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升华之路


发表时间: 2020年06月03日
更新时间: 2020年06月27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三日】迷中修,一直以来,看不清自己修炼的路,与师尊的苦心安排。作为学艺之人,没能画出展现大法的作品、起到证实法的作用,心里挺遗憾的。然而,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让我醒悟自己在艺术中一步一步提高、升华的过程,其实是一段返本归真之路,证实着法轮大法无边的佛法威力。

师父说:“因为大家都是在这个社会环境中生活,也都要从这个时代走出去,也就是说,现在人的观念就是这样了,都在大染缸中,我们有这个特殊技能的呢,肯定是在这方面受的影响会大于其他人。那么你们在创作中走回正的路上来的过程中是不是在洗刷自己?在艺术上是不是在回升自己?是啊,在从本质上、观念上改变自己,不是在修炼自己吗?”[1]下面谈谈我在艺术专业领域的观念转变,以及走入正法修炼后,对专业提升与修炼的认识。

一、艺海迷茫

我是个八零后,从小到大,最大的爱好是绘画,有较好的天赋。初中时,疲于应对各种应试教育,每天暗无天日的学,虽成绩不错,感叹这些并不是自己向往和擅长的。时常感觉自己像压在流水线上的产品,被无情的洗脑和改造,看不到前途和希望。对于未来,我陷入迷茫:为什么人不能在适合自己的位置上做擅长的事情。

初二时,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走上了学习艺术的专业之路。和万千艺术学子一样,既要学习美术、也要学好文化课。相比之下,熬夜学习、苦练技能、四处求学等并不算苦;真正痛苦的是精神的折磨,为了考上好的美院的心理压力,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而我一定要脱颖而出的压力。这种艺术的应试压力,逐渐磨灭了我对艺术最初的热情,模糊了学习艺术美好的初衷,淡化了艺术中应有的对美的追求。我的心随着每一幅画的成败而浮动,为每一幅画的好坏而喜而忧。

对应试艺术,我从不理解到被迫接受,最后逼迫自己要画成那样。我最初不理解为什么画静物要分块面,现实中明明没有啊;不理解印象派好在哪里,感觉就是一堆颜色乱抹,看不出头绪,看不到细节;不理解为什么笔触那么突兀会被认为是好……偶尔也会思考,一眼望去,一片黑白对比强烈的头像,这种一个模子卡下来的程式,难道就是艺术了么?

之后我考入大陆一流的美术学院,在整个本科四年学习时光,对国内艺术教育是失望的,学了些表面的知识,技能有些提高,还是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艺术观是模糊的,艺术价值混乱。只有残存的一腔热血,却找不到艺术的方向。

修炼大法前的一、两年,我经历了种种魔难,源自家庭的、学业的、感情的种种挫败和失落,尝到了“百苦一齐降”[2]的滋味。一段时间精神承受巨大压力,接近崩溃。午夜在似睡非睡之间,内心陷入深深悲观绝望,一种晦暗、病态的艺术观念打入脑中。在日后很长时间,影响了我的艺术观,而且非常顽固。如果不是大法的洪恩再造,我是无法从这种不正确的观念泥潭里拔出来的。

二零一二年,几经魔难之后,我终于在大法中绝处逢生。我在生命中看到了美好的出路,好像阳光照進了我支离破碎的生活和饱经苦难的心。我在很短的时间内,精神得到恢复,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没有了对于未来的焦虑和恐惧。此时,我刚刚考上了研究生,由于种种原因,无奈的進入了“游戏美术”这个我并不喜欢的专业。

二、走回传统路

我在读研期间,远离家乡,属于独修。周围没有同修,没有修炼环境,比较懈怠、贪恋安逸和美景。只是每天坚持学法,像完成任务一样,看不到什么高深法理,也没有对修炼深刻严肃的认识。即使这样,大法的无边法力却逐渐将我洗净。不知不觉中,大法开启了我艺术中的智慧、归正了我变异观念、复苏了我的神性。我整个人重获新生、生命的道路变的无比光明,身边的一切都在正向发展。

大法可以让修炼者在很短时间内,专业上得到很大的提升,甚至是超常的。记得在得法几个月后,我凭着在法中获得的正念,创作了一幅人物设计,是电脑绘制的中国传统女性形象,配合了中国传统工笔画法。然而我过去从没学过工笔,可以说是比较神奇。虽然有很多不纯之处,在当时从技术、用色和审美等诸多方面,对比自身先前的专业能力是一个飞跃。

对于游戏美术,我内心是排斥的。老师上课所推崇的就是《魔兽世界》,把它视作业界经典,鼓励学生去体验。在我的眼中,里面充满暴力、邪恶、残酷的争斗和死亡的气息,完全是地狱可怕的写照。在看过其宣传片后,我觉的很惊悚,无法将它和艺术真正联系起来。在内心深处,我认为艺术应该是比较高尚的,而这些太阴暗、低俗、肮脏。

