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三岁母亲的故事


更新时间: 2020年07月22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我的老母亲今年九十三岁了,过了大半生的苦日子。母亲小时没上过学,婚后,生过八个孩子,三个早逝,我们姐弟五人活了下来。父亲火爆脾气,家中长年吵闹声不断,没有几天安稳的日子。

从我记事起,几乎没有看到母亲有闲着的时候,为了一大家人的生活,她白天黑夜的忙。由于劳累过度,再加上生气上火 ,在六十多岁的时候,她的两耳就失聪了,十几年前又不慎摔断了腿,走路只能靠两个拐杖助步。母亲是一个很刚强的人,自己再苦再累,也不愿轻易麻烦别人。父亲去世二十多年来,她一直在农村老家独住,不愿去子女家住,不想给子女添麻烦。

几年前,我好不容易说通了母亲,冬天供暖后,把她接到我家。今年还没有供暖前,我就把她接来了。我们家安装了新唐人电视接收器,为方便母亲看,在摆放电视机的大厅里,我们给母亲专门买了一张床,周围用布帘围住,方便她休息,把她的拐杖顶部用防滑的面布做了处理,在床与厕所之间铺上了一块防滑的大地毯,使母亲行走安全,母亲见后,很高兴。把母亲安顿好后,我就告诉让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她高兴的答应了,并认真的念了起来。

我熟悉的几个同修经常来我家,每次来她们总是热情的和母亲打招呼,有时间还和她聊几句家常话,都很尊重和关心母亲,母亲也很喜欢这些同修。如果有几天看不见同修来,她就会问我:那些朋友怎么不来了?学大法的人都真好啊!不嫌弃我这个老人。

母亲很喜欢看新唐人电视节目,开始看不懂,慢慢的她也能看進去了。有一天,电视正在播放警察在天安门广场抓捕大法弟子的镜头,她看后表情胆怯的看着我说:你说法轮功好,法轮功是好,看到上咱家来的学法轮功的你那些朋友,我就知道法轮功好,她们和不学法轮功的人就是不一样。那共产党为什么要抓你们呢?警察为什么这么凶狠的打这些好人呢?

看到老人迷惑的眼神,我心里发酸,又很难和她说清楚,因她的耳朵基本失去了听力,我们之间用语言交谈很费劲。她平时看什么,也都是用自己的观念来认定,所以当从电视的画面上看到什么时,她也是凭着自己的想象而已。

母亲的思维一直停留在几十年前她耳朵好时所听到的邪党宣传的谎言。听信接受了中共鼓吹标榜自己的“伟光正”那套骗人的歪理。她会想:共产(邪)党不坏啊,这是怎么了?

我知道了母亲的心结, 我也绝不会允许邪党的谎言再继续欺骗毒害她。一定要帮她打开心结。我看着母亲,一个字一个字的大声说了三遍:大法师父传的是佛法,是来救好人的!江泽民和共产党是邪恶的,是害国家和人民的,它们专门抓好人。母亲认真的听着,她听進去了,只见她目光明亮有神,表情也轻松了,真相明白了,心结也打开了。

从那天起,母亲看电视时状态变化了。当看到讲《九评》,画面出现砸庙砸佛像、斗人、抓打人、迫害大法弟子的镜头时,她很气愤的说:这就是共产党干的,共产党就是坏!当看到出现大法师父的镜头时,她会激动的大声叫我:快来看,师父来了!师父真好啊!当看见大法弟子炼功和大游行的场面时,她竟高兴的象个孩子似的大声招呼我们:都快来看哪!这么多炼法轮功的好人哪!

有一次,她眼睛紧紧的盯着电视喃喃的说:师父啊!您这么好啊!我这么大岁数了,还能见到您,我真有福啊!我看到她眼圈红红的,像婴儿那么纯净,我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那一刻,我也不由自主的眼含热泪。我轻轻的走到了她跟前,又听到了她发自肺腑的声音:师父真好啊!我怎么这么有福能见到师父呢?!看着一脸虔诚的老母亲,一股幸福的暖流涌上了我的心头,我默默的在心里感恩伟大的师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无辜的被中共江氏集团疯狂的打压,進京为蒙冤的师父和大法讨还公道是每个弟子应尽的责任。记得我第一次進京上访,被绑架后,拉回本地派出所,母亲去看过我,那时邪党企图用亲情动摇我坚修大法的信心和意志。母亲深知自己女儿的品行,也亲眼见证我修大法身心的巨大变化和给她带来的欢乐。她见到我后,没说一句话,只是泪流不止,眼神复杂的看着我,我能读懂母亲内心的真意。在邪党铺天盖地谎言造假的日子里,很多被毒害的人也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警察曾因找我,也到母亲家骚扰、威胁过她,老人为我承受了很多。慈悲的师父也一直在保护她,几年中,母亲摔了好几次跤,对健康都无碍。她很自豪的告诉我,有一次,摔在地上,爬了很长时间也没起来,最后她想起了求大法师父帮忙,结果一会儿,师父就帮她站了起来。她很感激师父。

