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岁被迫害失去双脚 一家三口被迫害致死

——百个遭中共残害的家庭(44)


发表时间: 2020年07月01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法轮功学员王新春,二十六岁时被中共警察追捕、迫害致残,失去双脚,此后一次又一次的遭到中共警察骚扰、抢劫、毒打、折磨,于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年仅43岁。在长期不断的各种迫害中,王新春的父母相继含冤离世。

王新春遗照
王新春遗照

王新春被迫害致残、失去双脚
王新春被迫害致残、失去双脚

王新春一九七六年出生在东北边陲小兴安岭的红松故乡,伊春市金山屯丰茂林场,一望无际的大森林和潺潺流淌的小溪美景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欢乐。父亲王凤歧、母亲王桂香,淳朴善良,在人中总是吃亏的人,都是靠着在山上林区工作生活,比较穷困,每天很早起来上山打带刨穴采伐,工种比较累;长期劳累出现身体类风湿病。由于中共大官巨贪小官大贪,工组组长和队长合贪并脱产,造成每天一人才合八元到十元之间,每月不到月末粮油就吃没了,就得借粮。王新春在十九岁那年刚毕业一年左右又患上了胰腺癌、腹水等多种病,对本不富裕的家庭来说,真是雪上加霜。生活上的艰辛与对生命的无望让一家人凄苦难言。

一九九八年,法轮大法洪传到了丰茂林场,给王新春的家庭带来了新的生机。王新春和母亲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不久身心都得到了净化,身体的迅速康复,让全家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他父亲身体也不好,近视眼,类风湿病、哮喘,由于生活上的压力,他常常借酒消愁,发脾气,让全家人都很无奈。当他看到妻子与儿子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发生巨大的变化,真是又惊又喜,很快走入修炼,不久就戒掉了烟酒。全家人无病一身轻,王新春也能劳动挣钱了。

一、多次关押折磨、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王新春与母亲王桂香进京上访,想用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亲身经历去北京说句公道话,还没等说话就遭到北京警察绑架遣送回当地,警察抢去了他们的身份证和身上带的四百多元钱,非法逼供后劫持到金山屯看守所。十五天后,610张兴国向他父亲勒索两千八百多元钱后放回。

从此,丰沟派出所和丰茂林场频频骚扰,使他们家家无宁日。当地“610”还派专人监控他们家人的一举一动,警察经常闯入家中搜查。王新春生前说:“从七二零到我被非法拘留回来期间,丰沟派出所和丰茂林场天天骚扰,半夜还到家骚扰,让家不安宁,动不动就把父母弄到场部去了,动用亲人来威胁和伪善来企图逼迫我放弃修炼,让家人和左右邻居都担惊受怕,邻居害怕的都离我们远远的,都不敢和我们炼功人说话。”

二零零零年年三十,王新春在别人家修理电视,丰茂林场书记谢永辉把王新春骗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在那里被打,被各种方式折磨。后背两手抬起,半蹲两手抬起,端水盆腿蹲姿势折磨,码坐,离墙站着,不许说话,用鞋底打手背和手心,还得出去做奴工,种地扫地等。

二零零零年四月八日王新春又去北京上访,在廊坊被绑架到廊坊看守所,后被劫持到金山屯区看守所,遭恶警王守民和丰茂林场王长岐还有谢永辉毒打折磨,王守民用竹把地板擦子把毒打法轮功学员,竹地板擦子把头都打碎了,打一上午,每个人屁股都紫黑色的硬盖。孟宪华到看守所,流氓似的大声叫喊,叫嚣不给法轮功学员饭吃,只给汤,强迫所有法轮功学员站着,让里面犯人毒打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吃不饱的情况下种地去。

关押三个月后,王新春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伊春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王新春因拒绝看污蔑法轮功的材料,拒绝写保证书,被暴徒们罚站五天五夜,在这期间不许睡觉,不许休息,每天只给两碗包米面粥。五天之后王新春仍拒绝屈服,狱卒们就让那些犯人毒打,直到把他打得虚脱为止。

王新春生前说:“把我劫持到三队迫害,我和同修吴锡录,还有濂涛,被恶徒用塑料袋闷头致使喘不上来气就要窒息了,然后将我们三人弯腰,一个人的头插到前边一个人的裤裆里排开蹶裤裆,两手后背,同时用针刺手背,板打手背,折磨三天,两腿肿得都站不起来了,手背肿得像馒头,不让睡觉,有时还将我们的头插到桌子底下折磨,有一个坐班犯人(人称铁拳),专门毒打法轮功学员两个腰子,我被他打得两侧皮肤紫黑,内脏剧痛,喘气都费力。有时还捂上棉被拳打脚踢法轮功学员、夏天穿棉袄顶东西等酷刑。”

除了折磨你外,还要奴工搬砖、种地、扛水泥,打冰棍杆等,完不成任务就不让睡觉、加期等。由于长期的精神迫害和肉体折磨,王新春的身体承受到了极限。一天,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三队的成教导员还用手铐铐住王新春的手腕放在背靠椅子上,用脚使劲猛踩手铐,而后王新春被吊铐在窗户上。

酷刑演示:双手反铐在背后,恶警脚踩手铐,增加受害者的痛苦
酷刑演示:双手反铐在背后,恶警脚踩手铐,增加受害者的痛苦

王新春因抵制恶徒的要求,还被加期三个月。二零零一年十月,被转到了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在那里绝食抵制关押,遭受了更为严重的迫害。侮辱谩骂,拳打脚踢是经常有的事。

从劳教所回家后,王新春并没有轻松。丰沟派出所女所长王维、王守民等警察无数次的对他行恶,骚扰、抄家、监控、辱骂、拳打脚踢成了家常便饭,还用铁棍毒打,对他侮辱、谩骂等。

二、被迫害失去双脚 申冤无门

二零零二年一月八日晚上,一个非常寒冷的冬天,王新春去丰沟林场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丰沟派出所警察追捕,被逼迫走上山路进入了大森林里。原金山屯区公安局局长崔玉中调动整个公安把山包围,王新春不慎掉到河里,从脚到膝盖全湿透,很快就结了冰。恶警王守民、闵长春连夜追捕直到天亮,也没抓到王新春,就把山包围监控着。当时如果王新春走不出大森林,就得冻死在山林里;如果走出来,很容易被监控的警察绑架。

