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执着 实修精進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位二十四岁的青年大法弟子。我九岁那年,通过修炼的父亲得法。我对大法最早又最深刻的记忆始于我十岁左右的时候。记得在一次法会上,播放了一段录像,讲述了大法弟子在天国与师父签约后,随师父下世助师正法。当时他们发誓要救度众生,并且彼此提醒精進修炼一起返回天国。当我看到屏幕上《誓约》画面的那一瞬间,感到无比震撼,似乎唤醒了我久远的记忆。

从那以后,我从未离开过大法。随着年龄增长,许多我童年时代一起修炼的小同修都离开了大法,不再修炼了。虽然我从未放弃过修炼,但我也没做到始终如一地精進实修,我的修炼道路也是磕磕绊绊。我感恩师父总是慈悲地宽恕我的过错,不断给我机会改善提高。一路走来,我对大法和修炼的理解也发生了根本的改变,今天我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我的修炼心得。

随时随地向内找

大法弟子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遇事要向内找。尽管师父已经很清楚地阐明了这是对大法弟子的要求,但听着容易做起来难。我通常最难做到的就是承认自己的错误和改变自己的惯性思维。指出他人的缺点不足很容易,对照想想自己就难。比如当我看到父母之间有异议或同修之间有冲突时,我总是在心里想他们应该好好提高一下他们的心性了,却忘了这时自己也应该向内找的基本原则。

两个月前,当我坐下来参加我们的每周一次大组学法时,我立刻发现中国同修那天读法非常不整齐。一些同修快,一些同修慢,有同修试图选择一种速度来统一大家的读法语速时,似乎声音更加混乱了。当我试着努力跟進时,内心感到越来越不舒服。心想这是连续第二次发生大组学法语速混乱,心里开始抱怨来学法的同修。他们难道不能停一秒钟来聆听和调整自己的语速?难道替别人着想一下就那么难吗?整个学法时间段我都是心烦意乱的,因为我都没能集中精力学法,感觉浪费了我整段时间。

当我坐下来参加学法后的大组交流时,我开始想刚刚发生的事。这正象师父讲到的:“是凡矛盾发生在你身上,出现在你这儿,出现你们之间,就很可能与你有关系,就有你要去的东西。不管怨不怨你,我的法身在去你的心的时候,可不管这件事情怨他还是怨你。只要你有这个心,他想尽办法让你出现矛盾,让你认识到不足的这颗心,所以你们还在那儿找:这事不怨我呀。或者你们还在想:我在维护法呀。”[1]

尽管看起来是其他同修有过错,但我知道师父在提醒我要向内找,找找我有什么地方需要提高了。我开始意识到这种事情发生与我是息息相关的。这是我这一段时间修炼状态的写照。因为我今年考试较少,最近我一直在敦促自己多参与讲真相,参加我们在自由钟的集体炼功。以前即使有时间,由于惰性也没参加,我为自己能连续几个周末都参加而倍感自豪。当我以为自己有所進步时,意识到自己实际上还差得很远。虽然每个周末我都去了真相点,也参与了炼功,但我还是比较懈怠,总是姗姗来迟。我会在起床和准备出门上花很多时间。等到我到达那里时,其他同修已经炼完了第一套,或者已开始炼第二套功法。尽管如此,我仍然为自己感到骄傲,甚至认为:“至少我参加了,有些同修都没来呢!”

我对其他同修的抱怨,实际上反过来又暴露了我自己更多的不足,因为我的行为更显得自私。比如我迟到时,匆匆加入炼功行列分散了正在打坐同修的注意力,在仔细观察的众生的眼中​​,对我们的印象就会不好。因为我从未按时到达真相点帮忙,所以总是在年长的阿姨们把讲真相用的沉重的桌子和展板都摆放好了,我才不紧不慢地到达那儿。即使是我很重视的大组学法,我也常迟到,有时大家读法前发正念中间我才赶到。想想这一切,我感到很惭愧,同时也感恩师父通过这件事让我向内找,看到自己的不足。我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常会被对照提醒:责怪父亲做错事之后我自己会犯同样的错;嘲笑别人有妒嫉心时自己内心藏着妒嫉;不愿意宽恕同修的过错时却要求自己没做好时被原谅。

我一直深信自己明白向内找的涵义,还庆幸自己从不介入矛盾冲突当中。我现在体会到,真正地向内找并不是在看到其他人处于冲突中时,简单地想道:“哇,他们应该向内找了”,而是应该利用一切机会随时随地深入向内找,修自己。

修去妒嫉心

随着不断修炼,我逐渐意识到,我还有很深的妒嫉心,而且在我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会表现出来。比如当我听到朋友或同学有好消息或成绩出色时,我很难发自内心地为他们感到高兴。我会在心里想:“他们肯定有人帮忙,不然他们的水平咋能做成那事?”或者“我要有那么多的时间准备,我也能做成那样。”在领导小组成员参与学校的课外项目中,我常常不愿意把任务下达给别人,因为我无法忍受别人搬用我的想法或在我的努力之上获得最终的赞誉。更糟糕的是,我的这种妒嫉心也蔓延到了证实大法的项目中,我常对那些愿意主动帮忙大法项目的同修心怀排斥,不愿意让他们参与。我还在心里为自己辩解,找他们帮忙,我得花更多的时间给他们解释怎么做,然后再等着他们完成。还不如我自己一个人做,整个项目完成的更快。

