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的史前文明

——科学家探索史前人类之谜

更新时间: 2016年08月0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六日】 近代考古学家发现了大量的史前人造工具及史前人类遗迹,并测定了它们的年代。测定地质年代的方法很多,一般根据化石中含有放射性元素的半衰期来测定。这些考古发现的年代测定结果表明,人类的历史要比我们原先想象的要古远得多。

在美国得克萨斯州Glen Rose的拉克西河(Raluxy)河床中发现有生活在白垩纪的恐龙的脚印,考古学家们吃惊地在恐龙脚印化石旁十八英寸半的地方,同时发现有12具人的脚印化石,甚至有一个人的脚印迭盖在一个三指恐龙脚印上。把化石从中间切开,发现脚印下的截面有压缩的痕迹,这是仿制品无法做到的,显然不是假冒的。另外在附近同一岩层还发现人的手指化石和一件人造铁锤,有一截手柄还紧紧留在铁锤的头上。这个铁锤的头部含有96.6%的铁,0.74%的硫和2.6%的氯。这是一种非常奇异的合金。现在都不可能造出这种氯和铁化合的金属来。一截残留的手柄已经变成煤。要想在短时间内变成煤,整个地层要有相当的压力,还要产生一定的热量才行。如果锤子是掉在石缝中的,由于压力和温度不够,就不存在使手柄煤化的过程。这说明岩层在变硬、固化的时候,锤子就在那儿了。发现人造工具的岩层和恐龙足迹所在岩层是一致的,而其它岩层都没有恐龙足印和人造工具。这说明人类和恐龙的确曾生活在同一时代i。

三叶虫是5.4~2.5亿年前的生物,早已绝迹。美国科学家麦斯特(William J. Meister,)在犹他州羚羊泉(Antelope Springs)的寒武纪沉积岩中竟然发现一只成人的穿着便鞋踩上去的脚印和一个小孩的脚印,长约10.25英寸,宽约0.5英寸,嵌在岩层中,就在一只三叶虫的化石上面。经犹他(Utah)大学著名的化学家Melvin A. Cook鉴定这的确是人的脚印ii。

1976年,著名考古学家玛丽*D*利基(Mary. D. Leakey)领导的研究小组在非洲坦桑尼亚北部、东非大裂谷东线,一个叫利特里(Laetoli)的地方发现了一组和现代人特征十分类似的脚印,这些脚印印在火山灰沉积岩上,据放射性测定,那火山灰沉积岩有340~380万年的历史iii。脚印共两串,平行紧挨着分布,延伸了约27米。从这些足迹可以明显地看出,其软组织解剖特征明显不同于猿类。重力从脚后跟传导,通过脚的足弓外侧、拇指球,最后传导到大脚拇指,大脚拇指是向前伸直的,而猩猩及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直立行走时,重力从脚后跟传导,但通过脚的外侧传导到脚中指,且大脚拇指向侧面伸出iv。

1817年,考古学家Henry R. Schoolcraft和Thomas H. Benton在美国密西西比河西岸附近的一块石灰岩石板上,发现了两个人类的脚印,长约10.5英寸,脚趾较分散,脚掌平展,与长期习惯于不穿鞋走路的脚印相近。脚步强健有力,脚印自然,各种迹象均表明:其压痕是在岩石很软时踩上去的。据鉴定,这块石灰岩石板有2亿7000万年的历史v。

1880年,地质学家J.D惠特尼对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太波山(Table Mountain)的地下300英尺的地方挖出的各种石器工具作鉴定,发现有类似现代的杵一样的工具。据测定,发现这些工具的地层年代是在五千五百万年前i。

1887年考古学家 Florentino Ameghino在阿根廷的海滨、一个叫Monte Hermoso的地方,发现了350万年前的燧石、雕刻的骨头化石及古代壁炉等,证明那时就有人类生活i。

1999年5月27日《科学时报》第二版报道,西班牙古生物学家在该国北部布尔戈斯省阿塔普埃卡山区,发现了30万年前的史前人类骨盆化石、股骨及一些石制工具。同日该报在第一版配发图文报道,在我国浙江考古发现的、7000年前的水稻种子,已被中国科学院植物所标本馆保存。

1998年美国权威杂志《Science》11月20日报道了考古学家Tim Appenzeller、Daniel Clery等人在亚洲西部半岛安纳托利亚(Anatolia)发现一个9000多年前的城市遗迹vi。1998年5月该杂志还报道,在澳大利亚New South Wales的Mungo湖、Willandra湖附近发掘出2万6千年之前的135个人类骨骼、壁炉等史前古器物。在Mungo三号坑出土了一具完整的3万年前的、男子骨架化石,涂抹着赭石染料,手臂叠放在胸前,是按照葬礼仪式埋葬的vii。