命悬一线的王新春两天后,避开了警察监控的视线,跑进了一位老乡家,他向老乡讲述了自己被追捕的经过,老乡很同情他,善良的女主人做了面条准备给他吃。这时丰沟派出所女所长王维和两个恶警突然出现,对王新春拳打脚踢。女主人都看不下去了就说:“人都这样了,就别打了。”恶警不顾善良人的劝阻,毒打后将他拖到警车上,拉到丰沟派出所又是一顿毒打,抢走身上的BP机及仅有的四十元钱和帽子。

伊春市“610”、金山屯区公安分局都来到丰沟派出所,一群恶警对他再次谩骂、侮辱、毒打,还肆意诬蔑大法。在女所长王维和公安局长崔玉中指使下,警察卞合堂从火炉上水壶里倒出热水,强行把王新春冻僵的双脚插进热水中,当时虽然他的脚冻僵鞋内外结冰,但是还能从大山林跑到老乡家,只能说明脚可能会冻伤,可是经热水一烫,就会造成严重烫伤,对于冻过的皮肤造成坏死。警察从早上到中午,强制王新春脚放在热水里,鞋上的冰化了,警察用剪刀把鞋剪开,鞋与肉还有冰相连,就这样在热水中强行把鞋脱下。此时的他已无法站立,那些警察还伪善的说:“看我们公安多好,象侍候儿女一样侍候你。”所长王维说:“我家有个亲戚以前脚也冻过,是把冻的脚放进冷水里缓冰。”可以看出王维知道冻后脚必须用冷水或雪缓冰,明知道不能用热水,却让人用热水给烫冻僵的双脚。恶人们不顾他双脚肿胀和面临的后果,还打他的脸。到了晚上五点多,警察看他被折磨得已奄奄一息,怕出人命,为了推卸责任,掩盖罪恶,把他押送回家,监控起来。

回家后,被高温热水烫过的双脚,开始起泡淌黄水,家里终日都能闻到王新春双脚腐烂发臭的味道。王新春难熬的痛苦每日里揪着一家人的心。经过十一个月非人想象痛苦的折磨,王新春的双脚一点一点的烂掉了。年仅二十六岁的小伙子就这样被邪党迫害失去了双脚,造成终生残疾,走路只能跪着走。

王新春被迫害致残后,当地“610”怕他说出被迫害的事实真相,严密监控他们一家的行踪,作恶者却逍遥法外。王新春为讨还公道,写了一封封控告书、检举信,从中央到地方逐级投递,但都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没有一处给他回复的。金山屯区公安、“610”、政府部门无数次闯入他家骚扰,绑架他的双亲酷刑逼供,追问他的父母都有什么人去过他家。因在严密的监控下,王新春被迫害致残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在明慧网上曝光了恶人恶行,这让行恶的人如坐针毡,为了掩盖罪恶,进一步加大力度监控他们一家人的行踪。

父亲王凤岐帮助儿子向相关部门邮寄控告信,不断遭到邪恶的阻拦。有好心人看王新春一家生活艰难,给邮钱寄物,都被当地扣压,当地还花钱雇佣专人监控、堵截去他家帮助王新春的人。

王新春生前诉述说:“我希望有关部门还我一个公道,写了一封封控告状、检举信,然而却遭到疯狂报复。金山屯区公安、610、政府部门多次闯入我家,骚扰我及家人,强行绑架了我的双亲,酷刑折磨,逼问我的父母都有什么人来过我家。恶警把我迫害残,怕曝光就想造假新闻,因此就三次拿摄像机摄像,妄图栽赃嫁祸法轮功,还逼迫我去医院截肢。丰沟派出所还到处散布说我的双脚是自己走山上冻完后,自己回家后自己用热水烫伤的。多么无耻的谎言啊!”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丰沟派出所闵长春、公安局长崔玉中,610肖靖宇把我的父亲绑架到车间逼供、折磨,夺下钥匙再次非法抄我家,王守民等一伙恶警把我所有的纸、笔、包、通信地址、纸条、信封、信签全撕了,还骂骂咧咧的把收音机、录音机非法抢走。王守民还踹坏了其它电器,猛踢我的胸和已残的双脚。炕上流了两滩血,伤口面积扩大,垫子上、裤子上也全是血……我的家再次被他们洗劫一空。”

二零零四年四月,王新春用膝盖爬到外面,买生活用品,也被他们强行搜身、堵截,人身自由受到严重侵犯。五月十六日,王新春手摇着轮椅从丰茂林场到金山屯区,共三十几里路,中午到金山屯区,在吃冷馒头的时候,被公安局的恶警数人强行将他与轮椅推到公安局。在公安局里,强行搜身,扣下轮椅,推倒王新春,将他送上小车拉回家,恶警怕王新春迫害致残的事情被老百姓们知道。

王新春生前说:“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六日, 我要去金山屯人大,控诉恶人,并要求归还轮椅车。不料在街上被恶警架到警车上,又受到孙大波再次威胁、殴打。七月二十九日,我又去金山屯人大,刚到邮局,丰沟派出所恶警开车追来。我坐在路边,很多人围观,恶警再次强行将我押回家,还说了一些威胁的话。”

三、一次次被中共恶警和恶人残酷毒打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王新春摇着轮椅车来到林场后面的公路,被林场防火员王凤全看见。王凤全不问青红皂白,对王新春拳打脚踢,把王新春连人带车踢进二米多深有石头的深沟里。随后恶人王凤全又跳入深沟继续殴打王新春,打了大约三、四十分钟,致使王新春鼻子出血,头两侧、颈椎、前胸、双肩、后背等多处受伤,本已康复的残腿又出血了,轮椅车被摔成了S型,手表也被踢坏。王凤全又把此事举报给主管他的董术华和片警王守民。过后,王新春找王凤全的上级董术华和场长高庆国,要求就王凤全对他造成的人身伤害和财物损失给一个说法,可是他们身为国家干部,不但不解决问题,还唆使手下张雨坤等再次殴打王新春,使王新春又添新伤。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日,王新春到林场向场长高庆国要五百元钱(注:此钱是二零零零年他被非法劳教一年期间,原林场场长王长岐、书记谢永辉向他父亲勒索的)。高庆国和书记陈重及其手下刘广民、薛森林、吴建、张成等人对他又是拳打脚踢,衣角、裤子被撕坏了,恶人还图谋把他放进棺材里捆上,正巧伊春市里来人检查工作,恶人没有实施。第二天,他再次去要钱,不但遭到毒打,连当初给的五百元收据也几乎被抢走。

