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网 1999年10月19日 星期二 全部文章

要获取每日的全部图片,请到图片网的"最新图片"栏目(http://photo.minghui.org/

  • 大纽约地区召开纪念李洪志老师纽约讲法三周年修炼心得交流会

  • 休士顿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隆重召开

  • 10月19日大陆消息

  • 我看“法轮功致病致残致死案例”



  • 大纽约地区召开纪念李洪志老师纽约讲法三周年修炼心得交流会

    【明慧网1999年10月19日】1996年10月李洪志老师首次在纽约公开讲解法轮大法,亲自为更多的旅美学生、华侨以及各界西语人士带来了修炼返本归真的福音,很多人的人生就此发生了彻底的可喜变化。转眼三年已过,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大纽约地区已有数百人每天认真地读着向人们揭示了修炼真谛的《转法轮》并坚持参加户外的集体炼功活动。

    为纪念李洪志老师纽约讲法三周年,大纽约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于10月16日17日连续两天举办了大型集体炼功和修炼心得交流活动。16日秋高气爽,近300名学员在中央公园进行户外集体学法、心得交流,为前来探寻的人们介绍有关法轮功的情况并义务教授功法动作。灿烂的阳光映衬着蓝底金字的中英文“法轮大法”横幅,蓝天白云,优美的音乐,善良的炼功人群,在中国大陆的广大法轮功学员为坚持信仰而遭受着残酷迫害的今天,这一切显得格外的和平与值得珍惜。

    活动期间很多人前来索取简介。有位白人小朋友在保姆的陪同下到公园玩耍,看到学员们在炼功就凑过来问东问西还问有没有书。起初大家以为他在给大人跑腿。过了一会儿,小朋友又回来问有没有教功录像带。通过交谈学员弄清原来是这位小朋友自己想学。

    一位参加义务宣传和教功的女学员会后介绍道,这次活动中前来表示关心、了解情况和学炼功法的绝大部分是美国人。他们都已经从电视、报纸上听说了法轮功,现在有机会直接接触法轮功,觉得很难得,所以学起来也格外认真。一位白人女士事先从中国朋友处得知这次活动的消息,特地安排时间赶到中央公园买法轮功的书,不料此次活动的资料出售安排在了第二天。这位女士坚决地表示买不到书就不走。集体炼功结束后,一位美国学员了解到这一情况,慨然拿出自己的英文《中国法轮功》赠送,这位女士才满意而归。介绍情况的女学员还补充道,这次向人们介绍法轮功时和以前比感觉很不一样,因为现在人们都是已经知道好才来学的。过去很多人学了第一套功法体验体验就匆忙离去,现在来学的人不但认真学完五套功法,还主动要求参加9讲录相报告会和炼功点的集体活动。

    17日,近600名各种族法轮功学员汇聚到坐落在曼哈顿的哥伦比亚大学继续真诚地交流修炼心得体会。有趣的是,以往只有非华语人士才用耳机听发言的同声翻译,而此次与会的发言者近一半为西语人士,所以不懂英语的华语学员也纷纷戴上了耳机。午餐时间,数百名学员在哥大图书馆前的广场上举办了大型集体炼功和弘法活动。由于参加人数较多,队列整齐,标志鲜明,吸引了不少过往的学生和游人驻足观赏、拍照甚至参加习炼。(1999年10月19日稿)

    休士顿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隆重召开

    【明慧网1999年10月19日】九六年十月十二日,李洪志老师亲临休士顿作赴美首次讲法,休士顿 市市长将该日定为“李洪志日”,并授予李老师“荣誉市民”和“亲善大使”的荣誉称号。三年后的今天,大法在美国广为流传,仅德克 萨斯一州,就有十多座城市有我们的大法弟子。在此三周年之际,来自休士顿、达拉斯、奥斯汀、圣安东尼奥、麦克艾伦、路易斯安娜州 的莱克查尔斯等地的百余名大法学员在休士顿中华文化学院举行了每年一度的修炼心得交流会。

    会前,全体学员起立静默一分钟,以表达对宁死不放弃修炼的赵金华 女士和向政府绝食陈情而死的同修朱绍兰女士的崇高敬意。之后,十几名大法弟子上台发言交流修炼心得,其中有年轻的博士研究生、大 公司的职员,也有几岁的小弟子、年逾古稀的老先生、西方学员。休士顿的英文电视台也应邀前来采访。

    学员们的心得报告生动、感人,有的讲述了当前大法在中国大陆遭受 魔难的情形之下海外弟子心灵所受到的冲击和如何在此之中放下常人的名利情。“7.20”事件发生后,休士顿的两名大法弟子抛下各自正 在坐月子的太太和未满月的孩子,接连两次急冲冲地飞往华盛顿首府向中国大使馆陈情,两位太太同是大法弟子,其中的一位讲述了先生 不在的日子里自己在心性上所经受的考验以及如何从心里走出去的经历,她还特别提到先生去了D.C.回来之后他在法上突飞猛进地提高, 最后她告诉大家女儿的中文名字叫“明慧”。

    圣安东尼奥的一位大法弟子在心得报告中谈到他们一家三口大人是如 何带着未满周岁的孩子和另两名学员一起以每张$1280的机票飞往华盛顿,如何在债台更加高筑的情形之下迈出这艰难的一步,她说:“想 到国内大法弟子正面临危险,他们连生命都受到威胁,我们在美国的弟子也就是一点钱和工作的失去,算得了什么呢?去D.C.多去一个人 就多一份力量,放下所有这些常人放不下的东西,去!”

