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集体炼功

【明慧网1999年11月21日】我叫潘燮荣,来自四川阿坝州,今年62岁。97年4月份得法的,我一家老小5个人相继得法,师父叫我们做个好人,我家6-7岁(各一个)的小孙都能做到,比如同学打他不还手,拿走文具、甩了书包也不要回,不告老师,大法能改变人,磨炼人,真好!

我们说好,政府说“不好”,不准修炼,一步步严禁,并非法打为“非法组织”。有一部份人害怕不炼了,我对爱人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不怕。全世界没人炼了,我一个人也要炼。”

在10月27日从北京来的四位大法功友到汶州都江堰弘法,来到我家和我们当地的部份功友讲述了全国大法弟子纷纷上京护法的一些精彩感人的事迹,启发大家上京共同护法。

就在当晚从电视看见中央把法轮大法定为“邪教”,大家心情很难受,马上决定去北京,我爱人也跟他们一起走。第二天(28日),我安顿了小孙女,与汶川部份功友赶往北京。

与各地功友共同切磋,共同护法,受益非浅,升华很快。在这期间,觉得其他学员不论文化高低都能滔滔不绝地讲述所见所悟的精彩修炼故事。但是我脑里却是一片空白,什么也谈不上来,很想找点事做,又插不上手,有一天许多功友都走只留我们两三个,一个功友交两张纸条与我叫换煤气瓶。换煤气瓶?好哇,是老师安排的,就是叫我烧火做饭,于是我开始烧火做饭。

有个学员提议11月16日到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横幅炼功。听了她的想法之后,我想一个是考验我们,另一个是师父安排的,叫我再跳出一步,排出杂念和一切干扰,发出正念-护法!我就报名参加。这件事情当时触动了大家的心,一部份人没有主见,一部份悟是有为有形,议论纷纷。我是这样悟的,不能光听别人怎么悟,怎么讲,怎么动,他们讲的只是在他们自己那一层悟的,不是法,师父讲的才是法,要以法为师,师父讲“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是师父安排做的,不是偶然的。正念一出“雷打不动”,修炼人说话是算数的,我一定参加。其实我认为要迈出新一步之前,比做还要难得多。因为有许多执著心放不下,你就走不出去。面临的被抓、关监、判刑,乃至枪毙等等敢吗???

16号早上9点前我们就三三两两(经文17页)到了天安门广场,9点过几分,我们在纪念碑前方,面对天安门,刷地打出了惊天动地的“法轮大法”横幅,同时响起了音乐,炼起了法轮桩法。我觉得持续2-3分钟,警察冲上来了,一齐抢横幅,抓捕炼功弟子。我也被抓了(我炼功),警察还踢了我一脚,打倒地上,抓住我的衣领拽上车的,被抓的人装上车约20人左右。车开几十米时,我看见一个老太太,猛然向车前扑去挡车,差点被辗死,车上车下的警察都吼起来了。功友在车上大声背着师父的“威德”和“无存”。警察骂我们说不准念。不多时到了被关押地点。警察打开车门,恶狠狠地叫:下车!开始往下拽人,我第二个下车,看车侧没人,就从车左侧堂堂正正往外走,没有跑,一点也不怕,时儿回头看看还有没有走出的功友,没有。也无警察追我。我向广场走去。

从9点到10点半一个半小时一共有9批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炼功,少的有一个老太太,有四、五个的,六、七个的。多的20多个的,大约四、五十人。又见两个照相的外国记者(一男一女)被警察带走。当时见一次又一次地大法学员被抓,我就想哭。有两个老太太伤心地哭,我走过去叫她别哭。

当时我做这件事情时,什么也没想,就那么做。有师在,有大法在,什么也不怕。后来我悟到为什么我被抓了,又没关进去呢?是师父在保护我,也显现了大法的威力,师父的威德无比伟大,不管怎么样,我认为在社会修炼我是大法弟子;如果被抓,在监狱里我也是大法弟子,杀了我,肉身死了,我还是大法弟子;我的心永远都是大法弟子。

另外我还有个和众功友共同的愿望:
一、要求中国政府撤销对李洪志师父的通缉和审判,并恢复名誉;
二、还我法轮大法的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不是“邪教”;
三、要求释放所有的大法弟子,恢复人身自由;
四、要求给法轮大法学员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

潘燮荣
1999年11月19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