面对这种种不公,王新春去伊春市信访办上访,被伊春市信访办以越级上访为名拒之门外。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他去当地信访办和民政局反映被迫害的情况,在路上就被丰茂林场场长高庆国拖上车拉回。

二零零五年二月一日,他再次向高庆国索要五百元钱,高庆国用脚猛踢他。林场书记陈重连拖带拽又踢又打,林场副场长刘广民用扫帚猛打他的太阳穴两侧,用脚踢,残忍的用暖瓶里的开水往他身上倒,用手掐他的脖子约一分钟,用打火机烧绑护膝的带子,用扫帚猛打双脚的断茬、致使残腿血流不止。

次日,王新春手摇着轮椅又去林场讨公道,林场保干董术华看见窗台上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董术华气急败坏地把王新春向外拖,边拖边拳打脚踢。场长高庆国气急败坏地用脚猛踢并拿起靠背椅子砸王新春的肩和后背,打得王新春多处受伤。下午刘广民用打火机烧他爬行时绑护膝用的一条带子,还往王新春身上弹烟灰。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九日上午九点左右,公安局副局长董德林、公安局610主任肖靖宇、丰沟派出所所长闵长春、恶警王守民、陈咏梅(小名:二红)等一伙恶人非法闯入王新春家,强行绑架王新春的母亲王桂香到林场车间,进行非法逼供。下午一点左右恶警王守民等人又非法闯入王新春家,将王新春的父亲强行绑架到林场车间非法逼供。逼供原因是因为不知是谁到地区替王新春邮了一封上访信,揭露王新春被恶人敲诈勒索及被迫害致双脚烂掉的真相,恶警知道王新春被迫害得双脚烂掉不能去邮信,因此逼迫王新春的父母说出是谁到地区邮的信。同时王新春双脚致残的照片在明慧网上曝光,恶人们不但不知悔改还变本加厉地迫害,逼供王新春的父母是谁给上的明慧网。

王新春看到母亲被恶人们绑架,就手摇轮椅去厂部要他的母亲,恶警王守民等把王新春从轮椅上打倒在地,拳打脚踢,王新春身上多处受伤,嘴角被打出血,致残了的双脚又添新伤,鲜血直流。下午王新春看到他的父亲遭恶警绑架,又手摇轮椅到厂部要他的父亲。在车间又遭恶警王守民的毒打,猛踢轮椅,用拳头照王新春的脸部猛打,王新春被打得鼻口出血。致残的双脚伤口一次次被恶警和恶人残酷毒打,致使伤口渗血不止、愈合不了。

王新春生前说:“我仍被非法监控,只要一出家门就会遭到堵截、殴打。连我的通信自由权也被剥夺,我及家人的所有信件、汇款单和衣物都被恶人无声扣缴。我一家没有生活来源,每月只靠六十元的低保生活,有好心人给寄的钱和邮包,在二零零五年邮寄两张汇款单和衣物被丰茂林场高庆国司机薛森林代取,父亲追问薛森林,说是交给了丰茂林场计划生育员高玉洁,而高玉洁则说把钱交给了金山屯区610了,我的父亲到法院控告,法院拒绝受理,反而遭到恶警的打击报复,二零零五年父亲王凤岐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四、修鞋店被砸 变本加厉的迫害

为了维持生活,王新春去到金山屯学修鞋,只有几天的时间,林场的恶人就四处寻找他的踪迹。一天上午金山屯公安局“610”主任肖靖宇带着三个打手闯进修鞋店绑架他,连教修鞋的师傅也同遭绑架。

二零零五年四月九日上午,王新春在伊春市金山屯区一道街路旁的修鞋店被公安局610警察肖靖宇等人强行带走,王新春被绑架后遭到非法审问,他对恶警的问话一律不予回答,肖靖宇对着王新春的脑袋连踢带打,恶警王守民也踢打王新春。王新春被迫害残了的双脚茬又被踢打得鲜血直流。当天下午恶警肖靖宇、王守民、大伟等又把王新春连踢带拖,关押进看守所。“站班”杨长山用腰带抽打王新春,还穷凶极恶的说:就得“大牲口”(一名经常打人的刑事犯人)治你。

在看守所里,王新春为抗拒迫害而绝食,到第五天时恶警又把王新春拖到前屋威胁恐吓,公安局的一些头目都在场,不法人员把王新春拖进大铁架子里,恶警王守民和大伟把王新春双手双腿抻开,铐在大铁架子的铁环上,没有双脚铐不住,恶警王守民就用铝线捆住大腿,拴在铁环上,把人大字形抻开,头上也有,使人动弹不得。这时恶警王守民丧心病狂的用脚猛踢王新春的脑袋、胸、腹、两肋,把他的头踢起了大包。

王新春被绑在大铁架子上五天之多,天天灌食,王新春处于昏迷状态,经常失去知觉,真是惨不忍睹,一直被不法人员们迫害到奄奄一息、生命垂危,才放他回家。当王新春明白过来时虚弱无力的说:把我的钱还我,恶警李军上前踢王新春几脚说:当伙食费了,王新春说:我水米没沾。那钱是王新春为了开修鞋铺向亲朋好友凑的180元钱,也被恶警们强占了。

四月十九日王新春被恶警们放回家,回到丰茂林场,在街上王守民又开始毒打王新春,凶狠的踢王新春的肚子、胸,将王新春踢倒在地……共产恶党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却逍遥法外。王新春一家受到恶警们的非法监控,也不允许邻居们到他家串门。

二零零五年七月一日王新春在鹤伊公路旁边用膝盖站着,丰茂林场轿车开过来,副场工刘广民问:干啥去。王新春说:我在路边站一会。刘说:不行。刘下车对王新春连踢带打,把王新春踢下公路沟里,王新春爬上来又被刘一脚踢其后背踢到公路道下去。王新春在家,恶警们去家里打,在外面也打,抓到公安局迫害,上告各个执法部门都不管,在路边站一会都不行?

