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刘万胜被构陷到法院 耄耋老父悲愤离世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刘万胜屡遭迫害,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再次被警察绑架,后被非法批捕,目前已被凌海市检察院构陷到凌海市法院。刘万胜的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几次去锦铁派出所要儿子,未果。不久老人患了癌症,八月初带着对儿子的思念,悲愤离世。

刘万胜户口所在地在锦州市古塔区,但自二零二零年八月份始,锦州地区法轮功学员被构陷的所谓“案子”,到了检察院和法院阶段,全部交由锦州所辖的凌海市(县级市)统一处理。现在刘万胜的所谓“卷宗”,已到了凌海市法院。

刘万胜对父亲的死讯全然不知。这么多年,一次次的迫害,使刘万胜一家饱受苦难:刘万胜的妻子曾因为探视在教养院绝食多日的丈夫而被绑架至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而她的母亲又因不堪女儿的绑架而病情加重,不久离世;刘万胜的儿子自小就是在心里注满恐惧中长大的;如今,他的老父亲又是在眼睁睁的期盼儿子回家的渴望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撒手人寰。

刘万胜,男,今年六十五岁,家住锦州市古塔区。一九九六年七月,刘万胜开始修炼法轮功。他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行事,不仅健康了体魄,心灵也得到了净化。但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后,刘万胜屡遭迫害,不仅自己身心苦痛,而且全家也在巨大的压力和痛苦中煎熬着。

做好人 主动归还钱款

修炼前,刘万胜也和社会上众多的人一样,自私自利,做生意时,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伤害别人。一九九三年,由于对方失约,刘万胜用不正当手段欠了桓安公司一车货款,约二万三千多元。之后的四年多的时间里,刘万胜没再进该公司的货,也没还货款。由于对方失约,他们也没向刘万胜要钱,基本上默认了这笔欠款,不再要钱了。

四年多之后,刘万胜修炼了法轮功,不仅自己长期失眠、经常性头痛、风湿痛、心口痛等疾病都好了,而且他以“真、善、忍”为准则,主动找到了桓安公司,还清了欠款。

类似事件还有一起。一九九四年,一个来锦州做生意的广东人的亲属,用欺骗的手段,骗了刘万胜约六千元的贷款,刘万胜的合伙人也用类似的手法骗了这个广东人约一万元的货物。此事引起了双方的经济诉讼案,最后,以刘万胜方在锦州中级法院胜诉为结局。

但刘万胜想:我应该善待他,他的亲属骗我的钱,已经过去了,就算完事了,不能算在他身上,他的钱我应该还给他。因为不知道这个广东人本人的电话,刘万胜就几次主动给其人的亲属打电话,最后找到了这个广东人,刘万胜把钱寄给了他。

遭受酷刑迫害 非法劳教三年

只因修炼法轮功,刘万胜曾先后五次被公安、国安警察非法抓捕、拘留、强行罚款、刑拘、劳动教养。

刘万胜仅仅由于信仰法轮功,曾三次被非法拘留。第一次是在大约一九九九年七月,被锦州龙江派出所非法抓捕拘留十五天;第二次大约是一九九九年九月,被锦华派出所非法抓捕拘留十五天;第三次大约是在二零一零年十一月被古塔区国保大队非法抓捕,拘留十五天。大约是二零一零年,锦州古塔区国保大队绑架了刘万胜,并拿走了刘万胜身上带的钥匙,闯入刘万胜家,抢去了大约二十本法轮功书籍,三个mp3和一个电子书。

大约二零零一年,刘万胜被锦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抓捕。有一天,刘万胜被国保大队警察吴明军、张新才带到锦州市原国保大队的一间空房内,给刘万胜上刑“背剑”。就是将刘万胜的左手从左侧腰间背到后背,右手从右肩上用力往后背拉,两只手拉到一起后用手铐铐上。警察坐在椅子上,看着刘万胜难受的样子,一个小时后,才放开刘万胜。当时疼的刘万胜满身是汗。然后,他们把刘万胜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刘万胜被同一监室的几名罪犯多次拳打脚踢,用胳膊肘猛击腰间,击中要害部位时,疼的他直打滚。刘万胜被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三天,遭勒索罚款三万元后,才被释放,但罚款没开具任何凭据。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五日,锦州市安全局警察非法抓捕了刘万胜,然后搜走了他身上带的钥匙,强行打开刘万胜商店和住宅的门,拿走大量的法轮功书籍,资料及录音机录像带等物品。后把刘万胜转到锦州市国保大队,直接送去非法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四年四月,刘万胜被送到锦州劳教所后,遭受了更多的酷刑折磨。刚去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刘万胜被二十四小时戴着手铐。晚上睡觉更难受,四副手铐将他四肢分别铐在床上。两只脚分别铐在脚下床的左右两角,两手分别铐到床中间左右两边,人平躺在床上。要想翻身根本不可能,动都不能动。

