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好小同修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九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九月得法的,我有一个女儿同修,从小跟我一起修炼,今年十八岁,风风雨雨共同走过了十几年,磕磕绊绊,幸亏师尊不离不弃,一路看护,才让我们能在这条修炼路上一直前行。下面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和我家的小同修共同修炼的一点心得。

一、小同修随着大人修炼

女儿四岁的时候,我开始带她学法炼功,六岁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先后到了韩国,那时候我对女儿要求比较严格,每天带她参加集体炼功、集体学法交流,女儿和大人一样,每天炼功两个小时,集体学法学一讲《转法轮》,然后我再和她学新经文,那时候我带她出门就在路上背法,她就在一边静静的听。遇到什么事情我都和她在法上交流,比如买冷饮的时候,我告诉她我发现自己贪吃的心;和售货员讲真相的时候,发现我有爱面子的心等等,她就在一边听。

后来慢慢她也和我交流她的心得,比如她说去幼儿园有个小男孩踢她一脚,但她没生气,那个小男孩给她德了。

还有一次,她持续几天高烧不退,我摸她的额头滚烫,我帮她发正念,给她听师父讲法和普度音乐,但是一直没见好转,后来她哭着说:“妈妈,我实在坚持不了了。”我听后心里也有一点不稳了,心想她毕竟是个孩子,对法也不知道到底理解多少?我问她:“你觉的你是病?还是消业?”她马上很肯定的说:“是消业。”我马上心定下来了。后来又过了一天她退烧了。

后来我突然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关,来势凶猛,旧势力随时虎视眈眈的想把我拖走。我加强学法,加强自己的主意识,但是感觉极其艰难,经常会感到灰心绝望。那时候女儿的天目是开的,经常会看到一些另外空间的景象,她时不时的就会蹦出几句话来鼓励我。比如她会告诉我她看到我头上有一朵莲花,是什么颜色,她的是什么颜色。还有一次她看到我灰心丧气的,就鼓励我:“妈妈你别灰心,虽然你现在觉的很难,好象很吃力的推开一道门,结果往前走还有一道门,你再打开发现还有门,但是当你打开最后一道门走出来的时候,你回头看看会发现你已经走出去很远了。”我听后觉的特别受鼓励,后来我也经常用这个故事鼓励病业中的同修。

二、小同修经历常人大染缸的考验

师尊说:“有些大法弟子的孩子,小的时候他没有什么观念,随着大人在炼功,表现的也不错。孩子小嘛,天目也能看见一些景象,对你还有帮助。但是,一大了,他的自我观念就有了,被社会带动的就强了;你再放松他,他就随波逐流去了。”[1]

我家的小同修就是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女儿九岁的时候,我们搬到了加拿大,开始女儿还能一直保持着以前的修炼状态,但是后来等慢慢接触社会以后,尤其是和学校的一些常人孩子整天在一起玩儿之后,开始随波逐流,慢慢的向常人的方向退步。受下滑的常人观念的影响,使她对我教给她的一些做法开始不理解。比如孩子的学校在我们公寓的马路对面,我告诉孩子不要穿马路,要到红绿灯那里绕过去。刚开始孩子还按照我说的做,后来有一天她不高兴的和我说:“妈妈,我觉的自己好傻啊,我和大家一起走着,别人都横穿马路过去了,就我一个人跑去绕远。而且同学们谈论的话题,我什么都不知道,根本插不上嘴。”有时候她还会抱怨,说她从小到大就没过过好日子,爸妈从来不带她出去玩儿,也几乎没吃过什么好东西,没买过好衣服,说她的中国同学一直在和她吹嘘家里怎么怎么有钱,买了什么什么名牌,到哪里去旅游……让她听了很不舒服。再后来,她说她的两个最要好的朋友霸凌她,让她非常痛苦,有时候她都不想活了,她也不想去上学了。我看她几乎每天回来都很不开心的样子。她那时候每天只学一点法,也很少炼功,发正念也很少,基本是摆样子。她说修炼太苦了,她不太想修炼了。

