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保护下成长


更新时间: 2020年09月26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六日】我父母都是炼功人,先后于一九九六和一九九七年走進大法修炼。我父亲是火车司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邪恶集团对法轮功進行铺天盖地的造谣诬蔑。父母先后去北京上访,为的是给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在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性迫害下,母亲遭到多次非法拘留、劳教、洗脑,共长达五年三个月,父亲遭两次非法关押及洗脑迫害。恶警经常非法抄家,上门骚扰。我父亲是火车司机。他被从火车司机降为保洁工,每月六、七千元的工资被非法剥夺,半年中每月只发给他三百元生活费,有时还一分钱都不给。后来才发给他清洁工的工资,每月一千元左右,还不给他本人,而是由单位主任代管着,买什么东西都要打报告,由单位派人一起去购买、付款。

恶党对父亲的长期迫害和骚扰,造成他精神不安,紧张、恐惧,加上经济压力,于二零一七年患脑血栓离世。

二零一九年九月九日,母亲用真相币购物,救人,被非法关押至今。

一人炼功 全家受益

姐姐是父亲的前妻所生。她的妈妈在怀她三个月时就查出患白血病,生下她后不久就过世了。

姐姐体弱多病,人也瘦弱,经常是哪儿破了就血流不止,还常常流鼻血,有时象水龙头打开一样往外喷,很吓人。她还有头晕、肚子痛的毛病。母亲修炼后,就让她躺下,给她播放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让她听。她听着听着,流血就止住了,头不晕了,肚子也不痛了。有一天她咳嗽,吐了几次瘀血,自那以后,她身上的病至今没再出现过。师父也给姐姐清理了身体。

大法在我身上也出现了奇迹。母亲怀我时已得法了。出生后我就一直在听师父的讲法。我刚刚八个月,就失去了这个环境。父母亲去北京上访,就把我托付给保姆婆婆。

我长大后,带我的婆婆给我讲了那时在我身上发生的神迹: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那天,电视台诽谤李洪志师父并造谣、诬蔑法轮功,只要我看见或听见播放那些东西,我就会伤心的痛哭不止,关了电视我就不哭了。婆婆他们觉的很奇怪:平时我摔了,即使摔得很重我都不哭不闹,今天是怎么了?

婆婆还告诉我:我十个月大的时候,母亲去北京上访回来就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看守所关押。我要找妈妈,婆婆就带我去我家找,到家后我指哪一间屋婆婆就打开哪一间屋让我看,最后连厕所都找过了,没有找到我妈妈。婆婆告诉我说妈妈被警察抓走了,我一听就开始哭,一直哭。

那几天我不吃不喝,把婆婆吓坏了,她就带我到诊所给我开药,拿回家把药放小勺上兑水喂我。结果用的那个小勺就不见了,再拿一个小勺子,那个小勺又不见了。婆婆就去别人家借了一个小勺子。药放在桌子上,婆婆背着我去倒水,回来药却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到了。婆婆说:“真奇怪!”

现在我悟到是师父一直在管我。至今我身体很好,没再吃过药。

有惊无险

小时候有一次母亲带我出去玩,我在前面跑,母亲骑着自行车在后面追我,我突然蹲在地上看虫子,母亲来不及刹车,就从我身上碾过去了。这可把母亲吓坏了,赶快停下来问我压坏没有?我却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我。她从我身上骑过去,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大概在我十岁左右,一次放暑假在舅舅家玩。我在穿过马路时被一辆面包车撞翻在地。司机吓坏了,赶紧下车问我有没有事?我马上爬了起来,告诉他:“我没事,你走吧。”

现在我知道了,都是师父保护了我。

甘心情愿为大法付出

大概在我小学六年级或刚上初中时,有一天听母亲说需要钱救人,我就把多年存下来的几千元的压岁钱全部给了母亲,让她救人用。因为恶党的迫害,家里经常被骚扰,加上高中学费贵,我想减轻家里的经济压力,在高中一年级只读了半学期我就退学了,开始打工维持自己的生活。

当时我只是在看《转法轮》、背《洪吟》学法,修炼很不精進,但我很想帮母亲做证实法的事。听母亲说需要人维护讲真相的手机,于是就花钱去学会修手机。又听母亲说需要电脑打印机的维修人员,我就又去学修电脑、修打印机。

在维修法器中修心性

在学维修电脑和打印机的过程中,一边学就一边帮同修维修,除了上门帮同修维护手机、电脑、打印机外,我还给各个家庭资料点送耗材等。只要同修需要,不管天气多么恶劣,我都毫无怨言的及时上门。

很多年纪大的老年同修,即使遇到一点很小很小的问题都不知道怎么解决。为了他们方便,我在帮助他们解决这种问题的同时,就教他们解决的办法,可是下次遇到同样的问题,他们还要我去解决,就这么反反复复,不断的教,有时刚教完,就都忘了,我就再从新教。

在这个过程中我没有任何抱怨,理解他们。他们也是在为证实大法付出,也很努力的在学。他们年纪大,记忆力差,又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电器,能承担起这个工作已经很不容易了!每次我都尽量想办法让他们听懂我讲的,并能记住如何解决。

在父亲离世两年后的二零一九年九月,母亲又被非法关押到本地看守所,至今不能回家。母亲被关押对我的精神压力很大,生活上没人照顾,修炼上也没人督促和帮助,加上国保和警察不断上门或到单位骚扰,我要上班,还要处理个人的生活,我知道我得克服一切困难排除干扰,修炼要比以前更抓紧,晚上我自己去居民楼发放资料。后因同修想去远些的乡镇发资料,我就改为晚上开车载着同修去乡镇发资料证实法。

疫情期间没有上班,见同修全力救人,我就帮同修打印救人的真相资料,如大、小册子,卡片,单张资料等并及时送到同修家,没有任何顾虑和怕心,因相信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和保护着我们。

谢谢师父的加持和保护!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