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家人修炼的真实体验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是1993年5月接触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炼功以前,我被缠绕我多年的慢性胃病和神经衰弱折磨得苦不堪言,人生在世,吃、睡占据日常生活的三分之一还多,可我长期以来既不能吃,又睡不好,累得我面黄瘦,整天精神不振,心情抑郁不欢,后来又发现了右肾结石,经常腰疼。虽然多年求治,西医中医西药中药都用遍了,也不见好转,为了治愈我的胃病,一位领导曾亲自自费打车领我到安贞医院找大夫,但是都于病无补。

苦不单行,因父亲过早去世,多年以来一直是家在东北农村的母亲拉扯着我的五个弟妹,我在家是长子,参加工作时,下面的弟妹们还在念书,母亲没有工作,家中经济无来源,全靠那点遗属补助和我邮回去的那点节余钱供弟妹们上学,可是交了学费吃穿还是无着落,为此我母亲不得不亲自下田种地,经年的劳累,使得她本来就患有多种慢性病的身体日渐衰弱,最后到了走五里地得歇七、八歇,想治吧,花不起钱,不治吧,越拖越重,我作为长子、家中唯一有工作的人,看在眼里,愁在心头,想伸手帮助,可就是把我的工资都拿出来,也是杯水车薪,难解燃眉之急呀,真是一筹莫展,整天如坐愁城,身心疲累,精神几乎濒于崩溃的边缘。

1993年5月的一个星期天,早晨跑步途经公园,看见有很多人在炼法轮功,当时抱着试着炼的心情,买了一本《中国法轮功》。从此,业余时间看书、炼功,不知不觉间疾病消失了,结石明显消下去了,能吃能睡了,随着身体变化的同时,长期以来壅塞在心中的郁结渐渐消融,心情愉快,心胸开阔。身心的巨大变化使我萌生了向家里人介绍大法的想法,于是,我的母亲、妹妹、妹夫、弟弟、弟妹及我的妻子先后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我母亲炼功后,她原来那样病弱的身体也在很短的时间内彻底康复,精神面貌焕然一新,60多岁的人,炼功之前五里地都走不动,炼功后一年她自己一个人拎水浇地种了篮球场那么大一块地,还侍弄得挺好。炼功以来,我们全家所有的修炼人都没生过病,自然也用不着上医院看病了,节省的医药费从最低最低的层次来说是减轻了我们家的经济负担,减轻了精神压力。要是从广泛的意义上来说,这是给国家社会造福啊。这就是法轮大法在我一家人身上创造的奇迹,所以很自然的,我们从心里往外感谢李洪志老师,感谢他传给我们的法轮大法。

顺便需要说明的一点是,法轮大法不治病,但可以给真正修炼的人无条件的祛病,修炼的人能够达到祛病健身是因为他出了修佛修道这一念,是师父为了给修炼的人打开修炼的这条路才这样做的。李洪志老师在书中多次明确讲到:精神病人、危重病人不能修炼;“只练动作不学法的,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只有学法修心,加上圆满的手段--炼功,确实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心性在提高,层次在提高,这才是真正地修炼。”我们管不修炼的人叫常人,常人是受生老病死规律制约的,所以常人有病就应该就医问药,否则很容易出问题;而修炼的人是超出常人层次面的,没有病,所以也用不着去医院了。这可不是理论和假设,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数以千万计的修炼人都在亲身实践中证实了他是客观存在。

得法之初那种欣喜感激之情过后,冷静下来认真看书学法,我渐渐明白:法轮大法不是一般祛病健身的气功,是修炼;李洪志老师也不是一般的气功师,他是度人的;《转法轮》也不是一般的气功书,他教给我们修炼人的是修佛修道的法,是宇宙的真理。修炼人要想修成那样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首先得从常人中的好人做起,不断地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要做得越来越好,做超常的好人、更超常的好人。所以,从修炼以后,我在单位兢兢业业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挑不拣,在工作岗位我的工作量是170分,超出平均值,夏天我所在办公室的温度是本部门最热的,多年以来我一天坐到晚,无怨无忧,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嘛,做为炼功人我就应该做好;二次文献开发,我承担了其中大部分工作,参考价值社会效益怎样我自己不论,听凭读者评说,仅就搜看报刊资料一项,特别是大热天,有时看得头昏眼花直至分辨率下降,但我从未提出过一句怨言,因为我知道,做为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我就应该这样做。

原来我认为这些事都是很平常的,是修炼人的份内之事,所以我也不说,但是今天我想还是说说,再比如一件工作中的小事,修炼以前,室内的卫生,明面上我多打扫几次,阴面上、书架之间不容易被人察觉的地方就少打扫几次,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认识到了自己以前的不正确心态,从此,不管是明面上,还是工具书藏书处不易被人察觉的角落里,还是书架之间的过道上,我都一样认真打扫,不管领导看得见还是看不见,我都一样用虔敬的心态去工作,因为我知道,“三尺头上有神灵”,昧心的事,常人看不见,但宇宙众神都看得见,我的师父看得见,蒙人蒙不了神,不重德既害人又害己,而且我做为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就应该把本职工作做好。

在邻里关系上,曾经两户合住一套三居室三四年,我们两家一直相处得很融洽,没给领导添什么麻烦;在分房问题上,当时有多位好心人劝我,“不会叫的孩子没奶吃,你怎么那么傻,去找领导去”,但我不为常人的“好心”所动,本着法轮大法修炼者应有的高道德境界,看淡名利情,不给领导添麻烦,没去跟领导说什么;我结婚时间已近10年,一直两地分居,虽经友人同事及有关领导和我个人多次努力,终未找到接收单位,在这过程中,曾有好心人多方多次提醒我“太傻”:你怎么不去找呢,你看谁谁谁。但我记住我是修炼人,不记常人中的名与利,所以我只是礼貌地向有关领导略谈了一下,若行,那好,感谢领导关心;不行,我心无怨。没象常人教我那样去死缠着领导企图靠软磨硬泡争得个人利益。

还有我从集体宿舍向家属宿舍搬迁的时候,因那时还没修炼法轮功,不知道做为修炼人应该重德应该首先做一个好人的道理,于是随波逐流,经征询有关人员同意后从集体宿舍借走了一个铁网暖水瓶和一个两屉桌。事过境迁,没人催我还,我也就心安理得地居为己有用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明白了不失不得的道理,修炼人不应该占公家或别人的任何便宜,于是我把这两件东西还给了单位,当时总务科长开玩笑说:看人家觉悟高。其实不只是我个人能这样,每一个真修大法的人都能够这样做,是因为他们通过修炼看到了宇宙的法理。

这无边洪大的宇宙法理解开了困扰我多年、上下求索又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团,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是为了返本归真,返回到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中去。而在人类社会随宇宙演化发展变化到现在这一步的今天,能够使今天的人类道德回升、使修炼者返回去的法就只有法轮大法,他是宇宙的根本大法。

作为法轮大法修炼者,是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真正意义的修炼人,为宇宙真理舍命而不足惜。我们不愿看到国家民族因一些领导人和新闻媒体的误导而再次遭到不幸,也不愿看到有关国家领导人因自己的一念之差而铸成千古遗憾。希望我们修炼的真实体验能有助于有关国家领导人摒弃谬见而予以正见,让真善忍宇宙真理的光明普照天下。

大陆大法弟子
1999.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