1965年,考古学家Bryan Patterson和W. W. Howells在肯尼亚的Kanapoi发现一件经鉴定为400万年前的人类上臂肱骨化石。加州大学的Henry M. McHenry和Robert S. Corruccini教授称,此肱骨和现代人的肱骨几乎没有任何差别。1972年在肯尼亚的Turkana湖发现的大腿骨化石也几乎和现代人类形态十分相似,其年代是在200万年前。1913年德国科学家Hans Reck在坦桑尼亚Olduvai峡谷发现一具完整的现代人类骨骼,它处在约100万年前的地层中i。

1998年4月6日《人民日报》在第四版以“科学家对"巫山人"遗址鉴定证实我国200万年前已出现古人类”为题报道:97年11月,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和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黄万波、北京图书馆徐自强教授率领考察组,在重庆市巫山县庙宇镇龙骨坡“巫山人”遗址进行挖掘考察时,发现了大量旧石器。经过著名古人类学家贾兰坡院士等权威学者的鉴定,这些在与 “巫山人”同一地层里发现的石器一样,都带有人工打击的痕迹,是古人类所使用的工具,这一结果,再次有力地证实了200万年前“巫山人”的存在。巫山人类化石首先是由黄万波于1985年在龙骨坡发现的。从1988年到1996年,美国Iowa大学、北京大学考古系、中科院地质所等5个单位先后运用古地磁、电子自旋共振、氨基酸测定等3种方法对这些化石进行鉴定,显示其地质年代距今约为200万年。1995年美国古人类学家石汉博士和黄万波合作在权威科学杂志《Nature》第6554期上发表了“亚洲的早期人类及其人工制品”一文,报道了他们的发现。由于当时只挖掘出2件石器,当时学术界对“巫山人”是古猿还是人存在争论,这次最新发现结束了这次争论。权威人士称,这一最新发现不仅把中国人的进化史向前推进到200万年前, 动摇了现有人类进化理论,而且为在中国境内寻找更为古老(200万到300万年前)的人类化石以及文化遗存,从而揭开人类起源之谜,提供了更为扎实的科学依据。

1999年6月2日中国中央电视台以“我国发现迄今最早人类遗存”为题报道,中国古人类研究又获得重大突破。中国考古学家在对安徽繁昌人字洞进行发掘时,发现大量石制品和骨制品。经专家联合鉴定,确认这批石器是200万年至240万年前的早期人类遗存,从而把人类在亚洲出现的历史又提前了至少30万年。新闻配发的评论指出,人类起源问题,多年来一直是考古专家和古人类学者关注的热点问题,各国科学家多年来一直在寻找最早人类化石;随着大量化石的出现,人们对人类起源的认识也在不断修正。

以上事实表明,史前人类是存在的。事实上,考古学的证据还证明人类的史前文化是十分发达的,在史前建筑、天文、地理、物理、冶金、医学、艺术等方面均取得惊人的成就,有的甚至连现在的科技水平也达不到那种程度。

一、史前建筑学

在建筑学方面,地球上有很多史前巨石建筑群,其特点是非常高大宏伟,用非常庞大的石块砌筑而成,而且拼接得非常完美。而这些巨石要用现代化的机器才能搬运,有的甚至现代化的工具都无能为力。这些建筑中往往都运用了十分准确的天文知识。建筑物的三维尺度、角度和某些天体精密对应,蕴涵着很深的内涵。

比如埃及胡夫大金字塔由230万块巨石组成,平均每块重达2.5吨,最大的达250吨。其几何尺寸十分精确,其四个面正对着东南西北,其高度乘以109等于地球到太阳的距离,乘以43200倍恰好等于北极极点到赤道平面的距离,其周长乘以43200倍恰好等于地球赤道的周长。其选址恰好在地球子午线上,金字塔内的小孔正对着天狼星 viii。另外,法国化学家约瑟夫*大卫杜维斯从化学和显微角度研究,认为金字塔的石头很可能是人工浇筑出来的viii。

