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愚公移山”受到的启发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二日】 最近突然对“愚公移山”的故事有了新的领悟。愚公之所以“愚”,是他面对两座山,根本不考虑自己力量与困难的悬殊,也没有想到走捷径或寻提高效率等途径,就开始以“祖祖辈辈挖下去”的精神面对拦在家门前的两座大山。愚公的行为引来“智叟”的嘲笑。但正因为愚公没有常人之念,也就能感动神,将其门前的大山移去。今天,以一个修炼人的观点来看这篇中国古老的神话故事,愚公原来是个神,故事中的智叟原来是个常人。师父说:“佛、道、神他们没有人的观念,没有常人这种思维方法”。常人的思维方法是什么?就是尽可能少吃些苦,如何以更少的付出得到更多、更大的回报。在这种思维前提下,我们变得越来越复杂,忘记了生命本来的意义。七月二十日事件之后,我们去过中国大使馆表达意见,每次去都是在大使馆官员带答不理的情况下,草草离开。弟子们每次请假去一次大使馆也不容易,由于没有结果,离去时大家心里多少有些沮丧。有弟子认为,从过去中国政府的历史看,现政府不会轻易改变对法轮功的态度,我们在海外的呼吁似乎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觉得我们并不能改变什么,也解决不了什么实际的问题。当时,没有意识到这正是师父给我们安排走出人的考验。面对这样的问题,是以神的态度对待,还是以常人惯用的思维模式考虑问题;是象愚公那样挖山不止,还是学了“智叟”用人的思想逻辑去分析。如果我们大法弟子面对目前出现的困难,能够更“愚”一些,更简单一些,单纯以宇宙大法遭到如此不公的践踏,走出来,不计后果,不计得失地去呼吁,我们所面对的处境一定会随之改变。中国不是有句,叫“默默耕耘、不问收获”的话吗?但人的脑袋,很难做到“不问收获”。我们做一件事情时,总在考虑这件事情的作用、效果等等,如果看不到即将出现的改变,就很难坚持下去。

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如果你是以一个神的想法去对待问题,自然会带来神的状态;如果是以一个常人的思维对待自己遭遇到的问题,当然见到的也就是人的景象。愚公对待家门前的两座大山,没有常人心,神迹显现了。而那位“智叟”则会永远迷在常人的假象中兜圈子。

现在体会到九八年“北京电视台事件”能走出来的大法弟子真了不起。凡在中国大陆生活过的人,都很了解中国社会的现状,那个时候能凭着一颗单纯心走出来的弟子真是没有人的权衡、顾虑之心。当时,我还觉得这些弟子考虑问题似乎有些简单,没有顾及中国当时的环境和某些领导人的“脾气”,可能会给修炼环境带来破坏。 而我自己,虽然对后来的事件也能积极参加,但没有真正从法上悟。特别是跟政府官员说明情况时,心里总觉得没有用,也容易动气,甚至觉得做这些事是浪费时间,还不如在家读书,炼功。我没有意识到自己一直在常人的思维状态中兜圈子。虽然表面上,在海外,我没有因走出来会给自己名利带来损失的顾虑,但是总爱陷入做一件事情,困难与成效之间的比较之中,陷入常人的观念中。没有“难行能行”的精神。当初,师父传大法时,一个人带着几个弟子,在北京餐风露宿,地铁站睡过,工地棚住过,七年下来,全球一亿人得法。师父仅凭着救度众生一念。“人生生世世都在造业,自己的业力促成了自己下一世、这一世的困难、痛苦、磨难、缺钱、多病。你只有偿还业力之后,你才能够得到幸福,才能变好”。我们修炼过程中遭遇到的磨难,不管困难多大,也是我们自身的业力所致。如果遇到困难太大,就想到改用其他办法,或抱着等待机会再说的心态,不正好和愚公神话中的“智叟”一样了吗?原来是一颗常人之心在起作用。不改变这一念,发生在愚公身上的神话,永远不会发生在我们这里。师父常说:“关键问题是那个心能不能放下”(《转法轮》)明显的物质利益的心其实好放弃,而根深蒂固的常人思维模式却难察觉,特别是在为大法工作时,总觉得自己在为公,就难改变常人状态。当愚公不抱有常人心对待困难,神也没有让他为了“还业而还业”,家门前的山就崩开了。迷在常人社会中,师父考察我们的就是看弟子还有没有这颗常人心。师父为我们消的业与我们自己承受的是无法比例的,师父说:“我开的已经没有门了,我只看人心。你要再不修,我连心都不看了,我还怎么度你呀?”(《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所以在看是否还存有常人之心方面,要有经过严格的考验。大法弟子在北京上访故事中,颇多类似愚公的故事。一位弟子,当摆脱人的顾虑之后,率直走进公安局,要求取回大法书,一位公安竟微笑将书归还于她;一位老太太被抓后送回河北保定,她带着遍体伤痕立即再次往北京赶,从保定到北京本来要走四、五天,当她完全忘记自己,本着“尽快进京”这一念赶路时,她说脚下就象踩着云,才走一上午就到了北京。不少大法弟子的神迹都是在这种状态下发生的。师父说:“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师父还说:“如果这件事情绝对地与你没有关系,没有你应该去的心,那么这件事情就很少会发生在你身上。如果你没有这颗心,就不会引起矛盾,得对你修炼负责任的。是凡矛盾发生在你身上,出现在你这儿,出现你们之间,就很可能与你有关系,就有你要去的东西”(《在欧洲法会上讲法》)。我悟到北京所发生的事情,与我们大法弟子的整体修炼是息息相关的,事件持续的时间长短取决于我们修炼的情况。问题的关键,是我们如何尽快决裂人。前段时间,有大法弟子为了应付常人的纠缠,交了大法书,或写了假保证书,但仍强调心中不改对大法的忠诚。我想这种“忠诚”或许根本不存在。师父说:“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人想什么就是什么状态。宇宙中可能没有我们常人认为的客观,自己看到的景象就是自己心念的产物。师父说:“师父说:“有的人想:我病好了,我就修炼。修炼是没有任何条件的,要想修炼,那么就修炼。…… 修炼就得在这磨难中修炼”。如果我们以常人方式应付完当前的麻烦事之后,在家“坚定实修”,可能余下的只有常人生活。有人说为大法,在特殊情况下可以撒谎。在其中存在着为达到一个目标,采取什么样的手段的方式方法问题。我不认为存在方式和目的相分离的情况,以常人的方式,永远不可达到神的状态。这里也许存在着师父说的“悟在先,见在后”的情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最近有一位大法弟子写了一篇文章,她谈到自己当时顾虑太多,就顺从单位安排的方式过了“关”,应承领导写了假保证书,但在家继续修炼。现时她懊悔之情难以言表,她说:“常人的关她是过了,但作为一名修炼者的生死关她没有过。”。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特殊环境下修炼,我已不再考虑自己的护法行动的实际成效等问题,只是本着愚公精神去做。我知道,法到人间,仍遵循相生相克的道理,不会依赖神迹,要靠大法弟子的肉身去完成。否则,就是神在再造人类,不是我们修上去的,而是师父将我们直接拿上去了,也不算我们修的了。这个艰苦的过程,是大法树立威德、大法弟子决裂人的过程。我们弟子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大法做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