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工作中的“小事”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一日】因为一些原因,我来到了一个新的子公司。公司知道我为人认真负责,想让我管理材料,但是这个子公司的材料是经理的亲戚在管理,所以就给我挂了个名,实际安排我去干活。在中国大陆的人都知道,几乎一切都是靠关系,实际上我关系更硬,但是我没有什么怨言就去了。

一开始非常累,我早上早起,来不及吃饭就去上班,经常很晚才回来,无论什么地方需要,我都尽心尽力去做。不久以后要搬仓库,经理的亲戚不干,我一个人挂钢丝绳,指挥吊车,然后我自己解绳,零碎的东西我自己装车自己开车,然后自己卸车,以前好几个人干的事,大多数我一个人就完成了。

后来,防护用的架管经常被其它班组偷懒拆走用了,这样很容易造成伤亡事故,这些班组的人都是有关系的,不好管理,也没人愿意去管,时间长了大家都在看手机也不过去。经理让我去管理,说防护放倒就扶起来,实际上他也明白不好管理,一是防护的地方太多,全走一遍就很长时间,还要把那些拆走的防护补上。我每天一遍,从不间断,甚至安全检查开始了我还在忙,安全科的人很理解,他们也觉的让我干放心。

后来经理的两个亲戚互相闹矛盾,走了一个,另一个天天在屋里插上门不出来,收料不点数,少了几千元的东西找不到了,经理让他回家,他生气不跟我交接,我一進仓库门就赶我出去。我一直让着他,后来见了面一直也很好。

以前其它工地很容易丢东西,电线电缆会被人缠在腰里或者放在包里带出去,所以经理在穿电线以前让人做了几个样板间,然后算出总量,用这个方法控制用量,让我在穿线工下班的时候翻他们的包。我每天记录他们的工作量和用线量,这样有一点异常就能看出来。下班以后,无论他们走的多晚我都等着最后走,他们看到我认真,对他们也很好,他们也很自觉,剩下两公分长的线头都交回来,就这样,一次也没翻过他们的包,也没搜过身,穿线结束以后,电线比通过样板间计算的还省了很多。

有一些供货商觉的自己有关系,有的故意说跟谁认识,有的很蛮横,还要撒尿给我们看,但是我都坚持原则,这个人直到公司要退他们的货才老实。还有一个供货商觉的我给他帮忙卸车,非要给我烟,我坚决不要,我出去了一下,回来一想不对,一翻东西,果然她给放到纸下面了,接着就追出去放到她车上了。

供货商送货偶尔会出现错误。有的嫌麻烦,按总件数收,不会查每一件里面的支数。我收货的时候,都很仔细的查数,少了不行,多了给对方退回去。有一次送货的不承认少了,一件一百支左右,我跟他一起查了八遍,他才承认。有的不好查,我会抽一部份样品称重,然后算出总重。还有一次发现货送多了,送货的觉的我认真,他告诉我,他曾经拉着一份货送了三个地方,到每个地方签了字,然后并不卸货,给材料员一条烟,把货拉走,继续去下一个地方。还有一次对方的货很多,在我们这里卸完一部份,急匆匆的去另外几个分公司,那个老板也戒心很重,我告诉他说多卸了十件,价值好几千元。如果他一家一家卸完,到最后一家才发现少了,回过头来不知道是在哪个公司卸多了,还是厂家发少了,肯定很着急。从那以后他非常信任我。

零散扔在外面的东西也很多,我有时间就捡回来,做地面之前,我找了一个强磁铁,把地面上所有的废铁吸了一遍,收回来大概有几百斤。有一些材料,班组随手扔的到处是,我通知他们捡回来,他们不捡的,我捡了送到他们那里。仓库以前有一些剩的东西。有的在箱子底,有的在袋子里,有的在其它房间,用的时候不知道,我都抽时间一一清理归类摆放,能用的都慢慢用上了。

有一些包工头是二包三包,还有更多的,一个包工头干好几个工地的活,经常不到现场,上报需要的材料很随意,每一次报材料,我不但查看仓库的库存,还把现场和他们班组的剩余材料盘点一遍,在报表里全部扣除,班组手里有多少材料,包工头经常还不如我知道的清楚。他们用不了的,我们及时给他要回来,或者给其它班组用,或者退货。这里面有我们同事的共同努力,到结束时,其它分公司剩的材料一大堆一大堆的,我们的现场最干净,仓库剩余材料极少极少的。

有一次租赁的老板是我的熟人,经理要求点数的时候要另一个人跟我一起,并且说只有损坏,没有损耗,意思是丢了要找我,后来我才知道以前租赁归还的时候短缺过两万卡子,价值十几万,用车拉的话,也得很大一车,不太可能单纯是被偷造成的,经理怀疑是点数的人跟租赁方内外勾结,特别现在租赁的老板又是我的熟人,更防着我。我公事公办,不偏不倚,点数的时候无论多了少了都给记上,另一个查数的人就是那次短缺的责任人,有时候他不在或者闹情绪,我都坚持要求两人到场查数,最后归还的时候损耗的很少,经理是个在小事上斤斤计较的人,他以为我不懂,想把损耗让我承担。我说,每一次点数都是按照安排進行的,我这里肯定不会有差错,有损耗是很正常的,如果有丢失就是其它的问题了。

除了材料,还有很多事都推到我这里,我很认真,又能吃苦,每一次事情都做得很好,其他人也都喜欢找我帮忙。但是违反我的原则的事情我不做,我身兼数职,有时候觉的我好说话、什么事都推到我这里,这个在中国大陆也是很普遍的现象,我也不会无原则的接受。经理说我刚来的时候,因为我是大法修炼者,几个分公司怕恶党找他们麻烦,都不想要我,后来几个分公司都想要我。另一个分公司的同事跟我说,你要是来我们这里就好了。一副很后悔的样子。

这一次中共肺炎,在中共极力掩盖的时候,我就提醒了公司,公司一开始还半信半疑,后来的发展果然是中共先极力掩盖,歌舞升平,迫害“吹哨人”,然后掩盖不住了突然封城,防疫物资涨价并且很紧缺,我又尽力帮同事联系,包括以前骚扰过我的人,这个人买到以后很感谢我。经理看我的神色里面有一种佩服和心照不宣的表情,同事跟我说,经理提前买了不少口罩,我就想虽然中共搞党建洗脑,越这样大家越明白中共没有真事。他们也因为没有对大法弟子迫害,现在中了非常多的标。

这是我的一点经历,大法弟子们在得法以后有无数修身向善的故事,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希望大家一定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广为传颂,一定会给自己和自己的亲人带来幸福和美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