刚开始看到她的状态,我心里很着急,我一直开导她,告诉她大法小弟子和常人孩子不一样,是道德更高尚的修炼人,但是我也觉的自己的话很苍白,给不到她任何实质的帮助。后来她开始迷上了网络,上社交媒体看各种视频。她每天三点多放学回家,一直到我下班回家这段时间,她会一直看视频。我有时候急了就把网络的线拔走,让她放学上不了网,她非常生气的抱怨说,她的作业都做不了,回家什么都干不了,让她一个人呆在家里要崩溃了。

看到昔日精進的小同修变成这个样子,我心里非常伤心,有一次孩子状态好一点的时候对我说:“妈妈,我觉的自己就像一朵花,虽然花瓣已经枯萎了,其实我的根还是扎在大法中的。我有时真想自己什么也不干,跑到一个公园的大石头上自己学一天法,但是我做不到,我也很痛苦。”我听后心如刀割,自己偷偷坐在床上大哭一场,冷静下来之后,我开始找自己:首先,要放下对孩子的情,人各有命,被情带动得这么厉害,抱怨、指责、伤心是不可能给到孩子任何帮助的。

第二,我发现自己走极端,没有给孩子提供一个正常的成长环境,把自己和孩子都封闭在一个修炼人的圈子里,没有娱乐活动,没有学习常人生活中必备的一些知识,也没有引导孩子怎样和周围的常人同学相处,导致她和周围的环境对立起来,再加上在韩国艰苦的生活环境以及受迫害的恐惧,让女儿没有看到修炼人阳光、正面、高尚、受人尊敬的形像,而是觉的修炼就是吃苦,受歧视、受迫害。这种极端做法后面,其实还有一颗私心,不想浪费时间来安排孩子常人方面的生活,宁可把时间留下来自己学法。

第三,也是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我发现自己的党文化,把自己的观念强加于人,强迫孩子接受,并且经常用恶的一面来以恶治恶,没有包容和善心,导致孩子的抵触。那时候我女儿特别愿意和一位台湾同修阿姨交流,每次看到她们说话都开开心心的,后来我就特别留意了一下,到底我和这位同修有什么不同。后来发现,这位台湾同修不管女儿抱怨什么,她都乐呵呵的听着,表示理解,并没有任何反驳,更不会要求她说你要向内找啊怎么怎么样,或者说修炼人就应该怎么怎么样做的更好,而是首先主要是肯定她的优点,同时用法中的话鼓励她还没做好的地方。而且我发现这位同修并不是故意安慰女儿才这样讲,而是她确实内心就是这么想的。从她那里我感受到了,她永远能理解别人的不足,从来不会抱怨指责或要求孩子要达到什么标准,只要孩子有一点点的進步,她都会发自内心的为孩子高兴。女儿从她那里得到的永远是理解和鼓励、积极向上的动力,而在我这里得到的经常是打击甚至是指责。

后来我开始尝试改变自己,尽量用善和宽容来对待孩子的问题。让自己从内心深处真正体谅小同修修炼的不容易,并珍惜小同修在乱世中还能坚持修炼的可贵。我开始给孩子用心挑选生日礼物,并在生日贺卡上写上一些赞美和鼓励孩子的话,给她一个惊喜;我会带孩子去wonder land玩儿,并且全程陪她玩儿,和她一起开心,而不是像之前那样心不在焉,让孩子自己玩儿,我在一边背法;有时我也会和孩子一起去电影院看女儿喜欢的电影,回来热烈讨论一下电影情节,引导孩子和大法的善恶标准对照一下,好的地方和不好的地方在哪里。通常这时候孩子会很开心的和我聊。

我不再象以前一样,认为陪孩子做这些事是常人的情和浪费时间,我希望能用自己真诚的付出来让孩子感受到身边一个家长同修对她的爱和支持,而且是没有任何条件的。作为一个共同修炼的道伴,她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并没有指责或要求我什么,而是给了我很多的帮助和鼓励。反观自己,做的真是很差劲。

