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一个女学员痛楚的感想

更新时间: 2016年08月0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月六日】 读过两篇有关法轮功的文章:“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狱中经历:在任何环境中都可以做好人”、“旅美法轮功修炼者给中国警察的信”,我真是百感交集,所受震动远远超出观看共和国50年大庆。

  我感动,是因为我也真诚地修炼法轮功好几年,我也真切地感受了这个修炼法门重塑人心,改善健康,福益社会的巨大威力;我也曾在政府宣布法轮功为非法后坚持“护法”;我也是从一开始就看出了我们电视台播出的那些关于法轮功的节目整个来说是一个大骗局;我也曾经打算为了真理而牺牲一切,坚持到底。但是让我难过的是,我修得不好;我最终还是放不下的东西太多,我放不下单位一些领导和同志们对我的真情,放不下自己热爱的公职,我接受了同志们说谎的暗示:下台阶已经给你搭好了,只要讲一句划清界限就没事了,为什么非得说还要修、还要炼呢?你在家里炼谁也不会管你,你为什么非得公开宣布还要炼呢?于是,我妥协了,我说我错了,以后改。可是我心里并没有任何悔改之意,因为法轮大法是那样正,那样好,那样高,它使我感到自己已经变得有利他人,超凡脱俗,独立不倚,坦荡自信。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修成觉者,但是我知道我应该按照“真善忍”做人。可是,比照上面提及的那两篇文章中,因坚持自己的信仰而入狱的大法女弟子,比照明知等着自己的是被抓被关却仍然用自己的行动表明自己的信仰的、敢到天安门炼功的大法兄弟,我真是羞愧难当,几乎到了不能自容的地步。

  我多么希望,我们的政府不要再荒谬下去了。法轮功本来是会给中国社会带来和谐、稳定、奇迹的修炼大法,为什么一定要给他扣上一顶顶坏帽子?明明是政府对这样好的群众性修炼活动处置失当而导致这些自信又相信政府的好人去找政府反映问题,为什么偏要说它有政治、政权图谋而必欲置之死地?明眼人都已经知道,法轮功并没有任何政治纲领,法轮功“组织”的“严密性”的全部表现,就是它的一些辅导站有一些用作联系的通讯录,但是法轮功的修炼群众却极其心齐。说对法轮功的处理荒谬,还因为大多数中国人都能看出,对法轮功的宣传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现在,确实许多人都看到了,对法轮功的处理比六.四留下的后患更多。其实像我这样尚未放下名利和生死,却仍在修的人就很多。我们的邻居,单位的领导和同志们也都知道我及我的家人都仍在炼,而且不可能放弃修炼,因为他们也都知道法轮功给我们家许多过去的病号带来的奇迹。这算是怎么回事?其实恰恰说明政府对法轮功的处理是不当的。

  我是很自责的。我已经“过关”,过了单位按照上级精神要求我过的法轮功的“关”,可是我自己知道,作为修炼人,我的“关”根本就没有过,因为我怕这怕那,怕失去这怕失去那,没有象石家庄那位被关进监狱就把监狱当作修炼环境的女同修那样坚定。

  我的痛楚来自政府的荒谬,来自我自己对这种荒谬的妥协。我本来很害怕写出我的感想,但是我现在终于有一点进步,我把它写出来了。我可以不在乎来自单位指责,但我怕我的可敬的同修们把我当作“叛徒”,虽然我知道他们的善良、慈悲一定可以理解我的苦衷。我深怕自己离大法的要求相距太远,我最痛楚的,心最不能堪的就是这个。 (1999年10月6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