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丈夫绝处逢生了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八日】我没修炼的时候,因为我丈夫好吃懒做,又抽烟又喝酒,而且脾气还不好,三天两头和朋友喝酒喝的烂醉,回家就找事和我打仗。而我也不示弱,天天和他对打。常年这样把我气出一身病,特别是泌尿系统如:双肾结石、双肾积水、尿路结石、膀胱结石、膀胱炎。一有尿就象刀刺進去一样疼痛难忍,生不如死。在县医院和市医院住院治疗,什么好药進口药全用上了也没有疗效,天天就是疼,打杜冷丁针也不止疼,被市医院推手放弃治疗。医院治不了,我丈夫和我老公公带我到处求医问药,找了无数所谓的“大仙”和“气功师”给我治病也没治好,还参加了各种气功班。那真是有病乱求医,钱没少花,罪没少遭,病却越治越多、越严重。

一九九六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我明白了丈夫对我那样,是有因缘关系的,我就按照师父大法的要求做,再和丈夫发生什么矛盾,我也能做到心平气和,坦然不动了。在短短的两、三个月的修炼,我全身的病全都不翼而飞,终于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丈夫非常支持我学大法,邪党迫害大法后,我丈夫帮我给同修传递资料,和我一起发真相资料,贴粘贴,做大法横幅。在这期间,我和同修都劝他学大法吧,由于他放不下烟酒,也可能是缘份不到,一直没有走入大法中来。但他确实也受益了,他原来胃、肾、腰椎间盘都有病,还头疼的很厉害,体质非常弱。我修炼后他很少感冒,其它的病也基本好了。二零零五年由于下岗(失业),他自己离家到外地工作了。

二零一九年初,我丈夫渐渐的就非常消瘦,一米八的个头,原来一百五、六十斤,只剩一百二十来斤。我丈夫的家人非常担心,都劝他到医院检查一下,别有什么病耽误治疗。我也劝他去检查一下,有病治病,无病买个放心,他还是不愿意去。一直到五月前后,天天发高烧,全身烧的都烫人,身体乏力,正好六月份他放长假,六月中旬我就陪他到本地乡镇医院去检查身体,因为一直发高烧,吃各种退烧药也不退烧,腰也疼痛,就查个血项,做个肾CT,检查结果出来后,血项超低,肾CT报告单上写的很多,只记的“转移”,也不知道什么“转移”,我和他都没有在意,医生只说最好到市里大医院会诊一下。

七月一日,就到市医院找专家会诊,专家一看我丈夫在乡镇医院做的报告单说,这都转移了,还是住院检查吧,他不想住院,陪同我们一起来的丈夫的老板说已经来了你就住院吧!我说:我先回家,有事就打电话,你要多念“九字真言”,他说我知道。

我回家的第三天医院就打来电话,让我回医院,说我丈夫的病情很严重,不能告诉他本人,得告诉家属。因为我还得伺候已经卧床的老母亲(我已经伺候我母亲五年了),只得给我姐姐打电话,先到我家照顾母亲几天。到了医院,找到我丈夫的主治医生,询问我丈夫的病情,医生说,初步穿刺检查,你丈夫的右肾长个肿瘤,是十一厘米,一半在肾里,一半已转移在骨头上,可能是肾癌晚期,已不能做手术,只能化疗,而且左肾还有囊肿,肾壁很薄,也得严密关注。

这要是一个常人听到这样的话,那就是晴天霹雳,天就象塌了一样。我心想:我是有师父管的人,师父法力无边。不管我丈夫的病多严重,在师尊的高德大法面前什么也不是,而且我丈夫非常相信师尊,相信大法,我丈夫一定会有救的。我一定说服我丈夫赶快得法修炼。我想先不告诉他,因为医生还得穿刺对肾做進一步确诊,还得做胃镜和肠镜,我很平静的回到病房,丈夫问大夫怎么说,我说还没有最后确诊,只是让我照顾你。

医生说是化验天天给我丈夫抽好几管血,最多一天抽六管血,最后抽不出来血,就给他输血,输完血,再给他抽血。最后检查结果出来了,肝肿大、肺有结节、胆有结石、胃炎、肠里有好几个息肉需要摘除、右肾肿瘤十一厘米已经癌变转移在骨头上、左肾囊肿也挺严重。

