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在我们母女身上展现的神奇


更新时间: 2020年07月06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四日】我今年七十一岁,退休前从事质量监督检验工作,是副高级工程师。自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以来,大法净化了我的身体,也改变了我的世界观,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

一、病魔缠身

修炼前我是一个业力满身、争强好胜、体弱多病的人。有头痛、颈椎病、胃病、胆囊炎、卵巢瘤,开过刀;例假最多时二十八天;得过肺结核;经常发生心衰;风湿性关节炎;全身关节都肿痛,特别是手关节;还有坐股神经痛。打针、吃药、针灸,各种治疗方法都用过,只能暂时缓解,不能治愈。花了单位不少医疗费,我成了单位有名的“年轻老病号”。

那时一米五七的我,体重才八十斤左右。同事跟我开玩笑,叫我:“排骨队长”。我面黄肌瘦、未老先衰,三十几岁就象四十几岁的人。出差时,经常有人问我:“今年四十几岁了?”我感到很尴尬。总觉的老天对我不公,怨天尤人,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在这病魔缠身的十几年里,我接触不少气功,只要听说哪里来了气功师治病,我就去治。太极拳、太极剑、附体功等我都练过,收效甚微。就这样苦苦挣扎着熬了十几年。

二、大法救命

一九九六年,同事从别的科室借来了一本《转法轮》。一進办公室,就叫我的名字说:“来了救命的书了!”当时我还意识不到,问一句:“什么救命的书啊?”随即接过书一翻,看到师父的照片,师父慈悲的微笑着,我一直阅读到下班。

第二天一早来上班,看到书还在桌上放着,我便又继续看。因为我马上要出差,同事便说:“你这么想看,拿走吧。”在火车上,我很快就看完了一遍。

师父讲的法博大精深,彻底颠覆了我的世界观,使我明白了许多年不得其解的问题,知道了造成我体弱多病、遭罪受难的根本原因是业力所致。也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是返本归真。本来比较传统的我,更加明确了做人不应该是争名夺利,而是要返回到自己的本性上来。

我因身体多病,绝经较早。可就在出差期间,绝经几年的我又来了例假,但不多。我知道是师父将我的身体向年轻人方向推。回来后,我请了《转法轮》。

修大法后,师父多次给我清理身体。最典型的就是我得法不久,在似睡非睡的睡梦中,有一个声音说:“要给你清理头了。”就看见一个一尺左右的金色法轮在头部旋转。从那以后,清除掉了我久治不愈的头痛病。再就是三次清理颈椎病,清理时头晕、不敢睁眼,一睁眼,房顶旋转的我又想吐、又想拉,但大部份是在晚上或夜间,也知道是自己要过的关,第二天照常能上班。最后一次清理已经过去十多年了,至今没再反复,全好了。

在清理病业的过程中,师父把我以前吃药、打针留在身体里的残留物,全部都给清理出来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很多法,我都体验或见证过,这也使我更加坚定了信师信法的决心。

师父多次帮我清理身体,从病魔中把我解救出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大法使我脱胎换骨,身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象变了另外一个人一样。我现在身体健康,精力充沛,行动敏捷,整天有用不完的劲。七十一岁的人,看上去也就五十多岁。

真、善、忍这个宇宙最高特性使我向善,也是我化解矛盾、提高心性的法宝。遇到不公,我不再与人争斗和悲伤,并能做到以德报怨。

三、女儿身体康复奇迹

女儿是英语教师,亲眼见证了我身心的变化,她一直认同大法并支持我修炼,但她没有走進大法修炼中来。二零一七年,女儿得了一种叫“标准型红斑狼疮肾炎”的病,很难治愈,即使所谓的治好,也是一生都离不开吃激素,实际就是治不好。服用激素使人脸胖、脖子粗、驼背、饭量大增;还有很多忌口食物,如海鲜和许多蔬菜等;而且不能晒太阳,否则,满脸起红疙瘩。她的病友中已有这种情况,已经治疗了几年也没好,总是反复。年轻人也不能再生育。治疗费用很高,自费药占的比例也很大。每月定期还要打一种对身体免疫功能破坏力极大的药,如化疗一般,治不好最后就是换肾。

女儿吃激素最多吃到每天十二粒,没多长时间,就变成了上述的这个样子。见到她,我内心非常震惊,从小唱歌、跳舞、运动场上都拿头奖的女儿,变成了这个模样。我若不是修炼人,作为母亲,很难以承受这样的打击。我想只有师父和大法能救她,要让她得法修炼。这期间,女儿的脾气变的很坏,烦躁不安,吃饭穿衣等生活细节都要我照顾的情况下,还经常发无名火。我都能以修炼人的心态对待,表现出修炼人的风范,耐心照顾并帮助其他病友,也讲给她们大法真相。

开始女儿并没有想修炼大法,看的是英文基督教的书 (因被恶警两次抄家,害怕)。我告诉她:“要修,就修法轮大法,你也从我身上看到并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当时她没表态,我也没太强求,走哪条路只能她自己选择。她要是有缘人,师父一定会帮她,也只有师父能救她。又过了一个星期,我要离开医院时,她说:“我这段时间对你胡乱发脾气,你都忍住了,我服你了,把(大法)书给我留下吧。”就这样,她开始走進了大法修炼。

炼功后,她不敢不吃激素,只是比医生给下的药量少吃点。有一次,她忘了吃药,可是血压、睡眠反而更好些。我就提醒她:“信师信法信到什么成度,就会出现什么效果。”因为这个病危害程度太大,她吓的不敢全停,还是慢慢往下减,当然还是心性问题。尽管这样,每次复查结果都比其他病号好的多,好的快,这也增强了她信师信法的信心。半年后把药全停了下来。在这期间,师父三次给她清理身体。第一次是在腰部长出很多小泡,就是疱疹,但不怎么痛,破了就结痂,然后半月左右就好了;第二次是有两天又拉又吐,很厉害;再一次是胃不舒服,这次比较轻微。出现这些症状时,女儿都没再吃药。

现在女儿早已正常上班,又能参加学校组织的文体活动了,脸色、气质比原来还好,也比原来显的年轻。

我的身心变化和女儿身体康复的实例,经过口传,有许多了解实情的老同学、同事、亲戚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在我写稿前两、三个月里,就有四、五个人走進或即将走進大法修炼中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