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威海市公安局环翠分局国保大队刘杰被举报


发表时间: 2020年07月02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威海市公安局环翠分局国保大队、六一零主任刘杰,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积极执行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与其他公安恶人一起对威海环翠区法轮功学员策划实施迫害,包括使用绑架、非法关押、入室抢劫、敲诈勒索、煽动造谣、酷刑折磨、非法审判等手段,干尽了伤天害理的坏事。现在刘杰被举报。

一、刘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恶行

根据目前从明慧网公开报道中收集的情况统计,刘杰共参与绑架一百二十五起,劳教三十二起,判刑六起,迫害致死三人,致残一人。以下只是几个例子,更多关于他的恶行,请查看明慧网上的报道。

1、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残、离世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二日上午八、九点钟,刘杰带领四人来到威海市海林宾馆,将法轮功学员田丽扭住毒打,接着就绑架到城里派出所继续毒打,最后将她劫持到威海看守所继续迫害。

'田丽被迫害前的照片'
田丽被迫害前的照片

'田丽被迫害致残后的照片'
田丽被迫害致残后的照片

田丽一直在喊着“法轮大法好”,恶人就用胶带缠住她的嘴。他们把田丽双手背铐在铁椅子上,强制其坐铁椅子,并拉到烈日下曝晒。由于时间过长难以忍受,田丽连人带铁椅子栽倒在地,造成颈椎折断、全身瘫痪。田丽住院期间一切医药费、生活费等全部自理,相关恶人则扬言田丽是“跳楼自杀自残”。当时田丽家人准备控诉,恶人闻风后很是惊恐,为了压制起诉一事,田丽丈夫单位的书记找到其丈夫谈话,说是他们要赔偿几十万元,并且这件事省里也知情。可是最后一直没见到所谓的“赔偿”。被迫害致残后,田丽一直瘫痪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腿、胳膊都变形了,在心身剧痛中度过近三年,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一日带着无限的遗憾离开了人世。

刘杰对田丽的去世有着不可推卸的直接责任。

2、送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劳教所受迫害

赵美玲于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八日下午,被当地六一零头目刘杰、刘金虎等恶徒从住宅楼下抓走并抄家,掠走了价值二万余元的私人财产。九月三十日,他们又通过不正当关系将赵美玲送到淄博王村女子劳教所二大队迫害。因为赵美玲坚持对真、善、忍信仰,在身体与精神上一直遭受着劳教所恶警的野蛮折磨。

温泉江家寨村法轮功学员吕桂玲,于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晚八点多钟被威海六一零的人强行绑架至一地下室,刘金虎对吕桂玲又打又骂,还狠命地揪她的头发,吕桂玲的头发大把大把地落在地上。第二天早上,刘杰想把吕桂玲劫持到看守所,吕桂玲在抗争中头撞在墙上,晕了过去,昏迷三天。刘杰等把她抬进看守所,看守所拒收,刘杰硬是把吕桂玲留下来。醒来后,吕桂玲绝食反迫害。白天黑夜被铐在屋外的大铁椅子上,臀部都被硌出血泡,人也瘦得皮包骨,还吐血,最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一个月后,六一零才放人,并扬言:先把人放了,好了再抓。回家后,吕桂玲被迫流离失所。

'吕桂玲被迫害前'
吕桂玲被迫害前

'吕桂玲被迫害后'
吕桂玲被迫害后

为了救度被谎言毒害的民众,吕桂玲与三位法轮功学员利用电视插播讲真相,后遭绑架。二零零三年二月八日,刘杰把吕桂玲押送到荣成市洗脑班进行迫害。二月底,环翠区法院非法判她十九年刑。吕桂玲当时身体极度虚弱,于五月十四日被送到威海市立医院抢救,由一武警和一狱警看着,整天戴着十几斤重的脚镣、铐在床上。七月十八日,生命垂危的吕桂玲被放回家。九月二十一日,环翠区法院邹大凯等人又强行把她送往监狱。在山东女子监狱,吕桂玲每天被强行灌食,强制洗脑,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体重由原来的六十五公斤减到三十一公斤。监狱长见吕桂玲的身体状况惨不忍睹,多次建议把她送回家,却遭威海六一零阻拦,生命垂危的吕桂玲于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五日终于保外就医回家。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日,吕桂玲在家中又一次遭到六一零人员的绑架。目前,吕桂玲仍然在山东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吕桂玲早已被迫害得满头白发,牙齿全都脱落,心脏肺部等器官出现危险。