黄历二零一九年的腊月初,母亲着急要回家过年(我们当地风俗,过年不能在女儿家过),那天,天气不错,我的儿媳开车送我和母亲去浴池洗澡,随后,儿媳又去接她读高三的女儿了。

这之前,我已领母亲来洗过几次澡,虽然有些难,也没有出现过什么意外。当儿媳来时,我帮母亲已经洗好,正在送她出去换衣服。儿媳说:你不用管了,我帮姥姥穿衣服,再把她送到车上,你出来,咱就走。我高兴的答应了。

等我穿好衣服,刚一出澡堂的门,见儿媳正在大声哭着说:我把姥姥蹾坏了!我愣了一下,立刻师父的法显现在脑子里:“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我立即说:别哭,没事!儿媳边走边告诉:就蹾在这石头台阶上,是一个小伙子帮忙把姥姥搬上车的。

看到母亲安然的坐在车上,象什么事没发生似的。我问她:妈,没事吧?她痛快的说:没事,我明白着呢!她看着我儿媳说:别哭了,我不挺好吗?儿媳仍然哭着说:如果今天姥姥出了事,我可承担不起啊。我说:你姥姥肯定没事,放心吧。我心里明白,如果不是师父保护,九十多岁的老人,骨质疏松,这下磕在石板上,真是不敢想象。

回家后,母亲突然光睡觉,不吃不喝了,除上厕所,就是整天迷糊,一连两天都这样,我逼着哄着,她才勉强喝点水和奶。喝后,她说肚子发胀,很难受,还说:这次我感到过不去了,不能死在你家里,我得回老家,过年以后,正月再死。丈夫找医生拿了一些药,吃了也没见好。

第二天傍晚,她开始说胡话,开始我还以为她在说梦话,没往心里去。一会儿,我发现不对劲,只见她闭着眼不停的说,声音有点嘶哑。丈夫担心的说:这么大岁数的人,这种情况怎么办?当时,我没有不好的想法,心很平静,我坚信师父和大法,一切交给师父安排。那时,我正承担着一个证实法的项目,工作量很大,时间很紧迫,我不允许任何形式的干扰,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

晚上十点,孙女放学一回家,母亲醒了,对孙女说:你奶奶跟前从哪来这么多人?还有一个白头发的老婆子,抱着一个小孩,还说了一些奇怪的话。孙女听后,心情紧张的问我:老姥姥怎么了?我安慰她说:别怕,老姥姥吃药吃多了,出现幻觉,叫她回房间安心睡觉。整整一个晚上,母亲一直说个不停,根本就没有睡觉,我几乎也没睡着,看了她好几次。只见她闭着眼睛,嘴不停的说着,有时两只手还舞动着,好像很快乐的样子。

清晨,孙女上学后,我拍了拍母亲说:别说了,休息会儿吧,嗓子都哑了。她呼的爬起来,指着大厅一边说:你家什么时候搬一家人来,还盖个厢屋,家里还有个小姑娘,长的真俊,一点不闲的干活,快过来看看,说着就拉我。我说:妈,这是我们的家,谁也不敢来。她说:你家来的人可多了,一屋子都是人,我认识不几个,他们大多数都不和我说话,还有三个当兵的,他们和你家谁是亲戚。她越说越多。

我看着她那迷惘的眼睛,认真有些严肃的对她说:妈,咱什么也不说了,大声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师父救救我!”好吗?她听后点点头,就按着我说的,开始大声一句一句的说,声音洪亮根本不像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发出的。母亲喊了很长时间后,她睡了一觉,起来后,吃饭等一切恢复正常了。

在她睡觉时,我给一同修打电话,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同修鼓励我不要被假相带动。随后,我又给小妹打电话,把母亲的情况大概的说了一下。小妹听后,焦急的说:这种情况不是好现象,前几天,某某在医院住院,说了一宿胡话,第二天就走了。我得快去看看。

八点多钟,同修来了,这时母亲红光满面,精神很好,高兴的和同修说着笑着。当小妹来见到母亲的样子,根本不相信发生的那些事。我告诉她,母亲能尽快恢复的原因是大法的威力。小妹听后,非常惊奇的说:大法太神奇了!太超常了!我还以为妈这回过不去了呢。那天,侄女也正好领着孩子来看奶奶,也知道了这件事。

母亲很认真的告诉我们:人是有魂的,昨天晚上,我就回家看了看,人不能做坏事,要多做善事,心要宽,不能生别人的气。

从那以后,母亲看电视更能看懂了。看到师父,她会说:师父好,师父真好!师父真是大佛,救好人。看到抓捕迫害大法弟子,她会说:江泽民真坏,共产党太坏了,专门害好人,一定遭天打雷劈!老母亲真的清醒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