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鞍山市被迫害含冤离世法轮功学员案例补充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九日】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鞍山市含(海城、台安、岫岩)有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直接或者间接被迫害致死。由于中共网络封锁严密和各种原因有些迫害致死的案例未曾在明慧网曝光。

一、鞍山市千山区张素华与丈夫杨志文被迫害离世

辽宁鞍山市千山区大孤山法轮功学员张素华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在家中含冤离世,丈夫杨志文也是法轮功学员,多次被绑架关押,曾经被非法教养两次,并遭受酷刑折磨,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被迫害致死,终年五十四岁。

'张素华被迫害前与被迫害瘫痪在床去世不久前照片'
张素华被迫害前与被迫害瘫痪在床去世不久前照片

'丈夫杨志文'
丈夫杨志文

据张素华生前的回忆曾说:一家人能够好好待在一起的日子很少,不是张素华和丈夫一同被抓,就是张素华被抓、丈夫在家一段时间;或者丈夫被抓、张素华在家一段时间。张素华的家庭不知道被街道和派出所的警察骚扰多少次了,他们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抄家抓人,敲门不给开就砸门,多次蹲坑抓人,还找邻居骗开张素华家的大门,抓张素华和丈夫时从未出示过任何证件。有一次警察一脚把张素华丈夫从六楼踹到了五楼的缓步台上。

当时张素华儿子小,被吓住了,不知道这些事该怎么办,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母被抓走。失去了亲人的照顾,张素华不知道那些年日子儿子是怎么熬过来的。张素华儿子十八岁那年报名参军,因为张素华和丈夫修炼法轮功,儿子被取消参军的资格。从此儿子的人生开始低落。

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张素华的家庭就无端的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以下是张素华和丈夫杨志文被详细迫害的经历:

张素华、杨志文夫妇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当地警察强行搜身,把身上的一万元钱抢走,并在北京被非法关押拘留十五天。从北京回来,被当地派出所警察拿拖布把,打得头破血流,拿拳头搥,造成了内伤胸口疼。

二零零零年七月四日,鞍山市大孤山派出所的警察突然闯到家中把杨志文绑架,还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和法像,张素华到大孤山派出所给丈夫送饭时,警察问:“国家”不让炼法轮功你怎么还炼?张素华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不炼!就这样,派出所把张素华一起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才回家,丈夫杨志文被派出所扣上莫须有的罪名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非法劳教期间,杨志文坚持信仰不“转化”,被迫害的患上了糖尿病、肛门囊肿,由于肛门囊肿每天流血不止,经过手术,按医嘱需要每天换药一次,至少需要连续换药十五天,可是手术后,警察直接把他押回鞍山教养院,致使肛门囊肿很长时间流脓血不能愈合,期间没有办法只能使用妇女使用的卫生巾来垫着吸血,尽管情况如此严重,不但不放人,看杨志文不转化还给他超期羁押四个月,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才放回家中,这次非法劳教一共十六个月,杨志文的身体和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与此同时,张素华和儿子也受到了无法想象的精神折磨。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旬,杨志文刚回家没几天,本地派出所——鞍山市大孤山派出所门上出现了大法的真相条幅,警察怀疑是他们夫妻所为,警察田荣革、王作刚等三个警察,又再一次非法闯入家中,将夫妻二人全都绑架到大孤山派出所,后来张素华被非法关押到鞍山市第三看守所,杨志文被放回家中,可是不到一个月杨志文就被他们抓走,绑架期间杨志文遭到酷刑毒打,门牙被打掉,打的他上嘴唇豁开一条大口子,缝了十二、三针。杨志文被绑架后,就剩儿子一人在家无人照顾。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七日,鞍山市十九名法轮功学员堂堂正正走出了鞍山市拘留所的大门,那时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在绝食抵抗迫害,这一次张素华和丈夫杨志文一起闯出了魔窟,但是也不敢回家。因为这次走脱还牵连到他们的儿子杨森,警察到家找孩子杨森要人,孩子说不知道,他们把杨森绑架到千山分局非法拘禁了一天一宿,期间进行了非法审问,他们看确实不知道,没有办法把孩子放回家中。因为当时杨森太小,经过这么一番审讯和恐吓,孩子心里受到很大的惊吓,心里极度恐惧。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杨志文夫妻二人再一次被鞍山解放派出所警察绑架,解放派出所吴京华、王太权、金军等多个警察,把杨志文的衣服扒光,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殴打他,面部被打的鼻口冒血,胸部被打的无数的紫血印,浑身上下全是血,打的他无法站立,惨不忍睹。当时殴打杨志文的警察由于用腿踢时用力过度,腿都不能还原,可见他用劲有多猛,有多么的狠毒!