实际上,我这种不信任他人,或者看不上其他人的心,也是一种妒嫉心的表现。我认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也希望因此受到表扬。在潜意识中还隐藏着这样的想法,如果同修看到我做得这么好,他们会认为我能力强而且修炼有素。基于以上这些原因,我常常大包大揽,独自承担大型任务,搞得自己没有足够时间睡眠和干其它事。当没人注意到我的所作所为时,我又忍不住要炫耀自己,要有意无意地提到:“哦,对,这整件事都是我自己做的,这个是我想出来的。”或者:“都没人帮我,我自己没日没夜。通宵达旦才做完的。”当真有人询问我或称赞我的工作时,我表面上重申自己根本不在乎谁来完成这项工作,谁赢得最后的荣誉,只要项目能完成就好。实际上,我心里头是很在意的。就象师父说的那样,“放不下的那些人哪,他嘴上说放下了,他其实根本放不下,所以就很难做的到。”[2]虽然我认为自己没有这个执着心了,其实我依然有。我告诉别人我没有这个执着心了,甚至告诉自己,我没有这个执着心了,但是那个执着心还在。

最近通过大量学法,我能够很好地察觉这些不好的念头。当他们在我脑海中要成形时,我立刻就清除它们。我意识到,带着妒嫉心参与大法项目,是危险又具破坏性的。师父说:“大法是全宇宙的,不是哪一个小小的人的,工作谁做都是洪扬大法,有什么你做、我做的,你们这种心不去难道还要带上天国和佛争强吗?谁也包揽不了大法,去掉那颗不平衡的心理吧!”[3]

我意识到,在妒嫉心驱使下,我不知不觉间用神圣的大法项目来满足我常人的执着。由于执着地认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想做所有事情,我没有把大法项目分配给有能力的同修。我没有把精力集中在如何更好地救度众生上,而是用在了担心以谁的名字来发电子邮件这些小事上。通过不断学法,我已经去掉这些执着,以更纯正的心态参与大法项目。现在我和同修相处得也很好,而且取得了很好的合作效果,其实当你的思想和行为充满妒嫉和怨恨时,其他同修都能感觉到的。我真正体会到了去除妒嫉心的重要性。

现在每当我感到我的心要被触动时,我第一时间就会体察到,并开始去除它。我知道去除自己的执着心是一个渐進的过程,但是我很感激师父在不断点化我,并给我机会来真正去除妒嫉心。

修去对名的执着

作为一名研究生,我感到自己时常要经受对名和自我执着的考验。在上大学时,我努力学习,成绩很好,考入很好的牙医学院。在申请之前,我曾在犹豫是否应该改读医学院。凭借良好的成绩,我肯定能被录取,我想向所有人证实我的能力。后来我看到很多以前的同学也被一些牙科学校录取时,我开始感到自己以前的努力有点不值。我了解其中许多人,我觉的他们的学习态度和努力程度都一般,他们学牙医的目地也不纯。他们居然也能上牙医学校?我觉的这是不公平的。如果我们最终差不多的话,我为什么还要投入那么多心血呢?

这些想法使我产生了要将自己从这群人中区分出来的执着。我开始对没去读医学院感到生气和遗憾,我想证明自己比普通的牙科学校学生要好的多。当我对口腔外科产生兴趣时,我开始研究最严格的口腔住院医师培训程序,其中要完成四年的口腔住院医生培训,再加上两年的医学院的轮转培训。最后,我将获得两个医学学位。在将近两年半的时间里,我都在认真考虑重新安排我人生的下一个十年,以使自己在同行中脱颖而出。但当我试图计划我毕业后六年的教育计划时,我感到很沮丧。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时间投入,可是我觉的我必须这样做才能使我的事业更上一层楼。

师父在《瑞士法会讲法》中举了一个在中国攻读博士学位的学生的例子。这个学生正处于攻读学位的最后阶段,只需要解剖一定数量的老鼠,然后完成实验就可以获得博士学位了。可是在修炼了大法之后,这位学生告诉他的导师他无法这样做了:他现在是法轮大法修炼者,不能再做杀生的事了,因为那会产生业力。尽管他花了时间和精力,学位几乎就要到手了,但为了修炼他选择放弃自己的学位。师父说:“大家想一想,人活在世上无非就是为了名和利。他拿到博士学位之后,他可以将来有一份好的工作和前程,他的工资也自然会多,那就不用说了,会高于常人,高于一般的人。人不就为这个活着吗?他连这个都不要了。大家想想他连这个都敢放弃。作为一个年轻人,这些都可以不要了,是不是什么都可以放弃了,他不就等于敢放弃生死吗?人不就为了这些活着吗?这样的人他能够这样做,修炼境界其实也就在那儿了。”[4]

