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然一醒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八日】 过去,我对很多功友到北京打坐请愿一事,有种人的认识,认为:这样前赴后继地被公安人员抓走,好象没有在常人这一层起到很大作用,好象没有必要做这无所谓的事。但如今,我完全不是这样的想法。

首先,“护法”对我们的要求很高。师父讲过:“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那么,这“护法”本身就要求我们精进到一个高境界才配做那样的事。我曾接触一些功友,他们很苦恼,因为他们想突破目前僵持的状态,但面临家庭、工作、社会也就是那些所谓常人状态与大法的选择时,他们彷徨了,甚至找出师父的话保护不愿放下的东西,可是我们都知道:“没有这洪大的佛法就没有一切”师父讲过:“人啊!想一想吧!该相信什么,不该相信什么,为什么修炼?为谁修炼?生命为谁而存在?我相信你们会摆正这利害关系的。否则,你们失去的将是永远都不会再有的。当大法展现在人类时,你们失去的还不止是这些。”

相反,我和另外一些功友相处过,他们在关键时刻,放下了人世间很多东西,甚至生死,坦然地做着神圣的事情,真让我感觉到他们的生命意义展现时的伟大。其实,我个人一直认为以前的修炼是在物质利益当中去我们的执著心的,可是现在,已牵扯到要放下一些常人物质的时候,为什么又放不下来了呢?放不下,不就对照出我们还没有决裂人吗?何况这是“大法圆融着众生,众生也在圆融着大法”的时候啊!师父讲过:“是应该叫他们清醒了,使他们的环境变成一个真正修炼的环境,做一个真正的神。”

再一个,纯净心态下的“护法”,我理解就是在证实大法的正确性,就是在圆融法,也就是佛法在人世间的一种体现。那么这种体现,即便只是在一个特定时期,都将对人类社会的生命们非常重要。师父讲过:“善的力量是非常大的,能打到生命的微观,能感动得人流泪”(大意)。而我们在圆融法时,不就是用这善的力量,用我们身体的微观至宏观同化法的部分打到其它生命里面去了吗?在这种无形的强大作用下,那些生命怎么去看的,怎么去对待的,怎么用佛法来衡量自己,那太重要了。师父讲了:“人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如果这样,那将来大法展现在人类时,他们就已有了自己的位置了。

其实,我理解人心那险恶、复杂的一面也是因为他们微观生命出了问题,贯穿下来就成了这样,那么在证实大法正确性时,我觉得基点不应在常人社会的形式上,它只是外在的表现。关键在于理性认识法的心态,否则,我们做出的事就成了师父讲的那种从物质到精神的发展路线一样,好象按照我们的想象去发展,那可不是。人类的动向早有天象的安排,而我们只是修炼中的人,做而不求。

大陆弟子99/11/16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