正如师尊说,“就目前的艺术而言,严格的说已经不是人的东西了。我经常看到一些所谓的现代艺术作品,甚至还是很有名望的作品,其实都是魔性的产物。不但是魔性的,有许多人在作画中找感觉时已经是在追求鬼的行为,长此下去心理必然阴暗、怪异。搞艺术的人都知道,搞这些个东西时的心理状态都是放纵人性恶的一面,甚至有意追求邪恶的心理反应。那么这些所谓现代艺术的东西一般都不太好,因为这不止是对作画的人有害,对观赏的人也有心理伤害,对人的道德观念也起着严重的破坏作用。”[1]

在中国大陆的社会环境下,艺术已走向弱智化、庸俗化、甚至魔性化。这体现在方方面面,无所遗漏的占领了社会各个角落。文化的断层,让近代中国人不懂自己的文化和艺术;同时现代社会充斥太多的负面信息、党文化因素和种种现代意识,在艺术领域想要“走正”真的很难。真正正统的东西反而不被业界认可,难有立足之地,真的是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师父说,“美术作品里边,谁知道是真的艺术还是搞什么东西,我们中国古老民族艺术当中没有这些东西。而我们中华民族这个传统不是谁发明、谁创造出来的。我讲史前文化时谈到了,一切东西都有它的根源。”[3]当时我对于传统艺术所知甚少,只是从画报中看过一些。从小到大接触的多是现代派的东西,积攒了大量变异艺术观念:这来源于儿时接触的动漫、来源于多年的艺术应试教育、来源于自身抑郁的精神世界的映射、来源于太多现代意识的影响……这让我对师父的这段讲法没有清晰的理解,对自己应走的艺术之路缺乏正确认识,不想放弃先前的变异的艺术观,觉的那没有不好……

读研期间,我来到欧洲,为期三个月的游学。游历了诸多历史文化名城,参观了上百个博物馆和艺术展览,近距离观摩那些经典的西方大师的名作和精湛的东方艺术。我惊讶于现场真实艺术品的真正魅力,这是现代图像远远承载不了的。通过对东西方艺术的了解,传统艺术和现当代艺术的对比,我明确了自身的属性和艺术前進的方向。

欧洲可以把文化保存的这么好、到处都是几百年乃至千年的古迹和文物,让人仿佛沉浸在文化艺术的海洋。以致回国后,我内心落差非常大。近代中国,历经浩劫,中共邪党摧毁了五千年的神传文化和艺术。看着窗外灰蒙蒙的一切,我感到自己像无根的人,不知道自己是谁,找不到自己的归属。“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曾经的文明古国,而今成为了文化艺术的沙漠。“大国崛起”粉饰的后面是自身文化的缺失和生命价值感的陨落,以及物欲填不满的精神虚无,无比凄凉……

之后的求学时光,我本能的想走回传统、找到艺术的根源。整个过程,大法的恩赐贯穿始终,不断开启我的智慧。有时在观看一幅作品时,心灵深处像通了电,很敏感的感知作品的信息,好像有人告诉自己一样,像是找到了和自己生命深处相关联的因素,开启了神性的一面。在求学路上,每当遇到困难,总会化险为夷,遇到难处,会出现意想不到的人提供各种帮助,神奇的事情太多了。我知道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我、指引着我。

师父说,“我再讲一下人类的艺术应该表现什么。人类的艺术是为了表现人本身呢?还是为了表现山水环境?还是为了表现神?鬼?要知道,人类的真正艺术首先是出现在神的殿堂里的。神传给人这种文化的另一个目地也是为了叫人看到神伟大,相信善恶有报,作恶者会有恶报,好人会有福报,修者会升往天堂。”[1]

从法中我知道人类艺术的表现主体应该是神。而多年来党文化无神论的教育灌输,使我在心灵深处对神佛缺乏认知和谦卑的敬意。神佛的艺术形象,在脑中是残缺不全的片段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受现代意识的影响,审美观的变异,我在之前没能体会东方艺术中神佛形象意蕴深邃的美感。

观摩大量东西方宗教艺术佳作后,我的心灵被涤荡、震撼,逐渐体会到了艺术中神性的光辉。例如,米开朗基罗的《西斯廷壁画》、《圣殇》等艺术作品,让我感受到神的庄严神圣,以及艺术家对神虔诚的心,即使是《美迪奇家族》、《奴隶》等表现凡人的雕塑作品,这种庄严肃穆的感觉都蕴含其中,仿若神祇一般心不染尘;反观文艺复兴之后的西方艺术,很多逐渐走向世俗,巴洛克时期的艺术虽然依旧炫目精湛,细细品味,会感觉到一些即使是表现神的作品,其中却夹杂着人的七情六欲和各种情愫。在东方莫高窟佛教艺术中,我领会到更多的“意”,从表现天国世界殊胜的“意境”,到神佛菩萨表情中含蓄的“意味”,都让人回味无穷,对天国的向往和神的敬意油然升起。

