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兄弟媳妇绝处逢生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三日】我兄弟媳妇芝莲(化名)今年五十三岁,二零一四年九月,她的双腿被查出患有多发性肌炎风湿病。从此,她踏上了漫长而艰辛的寻医问药之路,曾在市里最好的医院三次住院治疗;然后又去了一所私人医院,据说这所医院治疗风湿病有奇效,他们也承诺在一年内能治好芝莲的病。

但是三年过去了,我兄弟媳妇在那里四次住院、长期服用了无数的中药、激素,花费大约十万多元,可最后的结果却是病情不但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糟,双腿肌肉疼痛,走路不得不拖着双腿、一瘸一拐的。

她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北京协和医院。但是去了两次之后,她的希望又破灭了。因为北京大医院与地方医院的治疗方法几乎是一样的,也是服用激素,而且是终生的。最后她真的绝望了,她说,如果她的病治不好,不能走路了,她就“自我了断(轻生)”。

当时弟媳家的情况是:我弟弟自己在家务农,芝莲常年在外打工(当全职保姆),病情严重的时候就请假住院,稍好一些,就又回去当保姆。大约在二零一七年下半年,不得不辞掉工作、彻底回家了。

三十多岁的侄子是我弟弟和芝莲唯一的儿子。他因为赌博,输掉了二十多万元。我侄媳妇与他离婚、并带走了三岁多的儿子。我弟弟面对身患重病、已失去劳动能力的妻子和不争气的儿子,真是苦不堪言。

我们兄弟姐妹五人,是个大家族,家人感情都很好。每当我们想起我大弟弟一家的状况,都感到非常的无奈和担忧。如果钱能解决问题的话,虽然弟弟家几乎都或多或少欠我们几家的钱,我们也可以再借给他们一些,共渡难关。但是,钱能治好我兄弟媳妇的病吗?北京都去了,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呢?钱,能让我侄子戒掉赌博、浪子回头吗?钱,能让我侄媳妇带着孩子回来吗?

钱不是万能的,这些都不是钱所能解决的问题。怎么办呢?只有唯一的一个办法,那就是修炼法轮大法! 我曾患顽疾,长期治疗无效,在我精神几乎崩溃的情况下,一九九八年二月,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法轮大法使我身心健康、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与快乐!

我对芝莲说:“你修炼法轮大法吧,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国内国外有许多被医院放弃治疗的重病人,都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而绝处逢生,而且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在走投无路、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芝莲在二零一八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三月下旬,就完全停止了一切用药。她每天阅读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并每天坚持炼五套功法。有时我们也在电话中简单交流如何按照“真、善、忍”提高自己的心性,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

3个多月过去了,当我在五月下旬回家去看她的时候,她已经回唐山打工去了。当时我心里还有点埋怨她:“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呢?让我白跑一趟。”但更多的还是高兴和激动。法轮大法真是太神奇了!在医院治疗五年、花费十几万元都没有治好的病,修炼法轮大法不到四个月,就痊愈了,而且没花一分钱!

不过,当时我还是有点儿不放心,给她打了个电话:“你真的好了吗?当保姆很辛苦,你能行吗?”她很爽快的回答:“大姐,我好了,我真的好了!”

听到她喜悦而洪亮的声音,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大法师父和法轮大法的感激之情!我们全家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芝莲去当保姆的第一家,由于听信了中共邪党的谎言宣传,他们辞掉了芝莲。芝莲说:“法轮大法使我重获新生,我不会放弃修炼的。”芝莲又去了另外一家,一天二十四小时照顾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单亲)。她每天抓时间、挤时间学法、炼功,并时时事事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把小孩和他妈妈当成自己的亲人。因为小孩妈妈感情受挫,有时会喜怒无常、刁难芝莲,但芝莲都忍下来了,不和她计较。芝莲记住师父说的:“但是我们在修炼中一定严格要求自己,心性上是超越常人的。”[1]渐渐的,小孩的妈妈也认同了法轮大法,不再相信中共的谎言欺骗。小孩还经常和芝莲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变的很懂事,和芝莲很亲近。

芝莲修炼了法轮大法,不仅获得了身心健康,性格变得开朗了(以前她很内向,经常愁眉苦脸的)。回家的时候,我们也能听到她的欢声笑语了。而且,她还经常主动与她儿媳打电话沟通,对她们母子问寒问暖,关心她们。有一次,她还主动邀请她儿媳娘家人,在饭店给孙子过生日。两家人在一起,高高兴兴,消除了一些矛盾和误会,增進了感情。这一举动,真让我们吃惊不小,这还是那个很自我封闭、很少与人主动交流的芝莲吗?

自从芝莲修炼了法轮大法,不仅她自己变化很大,她家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喜事连连:首先,我侄子戒掉了赌博,并找了一份卖车的工作,挣钱很多,很快就还清了借款。并且最让我们开心的是,我侄媳妇也带着孩子回来了。

最令我惊讶的是,侄子脾气的改变。几年前,在一次大家族的聚会上,他出于对他爸爸的关心、不让他爸喝酒,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我们很不舒服,心里很为弟弟尴尬。因为侄子说话的语气是强制、是命令、是指责。当时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因为我们觉的说什么都是多余的、都无法改变他。我弟弟也经常向我们诉苦,说我侄子很不懂事。但是在去年的一次聚会上,却彻底的改变了我们对他的看法。在饭后闲聊的时候,我弟弟无意中说因为急用,他借了几百元钱。我侄子当时就拿出大概两千元钱给了我弟弟,并且还说如果我弟弟缺钱,就给他打电话。那种说话的语气与态度和以前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我们很是感慨万千、非常欣慰。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