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与毁坏:两地国宝的不同命运(图)


更新时间: 2020年09月16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六日】在紫禁城建成600周年、故宫博物院成立95周年之际,北京故宫博物院隆重推出了为期两个月的“千古风流人物——故宫博物院藏苏轼主题书画特展”,展出了苏轼及其同时代的欧阳修、黄庭坚等人的真迹,吸引了众多参观者。

2015年故宫展出《清明上河图》全卷时,观者如潮,排队长达6个小时才能一睹真迹。前年故宫推出《千里江山图》,50年才展出一回,为保护文物,每次只能进几十人,观者人山人海,预约都未必能看上。去年的宋人花鸟展亦是如此。中国人对传统文化的兴趣与渴望可见一斑。

这次故宫展出的明代画家朱之藩绘的《临李公麟画苏轼像轴》,是数十年来首次面世,上次展出可追溯到民国时期。苏轼晚年被贬海南,在访友途中遇雨,他向农人借来斗笠和木屐,农人争相笑看,苏轼却坦然处之。这幅笠屐像在后世描绘苏轼形象时常被提及。

同时展出的还有苏轼的真迹《治平帖》,这是苏轼书写的一封信札。而被称为“苏书第一”、“天下第三行书”的《寒食帖》,则在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院珍藏。

2009年,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院曾举办过“卷起千堆雪——赤壁文物”特展,以历史、艺术与文学三方角度,呈现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赤壁之战”。其中包括弥足珍贵的苏轼《前赤壁赋》。

人说北京故宫“有馆无宝”,台北故宫“有宝无馆”,为什么会这样呢?两地故宫承载着中国璀璨悠久的文化,但中共和国民党在对待文化与文物的态度上却截然不同。

抢救国宝 万里大迁移

希特勒于1940年下令攻占巴黎。数百万市民匆忙逃离,巴黎瞬间变成空城。时任卢浮宫馆长贾克·乔札为抢救文化瑰宝,将包括“镇馆三宝”——《蒙娜莉萨》、双翼胜利女神和女神维纳斯在内的1862箱珍贵文物、4000件艺术珍品,用203辆卡车连夜转移至各地城堡藏匿。最后一件藏品离开罗浮宫当天,巴黎被纳粹攻陷,希特勒“攻占罗浮宫”的计划就此失败。这段惊险而值得记录的历史,后来被拍成电影《攻占罗浮宫》。

中国在抗战和内战时期也经历了这样的历史,而且历时更长,故事更为曲折。1933年1月,日军突破山海关。蒋介石作为一位坚定的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守护者,为了保护国宝不被毁坏,派人在日军的轰炸中转移文物。

民国二十二年(1933)2月5日,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紫禁城内突令戒严。一支驮着2000口封条木箱的板车队从神武门鱼贯潜出、蜿蜒绵延,押运者全是一袭黑衣,军警两边荷枪实弹护卫。一场中国近代史上规模最大、抢运最成功、历史影响最深远的文物大迁徙拉开了序幕。

两列载满19557箱文物的火车绕开天津,由平汉线转陇海再转津浦线,抵达上海。此趟迁运包括价值连城的全套文渊阁《四库全书》、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翠玉白菜等古籍书画器物。

当时国民党为抗战而投入的军需物资与费用极高,在财物、运输方面非常紧张的情况下,蒋介石亲批调拨火车货车车皮,分南北中三路历经艰险与战乱,将国宝从南京分运到四川乐山、峨嵋、贵州安顺等地安息暂存。途经川陕公路须改换汽车运输,每辆车只能载20余箱文物。由于路基冲毁、桥梁折断,文物西迁的北路尤为艰辛。

'当年文物西迁的艰辛'
当年文物西迁的艰辛

抗日结束,内战再起。1948年蒋介石计划撤退台湾时,做了两件有深远影响的事情,一是“抢人”,将民国时期的国学大师们用飞机接送至南京,后转赴台湾;二是将故宫国宝护送南下。故宫文物历尽劫难却无一受损,是蒋介石的一大功劳。而留下来的,无论国宝级大师,还是国宝级文物,大都在文革中遭难。

从1948年12月21日到1949年12月9日,大陆国宝总共经历了五次大迁移,前三次是船运,最后两次是空运,蒋介石下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抢运”。历尽千辛万苦,最终将68万件大陆国宝运送到台北故宫博物院。