我也体会到,艺术家的心灵境界和修为有多重要。高品质具有神性内涵的艺术可以带给观者心灵的净化和佛性的充实,是世俗艺术远无法企及的境界,背后蕴藏无尽内涵。这样的艺术,不是凡人所为,必然是大德之士或走在神路上的人才得以创造。

回首这段历程,我知道一切是师父的有序的安排。大法归正了我的艺术之路,开启了我艺术中的智慧,让我的思路开阔、脉络清晰,很容易看清事物间的本质关系,不被纷繁的表象所迷惑,这是大法的恩赐;在现代社会的纷乱中,大法给了我一双慧眼,能够辨识作品中的不纯的因素,辨别出艺术中真正的好与坏。我将传统艺术的理念带到现代交互艺术创作中,找到了艺术中的真念。

三、“自我”在艺术中的反映

在生命中,我曾将艺术视作自我表达的途径和生存的意义。我可以放下名利,割舍感情,但要放下这种爱好的执着,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在很长一段时间,我将大法给予的艺术智慧当作自己的造化,在人间寻找展示自我的落脚点,这是莫大的贪天之功。

毕业后,我参与了实名诉江。二零一五年末,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我放下对名利和前程的追逐,返回家乡,走入正法修炼中来。在一次的5·13法轮大法日,我创作一幅作品想投稿,过程中阻力重重,几乎画不下去。梦中师父点化,好像这不是我目前的路。我疑惑很久,自己专业水平还行,怎么证实不了法呢?在之后的修炼中,我逐渐明白是因为对“自我”的执着。

近期疫情出现之后,明显感到只要有救人的心,师父就在把我向前推進,我的修炼状态随之发生很大变化。最近意识到自己修炼中的壁垒,是这个“自我”,似乎之前一直在围绕着“我”在修。虽然也在说“放下自我”,从来都没有真正放下,一思一念的背后,最终都通向了“为私为我”。它像一个外壳,包裹住了真正的自己,带动着自己去感受这个世界中的一切。我逐渐看清,自己整个修炼过程是在一层一层不断放下这个“自我”,这个自认为的自己。

此生的“自己”是生生世世或前半生堆积的观念,树立的虚假的人生。她是另一个生命,甚至为了存活,用狡猾的手段伪装自己。当我把她当作自己的时候,真是在爱恨情仇中难以超脱,在一个又一个执着心中总也去不完。

今生,我大半生在学校里度过,为当“好学生”而努力。潜在的想通过“自身能力”和获取的成绩来证明自己,形成了力争上游、突出自我的观念,和一个孤高自傲、自视清高的假我。而这假我,却狡猾的隐藏在一副谦和、温顺的外表下,伪装自己、并自我欺骗着。

越是在人中有能力、有才能、有点成绩的人,越是“自持”、越是相信自己、并执着于自己的能力;而这些在修炼中什么也不是,反而是前進的障碍,人的理和修炼的理真的是反的。

之前,同修说我修的很“飘”,我一直想不明白症结在哪里。现在看来,是心没沉下来,修得不踏实。我发现,自己一直没“放低”自己,更谈不上“放下”。我一直把自己摆在高处,摆在首位,以自我为出发点来对待周围的一切。这种意识非常强势、顽固,以致总觉的自己修得不错,一点也不谦卑。

师父说,“人类的探索是为了技术竞争,借口是改变生存条件,多数是以排神、放纵人类道德自我约束为基础的,因此过去人类出现的文明才多次被毁掉。”[4]在现有层次我悟到:人类对自我的执着,导致了艺术走向堕落。这是旧宇宙的特性使然,因为旧有的一切都建立在为私为我的基点上。

人类最早的艺术出现在宗教中,用以表达对神的赞美,作品展现的是神的伟大和宏大的宇宙观,让观者心生敬意,具有教化作用。在历史发展过程中,艺术逐渐世俗化,加入了艺术家个人感情色彩,表现的题材也走入现实生活。到近现代,艺术成为艺术家表现自己、表达自我情绪、输出喜好与价值观的渠道。在这种意识的延伸下,随着观念的下滑,目前艺术已走向魔性、以丑为美、无理性……