3、绑架、非法抓捕、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零年间,家住金钱顶路91号楼的王桂凤老人三次到北京向政府陈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回到当地后均遭到刘杰绑架、非法拘留。二零零四年三月二日,在看望病人回家的路上,被刘杰劫持到威海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二零零五年三月七日,王桂凤外出办事,在回家的路上再次遭刘杰绑架并被劳教三年。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在去交电费的途中,第六次被恶人劫持到威海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刘杰指使拘留所警察,每天半夜十二点以后,把被非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从牢房拖到院子里;将铁丝绳钉在东西墙两头拉直离地面很高,然后把法轮功学员双手铐在铁丝上。法轮功学员身体不自觉地就被抻直、脚尖点地,就这样一直铐到第二天上午八点多钟。 五月十一日下午两点,五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一位老太太已六十多岁)被姓董、姓马的两个警察指使保安拖到院子吊铐到第二天上午九点钟,长达十九个小时(期间没让去厕所)。那天晚上下了一夜的小雨,法轮功学员全身都湿透了。各个监室的人都说拘留所的警察没人性,女监室的人看到后都在哭。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六一零头子李岚清来威海,威海六一零强行绑架了大批法轮功学员。第二天上午,看守所狱医殷洁以检查卫生为名逼法轮功学员脱光全身衣服,法轮功学员们不配合。她就叫来中队长宫建将法轮功学员撕拽到门外,强行关在死囚笼子里,白天太阳晒,晚上凉风吹,如此长达十九天。法轮功学员们绝食抗议迫害。所长毕可胜亲自操纵宫建、宋常双、殷洁等人,把法轮功学员铐在铁椅子里,双手反铐,双脚两道铁铐,上身用绳子五花大绑,每人旁边一名男犯负责摁住头,脸朝上摁得呼吸都要窒息了。宫建凶狠地喊道:给她们铐紧点。宋常双、殷洁对拒不配合的法轮功学员谩骂和野蛮灌食。法轮功学员们在里面失去一切人身自由,有一次,一位五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急于上厕所,被一男警打了一耳光,踢了一脚。二零零三年一月五日,这位法轮功学员在办事途中,竹岛派出所几个警察以查身份证为由,强行绑架至威海看守所。第八天,宫建以谈话为由把她叫出监室,见法轮功学员很坚定,说话间趁其不备一拳打进铁笼子里,连续三昼夜野蛮灌食。最后,刘杰又把她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孙守芬被劫持到看守所后,刘金虎在审问中把她的眼睛打坏(以后视力进一步减退,眼睛胀得疼)。最后,孙守芬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强制罚款二百元。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三日,刘杰又把孙守芬劫持到看守所,半个月后送往淄博王村劳教所。因孙守芬老人眼睛基本上看不见东西,生活不能自理,半个月后劳教所通知刘杰把人领回。经医院拍片检查,确诊为外伤引起的视神经萎缩。实际上,孙守芬的视力坏到了连走路都困难的地步。以前因为修炼法轮大法使她摘掉了四百多度的近视加散光眼镜,看水表都不用戴眼镜了,而这场迫害又使她双眼近乎失明。二零零七年八月二日,孙守芬再一次被绑架到威海看守所。家属去要人时,刘杰明目张胆地勒索钱财,张口要五千,名曰保释金。刘杰曾对威海各个派出所通知说:对法轮功上面(说了)爱怎么整就怎么整,不负法律责任。

