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中共摧残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朱艳被迫害离世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朱艳被中共劳教迫害两次,多次被非法关押、追捕,被迫流离失所,她的儿子曹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在长期迫害中,朱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离世,终年57岁。在她生命最后的时刻,她吃力的吐出五个字:“法轮大法好!”

朱艳,家住吉林市龙潭区缸窑镇,生性善良,谦虚公正,遇事宽待他人。九八年八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更是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同化大法真、善、忍。

朱艳
朱艳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朱艳失去人身自由,两遭非法劳教,及多次非法关押迫害,原有一个美满的四口之家,被迫害的夫妻被迫分手,一双儿女无人照管,很小就承受着失去父母的痛苦,四处漂泊,自寻生路。为了营救妈妈,两个孩子被警察暴打,其中儿子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下面是朱艳与孩子们被多次迫害的事实简述。

一、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密云监狱、永吉县口前拘留所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九九年九月份,朱艳去北京上访,还李洪志师父清白,被绑架到北京密云监狱。

在监狱,朱艳被警察毒打、戴手铐脚镣、罚蹲、罚站,两手着地蹲着,几个男恶警用力踢她的臀部,坐着时,恶警站到她的两腿上,用力踩腿,朱艳遭受了极大的肉体折磨和人格侮辱。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电击、棒打、踩踢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电击、棒打、踩踢

回来后,朱艳又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永吉县口前拘留所,进行强行洗脑。因不改变信仰,朱艳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之久,罚款五百元,并失去了工作。警察把她作为迫害重点,骚扰不断。

二、被非法劳教两年 遭拒收

二零零三年,朱艳因讲真相,被吉林市龙潭区缸窑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迫害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后因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朱艳的丈夫因中共迫害的压力太大,难以承受,夫妻被迫分手。

三、被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份,朱艳在路上被吉林市龙潭区缸窑派出所绑架。当时家人和孩子不知音讯,两个孩子到处找妈妈,很长时间,才打听到妈妈被非法抓捕。一个多月后,朱艳又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家里剩两个孩子无人照管,只好各奔东西,离开了家,当时朱艳家中无人,只剩下一处空房。

在劳教所,朱艳被强制洗脑迫害。因她坚信大法“真、善、忍”不曾改变,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每天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四、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邪党要开奥运会期间,下“指标”绑架法轮功学员。缸窑派出所警察王连生等闯入朱艳家中,看朱艳在家,谎说:不要到处走,要炼就在家好好炼吧。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下午,王连生与缸窑派出所所长等多名不法警察,突然非法闯入朱艳家中,当时,朱艳与儿子在家,他们当时说了些禁止炼法轮功的话,没有找到任何理由抓人,后说明慧网有一篇文章,是谁写的?你到派出所去对证一下,一会就回来。朱艳信以为真,被骗到派出所,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遭受迫害。

五、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朱艳的嫂子郭英杰被绑架。同时,警察绑架了朱艳的儿子曹阳等三名亲属,朱艳走脱。

当晚,警察非法抄了朱艳家(出租的房子),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电脑、打印机和十几个准备安装的韩星五号,真相资料光盘等,还有其它物品和人民币。

这次由吉林市市长张晓霈亲自主导,利用吉林市国安特务、市国保大队、市公安局、昌邑区公安分局、昌邑区刑警大队、市昌邑区站前派出所等单位联合迫害,并成立了“专案组”,定为所谓的大案要案,警察一直蹲坑要绑架朱艳。

当时朱艳身无分文,被迫害再一次流离失所,朱艳承受的精神痛苦和心理压力无以言表。

六、朱艳的两个孩子要妈妈被中共警察当街暴打致重伤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二日十二时左右,朱艳的两个孩子来到缸窑派出所打横幅,让释放妈妈,这时所长陈新柱大喊,“把条幅撕掉”,他们过来抢条幅,在所长陈新柱的指使下,四个警察有的撕拉、有的殴打两个孩子。

这时已围观了众多的百姓,在众目睽睽之下,所长陈新柱、指导员朴成钢对两个孩子用尽全力劈头盖脸,拳打脚踢。陈新柱把男孩(曹阳)打倒后,又打女孩(未修炼法轮功),两个孩子死命挣扎,喊“警察打人了!”

所长陈新柱说:“法轮功的事,打你还咋地呀!”于是,更加大打出手,曹阳被打得嘴角流血,头部被打出大包、瘀血、背部、手臂全身均有伤处,倒在地上。

同时,一不知名的警察还把女孩(曹月)按倒在地,所长陈新柱猛拽女孩的头发,拽着头发把女孩提起来打,又按倒数次,女孩的头发被拽掉很多,衣服被撕破,然后又猛然踢女孩腰部。

围观的百姓纷纷起来阻止,说:“你们警察打人犯法,特别是打两个未成年孩子。” 很多百姓流了泪,正义的百姓说:告他们去,我们给你作证,很多百姓给孩子留了电话。

二零一二年,曹阳被绑架。绑架后,恶警对他进行刑讯逼供,把钢针和猎狗都带到现场恐吓,往鼻子里灌辣根加白酒,曹阳险些失去生命。

最后,二十多岁的曹阳被迫害的精神失常,这样还被送进看守所。市长张晓霈指使不让放人,曹阳被非法判刑五个月后,才放回。回来后,曹阳又一次被送进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一七年,朱艳带儿子曹阳去锦州女儿家,中共利用身份证买车票,迫害法轮功学员,朱艳两次被锦州车站扣押、搜身迫害。

七、在最后的时刻 她记着“法轮大法好!”

在长期的残酷迫害下,朱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中午,坐着离开了人世,在她生命最后的时刻,法轮功学员问她还有意识吗?她吃力的吐出了五个字:“法轮大法好!”

又一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离世。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