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仓在河南禹州任职期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发表时间: 2020年07月03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李建仓,曾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至二零零四年六月期间任禹州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一职。在此期间,禹州市对法轮功学员的骚扰、绑架、抄家、拘留、劳教、判刑等迫害,李建仓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一、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1、周花转被劳教所迫害致绝症复发

周花转,女,四十六岁,禹州市顺店镇法轮功学员,修炼前曾身患乳腺癌晚期,求生无望,痛苦不堪。一九九六年,她经亲朋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很快得到了康复。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周花转因散真相资料遭恶人举报,被顺店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在禹州市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的迫害下,导致她乳腺癌复发,直到奄奄一息时,劳教所才于二零零三年一月放她回家。顺店镇派出所警察不断到周花转家中骚扰、恐吓,她的病情无法康复,于二零零三年九月九日含冤离世。

2、惊吓致死的老人贾玉枝

贾玉枝,女,九十八岁,河南禹州市人。年近百岁的老人贾玉枝,全家人修炼。老人能认真聆听师尊的讲法,能打坐、抱轮,身体变化感觉明显。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全家人都遭受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儿孙们被非法劳教、拘留、罚款、送洗脑班就有八人,被非法拘禁失去自由就达二十人次之多,最长被劳教超期关押的达四年之久。不法人员们更是肆意上门骚扰,年近百岁的老人,经受了巨大的惊吓和精神创伤。老人经常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孩子刚回来,那个孩子又被绑架走。最凄惨时,偌大的家院仅剩老人孤独一个,只能靠好心邻居送口热饭吃。老人颤抖着从屋内挪到屋外,泪眼昏花,整日眼巴巴看着门口,期盼亲人早日归来。在长期的精神折磨和惊吓,老人的身体每况愈下,卧床不起,在痛苦的煎熬中,于二零零二年四月底含冤离世。

二、遭酷刑折磨到法轮功学员

1、十名法轮功学员遭酷刑逼供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五日晚,禹州市法轮功学员借用两辆面包车,在距市区三十公里外的方山镇大面积传播真相。十名法轮功学员因散真相传单被非法抓捕。以禹州市公安局李金亮、张冠林、夏玉霄为首的警察,在禹州市火力发电厂招待所的一间地下室内私设公堂,进行酷刑逼供。苗中凯亲自从许昌第三劳教所带来一个上绳“专家”,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

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王书采、张君霞、姜雪萍、张少锋、张奇、赵建营、李保运、魏国铎、闫二玄、肖殿卿。

二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赵建营被连续三次长时间上绳刑(一般人被这种长时间上绳刑,上一次就很难再承受过去),致使双手伤残。警察苗中凯还狠毒的将手铐戴在赵建营的脚脖上,使手铐牙子深陷肉中,然后苗又用脚在手铐上猛踩,使赵建营脚脖象断折了一样钻心疼痛,并对其毒打、电棍电。

警察夏玉霄等让法轮功学员张少锋强行长时间跪在一只带尖的瓷茶杯盖儿上,苗中凯将张少锋戴手铐的双手按在地上,用穿皮鞋的脚在手铐上面来回猛踩,致使张少锋膝盖扎伤,鲜血直流,手腕受伤,使他在禹州看守所被关押期间很长时间生活不能自理。

这十名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判重刑(高的达十年、九年、八年不等),后被非法关押在新密和新乡监狱迫害。

三、有至少二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和劳教

1、被非法劳教

王红伟,男,三十七岁,二零零二年非法劳教一年。
王仙珍,女,六十一岁,二零零二年二月非法劳教二年。
文爱珍,女,四十八岁,二零零二年二月非法劳教二年。
郭小红,女,三十五岁,二零零二年二月非法劳教二年。
朱改玲,女,四十七岁,二零零二年三月非法劳教。
刘占伟,男,三十八岁,二零零二年八月非法劳教一年半。
周花转,女,四十七岁,二零零二年八月非法劳教一年。
张菊花,女,四十五岁,二零零三年五月非法劳教二年。