二零零五年七月五日王新春为了一家人的生存又来到金山屯学修鞋,七月七日早六点半左右去吃早饭,路过近邻修车铺稍逗留一会,一些过路的行人都用惊异可怜的目光看着他露着鲜肉的双脚茬,也有好心人可怜的问:你的脚是怎么弄成这样的?就在这时丰茂林场书记陈重赶来了,随后场长高庆国等人也来了,他们最害怕王新春讲他被迫害的真相,所以恶官们一次次使用最卑鄙最恶毒手段迫害他,从而欲盖弥彰,更暴露出他们的邪恶本质。陈重问:干啥呢?王新春说:修鞋。高庆国说:你尽给我们找麻烦。王新春说:不是我给你们找麻烦,是你们上级给你们找麻烦,弄得你们左不是右也不是,我们修炼法轮功做好人……。高庆国一听说:咱们走,轿车司机薛森林说:能行吗?高庆国用手机和丰沟派出所联系,不一会派出所所长闵长春带着恶警王守民、大伟、李清林赶到,强行把王新春绑架后拖上警车,送到看守所。

看守所不收,恶警们又把王新春送回丰茂,在王新春家的院子里,恶警们又强迫王新春拿钥匙开门锁。王新春不开,恶警闵长春、王守民,大伟边踢打王新春边说:你去金山屯修鞋就不行,去一次打一次。

二零零五年十月三十一日上午九点左右,王新春正往回家的路上爬行,丰沟林场派出所警车突然出现,所长闵长春、恶警王守民、杨大伟从小车上跳下,窜到王新春面前,恶警王宁民从王新春上衣兜翻出手写的大法真相资料后,就对王新春拳打脚踢,把王新春的脸打的红肿,恶警杨大伟又翻王新春的右裤兜,将王新春仅有的184元买粮的钱和一块表抢去,王新春去要,又遭到恶警杨大伟的毒打与辱骂,王新春致残双脚再次被踹得渗出鲜血。

王新春聪明好学,从小就对家电维修感兴趣,为了维持生活,就在家里开了一个家电维修部,可以减轻父母的负担,贴补家用。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七日上午,王新春去鹤岗市电子城买修电视的仪器,靠双膝爬行的王新春到电子城后,几个人围过来问他:“脚哪里去了?”王新春讲了他被迫害的经过,讲大法的美好,告诉大家,天要灭中共,退出中共组织保平安,并拿出真相资料给大家看。大家很同情他,告诉他上法院告!准赢!好心人告诉王新春这里有便衣,让他注意点。有明白真相的人,退了团队。这时,一个便衣警察看到后就出去了,一会,他领着金山屯610主任肖靖宇、丰沟派出所所长闵长春、恶警王守民等公安之徒来了,威胁说:“王新春是危险分子,不许卖货给他!否则罚款5000元!”王新春货没买成,被绑架到车上。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王新春去民政局上访,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残、学修鞋谋生被酷刑折磨、修理家电被公安局限制进货,全家只有六十元生活费,工作人员推脱说“我们这不能直接接待你,叫你们的林场往上报”等推诿之词。王新春去残联,被公安局610肖静宇丰沟派出所王守民劫回丰茂。

当天下午,公安局“610”头目肖靖宇、丰茂林场邪党书记陈重等人去他家,进屋后就把录像机支上开始录像。王新春说:“你们自己介绍一下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非法录像,目的是什么?是不是要造假?”一女人站在录像机后面,假惺惺地问,王新春,你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啊?王新春说:“停止迫害法轮功,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他们都是好人,把非法勒索我家的钱还给我!我要做好人的权利。”没有人敢正面回答。他们先后三次去王新春家录像,并不是想帮他解决生活困难问题,其目的是想借此机会造假来抹黑法轮功,但是,在王新春的正义坚持下,他们的造假没有得逞。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王新春早八点多坐客车去抗大林场修电视,在抗大道口正好碰上朋友聂淑梅,聂淑梅用自行车驮王新春到抗大林场。正在这时,被大昆仑派出所恶警牛力君看见,并跟踪举报给“610”,王新春不配合他们的一切,“610”肖靖宇和大昆仑派出所的恶警把王新春手里的卫星接收机和降频器抢走。王新春等客车想回家,车刚要停,大昆仑派出所恶警牛力君和有一个叫二红的女恶警赶紧一挥手,不叫车站下,并说是派出所的。他们五、六个恶警强行把王新春塞进车里,拉到大昆仑派出所。下午四点三十分,丰茂林场警察王守民和刘广民及司机薛森林开车到大昆仑派出所,王守民一到派出所就猛踢王新春好几脚,随后把王新春送回家。肖靖雨和金山屯有线电视台王玉峰及随从等多人,由警察王守民领着这伙流氓非法把王新春家的锅和接收机抄走,并还要罚款三到五千多元钱。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日,他去有线电视台要被抢的卫星天线,有线电视台的王玉峰推说:“我说了不算,只要‘610’说给就给你。”据此,王新春就到公安局找“610”肖靖宇要天线,肖靖宇和屋里的一个警察不容分说就往外拽他,拽到屋外肖靖宇就对他拳打脚踢。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晚丰沟派出所闵长春、王守民、张传臣、郭辉、高健、高树国数个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文书、就闯进王新春家,无任何理由将王新春连踢带打拖拽到恶警车上,被绑架到金山屯看守所前院迫害。

随后丰沟派出所闵长春、为首的数名恶警再次闯进王新春家非法抄家抢劫,并对王新春父母进行威胁恐吓,恶警们将王新春家电修理部的两个电脑和维修中的多种数据线DVD等物品抢走。公安刑警队副队长陶绪伟、王海龙、孙立龙、曹万才、王世臣、张立国、奋斗派出所王学刚、数名恶警将王新春围上摁倒在地后一拥而上。踩头、踩腿、踩胳膊、并把胳膊反背过去用手铐反铐上、恶警们有的用脚、有的用拳头凶狠地毒打头部、脸部、前后背等各个部位、对王新春的身体暴力摧残,致使王新春头晕目眩,身体多处受伤,又青又紫又肿。

