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假我 拔出“刺”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六日】在我修炼的路上,有一件事情,象一根鱼刺,一直卡在我的咽喉里。当我精進、正念足时,它好象不存在;当我被丈夫常人言行带动时,它就跳出来,使我发脾气,丧失理性。

其实,那件事情早已过去,做那件事情的婆婆,也已去世了多年,但在我的心里却一直没过去。

我与丈夫都是从农村考上了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城里。出生于农村的我,知道农村人的艰难和做婆婆的不易,所以结婚时,我不与他人攀比,什么也不要,拿出自己的一点积蓄,买了点生活必需品,与丈夫一起搬到了单位的集体宿舍,就算结了婚。婚后,我将丈夫的家人当作自己的家人,对婆婆的关心甚至超过了对自己的母亲。

那一年,我怀着一颗热心,抱着孩子与丈夫一起回到了婆家。脚跟还未站稳,婆婆便出乎意料的,用一种低级,而又令人十分难堪的方式羞辱了我。当时我被眼前突发的一幕弄懵了,傻愣愣的站在那里,没明白怎么回事。当我反应过来时,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想找个地缝钻進去。

当我把婆婆羞辱我的事情告诉丈夫、想找到些许安慰时,丈夫的表现同样出乎我的意料,他声色俱厉的大声呵斥我,没有给我半点的安慰。

我从未和婆婆发生过摩擦,一直以为婆婆也在把我当成亲人。我不知道婆婆为什么羞辱我,也不明白丈夫呵斥我的原因,但我知道这是我有生以来从未受过的奇耻大辱。我的心在滴血,我的情感被蹂躏,我的尊严被践踏。

当时我虽然没有抱着孩子离开婆家,但对婆婆与丈夫的怨恨却已在心里扎了根。我不再把婆婆当成亲人,也不再爱她。虽然在她晚年的时候,我细心的照顾她,安慰她,体谅她,为给她治病,心甘情愿的花了不少钱。但那是因为我修炼了大法,也是因为我把她看成了一个有病的老人。

我不爱她,也无法原谅她做过的那件事。我也曾多次跟自己说,也许哪世欠过人家债,还了,结账,挺好;我也劝自己:心地要宽,容量要大,要学会原谅他人和自己;我也知道自己的言行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也想归正,但就是做不到。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走着一个怪圈:每当这根“刺”被触及时,我就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就会恨恨的说难听的话。过后又后悔,知道自己做的不对,没个大法弟子的样,于是下决心改,可事后却总是又犯。这不,昨天,在丈夫语言的刺激下,又走進了那个怪圈。

我很困惑,也很苦恼,这件事成了我修炼路上的一道坎,一直迈不过去。我问自己,症结到底在哪里?

我想起了前日同修与我的交流。交流中,她谈了各种病业假相在她身体上的具体反应。从她的叙述中,我感受到了她的痛苦无奈和对走出病业假相的渴望,更感受到了她那种想东想西的顾虑心、疑心、怕心以及许多不在法上的念头。我发现说那些话、动那些心、出那些念的,根本就不是同修自己。

我又想起了另一位病业中的老同修,因为病业假相带来的痛苦很大,所以她修的很艰难,看上去一直在努力精進,但情绪和思想却常常跟着病业假相转,那些表现,也不是真正的同修自己。

有的同修说,丈夫对自己不够关心,也有的同修说,自己的女儿女婿不懂事、不感恩。说这类话的到底是谁?真正的同修自己会要这些东西?

从同修的表现中,我终于明白了,自己长期以来,拔不出那根“刺”、迈不过那道坎的真正原因:我被一个由人间爱、恨、情、仇构成的假我操控了,而我却一直没有看清它,还以为它就是我自己。

它控制了我的念头,指挥了我的言行,婆婆和丈夫的所为,不符合了它的观念,伤了它的面子,伤了它的自尊,伤了它的情,伤了它的心。受伤的是它,不是我,而我却一直抱着它,把它当成了自己。它真的不是我自己,因为真正的我,只有善良和纯真。

再说,从正法理来看,婆婆与丈夫的言行,正是在帮助我修去魔性,铺垫回天的路,我只有感激,哪里会怨恨?

谢谢师尊,通过同修的表现,唤醒了迷中的弟子,让弟子找回了真正的自己。弟子一定不再迷失自己。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