2、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二年三月,禹州市法轮功学员冀爱莲因讲真相被绑架拘留,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新乡女子监狱。

二零零二年七月,张琦因讲真相遭恶人举报,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在回家时被蹲坑的夏玉霄等恶警绑架、关押。后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六日,河南禹州市法院对当地十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张少锋被判刑十年;赵建营被判刑十年;王书采,被判刑九年;姜雪萍被判刑八年;张君霞被判刑七年;闫二玄被判刑六年;李保运被判刑五年;张奇被判刑四年;肖殿卿被判刑四年;魏国铎被判刑三年。

四、组织编写污蔑大法的书毒害众生

二零零三年十月,禹州市委出版了一本名为《教育、转化、巩固法轮功练习者学习资料汇编》的书,恶意诋毁诽谤法轮大法,毒害世人,并强行将该书发到大法弟子家中。参与出版此书的有关人员:主任:周庚寅(市委书记)张明山(市长);副主任:袁保根 唐群喜;责任编辑 宋留振 盛勇智;执行主编:刘占稳;委员:张英绍、范仲瑾、李建仓、王坤堤、赵永鑫、刘占稳、周振峰、陈玉敏、孟晓珂、董吉亭、夏玉霄

五、绑架、抄家、拘留、敲诈勒索部份案例

在李建仓在任期间至少有四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绑架、抄家、拘留

二零零二年夏天非典时,张冠林、夏玉霄要绑架法轮功学员王淑贤(禹州市夏都学校教师),王淑贤闻讯后离家出走。警察威胁家人不交1500元罚款就要拘留王淑贤的儿子,结果家人被敲诈1500元。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禹州市万宫中学退休教师、法轮功学员王书贤被学校领导骗进学校后,被国保警察绑架到夏都办事处非法关押,在经过十多天洗脑迫害后,办事处强迫其家人交出800元现金才将她放回。

二零零二年十月的一天半夜一点左右,王仙珍熟睡中被惊醒,一伙人闯进家中,其中一人上到床上,把王仙珍双手反剪到背后,当时七八岁的小孙女吓得哇哇大哭,大声喊着“奶奶、奶奶”,被绑架抄家后被非法关押在禹州市看守所半年左右,期间禹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企图将其送到郑州十八里河劳教,因劳教所拒收被送回家。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八年王仙珍先后九次被绑架抄家(几乎每年一次),给本人和家属在精神上、肉体上造成极大的伤害。禹州市很多大法弟子都曾和王仙珍一样被反复绑架、关押。

二零零二年十月,禹州市大抓捕,法轮功学员王永胜被绑架到禹州市拘留所非法关押七天,迫害人:火龙镇派出所所长王少华、国保大队夏玉霄等。这次大抓捕被无辜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很多。

二零零四年四月下旬,国保警察夏玉霄闯到法轮功学员王雪娥家开的门市部,对她丈夫敲诈说:有人举报王雪娥发传单,让她到局里走一趟。其丈夫张国昌当时塞给夏玉霄200元现金和一条香烟,夏走了。第二天夏玉霄又来到门市部,让她丈夫带他去家里看看,结果在家中枕头下搜出一本《转法轮》,夏又威胁要绑架王雪娥, 又敲诈了1000元现金作罚款,才作罢。

二零零四年三、四月份,法轮功学员王桂香在乘坐的出租汽车上给司机讲法轮功真相,遭司机举报,王桂香被国保警察夏玉霄一伙从家中绑架,拘留期十五天,关押在许昌看守所。关押第七天时,她年迈的婆婆病故,家属要求释放她回去见上老人最后一面,被政保科无理索要7000元罚款后才将其放回。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七日,禹州市610在市委招待所举办强化洗脑班,为期十天恶警到大法弟子家中绑架,神垕镇大法弟子王仙珍、禹州市李湘真被绑架进洗脑班,还有数名大法弟子在家中遭到恶人骚扰、绑架。

'李建仓'
李建仓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