恶警陶绪伟拳脚一起上,用脚后跟猛踢双肩,还残忍地用穿着大皮鞋的双脚踩住王新春被迫害已残的双脚断茬的伤口用力揉搓,致使王新春双脚断茬处伤口血流不止,王新春痛得直冒冷汗,陶绪伟还往王新春前胸后背塞雪、倒冷水和啤酒,恶警陶绪伟凶狠地拿4×8×80厘米的方子猛打王新春的头和脸、肩后背等部位,还用火烧脸并不断辱骂。王新春被毒打折磨迫害一夜后,陶绪伟与另一名恶警猛拽王新春用手铐反铐过去的胳膊用力拖,拖出去几十米远,拖到看守所的大门口后,把门打开冻,还不断地往王新春的前胸后背灌雪,还浇凉水。北方的十二月天寒地冻,北风刺骨,王新春的脸手身体部位被打得肿起来,衣服上被恶警们倒的凉水啤酒都冻成冰。

第二天晚上恶警王学刚、张立国、孙立龙、对王新春继续施暴迫害。他们边喝酒边拳打脚踢,猛打头部及身体部位还不断的谩骂,还继续往前胸后背灌雪,倒啤酒,王新春被毒打和冻身体直发抖,王学刚、张立国再次给其上后背铐,然后再用力再抬胳膊猛拽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王新春被连续折磨三天三夜,公安局副局长丁德志天天去观察。王新春被迫害得脸、头部青紫变形肿大、四肢与身体多处受伤,肩膀与后背都肿起很高,手腕周围全是伤,手背又红又紫,肿得象馒头,致使王新春疼痛难忍。

三天后十二月十一日,王新春被放回家。公安局副局长丁德志指使丰沟派出所王守民、郭辉、高健、高树国、刘清林、大昆仑派出所张文革、金山派出所张晓光、奋斗派出所杨长山、数名恶警全天二十四小时在王新春家寸步不离轮流非法监控。(注:王家住人的仅一个房间,晚上王家三人住在炕上,恶警就坐在室内的凳子上监控)。不许王家人与任何人接触,不许告诉人们被迫害的真相,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严重的干扰了王家的正常生活,半个月后,待王新春身体没有明显伤痕时,警察才撤离他家。

五、父亲王凤歧被迫害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当地派出所、林场场长和书记雇佣打手到家骚扰各个路口堵截、截访。儿子王新春走出去上北京去了,丰沟派出所王守民天天上家骚扰,天天半夜就砸门,把林场炼功人都押到林场场部洗脑威胁。王守民强迫王凤歧一起到亲属家找儿子回来,或强迫王桂香、王凤歧给亲属家里打电话问儿子在没在亲属家,威胁恐吓,造成王桂香和王凤歧每天都在心惊胆战走过一天天。

二零零零年儿子王新春要去进京没去成而遭绑架在看守所迫害,关押四十五天,放人时金山屯610政保科张兴国逼迫王桂香和王凤歧拿出二千元钱,而看守所勒索了八百元钱。王桂香被迫借钱给他们。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丰沟派出所闵长春、公安局长崔玉中,“610”人员肖靖宇把他的父亲王凤歧绑架逼供、折磨,夺下钥匙再次非法来抄家,把他家里所有的纸、笔、通信地址、纸条、信封、信签全撕了,还骂骂咧咧的把收音机、录音机非法抢走。恶警王守民还踹坏了他家的电器,猛踢王新春的胸和已失去双脚的残肢,致使伤残肢体血流不止,伤口面积扩大,垫子上、裤子上也全是血,他的家再次被洗劫一空。王守民怕被别人看见血迹,赶忙去擦拭,自己还说;公安就是土匪。

王新春为了救父亲回家,拖着伤残的肢体爬出了监禁他的家门,当时外边正下着大雪,风雪中他一路爬行高喊:“放我父亲回家!法轮大法好!”恶警见状把他弄回家,锁在屋里。他看下午父亲还没回来,房门被警察锁上,他艰难的把家的后窗户塑料布撬开,再把窗户撬开,从窗户爬出去,再次爬到林场场部,警察看见风雪中艰难爬行而来的王新春,不但没有一丝同情之心,还非常恼火,过来就扇他的耳光,威胁恐吓,王新春无所畏惧,高喊:“放我父亲回家!”在他的坚持下,警察最后终于放了他的父亲。

这时他母亲还在黑龙江省哈尔滨戒毒劳教所关押迫害,对父子俩被迫害的情况一无所知。

王桂香二零零五年从劳教所回到家中不久的三月十九日610肖静宇、陈咏梅、丰沟派出所闵长春、张传臣等数名邪警非法闯入王桂香家非法抄家,绑架王桂香,劫持到丰茂车间审讯逼供。王新春手摇轮椅去场部要母亲,被邪警王守民从轮椅上打倒在地,拳打脚踢,嘴角被打出血,致残的双脚被踢得直流鲜血。

下午一点左右邪警王守民再次非法闯入王桂香的家,将王凤歧绑架到车间审讯逼供,儿子王新春到场部要父亲又被邪警王守民毒打、凶狠的用拳打王桂香儿子的脸部,打的鼻口出血。王守民还用脚猛踢王新春的轮椅。邪警们的恐吓、威胁,610主任肖静宇逼问是谁给上的网。

二零零五年四月王新春在金山屯区学修鞋,九日被绑架在看守所折磨,而王凤歧也被绑架、非法拘留十天。恶警又非法闯进家里抄家,威胁恐吓王桂香。王桂香心想得给丈夫和儿子送行李啊,否则没有盖得多冷啊!