当对神的讴歌和艺术的教化意义被削弱,最后走向对“自我”的抒发表达时,艺术开始走入“末法”,逐渐失去心法的约束。这是“自我”在艺术中的表现,本质是排神和为私的。

“每一种文化中的各种技能都是那个民族整体文化的结晶点。其实把东西方画搞在一起是行不通的,除非东西方文化完全混杂在一起变成无根的、变异了的东西。”[1]师父说:“八仙中张果老倒骑驴,很少人知道他为什么倒骑驴。他发现往前走就是后退,他就掉过来骑。”[3]

通过学师父的法,我悟到:天体无限大,每一个天体都有其自身的艺术特点,这一切都是创世主的造化。在人间,东西方这两种不同体系的艺术风格,对应的是上界,有着通天的内涵,是其范围“法”的展现,不可擅自改动。改动一点,就失去了与上界天体的联系、变的不再纯正,最终成为“无根”的艺术。

现代社会强调“个性”、“自我风格”、宣扬“创新”,实质是“人离道远”[5]的过程。中国朝代更迭“出现”不同风格的艺术形式,均走向巅峰后没落。当后人不甘于遵循前人的传统,开始加入自己的“花样”时,是失去古意的开始。往前走就是后退,所以要走回传统。

我目前的领会,个人风格不是为突出自我而刻意的追求,应该是怀着一颗谦卑纯净的心,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创作中自然的流露。这种自然无为的状态更贴近人的本性。

而我一直存在“突出自我”的观念。潜意识中,总在与周围人比较,想要拔尖。生命深处中有一种自命不凡、孤芳自赏、恃才傲物的变异物质,总觉的自己与别人不一样。而且思维活跃、创造性较强,我发现其中存在一种标新立异的观念,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创造出符合自己观念的办法,很容易从别人的方案中看出“问题”。

有一次,在看《中国古典舞简介》时,神韵艺术家的一句话,让我很感动, “看神韵,其实你可以看到神韵演员的一种精神,周边的人全都是为整体,没有任何让你很有压力,身边所有人给你的都是动力,他们追求的是一种艺术上传统文化的升华,非常的纯净。”我看到了自身境界的差距…

四、修好自己才能证实法

真正有作为的艺术家,应该是一个内心高尚、不会被潮流、现实利益所左右的人,常人中有句话“画品亦是人品”。在实际工作中,我也发现现代中国人对“学艺”的理解多浮于表面,大多苦练技能,忽视“心法”在艺术中的作用;重视技术的提升,忽视道德和自身修养的培育;这体现在画面中,重视画面技法精湛和形式美,忽视绘画背后的立意、理念与内涵。割裂了物质与精神的关系。

“可是无论是哪一行业,如果作者本人打下一个正的基础,你去创作什么作品,都是透着正的因素,都是美好的,都是善的,都会使人受益。”[1]相由心生,艺术作品是艺术家心境的延伸,其个人信息和思想,都会在画面中反映出来。

作为大法弟子,修好自己才能真正起到证实法的作用。大法弟子的专业技能是大法赋予的,在专业中证实法的能力,随着修炼境界而提升。如果修炼的不好,人心多,思想不够纯正,没有法的力量,此时证实的是自己的观念,而不是法。一个内心只装自己的人,在自我的心性范围中,其作品也很难展现出大法的洪大与慈悲。

我在修炼中有很多心没去,离“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差的很远。当我把自己摆在高处,把自己看大了时,即使做证实法的事,也没有法的力量,没有神圣感,处于正念被抑制和人在“做事”的状态。我看到了这个问题,我需要放低姿态,更加谦卑,摆正自己与法的关系。一切能力都是大法的恩赐,放下自我,神迹和大法的威力才会更多的展现。

有一次我给公检法人员写真相信,觉的用自己平时的字体来写信不太好,想换个字体,就凭着感觉,尝试写写隶书,当时也没想很多。写信的时候心很静,对公检法人员没有怨恨,发自内心希望他们好,整个过程心境祥和。写完我发现自己的隶书写的很好、非常工整,好像形成了一种机制。日后想写隶书,提笔就写出来了,从此这成为我的第二种笔迹。这是在证实法中大法的恩赐,非常神奇。

结语

在中国大陆的社会环境,在艺术中想要走一条“正路”,有多么的难,我深有体会。现代派、变异的艺术登上大雅之堂被推崇,艺术领域难找净土。法轮大法再造新宇,即将法正人世间,归正、净化天地万物,无所不包、无所遗漏。今天,我们可以从神韵中看到传统复兴的希望,可以从大法弟子的艺术作品中看到回归正统的力量。走回传统,再现神传艺术的辉煌,这是未来人类的艺术之路。

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感恩千万载的等待我接上了圣缘。有艰难险阻、也有殊胜美好,一点一滴的提高、执着的放下和思维的转变熔進了师尊多少慈悲与辛苦,感恩师尊的再造之恩。这段时光,“值千金,值万金”[6]。

以上是我在现阶段有限的认识,若有不当,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变异〉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