元现金,不开收据,也不放人。

二零零九年,冯继堂带着警察卜建辉、赵小军一伙又非法闯入张映堂家骚扰,并说:二零零四年的事还没完,要张映堂跟他们去公安局,如果不去的话,再过二十年也跟他没完。张映堂不去,警察临走前还威胁一番。

由于冯继堂骚扰、监视、跟踪,勒索钱财,威胁家属。张映堂被迫在外长期流离失所,艰难度日。二零一三年回到家中时,张映堂已瘦得皮包骨,饮食难咽,医生诊断为食管癌,已多处扩散。就是这样,麦积区公安分局国保队队长冯继堂仍三天两头的上门来骚扰、逼供、威逼家属。张映堂身心交瘁,于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含冤离世。

冯继堂个人信息

中文姓名:冯继堂
姓名拼音:Feng,Jitang
性别:男
职务职称:大队长,
工作单位名称:甘肃省天水市公安局麦积分局国保大队
工作单位地址:甘肃省天水市麦积区羲皇大道中路
家庭住址:甘肃省天水市麦积区分路口金江花苑3栋312 室
通讯地址:天水市麦积区商埠路西29号 邮编741020
手机号码:13919671599 宅电 0938-8294717

冯继堂(Feng Jitang),男,汉族,一九六五年十月十日出生,二级警督,警号:023054.冯继堂一九八八年九月参加公安工作。一九九九年七月任天水市麦积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二零零一年左右被提升为麦积区国保大队大队长,一直连任至今。

冯继堂儿子:冯岩

冯继堂哥哥,冯东学,天水市麦积区疾控中心职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