王桂香在劳教所折磨的心脏和两腿都留下伤痕,没有劲骑不了自行车,就把行李用绳捆住货架子上,起早吃完饭带上两个鸡蛋,三点多,推着自行车走,推着走累了,就躺在公路边睡一会儿,饿了就吃个鸡蛋充饥。四十里地的路慢慢的推着自行车到了看守所都中午十一点了,才把行李给了丈夫。王桂香离开看守所休息了一会,又推着车子往回走,也是走累了就躺在路边休息,饿了没有吃的了,因两个鸡蛋上午就吃没了,这样推着自行车到家都晚上近十点了,王桂香累得直恶心要吐,吐了好几次没吐出来,顾不得吃饭了躺在炕上就睡着了。

王新春通过绝食被放回家,那些派出所的警察每天在王家门前警车里监控,一家人走到哪里警察跟到哪里,王桂香捡废品、去买东西,去哪里警察跟到哪里,一直到六月中旬两个月时间监视跟踪。

二零零九年六月、九月末、二零一零年的九月九日又被恶警非法抄家和威胁恐吓骚扰。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六日,王新春去伊春买电动车充电器时,被伊春区红升派出所孙海波、李和林等数名恶警无理的绑架,被非法审讯逼供,并被非法搜身,手机被抢走。被非法关押数小时后晚九点多才被释放回家。伊春610张虎给金山屯公安局打电话,金山屯公安局副局长丁德志唆使丰沟派出所警察高健、王守民在晚上5点多非法抄家。恶警高健向王新春的父母亲索要真相传单、小册子等。王新春的父亲高声大喊说:没有!从此老人家惊吓过度再也没有说过话。

这时正好金山屯政府大肆强拆迁,两个平房要给拆除,强迫住楼,拆了两个平房还要交了近两万才换了一个楼房,正好是王夫妻俩两年攒的钱全部被强迫住楼而空,楼去财空,这时恶警又非法抄家……

在两名恶警的骚扰威胁恐吓中,王新春的父亲突然失去语言能力、身体不能动了,两个月便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六、王新春再次被酷刑迫害 维修店被洗劫一空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六日,王新春在伊春买电动车充电器时,和法轮功学员张淑琴说话中,被伊春区红升派出所恶警绑架,其中有王海波、李和林。王新春被绑架到伊春区公安局刑警队审讯室逼供折磨,手机被抢走。接着,伊春区610恶人张虎给金山屯区公安局打电话,公安副局长丁德志指使丰沟派出所去王新春家非法抄家,抄家时是下午五点多。恶警抄完家走后,王新春晚上九点多才被送回家。

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下午五点多钟,王新春和五营区法轮功学员谭凤江在朝阳小区四号楼一单元租房处,被金山屯区公安“610”警察秦汉东、大昆仑派出所警察杨大伟、司机吕红旗绑架。原因是他们协助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家属聘请律师。

九月九日当晚八点,王新春被劫持到金山屯团结派出所。随后“610”秦汉东又带着团结派出所警察乔俊林、房贤刚、白玉民、于季龙等对王新春住处非法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和大法书籍等物品。

九月十日中午后,巡警队的刘喜要、刑警队的陶绪伟对王新春进行酷刑逼供,陶绪伟又踢又打,用针扎王新春的腰和腹部,还抓王新春的头往铁笼子上撞;刘喜要对王新春连骂带踢,并把王新春兜里的475元钱和手机抢走,看到其中有几张五元钱上有“法轮大法好”的字,陶绪伟说:钱上带字,没收。王新春说:有字不犯法。陶绪伟说:我拿你的戳把所有的钱都盖上字,就说是你盖的。

刘喜要、陶绪伟随后将王新春呈“大”字形吊铐在笼子横梁上,令王新春伤残的膝盖似着地还没着地,对他又打又踢,直到王新春不动了,陶绪伟就用烟头烫、火机烧王新春的鼻子、眼睛、嘴等,王新春都不动,陶绪伟才赶紧叫刘喜要一起把王新春打开手铐放下来。陶绪伟赶紧掐王新春的人中穴,直到掐破出血。期间陶绪伟还不停的打电话给公安局副局长马永刚。傍晚,警察又把王新春关到刑警队的笼子里。

九月十日半夜,陶绪伟、张伟等强行把王新春拖出笼子,铐在铁椅子再次刑讯逼供,陶绪伟等掰王新春手指头、手腕,把他的胳膊往上抬到头部后再使劲往后压,看王新春还是不动、不睁眼,又用拳头猛击他的头部、脸部、太阳穴等。之后又把王新春拖到笼子里。

九月十一日早,警察把王新春拉到西林看守所,看守所的人一看王新春被折磨成这样,拒绝接收,说得给他做身体检查。警察将王新春拉到西林医院,并没有做检查,只是让医生签字,就回到看守所。看守所的人一看王新春的残腿还在流着脓水,坚决不收,说把腿治好了再来。警察又把王新春拉到金山屯医院301室,并且对王新春进行强行打针、灌食。王新春自被绑架后就开始绝食抵制迫害。目击者说,在医院里看见王新春双手被铐在床两头铁栏杆上,双手被铐得都肿起来了,脸肿起,满脸、满身都是湿湿的灌食的残渣和味道。

十月十二日,王新春在绝食的第三十四天,在警察监控下,从医院成功走脱。金山屯区公安局派出警力四处搜查王新春,挨家挨户的搜查黑名单上的金山屯区法轮功学员,有的被叫到刑警队、“610”问话。

十月十六日,由于出租车司机的出卖,王新春再次被恶警绑架回医院。

王新春走脱期间,“610”秦汉东带团结派出所警察两次到王新春的家电维修处非法抄查,抢走的东西有:大法书籍、神州笔记本电脑(里面附带有所有家电维修资料及图纸等资料)、两块空硬盘、组合多功能螺丝刀子、电钻及其各种钻头及匹头、电动车控制器350瓦、银行卡、1400元钱、进口手表电池、照相机、高频头等、新光头配件、剪刀、订书钉、还有装元器件的塑料袋等、调频维修信号源、千分尺、维修用的7寸液晶EVD等,以及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公安局勒索王新春一家的收据、维修楼房的清单、绝缘镊子、家电技术档案、45和55厘米的锅、接收器、以及坏损东芝电脑、智能手机几部等,刷机万能数据线、太阳能电池板被踩碎。恶警见啥拿啥,导致王新春的家电修理处无法工作。

