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中共】从新冠疫情到经济疫情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二日】新冠疫情(武汉肺炎)还没有过去,经济疫情更是严峻。房价、房租下跌了,但是银行的月供不会跌;工资、奖金减少了,但是孩子的学费、老人的医药费没有减;好不容易“地摊”能摆了,没过几天,又摆不了了。然而,中共却一笔勾销了77国对中国的巨额债务,原因到底为何?

突发疫情的城市

全球疫情依然严重,中国并非孤岛。对于突发疫情的城市,往往如临大敌,封城封户。东北吉林市、舒兰市还没有从紧张的疫情中恢复,六月中旬北京新发地突发疫情。

六月十七日,北京网民“米粒儿”的求救信在网络传开来。她指自己住在列为高风险地区的丰台区天骄俊园小区,因在新发地市场附近,十三日凌晨三时起小区全面进行封闭管理,“好多人家里断粮断菜的,大人还可以凑合,可是孩子、老人怎么办啊!”一开始还可以订外卖,但是道路陆续封闭,快递也送不进来,亲友也不能提供支援。

“今天是隔离的第五天,又有出现家里燃气用完的情况。”她对外求救:“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了,所以,在这里求助一下大家。”这里似乎变成了昔日的武汉,被封闭隔离的人们处于危险境地。

有网民表示,“这年头,连温饱都得自己创造,现在怎么办?物价狂飙,生活水平下降,每天跟坐牢一样。我希望老百姓真的别跟着XX党走了,信他们的话,不存粮食,现在连大额存款也不能取出来,简直是不让人活。”

也有网民说,“中国现实的极端已经超出了想象!”

失业潮已经来临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六月四日,在微信群流传一段视频显示,一位学者发出警告,中国失业潮已经来临:“很多人在为美国的暴乱幸灾乐祸,他不知道接下来国内的失业率会有多么严重。美国一旦没了消费,中国至少有十分之一的人要失业。为什么要发展‘地摊经济’,因为企业倒闭才刚刚开始。”

江苏商人吴昊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接下来中国民众的生活环境比一般人想象的还要差:“不是勒紧裤腰带(过紧日子)那么简单,现在中国是全民负债,尤其是年轻人,八零后、九零后透支信用卡,每一个人平均负债都达到三万至五万元人民币,有的更高,超过十万元,他现在失业,没有收入,连信用卡(帐)都还不起。”

从中共三月一日重启经济后,中共对大陆中小企业根本没有任何救助,导致它们大量倒闭,而这些中小企业提供了城市70%的就业,现在这些企业纷纷倒闭,失业人数肯定飙升,而且短时间解决无望。

彭博社五月二十一日报导,改革开放之后一直被中共作为重要经济增长引擎的珠江三角洲,现在出现失业潮,有东莞制造商表示那里十家工厂有九家倒闭,残存的工厂给出的工资已经回到十年前的水平。

相反中共的国营企业以及金融机构却频频获得超额的资金,在许多城市出现了房地产土地拍卖,地价一路飚升,房价又现新高。其实,都是中共“国有企业”用银行的钱炒卖土地,为中共的GDP增添数字。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这些大肆印刷的钞票只会让百姓存在银行的钱越来越不值钱。与此同时,中共出台限制大额提取现金的试点政策,引发民众不安,个别城市已出现银行挤兑提现的现象。

深圳望正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刘陈杰表示,疫情可能导致中国大陆2.05亿人失业,相当于有超过四分之一的就业人口失业,远高于中共官方公布的6.2%失业率。报导表示,如果这项预估是正确的,代表中国7.75亿劳动人口中,有超过四分之一失业,远高于中国官方公布的6.2%失业率。

据了解,中共官方数据仅涵盖4.42亿的城镇劳动人口,不包括经济波动更容易受害的2.9亿农民工。此外,中共每月进行调查时只用约12万家户作为样本,仅占城镇劳动人口的0.03%。中共的失业数据怎么能不失真呢?

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六月七日,中共宣布将向77个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暂停债务偿还,并称经过这场疫情,中共的“朋友更铁了,朋友圈更大了”,专家认为,这是中共在国际上进行公开贿赂。

事实上,中共隐瞒和散播疫情、强推“港版国安法”等做法,使其在国际上已经陷入空前孤立。来自八个国家的国会议员及欧洲议会议员,日前组成“跨国议会对华政策联盟”,以联手反制中共对全球贸易、安全及人权等方面的威胁,被外界称为“新八国联军”。

中共没把钱用来支援在疫情中受害严重的民众,却向外大撒币。西方国家和亚洲的日本、台湾等,都在实施大规模救济计划,比如向个人发现金、失业救济、向企业发钱等。

有人算了笔账:中国已向77个有关发展中国家暂停债务偿还。据环球网数据,近四年,中国外援达到60365亿元人民币,如均分给国内3000家上市公司,每家可获得20亿元人民币。如贷给国内小微企业,可彻底解决全部1000万户企业融资难问题,每家60万元。如用于三农,可实现全部一亿农民的小康目标,平均每户6万元人民币。如均分给每个中国人,每人可得4378.28元。看看这些年对外援助的金额,用在国内,还需要摆地摊吗?

从新冠疫情到经济疫情

对于正常的国家来说,政府的合法性来源于民众的认可,在疫情之下,如果一个政府做了应该做的事情,那么即便灾难真的降临,大家也能够理解。然而,对于中共而言,早已没有人相信什么共产主义,发展经济成为中共执政的唯一合法性基础。武汉肺炎就像精准的设计师一般,让中共的“经济靠山”濒临困境:

1、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而中国是作为世界工厂的“生产国”,经过三个月的全国封城之后,疫情缓解,准备复工生产。
2、然而,紧随其后,作为主要的“消费国”,欧洲、美国疫情大爆发,消费停滞,订单也没有了,没有订单,生产无法复工;
3、在美国、欧洲疫情趋平、缓解之后,“资源国”俄罗斯、巴西、中东疫情急速的上升,对于“生产国”、“消费国”来说,没有“资源国”的能源输出,经济就没有动力以及原材料。

这样一个传导过程好比多米诺骨牌一样有序。

也就是说,中共的真实状况犹如“四面楚歌”,危如累卵。中共的意识形态早已实质性破产。中共通过发展经济,用利益捆绑来所有人,当“经济靠山”有如冰山一样融化,中共还用什么来绑架中国人呢?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