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那些善待大法的亲戚们


发表时间: 2020年06月29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九日】我们一大家人从一九九六年起陆陆续续都走入大法修炼。修炼后,每个人都身心受益,各自原有的疾病都不治而愈,从此与药无缘,家庭关系也变的溶洽祥和。

修炼法轮功后,家人都把大法介绍给自家的一些亲戚,亲戚们看到我全家人的变化,普遍知道了法轮功好,有跟着炼的,也有因为忙等各种原因没学的,但只要在行动上对大法的态度是正面的,全都受益。其中我大伯家的堂哥、堂弟、堂妹们都没有修炼,却都能够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对法轮功学员残酷打压,我家多人遭受迫害,后来全家被迫流离失所到省城租房住。

二零零八年省城的邪党有关部门发现了我们的资料点,家里四名中壮年大法弟子都被绑架,只剩下年迈的父母和两个刚上小学的儿童。恶党派人给父母一下子送来四张所谓的“逮捕令”。就连送“逮捕令”的邪党人员看见这家里的两老两小的惨景,手都不由自主的发抖。年已八旬的父亲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搞得躺在床上动不了了,只靠母亲一人支撑着照顾父亲和两个小孩。

还不止这些,中共邪党还要搞株连,就连几个当地干部都受到了处份,因为有法轮功弟子在他们管辖的区里住着,让社区居委会给盯着,又找来房东限期一个礼拜叫我父母必须搬走。这家怎么搬?往哪搬?

就在这走投无路的时候,在床上躺了三天的父亲突然说他想出去转转,就起来了。刚走到街口,父亲就碰上我的堂弟骑着自行车过来了。这让他们俩都惊讶的不得了,因为双方住在省城的不同区域,都不知道对方住在哪里,好几年不见,也没有对方的消息。

堂弟平时出行总是开车,不骑自行车的,也从不来我家租住的这个小街道,这里面偶然的因素太多了,若非专门安排不可想象。当父亲回来和母亲说这个事时,他俩人都悟到是大法师父的保护和巧妙安排。

堂弟听了我父亲说完我家的遭遇和面临的困境后,马上为父母张罗找房子搬家,随后打电话把我堂哥和堂妹也从家乡叫来,一块帮忙搬家,收拾整理,并给家里两位八十岁老人和小孩做饭,我堂哥和堂妹一直呆了两个月,精心照顾着我家两老两小的生活,直到稳定下来后才回自己家。

邪党人员查抄了我们的资料点后,要求家属一起清理资料点的生活物品。堂弟代表家属去了,他看来看去,发现柜子里有师尊法像,他别的东西都没拿,就只把师尊的法像藏在衣服里面抱了回来交给我父母。我父亲激动的对堂弟说:“你做的对,功德无量啊!”

二零零九年八月的一天深夜我堂弟驾车回家,途经一条单行道,不料对面逆行开过来一辆警车飞快,与堂弟的车迎面相撞,堂弟被撞成重伤,警车上下来两个满嘴酒气的警察,堂弟迷迷糊糊的听见他俩商量说:这人给撞成这个样子,这要成了残废人咱们就太麻烦了,干脆给撞死算了,赔两钱就了结了。俩警察商量完就上车去往后倒车,准备再加速猛撞他的车,我堂弟吓坏了,身体的剧烈伤痛都顾不上了,强忍着疼痛跳下车就跑,那俩警察一看人跑了,也急忙跳下车就追。我堂弟毕竟身负重伤,感到自己一点都跑不动却不敢停,只是在缓慢的移动,但神奇的是,那两个大步跑的警察却怎么也追不上他。不知跑了多久,堂弟终于跑回自己家,進门就倒下了!弟媳马上张罗送医院抢救,医生检查发现两根胸骨被撞断,肩胛骨裂伤,住院治疗了一个多月。

伤愈后来和我父母聊天,述说他九死一生的这个过程。我父亲对他说:“是你对大法的正念做的那件功德无量的事使你逃过了这个生死劫。”堂弟连连点头称是。

后来堂弟和肇事的警察打官司赢了,肇事警察不得不按堂弟的诉求作出巨额赔偿。

二零一七年五月,我堂哥在家乡的马路上骑自行车被一辆轿车给撞飞了, 当时头部右前额被撞進一个大坑,血肉模糊,不省人事。送医院抢救时一直昏迷不醒,做了开颅手术清瘀血,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三天后医院宣布停止抢救,说人不行了准备送太平间,并通知家属等着收尸。堂妹哭的像个泪人似的给我妹妹打电话诉说,我妹妹让她赶快叫堂哥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堂妹说堂哥完全昏迷,什么都不知道,念不了啊!妹妹就让堂妹在堂哥耳边念。堂妹说:“重症监护室不让家属進了,现在治疗全部停止,就等着咽气送太平间后让家属拉走。”妹妹说那你就尽量找个距他近些的地方念吧。然后,堂妹就趴在堂哥在的那间重症监护室的窗户外面一遍又一遍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管白天晚上,除了吃饭,都在那边哭边念,并让堂哥的儿子和儿媳也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第二天妹妹接到堂妹打电话说:堂哥眼睛偶尔会睁一下,妹妹告诉她这是师父管他了,是好现象,有希望,让她继续加强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求大法师父救堂哥。

果然三天后奇迹出现了:堂哥活过来了,苏醒了!医生们都震惊的了不得:这个人命怎么会这么大!

这真正的原因医生们不知道,即使我堂哥、堂妹、堂嫂等不修炼的家人也说不清楚到底为什么,他们只是相信大法好,照我妹妹说的做了而已。

只有我们家人清楚,那是因为在大法弟子最艰难的时候,堂哥和全家人出手援助,让我们几年后走出监狱时还能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而得的福报。

二零一九年三月,我堂弟患了肺炎,病情非常严重住進医院传染科重症病房。

同病室的病友不断有人死去,堂弟的症状也是越来越严重,后来被送進重症监护室,一刻不离呼吸机,持续了半个月之久,医生说他的整个肺基本都空了,停止工作。开始时,医院征求家属的意见用国产药还是用進口药,堂弟媳妇说用最好的药,花多少钱都在所不惜。用了几十万元的進口药后仍没有好转,病情还在加重,医生就劝堂弟媳妇:继续这样治疗你最后恐怕是人财两空,现在的情况还是准备后事比较现实。

治疗了两个月后医生就停止用药了。堂弟呼吸困难,奄奄一息,但思维却清晰。他想起堂哥的事,想起了我们告诉他的“九字真言”,想起了大法师父,于是他就一遍又一遍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后来回忆说,躺在床上只要清醒的时候,他就在心里不停的念,不停的念。

念着念着,呼吸不那么困难了,也能吃点饭了。继续不停的念着,精神好了,一些检查指标开始好转,再念着念着,医生把他转回普通病房。重症监护室的护士对他说:还没有人能从这里活着出去过,你是唯一一个。

没过几天堂弟就康复出院了。堂弟被医院列为典型病历宣传,一下子使这家医院在省内同行业中名声大噪。

他出院后来我家,发自内心的说:“法轮大法就是好,念‘九字真言’就能救命!我在病床上有时思想中还想求师父救我。我现在想学法轮功,学炼功动作。”我们就给了堂弟几本大法书籍。

我家堂亲受益于大法的事例还很多,这里只是其中的几例。我家亲戚中的一些表亲受益更早,各种感人神奇更多,有的从二零零九年起先后走入大法修炼,感恩大法师父的浩荡洪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