就在王新春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情况下,恶警又将他转送去西林看守所,看守所的警察看王新春被迫害成这样,拒绝接收。送王新春的警察说,我们赶快办案,一个月就把他送到监狱去,只要有一口气监狱就收。看守所的警察说得给他的身体做个检查,警察例行公事送王新春去西林医院做检查,其实并没有检查,只是让医生签字,就回到了看守所。可是看守的警察看王新春的脚还在流着脓水,坚决不收,说把脚治好了再来。这样王新春被绑架回了金山屯医院301室,双手被铐在床上,每天轮流由一个警察看守,医院人员也参与迫害,每天给注射不明药物。并且对王新春进行强迫打针灌食迫害。他脸部大面积被打伤,眼睛无法睁开,脸部肿胀,双臂有划伤,昏迷不醒,在家人多次摇晃才微微的睁开眼睛。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王新春被释放回家。恶警们还勒索了王新春家里五千元钱,而且要求王新春一年内不得外出。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早八点多,王新春本着对政府信任态度,再次依法维权,拖着不便的身体和乌马河法轮功学员李翠玲去巡视组递交材料,申诉自己多年被迫害的经历。他们到达后,在填写申诉表时,被发现是法轮功学员,就被巡视组周围监视前来上访无名人士劫持。

王新春被截回当地后,在家里每天二十四个小时被监控着,公安局“610”秦汉东抢走王新春的八十元钱。白天由伊春市金山屯区新建社区的人在王新春家楼前或侧面左右蹲坑监视,晚上是伊春市金山屯区团结派出所和奋斗派出所及金山派出所三个派出所警车停在王新春家楼门前轮流监视,王新春走到哪里监视的人和恶警就跟踪到哪里。两个片警在警车里监视,早晚那些恶警和社区的人就敲门,特别是奋斗派出所的副所长张晓光,敲门的力气很大,也可以说是砸门,不给开门就使劲砸门。

七、母亲王桂香遭劳教所折磨、十年持续迫害 含冤离世

二零零零年四月八日林场修炼人去北京证实法,王桂香在南岔火车站候车室被丰茂林场书记谢永辉劫持到丰茂林场场部,当晚丰沟派出所毒打逼问王桂香都有谁去了北京等。第二天,公安局副局长孟宪华刑讯逼供王桂香,猛地一个大耳光,差点把王桂香打倒,又拿拳头打,王桂香的门前大牙被打松动了,后来牙从根上掉了。丰沟派出所闵长春对王桂香正反向打脸,打了几个来回。

有一天,公安局长一伙在看守所各个监号看,把王桂香绑架到政保科,恶警十多个围一圈,王桂香在中间,这些恶警围住踹她,王桂香被踹的往那边倒时,那边恶警又踹一脚,踹了几个来回后,把王桂香踹倒在地。王桂香上北京带的四百多元钱被谢永辉及其那些恶警抢走,至今还没归还。

在看守所里,恶警折磨王桂香,吃不饱,也不放人,后来王桂香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们开始绝食,被勒索一千多元钱才放人,共遭受迫害四个多月。儿子王新春在二零零零年六月八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伊春看守所。


在二零零一年,王桂香在山上给工队做饭,丰沟派出所所长闵长春、王守民经常去干扰。一天,派出所闵长春、王守民去工队,王桂香也不知道并把书放在大衣里就去干活倒水去了,恶警把大法书抢走,当时王桂香看见就去要书,结果恶警绑架王桂香到看守所,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

在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逼迫看诬陷大法的录像,狱警用伪善的面孔来蒙骗法轮功学员,目的是使其放弃修炼,写所谓的三书。在黑窝里,王桂香受到了各种折磨迫害,整天干活,加班加点,因为坚定修炼大法,一年才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儿子王新春被迫害致残,王桂香在家照顾儿子,有一法轮功学员在压力面前承受不住,就把王桂香说出来了,恶警王守民把王桂香的两胳膊后背过去,用手揪住脖子,绑架到金山屯看守所迫害,警察天天刑讯逼供,折磨王桂香。

折磨王桂香的那些公安局的人,王桂香都不认识,一恶警问王桂香“法轮大法好不好?”王说“法轮大法好”,恶警就打王桂香耳光,打完再问:“法轮大法好不好?”王再说“好”,那个恶警好像是他们的头,晚上恶警把王桂香锁在凳子上,恶警在床上睡,第二天,恶警就继续酷刑逼供,王桂香什么都不说,恶警就胡乱写。

第六天,王桂香被劫持到哈尔滨戒毒女子劳教所里三年迫害。王桂香老人生前说:“在劳教所里,我就说炼,遭受到了严重的酷刑,有一天,邪恶的成立了攻坚战迫害,所有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要受到酷刑,那是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东北的天气多冷啊,把我们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地下室、开着窗户,那呼呼的风,即使这样冷,还把我棉衣棉裤都扒下来,剃鬼头、脚踩着铁栏杆上,手用手铐铐在地环上,戴上手铐,站也站不起来,又拿两条布条一寸宽,两个布条系在一起,系两个扣、白花齐布条、还很厚、系一个大疙瘩,塞进嘴里,两个布袋在后面给我系上,到吃饭时,再摘下来。”

酷刑演示:地环
酷刑演示:铐地环

在劳教所头三天就一顿饭,刑事犯喂几口,就不喂了,恶警用大黄胶带,把眼睛和嘴都封上,让你看不见,也不能说话,再坚定修炼,就剃鬼头,谁都认不出来,恶警叫刑事犯在每个法轮功学员身后写个纸条,写上名字,恶警经常拿着电棍、电脖子、手脸、全身都电,狱警和刑事犯经常打王桂香等法轮功学员,王桂香被罚蹲时还被恶人泼水、电棍电。一天,五、六个刑事犯来打王桂香,拿鞋底打,有的掐,掐的身上没有好地方,恶警还让在每人头上顶木凳,如果小板凳掉了,就往脖子领和裤腰倒水。

