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累计17年半冤狱 四川钟俊芳仍被剥夺合法权利

更新时间: 2020年09月19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四日,67岁的法轮功学员钟俊芳历经八年半,累计十七年半的冤狱回到家,身体已经被迫害出现肝癌和乳腺癌,原来白白胖胖的钟俊芳变得仅剩六十二斤,白发苍苍。中共人员仍然剥她的夺合法权利,本应该拿三千元左右的养老金仍然只给六百元,使她生活陷入困境。

钟俊芳,今年67岁,家住四川省乐山市犍为县,因信仰法轮大法,在中共及其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二十一年中,多次遭当地“610”及警察等中共人员的绑架,被非法关押看守所、戒毒所、秘密关押在区乡派出所等,她曾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三次被非法判刑,刑期总共长达十七年半,冤狱中,遭受惨无人道的各种各样的折磨,迫害中昏迷十多次……

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钟俊芳被非法抓捕,遭劳教两年。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遭狱警和犯人的体罚,被长期剥夺睡眠、罚站军姿。狱警强制法轮功学员无论做什么都要打报告词 “犯人某某某,要求做什么”,如果不打就将受到惩罚。

在成都女子监狱:吊铐、野蛮灌食、侮辱、挨打……

二零零三年二月,钟俊芳又被绑架,后遭法院诬判三年半,被劫持在成都女子监狱关押迫害。

有一次,钟俊芳要上厕所,就对警察说:“法轮功学员钟俊芳想上厕所。”结果遭到拒绝。她就起身去厕所,狱警戴某某和蒙娅玲诬说她要逃跑,就把她拖到坝子上,逼着她跑步。钟俊芳不跑,狱警就叫犯人逼着她跑,两个人一轮,一个拽着一个推着跑,致使钟俊芳小便失禁,尿到裤子里了,地上也湿了。那些包夹看见她尿裤子,就嘲笑她,然后把她拖回监室关禁闭,不准出门、不准吃菜,只给一两饭,这样持续迫害了钟俊芳十几天。

二零零三年五月一个晚上十二点钟,钟俊芳发正念,他们不让我发正念,监狱领导等都来了。钟俊芳说,我没有影响你们所有的人休息,为什么不可以?因为这个领导说不服钟俊芳,就把钟俊芳强行铐在无人居住的最高层六楼一个房间的床架上,成“大字”形,从早晨五点多,铐到深夜一点多,放下来,叫钟俊芳躺在光板板上,反手铐在头上,再铐到早晨五点多。就这样,钟俊芳被铐了半个多月。

二零零四年五月,因钟俊芳要笔和纸来起诉迫害元凶江译民,他们不给她笔和纸,反而把她关进小号半个多月。

二零零六年八月。钟俊芳回到家。当时的610头目是潘复友,分管迫害法轮功的公安局副局长余德云。

三个月后,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钟俊芳的电话遭恶人监控,再次被绑架,又被非法判三年半,随后,她非法关押在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由于她坚持信仰,经常遭到恶人的谩骂和生活上的刁难。她的钱卡也被狱警收走,不允她购买食品,肚子饿了也只有忍着,而且处处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二零零九年底,有几天寒流来临,天气骤然变冷,凛冽的寒风不断的拍打着玻璃窗,犯人们都冷得钻进了被窝,被子盖得严严实实,到了后半夜,钟俊芳开始在床上打坐炼功,值班警察在监控器里看见了,马上气势汹汹的跑过来,把她拉到了办公室,双手吊铐在窗子上冻了一夜,第二天,又把钟俊芳吊铐在二楼的护栏边上。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为了抗议监狱对她这种无人性的迫害,钟俊芳开始绝食,最后狱警叫人把她抬到监狱卫生医院去野蛮灌食。每当她在监室炼功时,“包夹”张忠毅就对她又吼又骂,还多次把她身上揪的青一块、紫一块的,使她受尽了折磨。二零一零年六月五日,冤刑满,钟俊芳才回到家。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再被非法判刑八年半

二零一零年六月,钟俊芳女士冤刑期满回家后,因养老金被扣,只好借钱做生意,维持生活,二零一零年十月三日才开始营业。二零一一年八月十日晚十时左右,一群警察包围了钟俊芳女士开的一家服装店,“610”头子罗尤刚、政法委书记周文华、国保大队教导员王永富等人绑架了六名正在读法轮功著作的法轮功学员,抢走了钟俊芳私人财产,后被非法关押在犍为县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钟俊芳被非法判刑八年半;法轮功学员余发权被非法判刑七年半;陈宝琼是钟俊芳请的看店子的工人,被非法判刑四年。不久,钟俊芳与陈宝琼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监狱继续关押迫害。

