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进平自述上访被关被送精神病院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1999年11月15日】 10月28日,我和17岁的女儿去人民大会堂上访,在人民大会堂的南门那往上走时被抓。17岁的女儿被拖着头发往车上拉。她不想上,被警察打得很惨。警察把我们送到历史博物馆后的老公安部的一个院里,我进去时那里已经关了700多学员,大家都在背诵《论语》,我也跟着背,因为我的声音大,警察突然从背后踢了我一脚。我转头说“谢谢”,他说:“不用谢,就你声大,小点声就行了。”大家背完《论语》,一位19岁的女学员大声说“无存”大家就开始背诵“无存”。警察拉着这个学员的脖领子拽了出去。我的女儿看那位学员被拉出去了就接过来大声说“无存”,于是她也被拉了出去。

我们又一个个被带上了公共汽车,一路上背着《洪吟》中的诗句。我们被带进北京某体育馆,陆陆续续有1200左右的学员被关进来。边上有非常多的警察,有的学员背着《洪吟》,三、四个警察连踢带打,并大声斥骂“你背,我就打你,什么时候不背我就不打了。”学员仍然大声背,警察打累了就说“你什么时候不背了,我再打你。”学员继续大声背诵《洪吟》。

有的女学员被警察拽着头发在草地上拖走。有学员要求上厕所。警察过去踢了他一脚,说:“想上厕所,你在家呆着啊!哪儿的?问你是哪的!”这个学员说:“我是某大学的研究生。”警察就打他。我的女儿大声说“不准打人。”被警察拉出来打。我接着说“她是我女儿,要打就打我吧。”警察一边毒打我,一边呵斥:“怎么教育的你女儿。没有受电视宣传的教育吗?”那个研究生学员说:“电视上都是假的。”学员们齐声说:“假的,假的……”

有一个老太太60多岁白头发,被打倒后被拉着头发在地上,起不来了。有个老学员跟警察说:“我是有53年党龄的老党员,是副局级研究员,今年71岁,炼功前一身病,炼功5年来没有吃过一粒药,所有的病都没了,我们都是好人,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

我们听到三个警察在聊天时说:“真是野火烧不尽啊。”下午约两点多钟的时候有一个象当官的警察来说:“我真为你们高兴!”到了5点左右才让上厕所。看厕所的老人说起了26号的事情:那天关了2500个人左右,有17个学员不愿说自己是从哪儿来的,就说是从天上来的,是大法弟子。被警察毒打,打的真狠,当时天上响起霹雳,雨电交加,这17个人死活没说出自己的家乡。老人说,他们真坚定啊!是法轮大法使他们这么坚强,我也想学法轮大法,可现在找一本书太难了。有个学员就从怀里捧出一本《转法轮》送给了他。

到夜里大概11点钟各区学员被带走。有个警察就在那边骂。朝阳区最多。50人有两个小孩。到了大概半夜12点,天气越来越冷,有个警察说:“天这么冷,可能会冻死人,12点以后让他们炼功。”学员就在里边打坐,虽然气温已近摄士零度却没感到丝毫的寒冷。有的武警过来问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学员就跟他们弘法,警察听了一直点头。

10月30号夜里1点钟,我和一些学员被送进拘留所,学员被脱光衣服冻了约一个小时。警察让犯人打我们,我就跟犯人们弘法,犯人们都很感动,都抢着跟我睡在一块儿,有个犯人说,“我要是早得法,肯定不会到这来。”紧接着犯人跟着学动作。过去让犯人们围一圈,他们在里面偷着抽烟;现在犯人们围一圈,他在里面打坐学“打手印”。一犯人说“我这么坏不知现在得法还能不能改造过来?”我说“能,你这才是多么点执著心,我炼功前比你坏多了,北京市多大的赌棍都认识我,我都能转化,何况你们。”

和我同抓进拘留所的一位女学员,在女号里也同样向犯人弘法,其中一女犯(卖淫的)说:“我出去一定告诉警察,不是你们把我改造好的,是法轮大法把我改造好的。”

警察要我写保证书,我不写,我对警察说,我什么都能放弃,但大法不能放弃。警察说要改为“刑拘”,我说:“刑拘就刑拘,判刑也要炼。”但没两天,就把我放了。

11月3号我去单位上班,单位领导开始给我做工作,说“不要犯傻,认清形势,……”我就开始向他们弘法,他们说:“不就是想成佛吗,让别人早两年成佛,你晚两年成佛,再不行你就晚半年成佛,避过这风头。再这样下去,公职也没了,你还怎么生活,……”我说“可以开除我,但我要说真话,我一千个死,一万个死也报答不了老师,你还怎么做我的工作?”……

第二天(11月4日)上午7点多,我正在洗衣服,来了几个人说是公安医院的说要给我检查身体,就把我拉到了“回龙关医院”(精神病医院),安排在20个精神病人的特护间里强行“住院治疗”,每日强行灌三次药,并且在一个大会议室里组织了100多个医护人员对我进行会诊,经过半天的检查,结论正常,期间我真诚地向这些医护人员介绍了给我身心带来健康的法轮大法。

我在精神病院被“关押”了整整7天,单位领导接我时,要求医院给一个诊断医治证明,医院不给,并对我说:“你要上访,还把你关进来!”

我自修炼以来,时时处处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没吃过一粒药,没花过国家一分钱的医药费,我现在身心健康,却因为上访说真话,不仅被抓、被打、被关,还被当做精神病人灌了7天药,医药费全部由单位承担。

我知道的在这家精神病医院的其他病房里还关了4个学员。

北京学员 牛进平

1999.11.15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