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的老来福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我舅舅今年七十三岁了,初中文化。他为人正直善良,做事有远见,也很有才华。年轻时,村书记曾多次推荐他入邪党组织,都被舅舅拒绝,把书记气得说:只要我在,他甭想在村里任职。也的确是这样。他不是大队会计,但会计结算、预算、业务账目都是他业余时间替会计干的(会计胜任不了,又是他的朋友)。虽然不是村治安调解委员,但邻里之间的家务琐事,都得找他去调和,舅舅成了“和事老”。农忙时不但要干自己地里的活,还去帮助邻居干,在村里威望很高。

舅舅虽然每天忙碌充实,但他有时回想起自己的前半生,在内心也感觉自己的命运很苦。我姥爷退休时,阴差阳错的舅舅失去了接班的机会儿,结婚后,只生了三个女儿,未能得子,与舅妈之间感情不和,三天两头吵嘴,闹得家里时常鸡犬不宁。

随着岁月流逝,舅舅也不得不服命了。一辈子务农,过着清贫暗淡无望的生活。九八年三月,舅妈又患了甲亢病(因饮食含碘食物多引起),在舅舅的心里又增添了一份压力和苦恼。医生讲:这种病不是恶性病,但治愈时间需两到三年,虽说能治愈。但麻烦的是需定时复诊、化验血,服药的剂量递减需病人配合,必须按医生指导服药等等,如果做不到的话,会终生不愈。

舅舅的家住在偏远的农村,交通不方便,每次舅舅陪舅妈一起進城复诊,没有一天的时间看不完病。半年后,因农活忙,拖了半个月,导致服药量没有及时减,结果再次就诊化验,体内含碘量又过低了,医生见状后不容分说就指责。回家后,俩口子很懊丧,治疗半年的时间没见明显的好转,反而又加重 了,两个人整天愁眉苦脸的,舅妈常常以泪洗面,担心落下病根。

一九九八年十月,舅妈的姐姐知道了舅妈的情况后,找到他们说:不要怕,快去村里陈清(化名)家学炼法轮功吧,我去炼了不到一个月胆结石病状就好了,也能吃油腻的饭了,还有张三等几个人多年的气管炎、哮喘病、心脏病等多种病都炼好了,这个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不用交钱很方便,不妨你去试一试。

舅妈听后,当时就迫不及待的叫姐姐教她炼动功。当天晚上,因为忘了服药,却一觉睡到了天亮,早晨起床后,浑身轻飘飘很舒服。紧接着她又去了炼功点学法炼功。

舅妈没上过学不识字,当大家读《转法轮》学法时,她就坐在那里静静的听。后来她自己也请了一本宝书《转法轮》,舅舅在家无事时就读给她听,她自己在心里默默的复述着,明白这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功法。

学炼了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舅妈不知不觉的身上有力气了,双手也不颤抖了,家务活也能干了,说话也温柔了,也不和舅舅吵架了。

舅舅也亲眼目睹了舅妈修大法后的变化,也相信是被大法改变的,从此家里充满了温馨和欢乐。

可是这么好的法在九九年七月却遭到了邪党集团的疯狂打压,舅舅心知肚明,知道共产党又要搞整人运动了。说来也巧,一天上午,舅舅去大队办公室办事,恰好遇到镇里正在要求村里上报炼法轮功学员的名单,他看后说:就瞧他们这几个人,若哪个能炼下去,那法轮功可就真神了。当时负责报表的人一听,就把报上名的全部删掉了,至今他们村里几个炼法轮功的学员也不在镇里黑名单上。

自此以后,舅舅家里日子过得可顺了,三个女儿都很孝顺,留了两个在自己村里,盖了两处房子分给了女儿,她们也都知道大法好,都从舅妈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三个女儿家的日子都过的很红火。舅妈也识字了,自己能通读《转法轮》宝书了。

老俩口种了两亩地,舅舅晚上还去场子看厂房,逢村赶集日还去清扫卫生,身体强壮,干起农活来,年轻人都比不上,一个月挣两份工资,一份是六十岁时购买了退休保险,另一份是进城在城里建筑队务工,老板很重用他,让他担任记账员,工作轻松挣钱也不少,两份工资加起来近五千元,让很多人羡慕不已。他自己和知情的亲朋好友都知道是法轮大法赐给他的老来福。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