基沙高原的狮身人面像,正对着东方,经最新天文分析和地质分析,其建筑年代可能要比考古学家早先的估计要久远的多。美国地质学会修齐教授说,狮身人面像的身体受到的侵蚀似乎不是风沙造成的,风沙造成的侵蚀应该为水平、锐利的,而狮身人面像的侵蚀边缘比较圆钝,呈蜿蜒弯曲向下的波浪状,有的侵蚀痕迹很深,最深达2米。另外上部侵蚀的比较厉害,下部侵蚀程度没这么高。这是典型的雨水侵蚀痕迹viii, ix。而狮身人面像暴露在空气中的时间最多不会超过1000多年,其余时间被掩埋在沙石之中。如果真是建于埃及卡夫拉王朝而又被风沙侵蚀的话,那么同时代的其它石灰岩建筑,也应该受到同样程度的侵蚀,然而古王朝时代的建筑中没有一个有狮身人面像受侵蚀的程度严重。而从公元前3000年以来,基沙高原上一直没有足够造成狮身人面像侵蚀的雨水,所以只能解释这些痕迹是很久远以前、基沙高原上雨水多、温度高时的时代残留下来的。另外根据天文学计算,公元前11000年~公元前8810年左右,地球上每年春分时太阳正好以狮子座为背景升上东方的天空,此时狮身人面像正好对着狮子座。根据以上分析,考古学家推测狮身人面像很可能建于一万多年前viii 。

位于南美洲玻利维亚与秘鲁交界处的蒂亚瓦纳科(Tiahuanaco)文化遗址位于海拔4000米左右的高原上,距离喀喀湖不远,是由重达几十吨甚至数百吨的巨石严密砌成。考古学家还在巨石的缝隙中发现了一些小金属钉,其作用是固定石头,据推测,这些金属钉是把金属熔化后再倒入凿出来石头模子中制成的。可能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整块岩石凿成的石门,它矗立在长30英尺、宽15英尺、厚6英尺的基座上,而基座和门是用同一块岩石雕凿而成的。在蒂亚瓦纳科古城的太阳门上雕刻有1万2千年前灭绝的古生物“居维象亚科”(跟现在的大象类似)和同期灭绝的剑齿兽。太阳门上还雕刻有既繁复又精确的天文历法。在蒂亚瓦纳科遗址挖掘出了大量的海洋生物贝壳、飞鱼化石,显示它过去曾是一个港口,拥有完善的船坞和码头,其中有一座庞大的码头可供数百艘船舶同时装卸货物使用。而建造这座码头所用的石块每块大致在100~150吨之间,最大的达440吨。根据毕生研究蒂亚瓦纳科文化的玻利维亚学者Posnansky教授用天文黄赤交角推算,该古城可能建于1万7千年前viii。

在南美州安第斯山区印加国首都库兹科北郊有一古老的萨克塞华曼城堡,由重量超过100多吨的巨石堆砌、精致雕凿而成,其中有一块巨石高达28英尺,估计重达360吨(相当于500辆家用轿车)。

位于古巴比伦遗址的、建于5000年前的巴比通天塔,长宽各91米,用巨石砌成,共七层,高达上百米viii。在英国西南索*尔兹巴尼平原,竖立着高大的巨石围栏,一般认为已有4000年的历史,其中巧妙地隐含了很多天文知识viii。这样的巨石建筑世界上还有很多。

二、史前天文学

在天文方面,古代玛雅人不知道望远镜,却知道天体的精确运行周期,并和现代极为相近。比如,太阳年(即一般意义上的一年)现代的精确测量值为365.2422天,而古代玛雅人却知道太阳年的长度为365.2420,比准确数字只少0.0002天;同样玛雅人概念中月亮绕地球一周的时间为29.530588,而现代的测量值为29.528395。玛雅人对金星的会合周期的计算能精确到每6000年只差一天。在危地马拉Quiriga出土的一块石碑,标明了4亿多年前某一天的日月位置,其计算过程清楚viii。在非洲有一个叫“多汞”(Dogon)的部落,在他们的思想概念中,对天狼星具有十分详细的了解。而天狼星是如此的难以观察,以至于现代人直到1970年才获得它的第一张照片。在多汞人的传说中天狼星是双星系,而现在天文学家用最先进的天文望远镜观测发现,天狼星果然有两颗伴星。多汞人还早就知道土星有环,木星有4个主要的卫星x。

三、史前地理学

在地理方面,土耳其人哈基*亚哈马德早在公元1559年所绘的地图上就标明了南北美洲的海岸线,但是旅行家和地图绘制者发现美洲却是整整两个半世纪以后的事。另外在距今3500年的西藏古文书也有关于美洲的记载。土耳其人奥伦奇*费那乌斯在公元1532年绘制的南极地图海岸线与现代南极地图极为相似,另外还精确地绘出了南极在8000年前冰封前的大陆形状。而现代人知道南极冰封下的地形是公元1958年科学家通过穿透冰层的勘测才知道的。上面所有这些16世纪的地图都是他们依据更为古老的地图临摹下来的viii。