知道结果的当天晚上病房没人,我很严肃的告诉了我丈夫实情。我说:大夫说你得的是肾癌晚期,已经不能手术了,只能化疗,你要想在医院治病,我就把卖楼的钱给你治病,但不一定能保命。第二条路就是跟我一起学法修炼吧!你已经见证了我在大法中化险为夷的过程。他听完什么也没说,只是表情很痛苦,其实他内心再明白不过了,有多少钱也治不好他的病。

丈夫的病房内共有五个患者,那四个都是血癌,在这个医院進進出出多次治疗化疗,有花了六十来万,有花五十来万,最少的也花了三十来万,这次都是最后一次化疗,疗效都不佳,医生已通知这四个人都需要骨髓移植,可都没有多少钱,都得回去想办法弄钱,而且他们都填了通知书,不能保证移植成功,也不能保证生命,但是不移植只能等死。

有一天晚上吃完饭,几个患者在一起闲聊,一个说:“你看我们花了那么多钱也没治好病,都得移植。”另一个说:“不管花多少钱能治好还行,但医院也保证不了。”几个人聊后情绪都很低落,都沉默不语了。我说:“我母亲曾经得了乳腺癌晚期,医生说我母亲只能活两年,我曾经也是患了重病的人,泌尿系统全废了,我和我母亲学了法轮大法后,全身的病都不翼而飞,你们只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曾经入过的党团队,大法师父一定会救你们,但是心一定要诚才行。”有一个人说好用吗?我说心诚则灵。我又详细的给他们讲了法轮功真相,讲了邪党活摘大法弟子器官高价出售,讲了“天安门自焚”是造假,是为欺骗老百姓,为迫害法轮功学员找借口。

我小姑子听到她哥哥的病情就来了,对我丈夫说:你出院回家跟我嫂子学大法吧!你就一心一意的学吧。因为我公婆也学大法,她从我公婆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所以我小姑子也很相信师父,相信大法。

丈夫的检查结果都出来了,医生要求出院,因为病床很紧缺,说是回家等医院通知,再回去化疗。我丈夫已经知道在医院医治的后果,那就是花钱遭罪,病也好不了,所以他也不想在医院医治。回家后,他也没有立刻学大法,他天天还是发高烧,情绪很不好,天天发脾气,天天对我说他要怎么去死,他老板在网上给他买了两大箱药水,说是神水,包治百病。他喝了一箱半,一点效果没有,两个乳房还长了硬核,疼痛难忍,还是天天发高烧,摸摸他全身都烫人,天天在床上躺着,难受的死去活来,天天嘴里念叨着要去死。

那时我也挺忙的,我母亲在我家,我已经伺候我母亲五年了,已卧床,大小便失禁,吃喝吞咽都困难,一天三顿饭都得花时间一口一口的喂,天天还得擦屎擦尿洗下身,天天中午做完饭给我母亲喂饱,我赶快吃点饭,还得给我儿子往店里送饭,再换他吃饭。我还得做真相资料、发资料、讲三退,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一样也不能落。那真是:“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1]。我牢记师父说的:“一切麻烦只为了铺上天的路;”[2]“所以我们要在这样一种复杂的环境中去修炼,得能吃苦中之苦,同时还得有大忍之心。”[3]想起师父的法,我就生起了正念,我一定要修好自己,在各种魔难和矛盾中提高心性,我丈夫才能真正得法,走入大法修炼。

我还知道,之所以我家有这么多的关和难,是因为我修炼出了问题,学法走形式,法理不清晰,没有认真的对照师父的大法好好修炼自己,修去一切执著心,修炼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才招来这些魔难。

丈夫从医院回家一个多月后,八月中旬的一天,他说:“我明天和你一起学法炼功吧!”我高兴的说好啊!

他天天和我学法炼功不几天,他的饭量就见长了,能吃能喝,一个月体重长十斤,三个月长了三十多斤,由病瘦到的一百二十斤,现在长到一百五十斤,恢复原来体重,吃饭就正常了。现在病也好了,体温也正常了,身体也有劲了,也能帮我减轻负担了,我丈夫天天健康快乐。

在这里我和我丈夫,向师尊叩首,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保护与救度!给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