一天恶警拿着一大壶水,在王桂香的头顶上倒水,后来一个刑事犯把又一大盆水在王桂香头上倒下来。十一月份正冷的时候,地下室还开着窗户,还没穿棉衣棉裤,浇完冷水,队长刘微拿着电棍就电王桂香前胸。恶警拿写好了的一个纸,抓王桂香的手要往写好的纸上按手印,王桂香不让,把手背过去,好几个人就抓住王桂香的脚印上脚印。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王桂香共被强迫蹲折磨了二十六天,身体被迫害的严重的伤害,走路非常困难,身体从心一直麻木到脚下,脚穿不穿鞋都不知道,走路老栽跟头,重活干不了,折磨的脚跟骨头都露出来了,总觉得气不够用,眼睛被迫害的看不清东西模糊,脚与腿发麻走路不灵便吃力。回家后,两腿发麻没知觉、穿鞋上床都不知道、而且心脏总象有一根绳拽着心脏喘不上来气,动不动就站不住就倒地上了。

从劳教所回到家里,当时儿子被迫害失去双脚、在炕上坐着不能自理,不能走路;丈夫也是双眼近视没人雇用,王桂香还得担起生活担子,就拖着虚弱而且两腿麻木的身子以捡废品为生。

在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儿子王新春再次被绑架,晚上半夜恶警非法抄家,把家里的电脑和私人物品抢走,并威胁恐吓,逼问口供等。儿子被折磨三天三夜后晚上劫持回家,可是那些恶警也不走,就在王桂香屋里,王桂香家里就一间屋一铺炕,非常不方便,那些恶警死皮赖脸的在王屋里不走,索性就把灯都关掉,那些恶警就把灯再打开浪费着电费。

丈夫王凤歧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王桂香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可是儿子王新春在二零一三年九月被610秦汉东迫害近四个月的时间,王桂香的担惊受怕,恶警的砸门和砸窗户。那些恶警每天拿个本子要找王桂香,王桂香索性就回娘家十多天,等回来后,王桂香每天都早点吃完饭五点多就把门锁上出去,一直到晚上五点多才回家。一天王桂香回家早一点,王桂香刚打开门那些恶警就钻进王桂香家里入室抢劫,非法抄家,共翻了三个小时,非法抄家三次。十二月儿子王新春被610勒索大姑王凤英五千元钱放回。之后片警每天都上家里监视看儿子在不在家,一直持续一年。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早八点多,王新春和法轮功学员李翠玲去上访递交材料被绑架。王新春被截回当地,在家里每天二十四个小时被监控,公安局610秦汉东抢走王新春的八十元钱。白天由伊春市金山屯区新建社区的人在王桂香家楼前或侧面左右蹲坑监视,晚上是伊春市金山屯区团结派出所和奋斗派出所及金山派出所三个派出所警车停在王桂香家楼门前轮流监视,两个片警在警车里监视,王新春走到哪里监视的人和恶警就跟踪到哪里。早晚那些恶警和社区的人就敲门,特别是奋斗派出所的副所长张晓光,敲门的力气很大,也可以说是砸门,不给开门就使劲砸门,到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日已经监视四十五天了。

二零一五年五月王桂香和儿子相继都写了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法办江泽民邮寄到最高法和最高检还有中纪委。二零一五年七月金山屯610秦汉东和610李明君到家骚扰询问诉江之事,后来在八月团结派出所又多次到家骚扰和询问诉江之事。

十多年里,在恶警骚扰和非法抄家多次惊吓中,王桂香被劳教迫害麻木的身体越来麻木,越来越没有力气,整个头发都变白了,到二零一五年六月走路就没力气,最后走不了、坐不住,全身冷的哆嗦缩成一团,吃啥吐啥,在二零一六年的二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八、在最后的日子里

王新春曾这样说:我在家,暴徒去家里打,在外面,看到就打,没有生活来源,学修鞋不让,上告到哪个部门都不管,我自学维修家电,在家里开一个家用电器维修部,警察把电脑抢走,查不了资料,数码电视的许多故障修不了,维修部无法维持。警察和这些不法官员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啊。我被迫害致残,作恶的人未给我任何伤害赔偿,我对政府也未有任何特殊要求,一个残疾人,为了生存,凭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都不行,我之所以能无怨无恨的面对警察、“610”及林场各级官员对我的种种摧残和迫害,只因我是修炼法轮佛法的人。

双亲的离世,让孤苦伶仃的王新春生活更加艰难,妹妹还远在他乡,没有条件照顾他。

二零一九年二月份王新春出现半边身子不好使的症状,手抬不起来,都是周围的同修自愿的去照顾他的生活起居。陪他一起学法,帮助打扫室内卫生,做饭,给他洗头、洗澡、洗衣服、洗床单。四月二十二日那天晚上王新春处于昏迷状态,四月二十三日中午十二点半闭上了双眼,就再也没有睁开,带着对家乡的眷恋和未了的心愿悄然而去。

一个重获新生的青年,在中共江泽民集团的独裁、残暴、专制下被迫害失去了双脚、被剥夺最基本的生存权,一家三口因为修大法、做好人,过早的离开了人世。愿天下所有的同胞都来了解法轮功真相吧,明白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学员在救人于危难之中,认清中共的邪恶,让善良、宽仁、诚实做人的理念重回中华大地。共同努力制止对佛法犯罪,让好人不再冤屈。

王新春的一生虽然短暂,但是他信仰法轮佛法的毅力和不屈不挠对正义坚守的精神是永恒的。

古语云:“宁搅千江水,不扰道人心”。就是说,迫害修炼人的罪业真的是太大了,甚至是生生世世都偿还不清。伊春市金山屯区原公安局局长崔玉中,瘫痪三年后,于二零一八年十月左右在痛苦的折磨中丧命。巡警队恶警陶绪伟、李德文,二零一四年开车与牡丹江客车相撞,车毁人亡。奋斗派出所片警王学刚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开着别人的出租车,与大货车相撞,死相非常惨。伊春市政府原副市长、公安局长李伟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伊春市金山屯区公安分局原局长丁德志,遭到报应被查。原丰茂林场书记陈重被开除公职。

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中,那些曾经参与和正在参与迫害的人,从省、市到基层,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都将面临正义的审判,善恶必报。现在没有遭报,是老天爷想给其中还有可能改过的人留下希望与机会,其实他们才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牺牲品。而且人间的报应只是为了警醒世人,地狱的报应那才是偿还恶业的过程,还会殃及子子孙孙。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强权暴政从来没有一个成功过的,所有残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没有一个善终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