最后一次是1949年12月9日从成都新津机场飞离,国画大师张大千带着78幅私藏敦煌临摹壁画,乘坐西南长官张群的车风驰电掣般地赶到机场,但飞机早已超载,无法再容纳壁画的重量。情急之下,时任国民党教育次长杭立武主动丢弃自己毕生积攒的二十几两黄金,换得壁画登机,条件是张大千赴台后须将这78幅壁画捐给国家,后张大千果不食言。

'被保存下来的敦煌壁画'
被保存下来的敦煌壁画

人们通常认为,文物在其物质性的一面总是脆弱和不堪一击的。但在故宫宝物南迁颠簸历险的旅途中,人们见证了穿越千年时空而不损之古物的神奇一面。在环境恶劣的运输过程中,每每意外发生时,过程十分惊险,结果却是万般平安,冥冥中仿佛上天有感、神灵有知。

参与押运国宝的第一代故宫人那志良回忆说:“为什么总能在敌机轰炸、千钧一发时刻安然离去,翻车、翻船也平安无事,我这才开始相信古物有灵。”后来,他撰写了《典守故宫国宝七十年》。

1961—1962年,正当大陆人惨遭中共制造的“大饥荒”折磨、文革疯狂砸文物“破四旧”的前夕,蒋介石迁台的部份国宝精品搭乘着美国“布瑞斯号”军舰远赴华盛顿等五城进行巡回展览,参观总人数高达47万人次。一个月后,中国古老绚烂的瓷器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美国人由衷地感叹道:“东方文化的主流与中心原来不在日本,而在中国。”

当年,张大千在欧洲见到毕加索,毕加索给他看了自己临摹的齐白石画,并赞赏:“中国画真神奇,齐先生画水中的鱼儿,没有上色;用一根线画水,就使人看到江河,嗅到水的清香……我不懂,中国人为何还要到巴黎学习艺术?”

'张大千与毕加索,横跨东西的交流'
张大千与毕加索,横跨东西的交流

中共“破四旧” 不知多少国宝被毁

而中国大陆的60年代则是一片红色的咆哮。19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提出“破除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口号;后来十六条又明确规定“破四旧”、“立四新”是文革的重要目标。

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接见红卫兵之后,北京的红卫兵开始走上街头“破四旧”。一时间,寺院、道观、佛像和名胜古迹、字画、古玩被毁坏殆尽,毁坏文物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中共史无前例的“破四旧”,意在摧毁中国传统文化'
中共史无前例的“破四旧”,意在摧毁中国传统文化

被誉为“中国最后的大儒”的国学大师梁漱溟回忆道:“他们撕字画,砸古玩,还一面撕一面唾骂是‘封建主义的玩意儿’。最后一声号令,把我曾祖父、祖父和我父亲在清朝三代为官购置的书籍和字画,还有我自己保存的,统统堆到院里付之一炬。红卫兵自搬自烧,还围着火堆呼口号。”

在破“四旧”过程中,全国总共约有1000多万人家被抄。散存在各地民间的奇珍异宝、字画、书刊、器皿、饰物、古籍不知多少在火堆中消失。北京在1958年第一次文物普查中保存下来的6843处文物古迹,竟有4922处在1966年的八九月间全部毁掉。更有山东孔子墓被挖掘,孔子被挫骨扬灰,“造孔家店的反”直接焚毁古书、字画、国家一级文物、历代石碑等5300多件。

北京完整的外城、内城城墙及20座城楼自1952年起被中共陆续拆除,仅剩天安门、正阳门、德胜门和仿建后的永定门。北京古城,作为自辽代以来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没有毁于战火却毁于中共之手。

1958年1月毛泽东在南宁会议上说:“北京、开封的房子,我看了就不舒服。”他还批评主张保护古代建筑的人说:“北京拆牌楼,城门打洞,也哭鼻子。这是政治问题。”

中共成为中国文物的最大迫害者,其杀伤力远远超过八国联军和日军,故意损毁的文物古迹远超历史上的任何其它破坏力量所为,非百座圆明园可比,亦超百倍于侵华日军破坏(据统计日军侵华战火毁坏中国古迹741处)。

更让人不能容忍的是,林彪、陈伯达等一边高举“破四旧”大旗,一边大肆掠夺被列入“四旧”的文物字画。

据北京文物管理处文物工作人员事后写的揭发材料,林彪、叶群拿走文物字画1858件,图书5077册。陈伯达拿走文物432件,字画127件,字帖301册,图书5355册。1990年,康生搜刮的文物移到故宫作“内部展览”,人们才知道康生掠入私囊的无价之宝竟多至上千件。

