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实修 更多的救人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九日】我们一家是因为父亲被打成“右派”发配到大西北,我们才随着母亲从南方投奔到东北姥姥家的。“上山下乡”的时候,我来到农村,生活条件十分艰苦,那时候我得了风湿病。后来回城后结婚、生小孩,又得了产后风、胃病、心脏病……当时吃了很多药,也试过很多偏方,不见好转,这些病混杂在一起互相影响,真是痛苦万分啊。

后来我和老伴都下了岗,每个月的钱根本也不够看病,那个时候十个手指有七个痛,关节红肿,一跳一跳的疼,还伴有低烧,做饭淘米都不能干,一摸凉水,那种痛直戳心脏,别提多难受了……那时候,也不知流了多少眼泪。

一九九七年七月,朋友介绍法轮功很神奇,让我炼功祛病,可我受无神论和“走火入魔”说法的影响,没有马上走入大法的修炼。有一天晚上,我领着孩子出去遛弯,在河边看到了法轮大法学员正在炼功,当时大家正在抱轮,那个炼功的场啊,静静的,一下就把我定在那里,站了好久,不想离开。没过多长时间,我看了《转法轮》这本宝书,当时心情非常激动,高兴的晚上睡不着,这就是修炼大法的机缘到了吧!

看完一遍《转法轮》,我就开始到炼功点炼功了。不到两个月,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好,家务活都能正常的做了。有一次我洗衣服,老伴看着我说:“你手不疼啦?”我才惊奇的发现自己的手真的不痛啦!

那时候,我能感到有多个像小风扇一样的小法轮在体内给我调整身体,而且不管我炼不炼功,都能感觉到非常强烈的功和能量在我体内流淌,身体其它的病也不翼而飞!那真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美妙感受,内心也充满对师尊救度之恩的无限感激。

从此,我就坚定下这一颗坚修大法、永不放弃的心!

修炼要修自己的一思一念,更要向内找,不能马虎。我修炼以前有胃病,天天痛,不敢吃硬饭,凉的东西不能吃、喝,更别说雪糕、冷饮。修炼以后,胃病就好了,再没痛过。二零一三年夏天,每天出去讲真相,回到家又渴又热,喝凉开水不过瘾,就用酸梅粉冲水,然后放在冰箱里冷藏,回来就喝,别提多凉爽、痛快了。到了秋天,我就开始觉的胃痛,痛了好几个月,看到我的人都说我瘦了,我也不悟,反而也顺着想是不是得胃癌了?这样的想法出现几次之后,我觉的怎么能得胃癌呢?师父早就给净化身体了,胃病都好了十几年了……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在法上啊?自己修大法胃病好了,吃什么都没问题,然后就不管不顾,使劲喝冷饮,贪图凉爽、痛快,喝了一夏天,是不是应该放下这颗贪图舒服的心了?就这么想过后,也就是一、二天,我的胃痛就好了,直到现在没再疼过。

我修炼,家里的老伴、孩子都看到了大法在我身上祛病健身的实效,所以都支持。老伴开始还学了《转法轮》,可是后来觉的受不了每天早起炼功的苦,就不学了。老伴是个家务不粘手,工作上小钱不稀罕,大钱挣不来的人,没事还打麻将,输的多,赢的少,赢了还要请人家吃饭。一九九四年他下岗(实际就是失业),每个月只能依靠我的700多元退休金生活,还要给他交保险。让他去找点别的活干,他还说我狠心。我打心眼里看不上他。再后来,他又得了糖尿病综合症、心脏病,一次送到医院急救,开始说要安支架,后来说得搭桥,借了钱,好不容易把手术做了,人也救过来了。结果人家一个月就能愈合的伤口,他三个月还不能愈合。后来我对他说:“你看你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和我一起修炼吧?”这回他同意了,又开始看《转法轮》,结果伤口一天一个样的好起来,一个月后伤口就愈合了。

现在,老伴也还看书,每天坚持看二十页。女儿也看了大法书,虽然没有走入修炼,可好多事我知道她也在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我的母亲九十多岁,读过《圣经》,后来看了大法的书,也听了师尊的讲法,她知道了大法的好,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精神矍铄。老人家郑重的和我说:“我学大法,受益啦!”我想,我应该做的更好,让大家都看到大法对人身心的改变,让更多的人得法,得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迫害后,我们开始向世人说明真相。那个时候我们去省、市政府请愿,去北京发正念,清除邪恶。后来,我们开始发真相资料,当时没有电脑和打印机,就用蜡纸刻字,然后油印,印刷了许多单张的传单,小册子,然后去住宅小区,挨个楼道发,或者放在邮箱里。我们也去农村,带着资料发。记得有一次冬天,我们背着几百份材料来到乡村,然后分散资料到每个人,我穿的衣服又多又厚,为了方便,我把资料放在大衣里面、外面的兜里、裤兜里……走了好多路,直到把资料都发完。那时候就是想,不能浪费资料,尽量让每家每户都能看到真相。

《九评》发表以后,开始面对面讲真相,这一讲就讲了十几年。我给许多人做过“三退”,包括教授、工人、农民、公检法系统的……遇到过危险,骂人的,不理睬我们的,说怪话的,可更让我能记得住的还是世人的理解带给我的希望和信心。

记得二零一九年端午前两天,我在马路边看到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一问他,才知道他是一位曾在检察院工作过的老党员,今年八十岁了。我问他:“听说过三退保平安么?现在贪污腐败多严重啊,共产党可是坏透啦,您这个年纪还有传统观念,知道什么钱该挣,什么不该挣……现在检察院的人可是什么钱都敢挣啊!”他十分认可,我又给他简单讲了真相,说:“该挣的钱咱们就挣,不该挣的钱不要,做个好人多好啊!我给您起个名字退出党、团、队吧!”“行!”老人爽快的答应了。我还告诉老人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会好起来的,这个社会不会一直这样坏下去的,好好活着,都能看到!最后我祝他健康平安。老人一个劲的谢谢我,等我走出去两、三米了,老人家还告诉我:“你要注意安全!注意安全啊!”现在想起这一幕,心里总是十分的感动,为了老人的得救,为了老人的善良。

还有一次讲真相遇到过某位中共党魁的警卫员,他坐在轮椅上,告诉我他因为受那位党魁的牵连,在监狱里关了好多年,还说:“是党员有什么用?”我告诉他:“退出来吧,别为它奋斗,咱们更应该为自己奋斗了。”他说:“你说的太对了!”我给他起了别名,告诉他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好起来。他说行,但是看得出来他还是很害怕。看着他害怕的样子,我能理解这是中共邪党的历次运动对老百姓身心的伤害啊!也更理解为什么师父说救人不能挑人。尤其那些公检法系统的人员、军人,最容易被中共的谎言蒙骗,助纣为虐,最后等着他们的会是什么?

我知道自己还有许多执著没放下,再加上我们这一代人受共产邪党的洗脑灌输太深了,许多时候,自己都感觉不到“党文化”的影响,还有很多人的观念和习惯,只有更多的学法,真修实修,才能让自己真正的脱胎换骨,更多的救人。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