    还有一位弟子在大陆的许多亲戚朋友劝她不要再炼法轮功之后,写了 一份修炼心得体会给他们,叙述了她和先生修炼法轮功之后身体上的亲身受益和心性上的提高,并将亲眼所见同修们的变化和从科学角度 对法轮功的认识介绍给她的亲戚朋友,她在家信中写到:“再看看我们休士顿炼功点,一个86岁的老先生,头发变黑。一个吃了三十几年 降血压药的人,炼功后停了药,血压正常...” 这不也是一种弘法护 法的方式吗?大法本来就是通过人传人、心传心,通过个人受益向亲戚朋友介绍的方式弘扬出去的,现在大法受到中国政府的歪曲和诬陷, “所以我有必要尽我一点微薄之力,写一封家信给他们让他们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这位弟子在报告中谈到。

    最后,还进行了分组交流,来自宇航航天中心的高级科研人员也介绍 了他们多年修炼法轮功的体会,各地学员还交流了他们的弘法经验,大家都感到在这次的交流会中找到了差距、互相促进了彼此的修炼和 提高,许多学员表示要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会,在今后的修炼中勇猛精进。大会在一片纯净、详和的气氛中圆满结束。 (1999年10月18日稿)


    10月19日大陆消息

    【明慧网1999年10月19日】【10月19日北京消息】

    10月16日17日信访局休息。一些大法学员上访时,有警卫说:你们已经是邪教了,要严打了,别来自投罗网。果然18日,前后几百名学员到北京“中办”、“国办”信访局上访时遭到无法无天的对待。信访局外早有各地警车等待装人,外地学员根本不让进门就被抓走上车;北京学员上访说明来意,直接被抓回当地派出所审问、刑事拘留,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利。



    【10月19日上海消息】

    上海大法弟子依然坚定,在得知要有关于对法轮功学员处理意见的方案要公布时,不少弟子都走出来、到北京去为大法正名。上海交大的几名弟子到北京后被学校带回(2名从拘留所领回,3名在招待所带回,另外几名没有消息,可能还在北京);回来后被限制自由,剥夺学习的权力,参加学习班,24小时不得离开。华东师大的几名功友因表示坚修和要上访被关在招待所,不能与外界联系,已有几天没有他们的消息了。同济大学的功友有几个“十一”前就去了北京,前些天又有人去北京,没有消息。其他大学也有的采取了限制大法弟子人身自由的非法手段。



    【10月19日沈阳消息】

    沈阳市公安入户收缴大法学员身份证,以此禁止学员外出。如此不把学员当人对待的违法做法,逼迫学员去找地方说理。



    【10月19日山东消息】

    山东冠县公安强行对大法学员罚款,7.21后去过北京的罚款3000元,而且命令每人交5000元押金,做保证不再进京的抵押。一些学员被逼出走上访。


    我看“法轮功致病致残致死案例”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九日】 《人民日报》所发“法轮功致病、致残、致死案例”看上去的确怵目惊心,但是,看过热闹之后,不得不说上几句。该案例列举了16位修炼者的病情和死亡经过,署名为“新华社电”,有点不负责任。当然,这不是学术论文,不必一一列举参考文献,阐明资料出处,但毕竟人命关天,尤其涉及到责任问题,应该更加慎重。

    首先,中国官方公布的法轮功修炼者为200万人,法轮功方面号称1亿有馀,实际人数难以判定,姑且按政府说的算。各种疾病在正常人群中都会有一个罹患率,比如肺结核的患病率为百分之几等。中国由於人囗众多,为精确起见,一般实行千分比计算。该报导避而不谈在修炼者中罹患各种疾病的比率,而挑选了一些“有份量”的案例集中报导,客气点说是缺乏常识,不客气地说是耸人听闻。这是否有违公道?该报导中多人练功前皆为重病患者,后来发生死亡事件,其中大部分为精神病发作导致自杀或杀人,而精神病本身就因其起因未形成定论(现有遗传因素,多巴胺受体异变等多种学说)而有难以治愈的特点。而且根据《人民日报》所报有关数字(北京两所精神病院收治情况:96年9例、97年10例、98年22例、99年上半年16例)来看,因法轮功诱发精神障碍的比例绝对算相当少的,不信可以去任何一家精神病院调查,每年因失恋住院的患者有多少,每年因下岗住院的患者又有多少,以200万人的基数产生上述精神病患者数的比率来看,甚至可以说法轮功有抑制精神障碍发作的作用。另据8月20日的《人民日报》社论“社会的毒瘤人民的祸害”一文披露,“全国各地因修炼法轮功致死的有743人,致伤致残者更是不计其数,......据北京医科大学的医生说,从1992年开始,因练法轮功出现精神障碍的患者人数明显上升,占练功出现患者的10.2%,今年上半年急剧上升,占到了42.1%......”这些数字应当是很权威的,但是,何谓“因修炼法轮功致死”?如果说“北京302医院把邓小平老一辈革命家治死了”是否公平?说“北京医院某年某月共接收高干23人住院,1年后有半数去世”,这样的统计方法是否科学?“北京医科大学”是教学机构,不会接收病人,也许应该是“北京医科大学附属精神卫生研究中心”提供的发病比率。这种表述方式容易让读者产生疑问:“其馀百分之八十几或五十几的气功出偏患者是练什麽功的?那些功是否也遭到或将要遭到取缔和批判?”读报多了,慢慢就会读出味道来。

    (1999年10月19日摘自日本某留学生杂志)


    订阅请发空邮到:subscribe@minghui.org
    取消订阅请发空邮到:unsubscribe@minghui.org
    联系编辑或投稿请发电邮到:article@minghui.org 或 tougao@minghui.ca
    联系技术部请发电邮到:webteam@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