1970年秋,江青约康生去文物管理处挑选珍品。她选了一只18K金的法国怀表,表上镶有近百颗珍珠,宝石,并配有四条金链,仅付了7元钱。

国宝级大师的命运

1956年,中国商业代表团团长在海外的酒宴上问张大千说:“你究竟站在哪一边,今天最好表明态度。”张大千一拍桌子,站起来说:“我张大千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向来站在哪一边,就站在哪一边。”

当时,北京画院院长位子正留给他,但在海外四处漂泊、思乡心切的张大千还是没有回国,他不认可中共提出的艺术为工农兵服务的口号。而后来发生的悲剧证明了他的选择是正确的。曾劝说张大千回国的画家徐悲鸿、叶浅予、谢稚柳等均被迫害,甚至连已经作古的齐白石也被江青点名批判。

北京的红卫兵砸了齐白石的墓和“白石画屋”。上海画院画家朱屺瞻,家中收藏的名人字画被搜罗一空,七十余方齐白石为他刻的印章一个没剩。

1952年,张大千的前妻杨宛君将张在甘肃敦煌石窟现场临摹的260幅唐代壁画全部献给了国家,自己仅保留14幅张氏为她作的画,但最终还是被红卫兵抄走,从此全都没有了下落。如果张大千当年不将临摹的敦煌壁画带走,也会被洗劫一空。

中共发动文革,是要割断中国文化的“根”,摧毁中国传统文化的承传,造成整个民族文明的大倒退,这一影响和损失一直延续至今。

1966年中共发动文革时,蒋介石说:“奸匪毛贼的罪恶兽性,乃是和我们三民主义中华文化内圣外王的道统绝不相容的!所以它妄想要以其僵尸的回光返照的一刻,来消灭我们五千年深入人心,悠久博厚的中华文化,于是乃不顾死活的破坏中华文化伦理、民主、科学之传统;假所谓‘文化大革命’的幌子,以行其文化大毁灭之暴行。今天大陆业已成为父子之亲、夫妇之义……都被视为大逆不道,时刻要被批被斗的大监狱!”

蒋介石认为,共产主义作为人类最大的公敌终将走向灭亡。1972年他就准确预言了欧洲共产主义国家将在1990年解体,而中共要晚一步。而真正能拯救中国、战胜共产主义邪魔的,就是世世代代根植于中国人心中的中华文化。他在演讲中断言:“中华文化是无人可以毁灭的!其最终消灭共匪毛贼者,乃必为我中华文化所表现的‘民族独立的性格与能力’之大义正气!”

蒋介石、宋美龄、蒋经国一家三口参观了在南京举办的故宫国宝展览,众多展览的珍宝中,商司母戊大方鼎和周毛公音鼎是蒋介石直赠送给故宫博物院的收藏品。'
1947年,蒋介石、宋美龄、蒋经国一家三口参观了在南京举办的故宫国宝展览,众多展览的珍宝中,商司母戊大方鼎和周毛公音鼎是蒋介石直赠送给故宫博物院的收藏品。

文革之后:呵护与损坏

那么,文革之后中共就重视文物保护了吗?非也。

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周功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从大陆运往台湾的2972箱文物中,除了一页纸和一包盐之外,其他全部在册。”

丢失“一页纸”,是指1969年台北故宫打算出版《满文原档》,但当时没有扫描技术,在送到院外拍照的过程中丢失了一页,此后就规定不准将文物拿到院外。丢失“一包盐”,是指一包清朝宫廷保留下来的新疆进贡的湖盐,由于年代久远,盐挥发了,只剩下了外包纸。

台北故宫对中华文物呵护备至,制度规定:“文物不能够离开桌面或离开琅匣,只能在桌面上水平移动,也不能离开推送的车子,操作的工作人员需要接受专门的长期训练。一些重要文物的移动还需要事先以复制品进行演练操作。文物移动的每一步,都有两三人在现场,而且每一过程都有监控的影像记录。”

反观中国大陆的北京故宫博物馆,近些年的文物保护工作做得怎样呢?清宫旧藏紫檀屏风被人为损坏,一级品明代法器被人为损坏,国家一级文物、宋代哥窑青釉葵瓣口盘被人为损坏……尤其荒唐的是,不知是由于漏检还是别的什么原由,故宫博物馆宫廷部在丢掉废弃木箱时,竟然将10多件珍贵佛像也一并丢掉了,结果被对方单位胆战心惊地送了回来。从2000年到2007年期间,故宫居然丢失了包括明代刻本在内的100多册古籍善本。

格外叫人心疼的是:五代时期大画家董源的《潇湘图卷》,在中国画史上被视为“南派”山水的开山之作,然而这件国宝2008年在故宫展出时,却被展柜上部的加湿器产生的水滴淋洇,受损位置正好在画幅核心部位的舟楫上,一幅稀世珍宝就这样毁损了!