读了这个例子让我真正认识到了自己的执着,开始思考我作为大法弟子的真正目标是什么。我意识到自己就象师父说的一样:“一旦出人头地的时候,往往就容易受名利干扰,他觉的在有生之年还有很长的路,还想要奔奔,奋斗一番,达到一个常人的什么目标。”[2]

我问自己,我修炼大法的真正目地是什么?如果我也像常人一样,迷失在名利的追求当中,我怎么能修炼和救度众生?我还意识到我在用常人的心态看待事物。在大学里,我采用常人的方式——经常通宵达旦的学习以取得优异的成绩,却不积极学法炼功和参与讲真相。为了追求常人中的名,几乎忘记了我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同时,我没有好好想想如何精進修炼,却一直在执着改变自己的人生道路。其实这些都是师父安排好了的。妒嫉别人的名望也是为私的。我甚至都没有仔细想过将来做牙医的诸多好处,我可以选择自己开业,方便又自由,将会有更多时间专注于讲真相和大法项目。

我现在认识到了,我所取得的一切都是大法赋予我的。我人生的真正目地是修炼大法而不是追求常人事业。当然在自己的工作领域成绩出色,也是在弘扬和证实大法。但我永远不能忘记自己作为修炼人的真正目地。

大法弟子是整体

由于中共​​病毒的传播,到处都处于隔离在家的状态,我开始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和沮丧。现在学校也关门了,也不能练习看病人,几乎都不出家门。我常常睡懒觉不愿起床。常常花很长时间跟同学讨论什么时候可以返回学校,以及学校长时间这样关闭是否会影响我们将来的毕业日期和以后的住院医生实习等等。无限期的居家隔离几乎让我们难以忍受,我非常希望中共​​病毒大流行快点结束。

看完师父最近的经文《理性》后,我知道我需要用修炼者的思维方式来面对目前的情况,因为在我们修炼的路上所发生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我不应该执着于这一切什么时候结束,而应该珍惜自己拥有的所有新时间,更加勤奋地学法炼功。在其他青年同修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大大增加了学法炼功的时间。这两个月我没有一天不学法的,每天我与其他青年同修都在网上至少读一讲法。现在,我从法中理解了以前从未体悟过的涵义,感觉我过去好像根本没有真正读懂过法。

两年前,我处于修炼状态最不好的时期,魔难考验很多,打坐都没办法双盘。我感到很尴尬,也不好意思告诉任何人,也没有深挖一下发生这种情况的原因。当我读师父各地讲法时,师父在《新加坡法会讲法》里对两个问题的回答点醒了我。

“弟子:腿原来受过伤,已经达到双盘,但近来不知何故,怎么也不能双盘?”“师:其实你应该问自己什么原因。一个是不是学法不精進了,或者是有事做错了不想改或者是悟不到?如果你今天事情做的非常好,符合法,原来你能盘十分钟,保证就盘二十分钟,我们有许多学员都有这样的体会。事情也不是绝对的,但是最近一个时期,你要消大一点的业,也会出现这个问题。”[5]

“弟子:修炼一年了还不能够双盘,越盘不上越急。”师父说:“但是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得盘上腿。我告诉你,不是笑话啊,一个修炼的人修的挺不错的盘不上腿,上面那个菩萨都会捂着嘴笑你,真的。”[5]

读完这两段法后,我感到很惭愧。我开始勤奋炼功,逐渐的我又能够再次双盘了。隔离在家期间,通过参加网上集体炼功,我终于可以炼一个小时的静功了,而且每次都能忍痛坚持下来。我以前经常熬夜睡的很晚,所以总是晚起,并且白天还得要小睡一会儿。现在我也可以早起发个正念,然后接着炼完两个小时的功了。

我能达到现在这样的修炼状态,很感谢同修对我的鼓励和支持。自从我修炼以来,我从来没达到过现在这样精進实修的修炼状态。我知道,这一切完全归功于师父的呵护加持和其他同修的帮助。我现在真正体悟到了师父说的“大法弟子是整体”[6]的涵义了。在这个中共​​病毒传播的动荡时期,这种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让我受益匪浅,我衷心希望所有青少年同修都能明智地利用好这段时间。

我经常用师父《洪吟三》的〈只为这一回〉来提醒自己:

超越时空正法急
巨难志不移
邪恶疯狂不迷途
除恶只当把尘拂
弟子走正大法路
光照天地恶尽除
法徒精進寒中梅
万古艰辛只为这一回

虽然自己修炼中有些方面進步了不少,但仍然有许多地方需要继续提高。我感激师父的佛恩浩荡,为我和青少年同修们开创了这样能一起实修的环境。

以上是我有限的理解和交流。如有任何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去执著〉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助师〉
[7]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只为这一回〉

(二零二零年青年大法弟子网络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