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唐发帮多年前被门源监狱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青海报道)西宁英语教师、法轮功学员唐发帮,多次遭受残忍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多年,二零零九年九月被绑架构陷,被劫持到青海门源监狱,被迫害致死已经多年,当时才四十多岁。

二零一四年五月,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青海民和看守所迫害时,青海省610安排的恶警陈洁威胁他时谈到了对唐发帮迫害的一些情况。

二零一五年九月,有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青海东川监狱入监队,恶人威胁时叫嚣:唐发帮已经死在门源监狱,你坚持炼也只有死路一条。

唐发帮,原为西宁市水电部四局乐家湾小学英语教师,去北京上访讲清法轮功真相后被开除工职。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唐发帮在四年多时间里遭到青海省“610”(610即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残酷迫害:三次拘留累积75天;三次劳教累积共784天;两次抄家。

唐发帮因去北京为大法上访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劳教一年,本该在二零零一年二月解教,但因不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三书”,又被劳教所非法延期。二零零一年上半年,在青海西宁市多巴镇劳教所,唐发帮与李生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时任管理科长的鲁昕当着全劳教所人员的面下令用“活页铐”上背铐,强制唐发帮、李生玺两人在毒阳下“锻炼身体”——长时间跑步,边跑恶警边让他两大声喊“一二一”。最后,两人气力耗尽,被分别关在两个大队的小号。唐发帮、李生玺两人绝食抗议。七日后,唐发帮生命濒危被放出;被关在严管队小号的李生玺在当时的大队长陈新祥要野蛮灌食的情况下,恢复进食。

唐发帮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六日从劳教所释放后,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又于十二月二十八日被非法拘捕,元月又被送进多巴劳教所五大队严管。进所后,恶警辱骂他,对他拳脚相加,用几个10万伏的电警棍轮流拷打、电击长达两个小时之久,然后又将唐铐上背铐投入禁闭室,禁闭七天。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为了抗议这种酷刑折磨,从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一日起,唐发帮开始绝食,恶警又将他从一大队转到三大队。两年多来,在多巴劳教所里,唐发帮的身心受到了难以想象的摧残,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青海省610的警察多次到他的亲友家和工作单位骚扰,亲人遭受残酷打击和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导致他母亲病危,他父亲的头发完全变白,他妻子无法正常上班,他的孩子无法得到父爱。

之后,唐发帮一直处于流离失所状态。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一日(黄历正月十三),唐发帮回到家中看望妻子和孩子,被青海省西宁市国安局、公安局伙同西宁市彭家寨派出所的警察绑架至西宁市国安局。唐发帮被绑在“老虎凳”上,四肢都被特制的铐子锁住,警察们轮番监视他,24小时不让他睡着。三天后,唐发帮奇迹般从警备森严的国安大楼走脱。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中午十一时三十分左右,唐发帮在西宁市城东区康乐南环路十字路口,被西宁市国保大队便衣特务有预谋的绑架。当时,特务们乘一辆黑色小轿车从十字路口西边驶来,跳下几个特务将唐发帮绑架。

唐发帮被非法关押在西宁市二十里铺看守所,被构陷到青海省高级法院。大约在二零一零年被劫持到青海门源监狱一监区三分监区迫害,因抵制邪恶的洗脑,坚持真善忍信仰,被关禁闭室达数月之久。唐发帮采取绝食反迫害。

门源监狱对唐发帮的迫害方式有,灌食,并采用高分贝反复播放歌颂邪党等人不愿听的音频。最后造成唐发帮的器官衰竭,在青海红十字医院抢救无效而含冤离开人世。其中积极参与迫害的有当时的门源监狱一监区三分监区的主管改造的副指导员姓郭,后升一监区二分监区指导员,已经遭恶报,在生病养病期间被停职,二零一八年调离门源监狱。

唐发帮在青海红十字医院期间,还有一人受青海610指派参与迫害,他是青海格尔木市强制戒毒所(原来的格尔木市劳动教养所)心理咨询中心的主任陈洁,此人的另一身份为青海省所谓的“教育转化法轮功专家”,唐发帮也是被此人带领犹大和恶警在西宁绑架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