四、史前物理学

在物理方面,在非洲加蓬共和国的一个著名的铀矿奥克洛(Oklo)发现一个大型的核反应堆。1972年6月,进口奥克洛铀矿的法国一铀提炼厂惊奇地发现,运来的铀矿石中铀-235的含量不足0.3%,而其他任何铀矿中的铀含量都在0.72%左右。后来有很多科学家去考察,发现这是一个20亿年前的古老的核反应堆,运转时间达50万年之久i ,xi。1975年6月23~27日,国际原子能机构在加蓬的利布维里专门召开了奥克洛现象专题学术研讨会,大会收到共有来自19个国家、2个国际组织的74位代表的40余篇论文。

五、史前冶炼技术

在冶炼技术方面,在南非的克莱克山坡,矿工们发现了几百个金属球,而这些球所处的地层据考证有大约28亿年的历史。环绕铁球的凹槽十分精致,制铁技术专家认为很难解释成是自然过程形成的i。1968年,考古学家Y.Druet和H.Salfati在法国的一个叫Saint-Jean de Livet的地方,在6500万年前的白垩纪地层中发现了一根金属管i。1871年考古学家William E. Dubois在美国伊利诺斯州(Illinois)的Lawn Ridge旁钻井时,在距地表114英尺深处发现了一枚类似于钱币的东西,据伊利诺斯州地质勘探局(IllinoisState Geological Survey) 鉴定,其所处地层属于更新世(20~40万年前)i。1852年6月5日《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 )》以“过去时代的遗物(A Relic of a Bygone Age)”为题报道,在马萨诸塞州Dorchester地区6亿年前的前寒武纪岩石层中发现了金属花瓶,是一种呈锌白色的合金,经测定,含有大量的银成份i。1966年夏,美国地质勘探学家维吉尼亚*麦金泰尔博士在墨西哥鉴定了一批在麦阿科勒克出土的铁矛。起先估计这些铁矛的历史不到两万年。但测试结果表明是25万年i。竖立在印度新德里(New Delhi)一座寺院里的、一根估计至少有4000多年历史的古代铁柱,至今没有任何生锈现象,磷、硫、风雨侵蚀对它都不起任何作用xii。

六、史前医学

我国现存最早的中医学经典著作《黄帝内经》,含有《素问》、《灵柩》等共18卷162篇,论述丰富,除医学外还涉及天文、地理、物候、气象、历法等。内容大致包括摄生、阴阳、脏象、经络、论治、运气、药性理论等。经络已经被现代科学证实其客观存在xiii,并在此基础上制造了腴穴探测仪,耳穴探测仪等仪器,来探测穴位。尽管很多穴位十分隐蔽,即使现代的仪器都很难探测准确,古人已经发现并熟练地利用它们来为病人治病。中国的针灸被西方人称为“东方魔针”,被誉为世界医学史上的奇迹。一根银针可以从人的头顶插下来,从下颚处穿出,不流血,不疼,而且还可以针对病症多穴位进针。古人是如何知道经络、穴位及针灸术的呢?这不得不令现代人称奇。

七、史前艺术

在艺术方面,秘鲁纳斯卡荒原上雕刻有神秘的巨型图案,最大的一个图案长度达5公里。这些图案栩栩如生,只有在空中俯瞰才能清晰地看出它的全貌。图案沟纹的深度宽度是根据旭日斜射率精密计算过的,使图案恰好在晨曦中跃然地面 viii。1997年5月17日《中国科学报》发表《我国发现亿万年前的太古石画》一文,报道中国考古工作者在广西宝山的一个采石场发现栩栩如生的石画,据地矿部国家专业试验室鉴定,这些石画距今已有4亿5000万年。该文配发了一幅名为“早春”的石画照片,评论指出:“每一幅都是无可仿制的绝世珍品”。考古学家Eric Wendt用C14测定非洲纳米比亚南部阿波罗11号洞出土的一小片石刻艺术,确定其年代大约是2万7千年前,与欧洲的古代巨石艺术(the Supper Palaeolithic Art)大致是同时代的i。1998年美国《Science》杂志11月20日报道了考古学家在世界各地发现的大量史前雕刻、壁画艺术。如在法国Grotte Chauvet发现的3万2千年前的壁画,刻有怀孕的妇女、各种动物,如狮子、熊、犀牛等。美国哈佛大学考古学家Alexander Marshack,在对德国Vogelherd出土的3万年前的象牙雕刻的动物研究后,认为这些动物雕刻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和很高的工艺水平。在匈牙利的Tata出土了一块5万到 10万年前、用猛犸象的牙抛光制成的墙壁装饰板。在中东戈兰高地(Golan Heights)发现的一块25万年前的、被称为Berekhat Ram的史前古器物上,刻有一配戴精致头饰的妇女头像xiv。

