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舒兰疫情严重 居民哀叹成“第二个武汉”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九日】近日,大陆东北三省疫情严重,舒兰市更成为疫情震中。当地居民透露,舒兰市公安局长等大官都感染了,官方不报导。居民哀叹:“现在舒兰人跟武汉人差不多了,去哪儿都去不了了。”

吉林舒兰疫情严重,照搬武汉封城术

据大陆人士最新提供的信息,五月十九日,吉林省舒兰市进入全面战时状态。目前舒兰市已封闭居民楼1103栋,村屯1205个。当地政府限制全体市民 “不出门、不串门、不上街、不聚集”。每个家庭每两天只允许一名家庭成员外出一次采购生活物资。除疫情防控工作、生病就医、突发事件处置等生活必须外,其他人员一律不得外出。官方威胁,对违反“封城”规定的从重行政处罚,甚至追究刑事责任。


舒兰市为何疫情严重?

舒兰市位于东北一个小城市,与武汉相距遥远,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严重的疫情?

修炼界指出,第一,瘟疫有眼,定向、定时传播。一~三月份武汉是第一目标,现在轮到了舒兰。第二,舒兰市追随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最后的大报应这才刚刚开始。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是基于宇宙特性真善忍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法轮功在末法末劫时期洪传于世,是为了救人,法轮功洪传于世,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创造了无数的生命奇迹。却被中共为代表的邪恶势力一再压制、抹黑和残酷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舒兰市“610”、政法委、公、检、法人员紧随江泽民流氓集团,肆无忌惮迫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请看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九年七月这二十年间的一些主要迫害事实:

1、迫害致死:二十年间被舒兰市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共计34人。这34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是:王丽琴、初丛锐、王树全、孔繁荣、包丽娟、吕青、刘文良、宋冰、孙進平、孙建华、杨俊峰、李成才、佟彦林、佟振天、张洪伟、张爱英、陆艳芳、陈仁哲、陈永哲、陈德喜、林松柏、马希茹、王忠言、田秀云、田淑云、曲志敏、关玉生、杨守祥、孟祥林,、耿淑贤、高岩、高起、董海芬、翟继存。

2、非法判刑:二十年间被舒兰市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共计61人,累计刑期328年零4个月(有记载)。

3、非法劳教:二十年间被舒兰市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共计326人,累计劳教时间446年10个月23天(有具体记载)。

4、洗脑班:二十年间被舒兰市非法关入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共计148人,累计次数194次(有记载)。

5、勒索钱财:二十年间被舒兰市非法勒索的法轮功学员共计160人,累计金额753,794元(有具体记载)。

法轮功学员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全面公开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一直在向中共各级官员和各界民众讲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真相,告诫中共各级官员不要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

从古到今,迫害佛法修炼的人因罪大无边,都害了自己、害了家人子孙、害了一方百姓。中共的追随者、中共谎言的听信者、迫害的推波助澜者、对迫害袖手旁观者,都到了最后选择的时刻了。选择摒弃中共、接受真善忍,上天也许会体恤人在乱世最后关头的良心发现。

为了使更多的人在大瘟疫一波接一波的袭击中保全性命,望那些一直追随中共的、在善恶选择中扭过头去的人们,立即警醒,退出中共党、团、队。这是为了你们自己与家人和你们的同乡而做,不是为了法轮功学员或者你们认为与你们无关的其他人做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