据悉,钟俊芳曾遭犯人万永裕殴打,当场被打昏,后被送医院抢救。一次一个犯人折磨钟俊芳,拿药放在菜里面给她吃,钟俊芳被折磨得精神恍惚、不能言语了。

一天,钟俊芳双腿并拢,被警察、恶犯用绳子捆的直直的,两个包夹拽着她的双手,一梯一梯从六楼往楼下拖,后面跟着两个穿制服的男警。有人说,是弄钟俊芳去灌食。这样的拖拽持续很长时间,钟俊芳的双脚后跟被拖烂。

酷刑演示:全身捆绑
酷刑演示:全身捆绑

因钟俊芳拒绝“转化”,监区指派两个女犯专职监视,经常遭到打手闵含梅、陈蓉、祝倩、徐桦等犯人的殴打,有时被打得住院。在数九寒天,犯人们为了冷冻她,竟抱走她床上的被褥、垫子,让钟俊芳饱受寒冷的折磨。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的一天,四川龙泉女子监狱主动打电话给钟俊芳家人,让家人去监狱探视她。以往,家里亲人去监狱看她,被监狱刁难,几百里路去的三个家人,只允许一人能见钟俊芳。

这次哥哥、弟弟急匆匆去龙泉监狱,只见钟俊芳由两人架着扶出来,以往体重一百二十多斤白白胖胖的钟俊芳,由于监狱对她长期非法关押、无人性的迫害,又加上绝食抗议迫害数日,高血压又使鼻血长淌,乳房出现肿块,人被迫害的严重变形,骨瘦如柴,体重最多六十多斤。

家人见状心如刀绞,立即强烈要求释放回家就医。龙泉女子监狱答复:“必须要有医生开证明,人现在还有气在,不能放人。”

冤狱期满 生活颠簸、困窘

二零二零年二月九日,钟俊芳冤狱满,可直到二月十四日,才有犍为县“610”的人将她接回到犍为县。犍为县“610”从监狱接回钟俊芳时,当面承诺,回犍为后,要解决钟俊芳工资、住房及待遇,可是,却直接将钟俊芳送到离城十几里路的山上农村养老院,非法软禁起来,严重侵犯钟俊芳的人身自由。而且,钟俊芳本应该拿三千元左右的养老金,被中共掠夺,只给六百元。

钟俊芳这些年遭受迫害中,原有的住房没有了,后只能先寄住在亲戚家里。为了合法权利,为了让众生明真相,钟俊芳背上真相资料、真相碟盘到乐山市公、检、法等部门,一个部门一个部门,针对遇到的每一个人讲大法真相和讲扣发养老金的违法行为。邪党人员一句话,“判刑人员”不能补发工资。后,钟俊芳被犍为县国保队长刘毅(刘勇)用手铐铐回来,回到家。

从监狱回来后的一段时间,钟俊芳住到侄女家,时间不长,侄女突然要卖掉老旧房,钟俊芳失去了暂住地。然而,“610”、国保队长不允许她离开犍为县,钟俊芳只能在犍为县租房住。“610”多年对她的迫害,造成钟俊芳的两个店的财产经济损失十多万。

目前,钟俊芳继续遭犍为县“610”、国保监视,家人也遭株连,在中共这种迫害环境中,钟俊芳遭受身体的魔难的同时,还遭受着精神的折磨和经济上的困窘。

善恶有报

在二零一一年八月十日,犍为县“610”头子罗尤刚、政法委书记周文华、犍为县国保队长王永富等,绑架六名阅读法轮功著作的法轮功学员并,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重刑,钟俊芳八年半,余发权七年半,陈宝琼四年。后王永富被邪党提升职。

现任犍为县国保队长王毅,一样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对给他讲真相,他说:我就不相信会遭报,我咋个没有遭报呢?

然而,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一年中,很多中共官员、警察不知自保,听命于中共,残害当地法轮功修炼者,已应了善恶有报的天理,或暴病身亡、或撤职开除、或落马入狱,或殃及家人……目前,明慧网上已曝光数万例。

古语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望健为县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作出明智选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