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遭恶报被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据二零二零年八月十八日消息,上海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据官方公开简历显示,龚道安,男,一九六四年十一月生,汉族,长期在湖北省

长期在湖北省公安系统任职,曾任公安县公安局派出所所长、刑侦队长;荆沙市公安局局长助理、副局长;湖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重案侦查处处长、经侦总队总队长;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任湖北省咸宁市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任公安部十二局副局长、局长;二零一七年六月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长、副市长等。

龚道安在湖北咸宁市任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期间,当地法轮功学员遭严重迫害,610甚至对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表示祝贺。以下是湖北省咸宁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诬判、洗脑班的部份案例。

◎法轮功学员刘晓莲,原咸宁市赤壁市赤壁镇八宝刀村农妇。她曾经被四次非法抓捕、遭受过“五马分尸”酷刑折磨、在精神病院遭“毒针摧残”。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刘晓莲被第五次绑架,再一次被非法关进赤壁市蒲沂精神病医院摧残,经常性的被灌食、灌毒药、电针电击。历经两年多的摧残,刘晓莲已全身浮肿,生命奄奄一息。恶徒在确信她只能活二十几天的情况下,才于二零零八年九月将她放回家。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六日,刘晓莲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八岁。刘晓莲刚一去世,赤壁市“610”就电话祝贺:赤壁镇成功了。

◎法轮功学员郑玉玲,女,五十七岁,咸宁市赤壁市商业局职工。她曾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武汉女子监狱遭受罚站、毒打、高强度奴工、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吊铐、野蛮性灌食、关“反省监号”等种种迫害。二零零九年八月六日晚,在赤壁市公安局宿舍楼粘贴营救法轮功学员的不干胶时,再次被绑架。二十五日被劫持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郑玉玲

同年九月二十八日中午,她在劳教所里被迫害致死。九月二十九日,郑玉玲的丈夫到劳教所时,郑玉玲的遗体已被装在棺里,还化了装、穿好了衣服,但鼻子变了形、手上有许多针孔,遗体被强行火化。

◎法轮功学员黄衍壁,男,七十七岁,朝鲜战争离休老干部,原咸宁市供销社职工。二零零九年六月三日,他被咸宁市610、国安局、温泉公安分局、岔路口派出所、温泉供销社等单位不法人员从家中绑架,强行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黄衍壁一路给车中人员讲真相,正念抵制邪恶的迫害。到达省洗脑班后,经检查身体出现“高血压”病态,洗脑班不收,就又把他送回家中。后来多次被骚扰、精神受迫害,黄衍壁于同年十一月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黄彬,男,四十多岁,咸宁市咸安区交通局人事股股长。二零零九年十月被咸安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依法上诉被非法驳回,被劫持到沙洋范家台监狱遭受迫害。

◎法轮功学员姜四华,女,六十一岁,咸宁市通城县马港镇六甲村农民。二零零八年七月被通城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依法上诉被非法驳回,被劫持到武汉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法轮功学员程德永,男,五十多岁,通山县人。二零零九年三月被咸宁市通山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依法上诉被非法驳回,被劫持到沙洋范家台监狱遭受迫害。

龚道安在被上调公安部的前三个月,还积极部署绑架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咸宁市政法委指挥绑架正在1+8超市上班的法轮功学员何桂红,双手反铐,绑架到咸宁市嘉鱼县全友宾馆。七月一日下午三点钟左右,将何桂红按在宾馆床上,用拳头连打她的脸三拳,强行抢走她的钥匙,当时何桂红的脸部全部肿起,眼睛肿的看不见。他们还在1+8超市的职工物品存放柜里盗走了何桂红的手机。何桂红在全友宾馆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

七月二日早上八点多钟,咸宁市政法委操纵嘉鱼县政法委书记兼“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陈名保,副主任王芙蓉,嘉鱼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陈克平和牌洲湾镇派出所所长龙基学等人,又通知牌洲湾维稳中心主任叶坤山和两名陪教人员,绑架何桂红到洗脑班(所谓“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在洗脑班,何桂红遭受了四十多天长时间的罚站,其中有二十多天每天站二十多个小时,不许上厕所,站得双脚肿得不能走路;恶徒还将风油精抹入她的眼睛内;野蛮灌食:用布条将她的双脚捆绑在椅子腿上,双手捆绑在扶手上,身子绑在椅子的靠背上,然后连续三天每天两次的野蛮灌食,用一根塑料管插到口或鼻子里,插进去又拔出来,一个女护士故意来回插拔几次,插的鼻子鲜血直流,眼睛出血,吐出来流食中也是血;还用电棍电击。何桂红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九十天,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特别是食道和胃部受到严重损伤。

龚道安与咸宁市610配合积极与湖北省所谓的“反邪教协会”互相勾结,在咸宁社区展出诬陷法轮功的宣传展板,毒害世人,并与广电局勾结下发禁令,禁止安装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的卫星接收器。

以下是龚道安在上海任公安局长时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部份案例: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龚道安在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长时,二零一八年,上海市有数十位法轮功学员遭公安骚扰,至少70人遭警察绑架,多人已被非法批捕或非法庭审、诬判;13人遭公安非法抓捕后遭批捕,17人遭非法庭审,20人遭枉法诬判。仅在二零一九年,至少15名法轮功学员被公安绑架、非法移交检察院、诬判以及勒索罚款。16人遭公安非法抓捕、非法庭审。56人被公安非法关押;105人遭公安绑架、非法抄家。

上海闵行区法轮功学员邓成联二零一八年三月被警察入室绑架,后遭构陷。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六日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勒索罚金八千元,已经被劫持到提篮桥监狱。在上海的家人拿着从老家办的家属证明到上海提篮桥监狱探望,却没有见到邓成联,被告知邓成联被送到监狱医院了。原本身强力壮的邓成联在非法关押不到两年的时间,已经数次被送到监狱医院。

法轮功学员徐妮霞,现年六十三岁,家住上海市宝山淞南新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被上海市宝山警方绑架,被秘密判刑三年。

上海普陀区法轮功学员汪仁香,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被普陀区国保绑架、抄家,抄走很多大法书籍。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九日,汪仁香已被非法批捕,二零二零年七月三日上午被非法庭审,一周后被枉判一年半。

二零一九年八月六日,上海法轮功学员杨国平被警察绑架。在看守所拒收、检察院退检的情况下,警方拒不放人,在办案警察强行构陷下,杨国平被非法判刑一年,并被勒索罚金三千元。

上海外企医学总监、松江区法轮功学员李福军,二零一九年七月四日上午在坐地铁上班时被绑架,中午国保便衣未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抄家,抢去大法书,家用电脑和手机,当天被劫持到上海市第二看守所。八月被上海铁路运输检察院第一检察部非法批捕。十月上旬,检察院将构陷他的卷宗递交到上海铁路运输法院。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被上海铁路运输法院非法庭审,枉判两年九个月、勒索罚金一万元。

人在做,天在看。上海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落马被查,是其恶行的恶报。而且人间的报应只是为了警醒世人,地狱的报应那才是偿还恶业的过程,还会殃及子子孙孙。

公安警察、检察官、法官本应该是维护正义和公道的,而在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他们无视法律,在610的背后唆使下昧着良心,践踏法律,执法犯法,扮演着可悲、可耻的角色,如还不悬崖勒马,当正义回归、报应来时,等待他们的也将是可悲、可耻的下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