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八零后走入大法修炼中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三日】二零一五年年初,在与新同事偶然的闲聊中,他给我讲了共产党的一些邪恶黑幕。开始,我半信半疑。后来他在微信上给我发了很多国内看不到的资料。大量铁的事实,再结合国内社会看到的种种乱象,使我不得不信。从小到大被中共洗脑几十年,在我心里树立的伟大光辉形象一下子崩塌,我很受打击,一个国家怎么可以如此撒下弥天大谎欺骗自己的国民,并残害荼毒百姓长达几十年!

于是,我和同事一样,每天大量的转发“民主”微信群里的文章、视频等。期间也看到一些有关国外儿童前世记忆的文章,我开始思考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存在,佛教里讲的轮回转世是不是真的。从小到大,我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把老人讲的灵异故事当作是愚昧的封建迷信。我认为所谓的灵异事情,要么是脑子里出现的幻觉,或心里相信有,就硬往那儿靠。

这之后没多久,微信里一个只聊过几句话的网友,说要离开这个城市了,临走想见一见我,并感谢我,还说有些话想当面说。我心想,他为什么要感谢我?是我在朋友圈揭露恶党让他了解了真相?既然他要走了,那就临别送一送吧,而且他还有想说又不太方便说的话。跟他一起吃饭的时候聊了很多,后来他告诉我:“你把我拉到‘民主群’之后,群里有个人发的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加了私聊以后,知道那个人原来是修炼法轮功的,给了我电子版的《转法轮》,我看了以后觉的非常好。”他又对我说:“这本书你回去一定要好好看,看了你就知道了。”看他非常认可这本书的样子,我说:“好。”因为之前听那个同事提到过法轮功也是被迫害的,我心里已经有了不解和好奇。

因为是电子版本的书,看起来有点费劲,而且那时候心里装满了对恶党的愤怒,没有多少心思去看书,每天第一时间关注的是“民主群”的动态,并大量转发到朋友圈。书也是多少天才看一次,就这样断断续续的半年时间也没看完。但是我整个的世界观已经被完全颠覆了,经过反复的思考,得出一个结论:这世界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善恶就应该有报。

那时候我对修炼没有任何概念,只知道《转法轮》里讲的好,但是心里也不确定,修还是不修呢,师父真会管我吗?有时候在路上,突然想起书里讲的道理,明白了人的酸甜苦辣是怎么回事儿,就忍不住掉眼泪,那是生命慢慢醒悟后的感动。

大半年以后,同修给我带来了《转法轮》书,我完整读了一遍《转法轮》,也学会了五套功法。

在那个期间,我因身体原因没去上班。有一天起床,脑子里象糊了一层厚厚的浆糊,头疼的很。我有十几年的神经衰弱症,严重的贫血,头没有哪天是不疼的。以前睡一觉,第二天总会清醒很多。但是上一天班下来,人就虚脱的话都没力气说,走路感觉是拖着走的。但这一次的头疼是从来没有过的,看到床就想躺,没有一刻是清醒的,弄点早饭吃吃,一两个小时就撑不住了,要睡。一天只有几个小时是半清醒状态,其余都在睡觉。开始以为是昨天因身体太虚去汗蒸导致的不适,可是以前去蒸过也没事。

这样差不多疼了五、六天以后,慢慢变好。发现头没有以前患病的时候那么疼了,轻松了很多,一天下来精神状态也挺好。我挺开心,也觉的奇怪。有一天我想:难道这就是书中讲的师父给学员净化身体吗?后来跟同修通电话,他说这都是好事。这样的情况有三次,我的头疼一次比一次轻。

师父说:“过去有许多地方的学员给我写心得体会中提到这个问题说:老师啊,我从学习班听完课回家,一路上尽找厕所,一直找到家。因为内脏都得净化。”[1]有一次,我连续拉了一个多星期的肚子,一天不知道跑多少趟厕所,可身体没有其它任何不舒服,该吃吃、该喝喝,精神好的很。我患了近二十年的甲状腺机能减退,从我得法的那年开始停药,一直到今天。

