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合格的大法新学员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二日】我出生在八十年代,修炼法轮大法八年了,从得法之初,作为新学员,我一直自认为自己很精進。

我修炼不到一年的时候,就可以双盘一个小时;修炼两年的时候,就能流利的背出《洪吟》、《洪吟二》和《转法轮》第一讲;修炼三年的时候,正好赶上了“诉江大潮”这个天象,我实名参与控告江泽民;师父各地讲法的几十本著作,按照书的顺序,我也读了将近二十遍;我还和同修一起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打真相电话、发真相光盘和册子、清除邪恶宣传海报等;后来自己一个人出去面对面讲真相,三退了不少人,等等。

有位同修说我修的已经很快了,送了我一个词“速成”。这些年来,我的自我感觉良好,觉的有些修炼多年的老弟子都没有做到我做到的某些事,很是飘飘然。

然而,作为大法修炼人都知道,一个人表面上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不能代表他内心真正的境界。内心不改变,什么都等于零。我记得师父早期的讲法中曾经有弟子提了这样一个问题“弟子:能否说在常人中掉的越深而能返回来,其修成后的威德越大?”[1]师父是这样回答的:“不是这么回事。是掉的越深越没希望,要不是大法洪传那就完啦。”[1]

这段法我是记得,但是不理解他的涵义,可是现在我却明明白白的体会到了这一点。

因为出生在八十年代的我,从出生就基本没有接触到中国传统文化。在我的记忆中,只有我的外婆还有中国传统妇女的样子,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一辈子,从来没有听到她有任何抱怨和不满,常常是安安静静的在那边忙活。

到了我的父母这一辈,他们在十几岁的青春年华都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度过的,对神佛是完全不相信的。但我的爸爸又对佛教的事情感兴趣,他能说出很多关于佛的名称和故事,同时却又说神佛这些事都是不存在的东西,说到孔子,嘴里都是不敬的话。我妈妈说,她生孩子前,去庙里拜观音,还每年都去庙里烧香磕头,但是她又说神佛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

至于学校里的教育,更是用马列邪恶思想来教育人。于是,我就在这种完全脱离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充满混乱逻辑的环境中长大成人,相信这也是我这一代中国人成长的普遍情况。

一个人从出生就在经历这些,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尤其是在共产邪灵有意的破坏下,我连好坏、善恶都是分不清的,总觉的自己不错。其实我一直是在连常人中的好人的标准都达不到的状态中活着,也就是在地狱的标准中在活,却自认为自己挺好。这才是可怕哪!所以,我现在真的明白了师父说的“掉的越深越没希望”[1]的一层涵义,如果不是修大法,我就是一个连人的标准都没达到的生命!

不过我还是很幸运的,后来我得到了大法,师父管我了!我如饥似渴的读着大法书,象海绵吸水一样的学法,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三、四年;之后,好象就不那么“渴”了,书也在看,事也在做,但是没有一开始那种时时刻刻都能铆足了劲儿、要一修到底的决心了。

其实一开始的那种铆足了劲儿、正念很强的状态都是法给的。因为每天很入心的学法,在很低的层次上达到了法对修炼人的要求,所以师父一直在帮我,让我有力量不断的学法从而同化法。我却因为混乱的逻辑和人心的干扰,还以为自己不错呢,以为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妄自尊大、贪天之功,所以修炼的状态日趋懈怠,自己却无法察觉。同样察觉不到的还有执着心,各种执着心都有,也不觉的有什么不好。就是知道不好了,也难去掉。

师父说:“作为新的学员,师父心里真的很着急,真的希望你们能赶上。”[2]当时看到师父的这段法,我心里默默的想:师父,我做的挺好的!现在想起来都觉的无地自容,这得是多么愚蠢而又自大的人才能这么想呀!修炼了这么久,好象刚刚摸着修炼的门框,才意识到自己做人的标准原来很低……我感到,我思维中这样思考问题,这才是问题,这才是真让师父着急的呢。

我体悟到:旧势力为了不让人在宇宙的最后关头得法,把神留给人的认识大法的文化全部破坏掉,再给人灌输一套混乱不堪、颠倒黑白的逻辑和观念。如果一个人是在传统文化中成长起来的,他得法后修炼起来一定很快;而我们这些由邪党邪灵灌输着长大的人,在修炼大法时,还要先把这套东西修去、把自己洗干净了,才能真正的体会到正常人很快就能体会到的修炼的涵义。

是师父慈悲,是大法无所不能,否则,我不能想象我这个生命会有怎样可悲的下场!我竟还自认为自己不错、还飘飘然的?当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心里是痛悔的!但又庆幸好在这一切还没有结束,还有机会往前跑,不是吗?

写出此文,与所有和我有同样问题的新学员共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