以上罗列的考古学发现还可以开出很长很长的单子。传统观点认为现代人类出现文明最多也不过几千年历史,几千年前还处于刀耕火种、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那么以上这些古老民族是从什么地方获得的这些与当时科学发展水平极不一致的知识呢?几万年前、几十万年前怎么会有人类文明的遗迹呢?现在科学家们正在努力探索这些问题,或许关于人类的起源之谜揭开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北京清华大学供稿 1999年秋

【i】 Forbidden Archeology: The Hidden History of the Human Race, Michael A. Cremo andRichard L. Thompson, Published by BBT Science Books, Govardhan Hill Publishing,Alachua, FL, USA, ISBN: 0-89213-294-9. Hardbound, 952 pages.Also see in : The Mysterious Origins of Man, NBC"s Special, Hosted by CharltonHeston, BC Video, Shelburne, Vermont, USA, February 25, 1996
【ii】 William J. Meister Discovery of Human Footprints with Trilobites in a CambrianFormation of Western Utah, see in Chapter 6, “Paleontological Evidence”, in book:《Why Not Creation?》, Author: Melvin A. Cook, Editor Walter E. Lammerts(Phillipsburg, New Jersey: Presbyterian and Reformed Publishing Co., 1970), pp. 185-193.
【iii】保护利特里的早期人类足迹,Neville Agnew, Martha Demas, 《科学》(《科学美国人》中文版),1998年12月,第244期,重庆:科学出版社;译自《ScientificAmerican》1998 Sept. Vol. 279 No.3【iv】 The Pitted Pattern of Laetoli Feet, Russell H. Tuttle, 《Natural History》, March1990, pp. 61~64
【v】 Remarks on the Prints of Human Feet, Observed in the Secondary Limestone of theMississippi Valley, Henry R. Schoolcraft and Thomas H. Benton, The AmericanJournal of Science and Arts, Vol. 5, 1822, pp. 223-231
【vi】 Transitions in Prehistory , Tim Appenzeller, Daniel Clery, and Elizabeth Culotta ,《Science》 1998 November 20; 282: 1441
【vii】 Aboriginal Groups Warm to Studies of Early Australians, Elizabeth Finkel,《Science》, Volume 280, Number 5368 Issue of 29 May 1998, pp. 1342 - 1343
【viii】 上帝的指纹,【英】汉卡克著,李永平,汪仲 译,北京:民族出版社,1999.1
【ix】 Experimental Study on the Salinization and Slaking of Pyramid Stone (MokattamLimestone) , Chikaosa Tanimoto, Kiyoshi Kishida, etc. , Proceedings of the PreservedTechnology of Ancient Remains, pp. 549 - 553, Research Committee of Soil MechanicalPreserved Technology of Remains J.S.S.M.F.E., Jan. 1995.
Also see in: The pyramids and the Sphinx were once under water, Re-edited version of the report to the World History Association on the Sphinx controversy, published in《the World History Bulletin》, Vol. 11, No. 1 (Spring-Summer 1994), pp.1~4.
【x】 水晶头骨之谜,揭示人类的秘密--过去*现在*将来,克利斯*马顿等著, 田力男 译, 光明日报出版社, 1998.10 北京【xi】 放射化学基础,【德】C*克勒尔著,朱永 等译,北京:原子能出版社 1993,pp.236Also see in: Introduction to Nuclear Engineering, John Lamarsh", Addison-Wesley Publishing Company - Reading, MA, USA 1983)
【xii】 An ancient pillar made of iron, see in: 《Chariots of Gods? Unsolved Mysteries ofthe Past》, Erich Von Daniken (Translated by Michael Heron), Published by G. P. Putnam"s Sons, New York
【xiii】 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传统医学卷,北京、上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2 年9月
【xiv】 Evolution or Revolution?, Tim Appenzeller, 《Science》, Volume 282, Number 5393Issue of 20 Nov 1998, p 1451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