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前司法部长:中共是政治病毒(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三日】(明慧记者英梓报道)2020年6月初,多位全球知名专家在加拿大知名智库蒙特利尔种族灭绝和人权研究所(Montreal Institution for Genocide and Human Rights Studies–MIGS)举办“十字路口的中国:疫情下站起来捍卫人权”的视频研讨会。专家们曝光了在疫情期间,中共在国内加大了对包括法轮功在内的团体的人权迫害,以及媒体、网络控制,并将其推向世界。专家们也分享了全球应对的建议。

加拿大前司法部长:中共是政治病毒

加拿大前司法部长欧文·考特勒(Irwin Cotler)在论坛上表示,中共是政治病毒,并分享了追责中共的方法。

图1:国际人权主要倡导者、加拿大前自由党司法部长欧文·考特勒(Irwin Cotler)认为中国政府(中共)应对中共病毒大规模蔓延负责。

他表示,中共的毒性体现在对香港民主运动的攻击和对维吾尔人、藏人的镇压,以及对法轮功的持续迫害,还有对台湾迫在眉睫的威胁。北京对媒体自由进行不间断的攻击,对旨在保护国际秩序的机构也进行了攻击。

对于追责中共的方法,考特勒表示:

首先,最近建立了一个关于中国问题的国际议会联盟。全球九个国家议会的议员们聚集在一起,组成一个良心团体来保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保护普遍人权,保护那些遭受侵犯的人,保护民主国家的安全和廉洁不受北京的威胁。

第二,最近由加拿大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与其它外交部门共同发起一项提议,呼吁派出联合国特使保护香港人民的权利和自由。

第三,需要控制住中共。我一直想把中共政权与中国大陆人民区分开来,中国人民也是受害者,是被中共压迫的受害者。必须追究中共的责任。

第四,结束对法轮功的抓捕和迫害,以及对他们的信仰体系“真、善、忍”的持续不断地犯罪。他们一直是非法活摘器官的主要受害者。最近在杰弗里·尼斯(Geoffrey Nice)主持下成立的中国人权法庭,将其视为中共的反人类罪。

第五,结束对藏人的驱逐和镇压,以及对台湾人的威胁恐吓。我们需要与藏人和台湾人站在一起,必须一如既往地与民主人士同行,和香港人民、受迫害的法轮功,以及受到威胁的人们站在一起。我们必须与这五类人建立联系,与他们联合起来并加以保护。

第六,北京要为其针对媒体自由的大规模攻击而承担责任。媒体自由是建立基于规则的民主秩序和尊重民主的支点。

第七,保护我们国际机构的完整性,停止中共对其充满偏见的影响,包括世界卫生组织、世界银行、世贸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机构。

第八,对侵犯人权的个人实施有针对性的马格尼茨基制裁,以保护香港人和其他遭受侵犯的人。让我们记住,马格尼茨基制裁并不针对任何特定国家或政府,而是针对严重违反人权的个人,我们必须通过有针对性的制裁来声援受害者。

第九,对中共进行独立、公正的全面调查,使其对瘟疫大流行负责,并采取补救措施。

自由之家高级分析师:疫情期间中共加剧迫害

自由之家高级分析师、中国传媒研究总监萨拉·库克(Sarah Cook)女士在发言中表示,疫情期间中共加大了对社交媒体、网络的控制,加剧了迫害。

图2:“自由之家”资深研究分析师萨拉·库克

自由之家从法轮大法信息中心的报告中了解到,中国各地逮捕法轮功修炼者的人数呈上升趋势,其中许多人只是试图分享有关该流行病(中共病毒)的未经审查的新闻或突破防火墙的工具。她举例说,广东省一名教授因张贴有关中国法轮功修炼者遭受迫害的图片而被判入狱三年半。

自由之家分析了很多中共的审查指令发现,疫情期间,中共审查和被认为是敏感信息的主题也扩大了,从以往的暴露侵犯人权的关键信息,如天安门广场、西藏、法轮功、维吾尔人、民主运动等发展到关于公共卫生和安全的信息,系统审查和限制,目前甚至围绕中国的公共卫生和安全的主题。

库克解释,这些实际上只是冰山一角,非政府组织中国人权维护者已经记录了近900个中国互联网用户在4月初被以所谓“散布谣言”的罪名拘留。但案件的细节很清楚地显示,他们中的许多人实际上是在报导他们生活或社区里发生的事情,特别是在武汉,或者批评中国政府的反应,而不是所谓“恶意传播某种有关这一流行病的虚假信息”。

库克认为,中国警察不遗余力地压制独立的信息来源,特别是在武汉疫情的高峰期,能够从内部拍摄城市疫情状况的一些勇敢的公民记者,被拘留,其中一个已经回家,但两个还是杳无音讯。