由两个罪犯二十四小时看着,不让和别人说话。早上五点钟起床,坐小板凳,此凳宽约十多厘米,长约三十多厘米,高十五~二十厘米。除了上厕所时间,一直都在凳上坐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再用四副手铐将刘万胜铐到床上。当时坐凳坐得臀部都血印了,坐在哪儿都钻心的疼,而且还多次被犯人打耳光,辱骂。

刘万胜因绝食反迫害,被劳教所警察灌高浓度浓盐玉米粥,劳教所的卫生所所长看着刘万胜被灌后的表情,对在场的其他犯人和警察说:“没事,死不了。”

大约是二零零四年夏季,劳教所为强行“转化”刘万胜,加大了对他的迫害力度。他们把刘万胜的腿双盘上,用布条把他的腿绑上,从腰后边反复绕上几圈固定好,将双手用手铐铐到后背,给刘万胜戴上钢盔,把耳机戴到刘万胜的双耳上,高声放污蔑法轮功的录音,并不时的用各种物件猛击头盔。

他们每天都延长绑刘万胜腿的时间,由一个罪犯坐在他旁边看着,并不时的用拳头击打他的两腿。警察副大队长李松涛坐在沙发上,看着刘万胜痛苦的表情。绑腿时间最长的一次是从早上八点多钟一直绑到中午,大约三个半小时,疼的刘万胜满身是汗,到中午松绑时,刘万胜的腿已经不能动了,他们就让罪犯拽着刘万胜的胳臂,下地走路。

还有一天,他们把刘万胜带到劳教所的一间办公室,一李姓警察用拳头猛击刘万胜的头,把刘万胜打晕坐在地上,刘万胜的头晕得很厉害,感觉马上就要吐了,他强忍着没吐出来,出了一身汗,衣服都湿了。

再遭绑架 面临非法庭审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上午十点钟左右,刘万胜在锦州站前汽车站讲真相时,被锦铁派出所警察绑架。下午一点钟左右,锦铁派出所五、六个警察到刘万胜的租房处非法抄家,随身听等私人物品被拿走。四月二十四日,刘万胜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去锦铁派出所要人,无果。

四月二十七日,老人家再去派出所要人,被警察告知: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了,我们准备起诉他。老人听后悲愤地离开。警察说到的“上次”是指,二零一九年一月,刘万胜在锦州客运站附近讲真相时,曾遭该派出所警察绑架过,后被释放。

不久,刘万胜的老父亲思儿心切,悲痛过度,患了胃癌,8月初含恨离世。

目前,凌海法院已通知刘万胜的家属,说一个月后准备开庭。刘万胜现在面临非法庭审。

相关信息:
1、辽宁省凌海市检察院:(邮编:121200 ,区号:0416)
地址:凌海市商业路56号
公诉科电话:8107195
检察官(负责此案):陈光8107162办
助理检察官:张玉聘
2、辽宁省凌海市法院:(邮编:121200,区号:0416 )
地址:凌海市商业路40号
院长:李宏 8152001办
副院长:刘宏 8152006
副院级:
马才林8152011办
沈永吉8152003办
罗罡 8152005办
崔强 8152166办
冯文秀 8152000办
刑庭庭长:李玮 8152008办
法官(负责此案):许冰(女) 8152021办
法官:刘雨 8152021办
法官:庄海洋 8152019办
法官:铁言 8152019办
法官:杨宏宇 8152019办
法官:李彪 8152019办
3、辽宁省锦州市锦铁派出所 (邮编:121000,区号:0416)
地址:锦州市凌河区延安路五段15号
办公电话:2818704 / 2554602
所长:徐金龙 警号651828 手机13840628680
教导员:王岩 13440699599
副所长:管非 18741616622
副所长:李一鸣 13149705975
副所长:韩彪 18841652663
副所长:侯立明,15940679717
警察:
董泓辛:2855110办,15141661079(其人负责该案,尚不明真相)
王德山:警号651402,手机13841668877
任鹏浩:警号650284,手机15042625666
张成龙:警号654742,手机15241635585
王德山:警号651402,手机13841668877
于洋:手机18524169996
任占强:警号651294,手机13700061992
4、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凌河分局(邮编:121000,区号:0416)
国保大队长:杨光 15698704900,13840624877
5、辽宁省锦州市看守所(区号:0416)
地址:锦州市锦娘路211号,邮编:121013
电话:3708079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