中共为何要破坏传统文化?

中华大地被称作“神州”,中华文化也是神传文化。汉字就是神传文字,与中国古代传统道德文化一脉相承,以形、音、义的有机结合来表意。古琴之音韵清雅绵长,它依凤之身形而制成,全身与凤身相应,琴面“上圆而敛,法天”,背板“下方而平,法地”。围棋盘象征着宇宙,由三百六十个天体组成,而围棋盘纵十九乘横十九,共三百六十一个棋点,多余的中心一点天元即为太极,代表宇宙的中心。

神传文化当然就有它的神迹体现。在神有意的安排下,佛道神辗转下世,方方面面给人类启蒙,从衣食住行到语言、文字、文化、娱乐以及精神生活的各个领域,都留下了无数的神迹。

唐代“画圣”吴道子画的佛像衣带当风;画的龙摇首摆尾、似要腾空;画的《地狱图》,世人看后都惧怕进入地狱受苦而不敢再行恶。为何能如此逼真?相传吴道子常随身带一本《金刚经》诵读。

“书圣”王羲之练字志坚心诚,在天台山遇道人传给他写“永”字的写法,并告诉他写字要净心、要永远保持高洁的心境。王羲之得真传后,书法超凡入圣。

李白、苏轼、黄庭坚、王维、白居易等文豪都是修炼之人。李白生于四川青莲乡,其母梦见长庚星坠入怀中,长庚星即太白金星,所以为李白取字太白。李白号青莲居士,他在《答族侄僧中孚赠玉泉仙人掌茶·序》中述说身世:“青莲居士谪仙人,酒肆藏名三十春。湖州居士何须问,金粟如来是后身。”他在《奉饯高尊师如贵道士传道箓毕归北海》中又说:“道隐不可见,灵书藏洞天。吾师四万劫,历世递相传。”称他的道家尊师经历了四万劫。

苏轼在《南华寺》中写道:“我本修行人,三世积精炼。中间一念失,受此百年谴。”他在杭州时,曾与朋友参寥一起到西湖边上的寿星寺游历,环视后对参寥说:“我生平从没有到这里来过,但眼前所见好象都曾经亲身经历过这似的,从这里到忏堂,应有九十二级阶梯。”叫人数后,果真如他所说。苏东坡对参寥说道:“我前世是山中的僧人,曾经就在这所寺院中。”

古代书画讲“形神兼备”,正因为他们有超凡的修炼境界,体悟到天人合一的意境,他们的作品才能如此传神。而这些承载着神传文化的作品能够千古流传,也是为了让后人保持与神的联系,唤醒人们久远的记忆,不至于在轮回转世和滚滚红尘中忘记自己从何而来。

那么,为何中共要如此不遗余力的毁坏文物,破坏自己民族文化的精髓?根本原因是马列主义和中国传统文化是完全不相融的,是格格不入的。对此,《九评共产党》中给了很好的诠释。

那就是西来幽灵共产党清楚,为了让神州子民放弃几千年传统文化及信仰,接受西来共产主义的理念,单靠简单的欺骗、引诱根本不可能。因此中共在不间断的政治运动中,邪招使尽,以暴力残杀开始,破坏宗教之精髓,迫害知识分子,再从器物层面(如建筑庙宇、文物古迹、字画古玩等)摧毁中华传统文化,割断神人联系,达到其毁灭传统文化,进而毁灭人的目地。

“破四旧”不止毁坏了信徒们祷告、修炼的场所,古代天人合一的建筑,更把人们心中的正信、天人合一的传统正念一起毁掉了。这样的结果是人们因此而割断了与神佛的联系,失去了神佛的保护,从而逐渐走向中共所引导的危险的深渊。

今天,炎黄子孙只有摆脱共产邪灵,复兴中国传统文化,回归传统,重拾“仁义礼智信”的道德规范,才能拥有美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