中共连续第四年成为最严重的侵害互联网自由者

库克在发言中揭示了疫情期间,中共加大力度控制媒体和网络的三大趋势。

第一个趋势是,中国互联网审查力度扩大,而且互联网审查更加自动化。“自由之家”每年在全球65个国家对互联网自由进行年度评估,去年中国连续第四年成为互联网自由最严重的侵害者。她举例,越来越多人的整个微信帐户被关闭,在娱乐、约会、名人八卦等网站更多的非政治话题被删除和限制,越来越多中国的应用程序中能够自动化审查更多信息,而且(中共)利用人工智能扩大了审查的复杂性和广度。

第二个趋势是,中共越来越多地诉诸法律报复,“不只是你的评论将被审查,人们还被拘留、监禁。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囚禁记者的监狱,我们确实看到案件,甚至最近有一个专业记者因揭露腐败,被判处15年监禁。”

她谈到的第三种趋势是中国调查记者数量减半,团队被解散。长期在一个极其严格的媒体环境中,自2013年以来,调查性新闻的空间缩小了。

澳大利亚参议员:疫情让世人更加认清中共

澳大利亚参议院首席参谋长,政府问责制的影子助理部长和反对党事务副主管金伯利·基钦(Kimberly Kitching)表示,澳大利亚对与中国的双边关系的看法发生了变化。

'图3:澳大利亚参议员金伯利·基钦(Kimberly Kitching)在近期的研讨会上表示,经历疫情后,让澳大利亚人更加认清了中共。澳大利亚议会和政府采取一系列行动,抵御中共的渗透。'
图3:澳大利亚参议员金伯利·基钦(Kimberly Kitching)在近期的研讨会上表示,经历疫情后,让澳大利亚人更加认清了中共。澳大利亚议会和政府采取一系列行动,抵御中共的渗透。

她说:现在我想每个澳大利亚人对中共都有了自己的想法。在对中国的贸易中,澳大利亚陷得很深,确实有许多公司与中国进行了贸易。但是澳大利亚人普遍认为,与中国的交往应基于价值标准,这一点必须是首要的。至少人们在这方面的意识正在加深。目前,澳大利亚在许多方面都在收紧,涉及许多层面和许多部门。部份原因是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有很多与中国的贸易,需要决定进退取舍。

无独有偶,考特勒在发言中称,加拿大最近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超过80%的加拿大人不再信任中共政权,这是加拿大人的重大转变。相信同样的现象也在澳大利亚和其它民主国家反映出来。加拿大人看到了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掠夺性政权,既对自己的公民进行大规模镇压,又向国外输出侵略。

美民主基金主席:与中共的战斗事关价值观和政治理念

美国华盛顿特区国家民主基金的主席卡尔·格什曼(Carl Gershman)在论坛上强调中共对防控的延迟是瘟疫大流行的根源,同时中共以瘟疫为掩盖,展开战狼式外交对世界凌霸,与中共的战斗是政治理念和价值观的斗争。

他认为,中共的极度不安全感——哥伦比亚大学学者安迪·内森(Andy Nathan)称之为“无法解决的先天缺陷”,是因为他们的独裁体系缺乏合法性。

格什曼说,现在是重新捍卫所有人的自由和人权价值观的一个非常紧急的时刻。目前与北京和中共进行的这场战斗涉及许多方面,其中一些是军事、经济和技术方面的。但这从根本上来说是一场政治理念和价值观的斗争。在这场斗争中,我们最好的盟友是律师、新闻工作者、教授,宗教信徒、少数派权利倡导者以及其他中国人。这个敌对的政权毒害了全世界。终结该政权,并以尊重民主权利的国家取代它。

中共广泛系统的实施反人类罪  各方力量需联合抗共

美国大屠杀纪念馆西蒙-斯克约特防止种族灭绝中心(Prevention of Genocide at the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主任娜奥米·基科勒(Naomi Kikoler)说:“当我们看到中国政府所犯下的大规模暴行的现实时,这是都非常真实的,要确定应对的行动方案,也是真正具有挑战性的方面之一。”

她从大屠杀中发现的重要教训之一是,只有与其它地方的盟友合作,才能够帮助个人的领导才能发挥作用。她认为,中共针对特定群体存在着广泛而系统的反人类罪。“我们试图进行的工作是继续推进这一法律分析,并且使之成为事实。不仅可以说是(保护)弱势群体,而且也包括广大国际社会的参与,为将来的参与打下基础。我们知道,犯罪者经常使用并试图为他们的犯罪找到某种理由,我们工作的另一个方面是进行审查和审讯。”

考特勒说:“我们需要一个能唤醒民主国家的有效的国际联盟。到现在为止,民主国家中的太多的人对这些大规模侵犯人权的行为过分默许或视而不见。现在,我们有责任为受害者寻求正义,并对违法者追究责任。”

格什曼认为,在民主和人权这一点上,我们必须团结中国国内那些没有屈服的人,这是他们抗争的实质所在。当今国际政治的关键时刻,我们必须围绕着有效的政策走到一起,这既能阻挠中共,也将支持中国人民实现自由。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