杨志文被毒打后,他们把他送到鞍山市第一拘留所(鞍山监狱),监狱的警察说你们怎么把人打成这样?拒收,说医院处理之后再说。

后来杨志文又被强制非法劳教三年,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因为杨志文仍坚定大法,被鞍山市教养院迫害的患有心脏病、肝炎等病,身体极度虚弱,不能自理,经医院检查后,才同意保外就医。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中旬,本地居委会主任向大孤山派出所报告说张素华家有人来了,大孤山派出所立即派警察田荣革等多人到家想非法抄家。张素华不给开门,从早上九点一直到晚上六点,警察始终都没有离开她家的楼房。丈夫杨志文下班时,发现家中楼梯有警察蹲坑,转身就跑,警察紧追不舍,杨志文边跑边喊:警察抓好人了!后来警察把杨志文抓住后带回家,逼迫张素华开门,警察田荣革打电话叫来大孤山派出所白所长一起搜家,警察打开立柜没人,掀开床铺下没人,就这样不了了之。

因为杨志文一直生活在警察长期骚扰和抓捕的阴影与恐惧之中,也身体曾遭受了太多的摧残与巨大的伤害,终于出现了糖尿病综合症引起的突发性心脏病,于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含冤离世,去世时眼睛失明,脚上淌着脓血。

随着丈夫的离世,张素华和儿子相依为命,只能靠儿子杨森做环卫工人(临时工)和她微薄的退休工资维持现有的生活,艰难度日。张素华也因为长期遭受迫害,身体也出现不正常状态,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家庭的重担落在了儿子一个人身上。张素华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在家中含冤离世。

儿子杨森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回家照顾卧床的母亲,特别孝顺,三十多岁了,为了照顾瘫痪的老娘一直未婚。另外一方面因为张素华家长期受到中共警察的迫害,被多次非法抄家抢劫,家中已经一贫如洗,没有任何值钱的物件。这样的条件根本就没有办法给儿子成家。杨森十七岁开始,他的家庭就被江泽民集团弄的支离破碎,原本应该过上幸福生活的杨森,他的整个人生都因为母亲张素华和父亲杨志文持续不断的惨遭迫害而被毁掉,这一切都是中共恶首江泽民一手造成的,没有他的唆使和谎言的灌输、物质上的诱惑刺激,警察是绝不会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二、鞍山市铁东区法轮功学员王志贤被迫害离世

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新华街法轮功学员王志贤四次被非法抓捕,三次被非法拘留,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关精神病院迫害一度失去记忆,又被非法判刑四年,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严重的摧残,2017年1月22日腊月二十五在家中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王志贤与小妹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附近被劫持到北京体育场,暴晒一天,晚上来了很多汽车,不知是谁拽起王志贤两只脚就往地上拖,后背都脱掉了皮,衣服粘在下面。第二天被送回鞍山,铁东分局钢城派出所的一个警察让王志贤签字准备把王志贤送进监狱。王志贤因为突发病被送中心医院,后来被送回家中。两天后,警察让王志贤签字不让上访,当时是家属替签的,还让王志贤交书,被他们骗去一本《转法轮》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王志贤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警察绑架,被劫持到北京看守所拘禁一天,第二天被送往天津拘禁一天,第三天被王志贤单位鞍山市中心医院和钢城派出所接回,直接送往月明山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多月。后判三年劳教,在鞍山教养院非法拘禁11个月,鞍山教养院解体后,被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强行洗脑转化,不让睡觉,在厕所罚蹲罚站三天三夜,腿肿的都要崩开。因为干手工艺品中,使用的胶毒性太大,眼睛被迫害的几乎要失明了提前三个月获得自由回家。

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王志贤在二一九公园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园林派出所把王志贤绑架后送到了鞍山市月明山一所,家中被非法抄家,抄走师父法像。被鞍山市公安局“610”酷刑折磨,右胳膊脱臼,折磨的精神分裂失去记忆,下嘴唇咬掉,舌头咬烂,到医院都不给治。家里人接到通知时警察就把王志贤一个人扔在医院大厅,王志贤已昏迷不醒,身上青紫。后来家里人把王志贤送到了精神病院,把王志贤绑起来,要不然王志贤精神狂躁,无法控制自己。王志贤在精神病院被折磨了两个多月回家,失去记忆,右臂不敢动,生活不能自理。通过2、3个月时间炼功胳膊又恢复了正常。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王志贤因发真相资料被人举报,被鞍山市分局钢城派出所绑架,被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后被送到鞍山市第一看守所,被鞍山市铁东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一年二月份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老残监区。

王志贤被包夹管事犯人诈骗犯李秀兰(50岁左右),殴打过一次。她们让王志贤干活,王志贤不干,被迫害的胳膊吊环。李秀兰拿来几张白纸,欺骗说给王志贤办保外就医,让王志贤按手印。

王志贤在监狱被迫害的十分虚弱,后期一直非法关押在医院监区迫害,直到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三日出监,也是在医院监区接出去的。

王志贤回家后与儿子、儿媳同住,因为在监狱受到迫害严重,身体恢复缓慢,后来在胸前长出肿块,流脓,虽然经过一段治疗有些好转,最后还是二零一六年小年后的第二天在遗憾中离开了人世!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