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向佛的皇帝


更新时间: 2020年08月21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日】“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这是唐代诗人杜牧的名作,诗中描绘了南朝佛教的兴盛。南朝时期佛教兴盛的根源就是因为梁武帝萧衍(公元464-549),虔诚信佛,在全国范围内大力倡导并身体力行的结果。

萧衍即位后,政绩是非常显著的。他吸取了齐灭亡的教训,自己勤于政务,而且不分春夏秋冬,四更天准时起床,批阅奏章、公文,冬天把手都冻裂了。他为了广泛的纳谏,听取众人意见,最大限度的用好人才,下令在午朝门外设立两个盒子,当时叫“函”,一个叫谤木函,一个名为肺石函。如果功臣和有才的人,没有因功而受到赏赐和提拔,或者良才被埋没,都可以往肺石函里投书信;如果是一般百姓,想要给国家提批评意见或建议,可以往谤木函里投送。

梁武帝很重视对官吏的选拔任用。他要求地方官一定要清廉,经常亲自召见、训导他们,遵守为国为民之道。为了推行他们的思想,萧衍还下诏书到全国。如果有小的县令政绩突出,可以升到大县里当县令,大县令政绩突出可以提拔到郡做太守。政令执行起来后,梁的吏制得到显著改善。桑农工商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梁武帝有着一颗笃诚礼佛的心,早年以征战为立身之本的岁月,顾不上到庙里敬香礼拜。现在一切都是自己说了算了,那么虔诚的礼佛、拜庙就成了他灵魂深处的寄托和国家的最重要的礼仪活动了。

公元504年,他成为一国之君的第二年,亲率僧俗两万人在重云殿的重云阁撰写了《舍道事佛文》。宣示自己一心礼佛的志愿。

梁武帝笃诚崇佛的表现也是让人敬重的。史书上说他“一冠三年,一被二年”,就是一顶帽子可以戴三年,一床被子可以盖二年。他长斋素食,不讲究吃穿,衣服可以是洗过好几次的。穿的衣服质料全是棉花制的,不用丝绸。因抽取丝绸要杀死众多的蚕的生命,和佛家不杀生的经义是相悖的。吃饭也只是蔬菜,而且每天只吃一顿饭,太忙的时候就喝点粥充饥。他不饮酒,不听音乐,而自己就是精通音律的音乐家啊!这应该是中国历史上最清苦的皇帝了。

他的慈悲心也强烈展现出来。每当朝廷要判处一些罪犯的死刑,他就好多天现出不高兴的神情。到了他执政的后期,萧衍声称愿皈依佛门。他四次舍身于建康城中最大的寺院同泰寺,因此得了个雅号“皇帝菩萨”。

“皇帝菩萨”这个称号,也真是实至名归。从宏观上看,就是营造寺塔、造佛像,使佛教的传播在南朝出现了繁华景象。建康城东西南北各四十里,就城内外的寺院五百多座,一座连着一座。崇楼峻阁,高台宝塔,巍巍矗立。可以想见,其情其景多么壮观。从微观上看梁朝有人口五百万人,仅建康城内的僧尼就达十万,其他郡县可想而知。梁武帝也几次入寺当和尚、做住持,给僧众讲解佛经。

萧衍曾四次舍身到同泰寺(今南京鸡鸣寺)当和尚。所谓舍身,一是舍资财,即把自己所有身资服用舍给寺庙,还有一种是舍自身,就是自愿加入寺庙为众僧服役。梁武帝的舍身,第一次四天,最长一次是三十七天。而每一次都是朝廷用黄金将其赎回,四次赎金达四万万钱。在那个历史阶段,佛教在梁国达到空前繁荣。

梁武帝萧衍在位的近半个世纪的岁月中,同时出现文化盛世之象。连北方的敌国也颇为赞叹,纷纷效仿。

梁武帝大兴佛事的同时,传统儒学文化的兴盛也达到历史的新高。举国上下充满了崇尚儒学文化的气息,研讨氛围十分浓厚。上至皇帝,下至王公贵族都以儒雅为荣,都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文化素质。所以萧梁一朝在统治时间不太长的五十多年里,涌现了一大批在中华文学史上有重大成就的文学家和诗人。如《昭明文选》的作者萧统,《宋书》的作者沈约,《南齐书》的作者萧子良,《文心雕龙》的作者刘勰,《诗品》的作者钟嵘。以及名士如江淹、谢出、到溉、到洽、丘迟、吴均、庾信、刘昭、刘峻、陶弘景,当然还有成为皇帝的萧衍的两个儿子,简文帝萧纲和元帝萧绎。总之萧梁一朝的文学之盛,在中国历史上只能有盛唐和北宋可与之比肩了。

梁武帝萧衍在中华佛文化的传承和儒学文化的传播上,在中华神传文化流传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