修炼后,最难过的关就是和我母亲的关系。多年来累积的对她的厌烦和鄙视,让我在心里无数次的问:上辈子我们究竟是怎样的关系?落得今生成为这样的局面。如果可以,我宁愿少活二十年,也不愿和她成为一家人。我欠她的,我可以用其它任何可能的方式偿还。我对母亲的态度很不好,我们争吵是常态。

每次想起师父的法,我也很自责。可是一面对母亲,就忘的一干二净,她一说不中听的话,我立刻就来火,甚至说很难听的话刺她,就是不能压在心里,非要说出来才痛快。师父的法让我理智的时候对母亲会好点,但没多久就被下次的争吵毁掉。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今年的二月份。

因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到来,我心里开始紧张。预言中的灾难已经来了,时间紧迫,我连师父各地讲法及经文才看了一小半,我得赶紧学法。从那天起,我要求自己每天至少看师父各地讲法一篇,要把这一篇全部看完。

有一天我悟到,之所以对我母亲那么厌烦,是因为觉的她太蠢,老是说些不经大脑思考的话,做些令人想不到的事。跟她说了这次,下次她还会犯同样低级的错误,跟她说了无数遍都没有用,因为她就在那个水平。我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想着母亲怎么老是这样,没有一点长進,我总是想着别人为什么不改变?人人都希望别人成为自己所期待的样子,母亲也在想我为什么不是她心里要求的那样?

师父说:“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1]从师父的这段讲法中,我体悟到,修炼人对谁都得好,不是别人变好了,你才对他好。我为什么不能接受别人本来的样子?修炼人的状态应该是平和的,不能以别人的好坏来影响自己的情绪变化及对别人的态度,要无条件的对他们好。只有我自己从内心改变了,我周围的环境才会好。

第二天起床以后,我的心境立刻就变了,不是刻意的压制,连头脑中对我妈厌烦的因素也少了很多。我再也不会三天两头和她吵架了,我说话时语气小声平和,思路清晰冷静,并耐心解释为什么要这样,那样做有什么不妥。现在让我再象以前那样对待她,我都想不起那时的情绪和状态了。我知道,那个很恶的物质因素已经被师父给我消去了很多。

几年前,在师父的安排下,在网上遇见了另一位同修。受她的启发,我学会了找人的执着心。在与任何人发生矛盾的时候,不要陷入具体的事情中,从自己的反应、情绪的变化、平时的一思一念中找到各种隐藏的执着心,找出来立刻否定掉:“这种心不是我的,灭掉。”“刚刚那个念头不是我的,灭掉。”虽然那颗心还在,但这样的习惯让我时时保持警觉,因为一旦放松,不去否定它,时间久了,会以为那些观念和想法是自己的,就会被钻空子。

师父说:“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1]、“在这个宇宙中还有个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业力也要得到转化。因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转化多大,都变成德。炼功人不就要这个德吗?你不就两得了,业力还消下去了。”[1]

我对利益心也慢慢看淡了,该我得的,一分不会少。若别人答应给我的没给,要么我前世欠他的,若没欠,他占取了本该属于我的,那我也开心。我是修炼人,修炼人最珍贵的就是“德”,他不是给我补偿了吗?

我也学会从身边发生的事情向内找了。比如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之前买过一个播放器,用的非常好。这第二个(同一个牌子)播放器,听了没多久就出了问题,有时打开能听,有时打开就没有声音。这种情况持续快一年了吧,一直以为是运气不好,买的这个质量不行。

最近我意识到,播放器时好时坏,是不是提醒我,这就是我的修炼状态:学法有时学,有时不学;炼功有时炼,有时不炼,带修不修的。这段时间,我比以前学法好了很多,也坚持了这么多天。再打开播放器试试,能听,而且最近一直都很好用。我很开心,因为本来考虑是否要淘汰这个播放器,想不到只是我的一念之差,播放器就重获新生。

我非常感叹修炼的奇妙,也很庆幸自己悟对了,同时也羞愧自己的不精進,让师父着急。师点化我这么久,我都醒悟不过来,不知道浪费了多少宝贵的时间。

一想到师父,我就泪流满面,我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