后来孩子的状态有了一定的好转,但是仍然时好时坏,我尽量提醒自己不要动心,别执著结果,只要认为是对的,就坚持去做,不要放弃。

二零一六年三月,女儿放春假的时候,我先生突然在短短几天内出现病业假相被迫害离世,那时候女儿去了美国参加了一个春令营,呆了一个星期。当回家的时候,得知爸爸已经去世的消息,她简直不敢相信,非常排斥这个事实。她非常伤心,哭了好几天。那时候明慧学校的老师和身边的几位同修也很关心我们,经常带孩子过来陪伴女儿,并安慰和鼓励我们。那时候我压力很大,要料理先生的后事,还要面对先生家人的不理解,项目的事情也不能耽误,还要照顾孩子。那时候我每天下班情绪都很低落,为了不让自己的坏情绪影响孩子,我会自己先到公寓最高一层一个无人的地方,静静的发一会儿正念或学一会儿法,等情绪稳定下来再下楼用笑脸面对女儿。那时候我强烈的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和孩子,在很多事情上都给我展示出大法的神奇,让我感到心里踏实和温暖。

后来女儿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这件事情对她的打击很大,但同时也让她看到了修炼的严肃和人生的短暂无常。我感觉孩子在这件事情之后,修炼状态反而渐渐在好转,开始能够认真学法了,而且学法的量也比原来多了一些。

三、小同修学会自己修炼

我看到美国的飞天学校招生,就鼓励女儿报名,她犹豫不决。我希望她能自己思考后做决定,让她慢慢学会自己走路,并学会为自己的行为担当责任。我说妈妈非常希望你能上飞天,但是我不勉强你,你自己决定要不要去,但是我希望你一旦决定了,就不要改变,再难也要坚持走下去。她考虑了一下说:“妈妈我还是决定去飞天,我放不下我的舞蹈。”接着她哭起来,说:“妈妈我选择了一条最苦的路。”我鼓励她说:“你做的很棒,你应该为自己感到骄傲,妈妈也为你骄傲,坚持下去,妈妈会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女儿刚到飞天非常不适应,几乎每次给我打电话埋怨,经常问我什么时候把她接回去。我每次基本都是静静的听孩子的抱怨,我知道她需要一个倾诉的对像,但是我也不被她的情绪带动,我反复提醒自己,孩子吃苦是好事。每次她说完我就会鼓励她,说我非常理解她,她能在这么艰难的环境完成所有的事情,这么能吃苦,作为同修,我都很佩服她,将来她作为飞天学校的第一批学生,会载入史册,是无比荣耀和幸运的事情,所以要加油。

那时候我想办法带她多学法,因为她的网络不能随便用,所以不能上平台学法,而且她每天晚上回宿舍都已经很晚了,读法会影响宿舍其他同学。我就想了一个办法,晚上打通她的电话,然后她插着耳机听我读法。因为学法时间太晚我经常犯困,后来我就跑到外面小区的路上,边走边读,发现自己也挺入心的,女儿也反馈说这种方法她挺能学進去的。

每周末我会和女儿通一次长的电话,和她交流心性方面的一些体会,女儿挺喜欢听我讲,她也会交流一些她的心性提高的故事。渐渐的,女儿适应了飞天的生活,修炼状态也有了很大的進步。学法,炼功,发正念也变的专心了。

后来她和我讲:“妈妈,幸亏你在我状态那么不好的时候没放弃我,想各种办法拽着我别掉下去,而且妈妈从来不强制我,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我听了心里很感动。

现在女儿同修已经开始参加神韵的巡回演出了,她在经历了几番魔难之后,开始兑现自己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誓约。回首看看女儿走过的这段修炼路,其实我没有做好,是师父慈悲,给大法小弟子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修炼环境,帮我解决了这个问题。写出这些,是希望能给和我有类似经历的同修一个借鉴和提醒,少走一些弯路。希望大家共同努力,把小同修带好,共同精進,不辜负师父的期望。

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叩拜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