4、入室抢劫、骚扰、绑架、敲诈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六日清晨四点三十分左右,竹岛派出所徐东升(现任鲸园派出所所长)等六人用万能钥匙破开辖区一法轮功学员家门,强行绑架该法轮功学员。同一天,还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六一零人员绑架,其中有两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是从被窝里拖出来的,连外裤都没穿。随后,刘杰、刘金虎带队,把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送往王村劳教所进一步迫害,路上一整天没给法轮功学员吃饭。刘杰一伙则大吃大喝,其中一警察说:真象旅游一样。劳教所给法轮功学员吃黑馒头,白菜帮,一天收一百元钱。有几次,劳教所警察摆了一桌鱼和肉,要等到参观的人、拍录像的人来了后才让吃饭。这位法轮功学员拒绝放弃修炼,被罚站墙边、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关地下室等残酷折磨,三十七天后才被放回。刘杰指使徐东升非法罚款四千八百元钱,给其家庭生活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压力。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六日下午三点多钟,刘杰指使刘华健、孙战军(音)身穿便衣、以为百姓办事的名义骗取一法轮功学员家人的信任后闯进其家中,而后非法抄家,连放杂品的储藏室都要翻个底朝天。刘华健、孙战军抄走了大法书籍、炼功磁带、随身听、可充电池等,还用万能钥匙将家中崭新的冰柜撬坏。晚六点左右,当法轮功学员回家时,潜伏在楼下的刘杰指使七、八人拽着法轮功学员两只胳膊就往外拖,嘴里不停地叫嚣着:拖,拖,使劲拖。刘杰在背后用穿着皮鞋的脚朝法轮功学员的小腿狠命地踢,把法轮功学员穿的鞋子踢掉后,又一脚把鞋子从客厅踢到卧室,满嘴脏话骂着:穿么鞋穿鞋。法轮功学员被拖昏后,刘杰就用拳头狠按她的人中穴。第二天,刘杰骗取其家人交纳五千元钱的保证金,并说一年后如数退还,至今一直找借口不退还。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四日中午十一点半左右,刘杰、刘金虎带领几十个警察,在无任何正当理由和手续的情况下,绑架了义务为群众修路的十三名泊于镇法轮功学员,事后有十二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二-三年。警察强行没收所有的修路工具(包括三轮车、摩托车、手扶拖拉机、小推车等等),并讲:“法轮功修路也是坏事。”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八日下午,法轮功学员赵美玲到自家草厦子时,被刘杰、刘金虎绑架并抄家,掠走了价值两万余元的私人财产。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法轮功学员谷庆蔼从超市购物出来,走到市中心时,被劫持到城里派出所。刘华建抢去了她携带的皮包,翻走了包里的现金、钥匙等,刘杰随便写了一张纸条就把她押送到威海看守所。谷庆蔼绝食抗议无理迫害,看守所叶队长指使两名犯人把她按坐在铁椅子上,铐住其两手、两脚,强行灌食,谷庆蔼当场昏死过去。关押期间,六一零的人还用抢来的钥匙,在没有亲人在场的情况下,非法抄家。六一零人员向其家人勒索一千元钱,二十天后才把人放回。

5、刘杰仍在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五年新年正月初三晚上,邹吉超、刘崇娜被路灯上暗设的监控给摄录下来,环翠区公安分局派人跟踪。三月九日十二点三十分左右,威海市环翠区公安分局六一零及国保大队刘杰、城里派出所警察,在刘崇娜住处门前蹲坑,刘崇娜一出家门,就被绑架到威海市环翠区城里派出所。一点三十分左右,他们伙同物业共七人又闯入刘崇那家中,一进家两个警察就把邹吉超按在沙发上,其他五人进行了长达三个多小时非法抄家,抢走物品达四十二宗之多,随后又把邹吉超绑架到威海市城里派出所。晚上七点左右,六一零头子刘杰等人员又把邹吉超、刘崇娜夫妇绑架到威海市里医院进行所谓的查体,强行量血压、化验血、做心电图、胸透等。晚上十点多钟把他们绑架到威海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里,狱医对他们夫妇身体又检查一遍,狱医说邹吉超身体不符合关押条件,这样六一零勒索了五千元人民币才放邹吉超回家,此后每天都有人跟踪、盯梢。

二零一五年七月底,威海大法弟子江玉霞用真实姓名给当地公检法邮寄真相信,威海六一零的刘杰等警察到江玉霞的店中将她绑架,并抢走大法书及真相币约一千元,非法关押半个月。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到十五日,丛兰英到城里派出所去要被警察抢劫的师父法像,被警察告知不在派出所,于是丛兰英就到环翠区公安局找六一零头目刘杰。在刘杰的指使下,丛兰英老人被警察拦在门岗处,不让进入,老人打电话给刘杰,也不接。丛兰英老人穿着单薄的衣服,一直坚持站在冷风中,不断的给门岗及过往行人讲大法好和被迫害真相,门岗的警察都很感动,在这样的天气中,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为了自己的信仰,为了让迷中的警察明白真相,这样坚守着……其中有一次,刘杰从办公楼出来后,见到丛兰英老人,远远就呵斥,丛兰英老人迎上去,对刘杰讲真相劝善,刘杰推搡老人,并进行威胁,不要再找他,说完,关上车门,扬长而去。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一日晚七点左右,威海张村大法弟子遇敏伶在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张村派出所绑架,当晚被环翠区六一零头子刘杰押送威海拘留所,拘押十天。

二、刘杰的个人信息

中文姓名:刘杰
中文姓名拼音:Liu Jie
性别:男
出生日期:1970年 10月30日
工作单位名称:威海市公安局环翠分局国保大队
职务:大队长 六一零主任
中国大陆的家庭住址(省、市、县):山东省威海市环翠区重庆街107号2单元604
刘杰父母亲住址:古陌路早市南头路西有两幢三层楼北面的一栋西单元
刘杰妹妹在古陌路早市路东卖小百货
刘杰另一住址:山东省威海市环翠区东城路64号402室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